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七十五 末路屠杀

七百七十五 末路屠杀


                在公孙瓒的指挥下,不大会儿功夫蓟县粮仓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粮仓里面存放着两百多万石稻谷,俱都是储存了五六年的陈年干粮,见火就燃,更何况还被公孙瓒的士兵泼洒了硫磺火硝松脂等助燃物,再加上秋风萧瑟,很快的就火光冲天,映红了蓟县天空。

“哈哈……就像曹阿瞒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处世准则一样,我公孙瓒的处世准则就是得不到的就毁掉”

看着方圆七八里的粮仓被大火吞噬,公孙瓒发出一声狰狞的大笑,翻身上马,直奔自己的府邸疾驰而去。

虽然这场大火势必会波及蓟县的百姓,但那又怎样?

既然蓟县的百姓不愿意为自己卖命,自己又何必在乎他们的生死?从今日起,蓟县就属于李唐的了,蓟县的百姓就是李唐的子民,从今以后与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此刻蓟县的百姓家家闭门,户户掩窗,这让李唐士兵可以从容不迫的追杀自己手下的将士。粮仓起火之后很快就会蔓延全城,这样将会逼迫百姓们从家里逃到大街上,制造混乱局面,自己手下的将士就可以趁乱摆脱唐军的追袭。

果不其然,随着粮仓的火光冲天,烟雾弥漫,大火很快就波及到了粮仓附近的民宅,使得藏在家里躲避战乱的百姓哭喊着逃到了大街上。

一传十十传百,一条街巷传一条街巷,粮仓起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蓟县全城,两万多户百姓,十余万老弱妇孺纷纷忙不迭的从家里逃了出,到处一片哭骂声。

“不好,公孙瓒竟然放起了大火,命令李嗣业先救火,再追击公孙军”

李绩在城外见了大惊失色,若是被公孙瓒把蓟县付之一炬。那么自己费尽心机拿下蓟县又有什么意义?

李唐人口稀疏,急需补充百姓,比起公孙瓒储备的物资粮草,李绩更在乎蓟县城里的十几万百姓。万事以人为本。比起粮食甲胄马匹说,人口才是最珍贵的物资,只要有人,迟早都会有粮食甲胄马匹,如果没有了人口。就算拥有再多的物资也是无源之水。

冲天的火光之中,公孙瓒狞笑着纵马狂奔,一路手刃了数十名唐军士卒,不大会功夫就到自己的府邸门前。

守门的士兵早就逃得无影无踪,雄伟壮观的朱漆大门紧紧关闭,门前空荡荡一片,只有两尊威严雄壮的石狮子静静的蹲在原地,丝毫不为蓟县震天的杀声,冲天的火光所动。

“砰砰砰……”

公孙瓒翻身下马,顺着台阶大步流星的跑到了门前。挥起铁拳砸的大门砰砰作响:“开门,开门,给我开门”

任凭公孙瓒百般吆喝,朱漆大门依旧纹丝不动,想仆人们早就逃命去了。无奈之下,公孙瓒牵着马匹到了墙角之下,踩着马鞍攀上了墙头,翻身跳进了府邸之中。

放眼望去,只见本熙熙攘攘,婢女仆人回穿梭的豪宅大院此刻已是静悄悄一片。也不知是逃走了还是躲藏了起。

“夫人?朱姬?王姬?你们在哪里?”

公孙瓒手按佩剑,顺着大堂开始寻找,仆人婢女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公孙瓒却知道自己的妻妾及儿女肯定是躲了起。

呼唤了几声之后。公孙瓒的正妻杨氏果然带着女儿公孙杏,也是罗成的妻子,抱着一岁半的外孙走了出,跟着的还有小妾朱氏,以及几个婢女。

“夫君你回接我们了么?”杨夫人见到公孙瓒之后大喜过望,“实在太好了,家丁和婢女几乎都逃散了。我知道夫君迟早会回接我们的,所以叮嘱大家藏匿了起。我这就去把所有的人都喊出”

公孙瓒面色如霜,点头道:“去吧,把所有人都喊到院子里,一个也不要落下”

得了公孙瓒一声吩咐,朱姬与几个婢女一起动身,挨着房间召唤:“快出,快出,别再藏着了,老爷接我们出城了”

转眼功夫,公孙瓒的五六个妾氏,都带着尚未成年的儿女在院子里集合了起,只有小妾于氏张氏还没有露头,另外还有四五个超过了十岁的儿女也没有过,不知道藏匿在了哪个隐蔽的地方,婢女们正在四处寻找呼唤。

“走吧,夫君?”杨氏催促公孙瓒道,“咱们先走着,剩下的让她们追上,迟了就不及了”

公孙瓒苦笑一声,双目猛然圆睁,顿时杀气四射:“呵呵……十万唐军围城,外围还有十万人马拦截,又能走到哪里?”

听了公孙瓒的话,杨氏恍然顿悟,目光中露出绝望之色:“妾身明白了,老爷你这是回送我们上路了?”

公孙瓒双目微闭,叹息一声:“我公孙瓒的妻妾儿女绝不能受人凌辱,你们自己了断吧”

听了公孙瓒的话,五六个年轻的妾氏顿时哽咽哭泣了起:“呜呜……夫君,你怎能这么狠心?我们好歹夫妻一场,难道就不能给个活路么?”

听了女人的呜咽埋怨,公孙瓒刚刚产生的一丝愧疚之心登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怒喝道:“不能,我公孙瓒睡过的女人绝不能再给别人睡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是你们的命,大难临头,为我保住贞节也是你们的命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动手?”

“就让妾身先吧”

杨氏了解公孙瓒说一不二的性格,面如土色的大步走进客堂,从腰间解下绶带悬挂在正梁上,双脚踢翻圆凳,悬梁自尽。

“母亲……”

“姐姐……”

看着杨夫人悬梁自尽,公孙瓒的五六个妾氏与十几个儿女一起放声大哭,瘫倒在地上,俱都泣不成声。

“夫君……妾身为你守节可以,能否放过孩儿们一命?”朱姬稍有胆色,挣扎着爬起,替孩子们向公孙瓒求情。

“你先自尽再说,我心中自有分寸”公孙瓒面色如霜,目光中毫无感情。

朱姬从公孙瓒腰间抽了佩剑,发出一声悲呼:“姐姐等我,妹妹了”

剑光一闪,锋利的剑刃撕破了朱姬雪白修长的脖颈,鲜血喷溅,朱姬的身子缓缓倒地,用幽怨的目光望着公孙瓒:“放过……孩子……们”

“你们呢?”

公孙瓒对朱姬幽怨的目光视而不见,弯腰捡起带着自己女人鲜血的佩剑,恶狠狠的盯着其他几个吓瘫了的妾氏,怒吼一声。

“夫君饶命,老爷饶命,妾身不想死啊”几个年轻的女人瘫软在地上,哭嚎着求饶,做梦也想不到夫妻一场,最终要死在自家男人的剑下。

府邸门外响起了唐军的杀声,以及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人喊马嘶,越越近。

“没功夫了”

公孙瓒咆哮一声,红着双眼,奔着王姬的胸口就是一剑,不偏不倚,正中心脏。

其他几个女人想跑,被公孙瓒毫不留情的赶上,要么就是一剑封喉,要么就是一剑刺穿心脏,眨眼之间五六个妾氏俱都倒在血泊中,眼见只有向外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兄弟姐妹们,快跑”

公孙杏发现父亲此刻已经变成恶魔,急忙朝十几个兄弟姐们大喊一声,除了公孙续之外,这些孩子俱都没成年,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才两岁。

“谁也不许走”

公孙瓒咆哮一声,发疯一般挥起佩剑刺了出去,“父亲也不想杀你们,但我绝不能让你们落到唐寇手里受辱,那样一定是生不如死”

剑光闪烁,公孙瓒的身手格外矫健,面对着手无寸铁的儿女,毫不留情的杀伐。

每一剑下去,都会杀掉一个儿女,一边屠杀一边念叨,“孩子们,九泉之下别怪父亲,我也是为了你们好一点都不疼痛,不是么?”

转眼之间,公孙瓒的府邸内遍地尸体,倒在血泊中的都曾经是这座院子的主人,他们或者在里面享受锦衣荣华,或者无忧无虑的玩耍,却在同一时刻踏上了有去无回的道路。

望着遍地的亲人尸体,公孙杏身躯颤抖,哽咽道:“父亲,你把他们都杀了……都杀了呢接下是不是该杀我了?”

“还有几个没找到,我先杀了你再去寻找他们”

此刻的公孙瓒却是异常清醒,清楚的记得还有两个小妾外加四五个儿女,没有看到她们的影子,待会必须解决了她们。

公孙杏拼死抱住怀里的儿子,央求道:“父亲,你杀我可以,能不能放过孩子,他是罗成的唯一骨血,是你的外孙,他还不到两岁?”

“杏儿,上路吧”

公孙瓒抓住女儿的头发,一剑刺入了她的心脏,鲜血顺着剑刃汩汩流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却死也不肯松开怀里抱着的儿子,即便慢慢的停止了呼吸,也不肯松开十指。

“大丈夫拿得起就要放得下”

公孙瓒使出全身力气掰开公孙杏的手指,由于抱得太紧,以至于把关节都掰断了。最后才把一脸懵懂的罗成儿子抱在怀里,大步的走向水井,一挥手把外孙丢进了冰凉的井水之中。

公孙瓒不知道剩下的两个妾氏及儿女躲在哪个房间里,便把有可能藏匿的几十间房屋从外面反锁了,然后点燃了一把大火,把整个公孙府付之一炬。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历史上公孙瓒就是这么解决了自己的家眷,引火**的。未完待续。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