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七十四 困兽之斗

七百七十四 困兽之斗


                猛虎出笼的李元霸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砸开了蓟县东门,李嗣业手持三尖两刃刀引领着数千陌刀兵潮水般涌进了蓟县,城门就此失守。

面对着神威盖世的李元霸,城头上的守军与百姓俱都被深深震撼了,这样的表现岂是人力所为?称之为天将下凡也不为过,莫非此人是上苍派帮助唐人成就霸业的?

单单一个变态的李元霸就够吓人了,竟然连他的坐骑也是一匹神兽,一丈四的身高,一千五百斤的体重,负载着全副武装的李元霸奔驰如飞。当真是宝马配英雄,变态的马配变态的人。

城门既已被攻破,唐军如同潮水般涌进了蓟县,城墙上协防的百姓再也不顾约束,一窝蜂的逃下城墙,各自回家躲避战祸去了。而公孙军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阻止百姓,只能任由百姓逃散而去。

“伯珪兄,我这几天在城头上看的清楚,唐军中除了李元霸之外,再也没有这般逆天的武将。我与罗成贤侄护着你,避开李元霸从南门突围,一定能够杀的出去”

冉闵喝令亲兵牵飒露紫,翻身上马,催促着公孙瓒跟着自己向南门突围。

大势已去,公孙瓒也别无选择,朝士兵喝一声:“落下南门吊桥,跟随冉天王突围”

随着公孙瓒一声令下,蓟县南门的吊桥在“吱呀呀”的响声中轰然落地,城门打开。冉闵提矛在前冲锋,公孙瓒翻身上马,提了双鞭紧随其后,率领着万余亲兵向外突围。

罗成得知公孙瓒要从南门突围,当下也顾不得家眷,绰了长枪,翻身上马。顺着城墙一路疾驰,从西门飞奔到南门寻找公孙瓒,一直追到城门底下。方才赶上了冉闵公孙瓒,当下合兵一处,向城外奋力厮杀。

李绩早就料到李元霸攻破东门之后,公孙瓒会从南门突围。因此在李元霸攻门之前,就已经悄悄传令王伯当率领着麾下的弓弩兵向南门集结,准备堵截公孙瓒冉闵,若不能把城内的守军全歼,这次攻城战就算失败。

冉闵匹马当先。挥舞着龙虎双刃矛奋力冲突,所到之处马前无一合之敌,唐军将校纷纷被刺于马下,很快的就冲开一条血路,率先通过南门吊桥。

数千公孙精锐士卒挥舞着大刀,跟随着冉闵奋力厮杀,所有人都知道,倘若此刻不能戮力死战冲开一条血路,那么接下就会像待宰羔羊一般被唐军屠杀掉,此刻不拼命血战。等大刀砍到脖颈上的时候就晚了

“放箭”

看到公孙军冲的甚是凶猛,王伯当白衣银枪,喝令身后列阵等待的弓弩兵乱箭齐发。

随着王伯当一声令下,万余弓弩手纷纷仰射,密集的箭矢犹如飞蝗一般从天而降,倾洒到了刚刚冲过吊桥的公孙军头顶,一瞬间,惨叫声此起彼伏,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

“冉闵在此,挡我者死”

冉闵怒吼咆哮。一双大眼瞪的滚圆,手中一丈七的双刃矛挥舞的风雨不透,把自己的身体与坐骑包裹其中,仗着飒露紫闪电般的冲刺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唐军弓弩兵阵中。

手中的长矛挥舞的虎虎生风,顷刻间连毙数十人,将王伯当率领的弓弩兵冲的阵脚大乱,射出去的箭雨稍微稀疏了一些,尾随着冉闵冲过吊桥的公孙军趁机掩杀上去,与唐军厮杀成一团。展开了刀刀见血的肉搏战。

就在冉闵浴血冲锋的时候,刚刚通过了吊桥的公孙瓒忽然拨转马头,向蓟县城内折返了回去,在城门底下与罗成迎面相遇。

“岳丈为何调头回城?”罗成持枪驻马,大惑不解,“莫非岳丈挂念岳母及诸位婶娘,还有一干姊妹兄弟?请岳丈跟着冉天王突围,容小婿回城接家眷突围”

“我去把粮草烧了”公孙瓒也不多说,留下了一句话就与罗成擦肩而过。

罗成急忙拨马追赶,在身后大喊道:“岳丈慢走,唐军已经蜂拥入城,此刻的蓟县已经成了龙潭虎穴,岳丈年事已高,恐力有不逮,还是让小婿去接应家眷吧?”

公孙瓒今年四十五岁,算得上年富力强,罗成之所以说他年事已高只是照顾他的面子。但公孙瓒却有自己的打算,看到城外唐军漫山遍野的掩杀过,知道倘若轻装简行跟在冉闵身后,或许还有希望突出重围。若是携带着家眷,想要从唐军层层叠叠的包围中冲杀出去,绝无可能

既然没法把家眷带走,那么自己的妻子,以及七八个小妾便都会落进唐寇的手里,受尽凌辱,遭受千人骑万人睡,这是公孙瓒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公孙瓒决定调头回家,把自己的妻妾全部杀了。

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让别人代劳,也不能告诉罗成,所以公孙瓒才面色冷峻的留下一句话,急匆匆的与罗成擦肩而过。

看到罗成在后面紧追不舍,公孙瓒勒马怒喝:“大丈夫怎能如此婆婆妈妈?你守住城门等我,岳父我去去就”

既然公孙瓒说的斩钉截铁,罗成只好在蓟县南门驻马等候,接应从城墙上撤下的本方士卒,掩护着他们跟随冉闵的步伐向南突围。

公孙瓒前脚刚走,田豫就引领了三千多残兵败卒从西城墙撤了下,在马上向罗成拱手道:“大势已去,罗将军还不快走?”

“岳丈大人回去放火烧粮了,我在城门口等他片刻”罗成向田豫挥挥手,示意田豫先走。

“唉……只怕烧粮是假,断后是真吧?”

田豫摇头叹息一声,策马引兵出了城门,跟随冉闵奋力突围,只留下罗成率领部分亲兵继续坚守南门,接应大军由此撤退。

田豫跟了公孙瓒十年,对于公孙瓒的性格了如指掌,随便一猜就能摸透公孙瓒的心理。虽然公孙瓒舍不得钱粮,但这些身外之物在公孙瓒眼里肯定不如性命重要,能够让他冒险折返回城中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颜面

所以田豫话语中的“断后”与普通的断后意思不同,公孙瓒这次的断后,估计是要了断妻妾的性命,甚至就连膝下十几个儿女都不能幸免于难。虽然公孙瓒欠缺谋略,但在行事上却是心狠手辣,毫不拖泥带水。

李元霸砸开城门之后,李嗣业率兵攻占东城楼,砍断吊桥,数万唐军蜂拥而入,一时间城内杀声震天。公孙军且战且走,能抵抗便抵抗一阵,能跟着突围便跟着突围,既不能抵抗又不能突围的就缴械投降。

李绩的军令非常严格,之前一路杀,连克辽东昌黎辽西北平渔阳等郡,从不曾劫掠过百姓,这次也不例外,因此唐军只杀公孙瓒手下的士兵,对于百姓们的宅院倒是不轻易侵犯。

“小娘子,快跟我出城”公孙续一边提裤子,一边拖拽着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吕家姑娘上马,“唐军可都是禽兽,被他们捉了你定然生不如死”

“我呸……”吕氏姑娘啐了公孙续一口带血的唾液,“我现在就生不如死了,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加禽兽的人么?”

公孙续勃然大怒,拔刀在手怒目呵斥:“贱女人,你要是不跟着本将出城,我就把你杀了,绝不能便宜了唐寇”

“吃我一锤”

忽然一声雷霆般的怒吼响起,李元霸飞马杀到,手中一只擂鼓瓮金锤高高扬起,奔着公孙续头顶盖了下,犹如泰山崩摧,势不可挡。

只听“噗”的一声,公孙续还没反映过就被砸成了一滩肉饼,模糊一团。

吕家姑娘还没反应过,李元霸早就飞马远去,继续追杀街巷中的公孙军士兵去了。吓得吕姑娘花容变色,望着血肉模糊的公孙续,呕吐不止,急忙提着衣衫惊慌失措的逃命去了。

数万唐军蜂拥入城,沿着大街小巷追杀公孙军士卒,喊杀声甚嚣尘上,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公孙瓒催马扬鞭,冲开一条血路,很快到了粮仓前面。

公孙瓒的粮仓库府辎重库马厩等物资集中地全部建在蓟县西部,因此唐军尚且没有冲杀过,此刻还有千余人正在把守,正惊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就看到公孙瓒催马赶了过。

“小的们,给我放火把粮仓库府兵器库烧了,把马厩也烧了,把整个蓟县都烧了”公孙瓒在马上挥舞着双鞭,歇斯底里呼喝道。

负责镇守粮仓的偏将犹豫道;“主公,这粮仓方圆七八里,再加上库府辎重库,占地面积广袤,倘若放起大火怕是会把整个蓟县都烧掉?”

公孙瓒也不答话,扬起手中的青铜鞭击中了偏将脑门,登时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怎么?我公孙瓒还没死,说的话你们就不听了么?”公孙瓒横眉怒目,犹如狰狞的恶鬼,“给我放火烧粮仓,把硫磺火硝松脂全部点燃,我要把蓟县化为灰烬,我公孙瓒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未完待续。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