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二 猛虎抵不住群狼

七百八十二 猛虎抵不住群狼


                “叮咚……李元霸怒气上升一格,怒气槽全满,武力+3,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23!”

远在交州的刘辩听到系统提示后,忍不住蹙眉担忧,“嘶……这李元霸和李存孝厮杀了大半夜,技能并没有全开啊,现在才爆发出全部实力,只怕飞虎将军有麻烦了。√∟”

被李存孝的毕燕挝扯下了头冠,披头散发的很是狼狈,这让李元霸心底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出,之前的相见恨晚变成了恨不得你死我活。

一声咆哮,手中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像击鼓一般抡了起,朝李存孝一阵猛砸,看似没有章法,但就是速度快,力量大,频率高,难以躲闪,也许这就是武学中说的无招胜有招吧?

在李存孝看,李元霸这通擂鼓般的猛砸暴露出了不少破绽,甚至可以说只有进攻没有防守,但自己却只能闪避招架,如果去反攻的话,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自己戳死了李元霸,同时被李元霸砸成肉饼。

李元霸一通怒吼,连砸数十锤,每一锤都势大力沉,犹如泰山压顶。

李存孝沉着应战,能闪则闪,不能闪则硬抗下。尽量的用右手中的禹王槊招架,左手的毕燕挝属于轻武器,若是与李元霸正面硬拼,怕是要吃亏。

但盛怒之下的李元霸攻势猛烈,一浪接着一浪,李存孝百密终有一疏,手中的毕燕挝冷不丁的撞上李元霸的大锤,登时就被霸道的力量砸的弯曲变形。唯恐倒卷回的利刃伤了自己。只能撒手,让毕燕挝脱手飞了出去。

“让你再扯本王的发冠?本王锤死你!”李元霸一锤得手。攻势更盛,两柄大锤挥舞的犹如风车。对李存孝穷追猛打。

“叮咚……李存孝毕燕挝被毁,武力-1,当前武力下降至122!”

李存孝丢了毕燕挝,以巧克敌的优势登时消弭大半,在李元霸的猛攻之下渐落下风,逐渐的左支右绌。右手的禹王槊与李元霸连续硬拼了几次之后,直感到十指酸胀,几乎拿捏不住兵器。

李元霸的力气虽然强于李存孝一筹,但在连续的撞击之后。双手十指也是有些麻木,攻势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许多,大声咆哮道:“姓李的,算你有本事,竟然与本王大战了一百多个回合,这一战痛快啊!你若不是扯掉了本王的发冠,我或许还会饶你一命,现在你就给我乖乖的受死吧!”

“冉闵在此,我让你更痛快一些!”

马蹄声响起。草草做了包扎的冉闵从斜刺里杀了过,手中龙虎双刃矛一招“白蛇吐信”,挟带着闪烁的寒光,奔着李元霸的咽喉刺去。

“又一个送死的?”

李元霸双目圆睁。手中双锤一个野马分鬃,左锤向外格挡冉闵的长矛,右锤不忘攻击李存孝。

得了冉闵协助。李存孝登时轻松了许多,当下抖擞精神与冉闵双战李元霸。三匹战马你我往。犹如穿花蝴蝶,杀的难解难分。

旷野中厮杀声此起彼伏。李绩率领六万多唐军杀到,会合了祖大寿的败兵,由王伯当、毛文龙率领着向撤退的汉军发起了猛攻,并派人勒令拖雷、慕容恪不许撤退,必须全力冲锋,争取歼灭公孙瓒的残部,若是临阵退兵,唐元之盟便就此作废。

在李绩的严词之下,慕容恪与拖雷只能重新集结了匈奴、鲜卑、乌桓等各族骑兵,从侧翼为唐军助战,朝着狼牙口掩杀过,企图把公孙瓒的残部与前救援的汉军一举歼灭。

星辰之下,旷野之上,双方十几万大军厮杀成一团,遍地刀光剑影,到处都是人仰马翻。

王伯当手提虎头点钢枪,背挂龙舌弓,在乱军中左右冲突,但凡看到骁勇的汉将,就躲在暗处弯弓搭箭,偷施冷箭,连射十几个汉军将校,毙命四人射伤七人,堪称“黑暗射手”。

“吼嗬!”

高昂手提马槊左右冲突,掩护着右翼部队撤退,不停的催促田豫:“我殿后,田国让率领你的疲惫之师先退过狼牙口,都督就在正面列阵接应!”

高昂正指挥兵马撤退,就有两员唐军偏将一个持斧,一个提枪,左右包夹了上:“呔……汉将还想走么?快大爷斧下受死!”

高昂冷哼一声,催马向前,挥动马槊与两员唐将厮杀成一团,战无三合,一槊把持斧的唐将刺于马下。惊得另外一员唐将拨马就走,被高昂从后面赶上,一槊刺透后背甲胄,登时跌下马。

“嗖”的一声,一支冷箭悄无声息的射向高昂的后背,正中左肩,登时跌落马下。

王伯当大喜过望,知道高昂是汉军中有分量的大将,挂了强弓,摘下钢枪朝高昂冲杀了过去:“王伯当在此,汉将授首!”

“咄”的一声,又是一支冷箭射到,王伯当凭借着射手的嗅觉,慌忙俯下身子躲闪。但的箭矢速度极快,尽管王伯当的反应足够迅速,还是被射穿了右肩的铠甲,刺入肩头,伤及胛骨。

“这一箭力道好强,痛死我也!”

王伯当猝不及防之下,右臂失去了力量,在坐骑的高速冲刺之下被摔下马,就地翻滚,摔得鼻青脸肿,比高昂还要狼狈几分。

“可识得东莱太史慈?”

一将策马而,在疾驰中收了弓箭,手提盘龙戟左右冲突,杀散了围拢在高昂左右的唐兵,救高昂上马:“某奉了卫将军的命令率领三千骑兵前助阵,敖曹将军可是无恙?”

“多谢子义兄援救!”高昂在马上向太史慈致谢,“我先归阵拔了箭矢再厮杀,请子义兄去诛杀了那穿白衣的唐将,此人已经连伤我军将校十余人!”

太史慈答应一声,催马提戟直冲王伯当:“在我东莱太史慈的面前放箭,你还太嫩了一些,纳命!”

唐军将士纷纷上前阻挡,俱都被太史慈挥戟砍翻,杀的人头乱滚,危急关头亏着拖雷率领一支匈奴骑兵杀到,才挡住了太史慈的冲阵,掩护着王伯当上马退回后方去了。

双方的厮杀一直在持续,汉军且战且退,慢慢的撤过了狼牙口,秦良玉率军据守住两侧的险要地形,朝追赶的唐军攒射,掩护本方人马撤退,局势陷入了胶着状态。

就在汉唐大战之前的傍晚,坐镇涿县的曹操也在与麾下的幕僚策划军事行动。

“呵呵……李绩只派了五千人守卫高碑店,这是明摆着赌孤不会出兵!”曹操抚须大笑,“在李绩的眼里,认为孤为了坐收渔翁之利不会出兵打破平衡,但他错了。孤虽然最希望看到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并不介意让异族伤的更重一些!”

范增建议道:“陈子驻兵高碑店,肯定会密切监视涿县的动静,我军只要稍微有动作,他必然会做出应对措施。可正面出兵麻痹陈子,一面调驻扎在当城的曹彬将军出动骑兵,绕到高碑店后面偷袭唐军,定能大获全胜!”

“范先生此言甚善!”

曹操抚掌赞成,当即派曹文诏出动一万步兵,虚张声势,大张旗鼓的吸引唐军斥候的注意。同时派出使者快马加鞭赶往相距一百里的曹彬大营,通知曹彬出动骑兵偷袭陈子后背。

使者快马加鞭用了一个半时辰抵达了曹彬大营,曹彬笑道:“麻烦回去通知魏王,探得蓟县失守后,我已经派曹纯、夏鲁奇率领五千虎豹骑偷袭陈子后背,可让大王依计行事。”

使者当即快马加鞭返回涿县,把曹彬的安排禀报给曹操。

果然不出曹操及麾下智囊的预料,陈子很快探得曹军从涿县出兵的消息,当即果断的下令撤退:“曹军乘虚而入,我军兵力不及,当走为上策!”

陈子下令拔营向北撤退,并派出使者快马通知李绩,曹军有了动作,切勿和汉军恋战,免得被曹军浑水摸鱼,把蓟县给偷走了。

陈子率兵连夜向蓟县方向撤退,走了三十余里,忽然杀声大作,夏鲁奇与曹纯率领的五千虎豹骑从燕家沟方向掩杀过,向唐军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虽然唐军一直小心翼翼,但面对着重装的虎豹骑,仍然犹如螳臂当车,且战且退,伤亡惨重。半个时辰的混战下,阵亡了三千五百余人,而仅仅杀伤了五百左右的虎豹骑,陈子的亲兵拼命护送着他向蓟县方向突围,一路惶惶如丧家之犬。

又走了十七八里,忽然杀声再起,一员大将胯下白马,掌中大刀,率领三千轻骑兵威风凛凛的拦住了陈子的退路:“西凉庞令明在此,某奉了郭子仪将军之命前此处设伏,等候多时,唐将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可免你一死!”

面对着曹军接二连三的埋伏,陈子的心头陡生一股悲凉,曹文诏正面迷惑自己,曹彬派人从当城伏击自己,而郭子仪竟然也从代县派骑兵赶了三百里路偷袭自己,面对着曹军集的武将,如林的智囊,凭自己一己之力实在难以抗衡。

要想赢得战争终究还是要靠实力,实力不济,纵然是韩信再世,怕是也独木难支。正所谓好汉架不住人多,猛虎抵不过群狼。

“今日有死而已!”陈子咬牙启齿,拔剑在手,向着庞德冲了上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