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一 李元霸与李渊爸

七百八十一 李元霸与李渊爸


                夜幕中,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疾驰而,速度之快犹如离弦之箭。

那头顶的一撮火红色鬃毛犹如一盏灯笼,飘飘忽忽,由远及近。幸亏这是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若是寻常的凡夫俗子在荒野里突然撞见,十有**会吓得魂飞魄散。

绝顶高手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等对方靠近,李存孝就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不由自主的勒了一下马缰,放慢了追赶慕容恪的速度。

再稍微靠近一些,便能把对方的身形看个大概,只见者人高马大,身形魁梧,在夜幕中犹如一尊金刚罗汉,让人悚然动容。李存孝身高九尺,胯下的飒露紫也比寻常战马高出一些,但比起者仍然足足矮了三尺左右,当真是小巫见大巫。

“嘶……李元霸?”李存孝不及多想,潜意识里就跳出了这个名字,“终于撞上了号称千古第一猛将的李唐傻子赵王了么?”

绝望之中的慕容恪突然撞见李元霸单骑杀到,登时绝处逢生,此一时彼一时,以前拼死相搏,现在大家是盟友了,看到李元霸的时候慕容恪的内心顿时一阵激动,满满的都是安全感。

“看有时候匹夫之勇比谋略还要好用,我鲜卑为何就没有这样的猛士助阵,苍天不公啊!”

慕容恪在心里叹息一声,拼命的挥动马鞭,向李元霸求救:“赵王救命,赵王救命啊!”

李元霸并没有认出慕容恪是谁,但既然对方认识自己。那就说明是敌非友。当即咆哮一声,手中的三丈铁链抖擞开。一百八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奔着李存孝横扫了过,“吃我一锤!”

这一锤的既快又猛。李存孝并没有硬接,催马闪开,李元霸的大锤落了个空。

“嘿……好家伙,竟然能够闪开我一锤?”

李元霸登时了兴趣,露出憨厚的笑容:“今日厮杀了大半天,除了抢我人头的那个小白脸偷袭了本王一次之外,其他人俱都是一锤毙命。你是今天第二个能够躲过本王一锤的人,今儿个晚上咱俩好好玩玩!”

“我呸……老子对男人没兴趣,谁和你这个傻子玩?”

李存孝冷哼一声。一脸鄙夷,左手握紧了毕燕挝,右手攥紧了一百二十八斤的禹王槊,斗志在眸子里熊熊燃烧,若是杀了这个威震寰宇的傻子,自己岂不就是天下第一了?

“叮咚……李存孝双绝属性爆发,与使用重武器的武将斗将时技巧+7,力量+3,当前武力暴涨10点。飙升至123!”

“赵王,此人乃是东汉第一大将李存孝,就是生擒了你父母的人,千万不要轻敌!”慕容恪在远处勒马。大声的提醒李元霸。

虽然李元霸神威盖世,但李存孝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较量一番。慕容恪并不认为李元霸能够稳操胜券。倘若李元霸战败被杀,那么自己手下的骑兵又要遭殃。所以还是提醒李元霸打起精神解决李存孝为妙。

“叮咚……李元霸怒气上升三格,武力+9。擂鼓瓮金锤+1,千里一盏灯+1,基础武力109,当前武力上涨至120!”

“哇呀呀……原是你啊!”

得了慕容恪一声提醒,李元霸顿时暴跳如雷,犹如受了刺激的猛兽,手中双锤猛地撞击在一起,火花四溅,鸣声震耳欲聋,“我爹哪?”

“就在你的眼前!”李存孝冷笑一声,决定先在嘴上沾点便宜。

“本王怎么没看到?”李元霸瞪大了双眼,仔细瞅了瞅,对面只有李存孝一人,周围哪里还有第二个人影,“你骗人,你不是我爹!”

“……”

远处的慕容恪不禁无语了,上苍果然是公平的,给了李元霸天下无双的勇猛,却也给了他让人啼笑皆非的智商。

李存孝也被李元霸的憨态差点逗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一本正经的道:“儿啊,我是你爹,我真的是你爹!”

“你骗人!”李元霸气的吹胡子瞪眼,用手比划道,“我爹这么高,比你矮一些。我爹胡子很长,我爹比你胖一些,你不是我爹!”

李存孝怒斥一声:“逆子,我才是你爹!你说的那个是李渊,他不是你爹,他是你儿子!”

“骗人,谁是我爹还能记错了吗?”李元霸攥紧了双锤,一脸质疑。

李存孝很认真的说道:“你我都姓李,这不是巧合,因为我是你爹。至于你为什么是李渊的爹,你的名字可以作证,李元霸,李渊爸,李渊的爸爸,就连李渊都承认你是他爹,难道你还蒙在鼓里么?”

按照正常的历史,这个年代自然没有“爸”这个字,更没有“爸爸”这个词语,但是因为刘辩亲自参与编写“大汉辞典”,所以这个词语就提前诞生了。虽然基本没有普及开,百姓们更喜欢称呼爹娘,但这个词语的确问世了,所以李存孝才信手拈戏弄李元霸一番。

“李元霸?李渊爸?爸是什么,难道是爹的意思?”李元霸一头雾水,憨头憨脑的自语了一句。

“……”

不远处的慕容恪再次无语,本以为会看到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大战,不曾想却听到了两大猛将说起了相声。当然,在慕容恪的心里肯定不知道地球、火星、相声的概念,但在他的心里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算了,我还是走为上策吧!”

万一李元霸死在李存孝的手下,自己又要遭殃了,还是及早率兵撤离战场吧,反正狼牙口已经失守,李绩又被公孙瓒率领的兵马突围杀了出,责任在于唐军,元军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不能再继续为唐军卖命了。

想到这里,慕容恪拨马向东寻找自己的部队去了,临走前向李元霸提醒一声:“赵王保重,还望你杀了这汉贼,莫成了世人笑柄!”

看到慕容恪绝尘远去,李元霸方才醒悟了过,咆哮一声:“你个汉贼戏弄我?本王让你粉身碎骨!”

话音未落,李元霸手中的一对擂鼓瓮金锤奔着李存孝同时横扫而,犹如席卷千军,带着呼啸的风声,力道骇人。

李元霸强就强在锤沉力大,一双大锤既能远攻,又能近战,而且覆盖面积大。一只锤还好躲闪,倘若两只大锤横扫过,只能硬接,所以对小兵的秒杀率远超一般的武将。

看到李元霸的大锤横扫而,李存孝毕燕挝向地上一插,刺入泥土之中,双手握紧了禹王槊,使出全身之力暴喝一声“开!”

只听“铛”的一声金铁交鸣,巨大的响声传到七八里之外,溅出的火花映照的李元霸和李存孝的面目分外清楚,彼此怒目相对,咬牙瞪眼,恨不能生吞活啖了对方。

“哇哇……好大的力气,过瘾!”

李元霸被震得双手十指发麻,初遇强敌,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战意更浓,爆发出一声相见恨晚的大笑,“好强的家伙,比那个叫什么都的家伙强出一大截!”

而李存孝的双臂猛地一抽搐,双手十指一阵酸痛,手里的禹王槊险些拿捏不住,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嘶……这李四傻子的力气简直逆天!”

一力降十会,一巧破千斤。

既然李存孝知道自己力气不及李元霸,自然就要扬长避短,手中禹王槊一个力劈华山,奔着李元霸头顶劈了下。

“我挡!”

李元霸怒吼一声,双锤举火燎天,使出浑身力气向上招架。

李存孝却突然变化,斜刺里一个“苍鹰搏兔”奔着李元霸的肋部劈,李元霸再次挥锤格挡。

而李存孝却突然从地上拔起毕燕挝,左右同时夹攻,逼的李元霸手忙脚乱,分别格挡。眼见得兵器即将相撞,李存孝却又仗着招式精妙,再次变化。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拆了二十回合,除了第一合之外,李存孝一直在抢攻,李元霸一直在招架。但李存孝忌惮李元霸的力量,总是尽量避免与李元霸兵器相撞,使出浑身解数与李元霸周旋。

让李元霸感到头痛的是,李存孝不但变化多端,出手迅速,而且同时兼备力量。虽然李存孝一直在尽量躲避和自己兵器相交,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会硬抗下,若是换了别人,兵器早就震飞了。

两人马走龙蛇,你我往,又恶战了三十回合,依旧难分胜负。

旷野里的杀声逐渐向南移动,在马超、高昂率领的汉军接应之下,冉闵与田豫率领的残兵败卒逐渐与唐军与元军分开,在经历这场苦战之后,劫后余生的将士大约还有一万两千左右,在马超、高昂的指挥下向狼牙口方向撤退。

北方火把掩映,杀声大起,李存孝知道唐军主力赶到,当下且战且走,朝狼牙口方向撤退,与主力大军混合,而李元霸却挥舞着大锤紧追不舍。

两人且战且走,又厮杀了二十合左右,李存孝被追的火起,铤而走险用了一个险招,左手的毕燕挝一下子勾出了李元霸的发冠,猛地撕扯了下,顺带着薅下了几绺头发。

“哇呀呀……气死我也,本王不杀了你,你就是我爹,我就是李渊的爸爸!”李元霸手提双锤,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令人闻之色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