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七十一 虚实相间,兵不厌诈!

七百七十一 虚实相间,兵不厌诈!


                虽然李靖对公孙瓒卑鄙,甚至称得上忘恩负义的行为咬牙切齿,但也只能以大局为重,设法救援困在蓟县城内的数万将士。

“为了救援公孙瓒,圣上出动了十六万人马,分别自青州宛城等地,辗转数千里。自从去年初夏便开始用兵,到今日已接近一年半,靡费了多达二百万石粮食,而公孙瓒竟然还吝啬粮草,他对得住我们大汉死去的将士么?”李靖抚案叱骂,怒气难消。

许攸发出一声鄙夷的哂笑:“我早就知道公孙瓒是个睚眦必报,斤斤计较的小人。在他心里臣服于朝廷是假,借朝廷之力保住他一方诸侯的身份才是真”

自己的主公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罗贯中脸上无光,只能缄口不语,对曾经名震北方的白马将军深表失望。

李靖平复了下愤怒的心情,最后道:“虽然公孙瓒死不足惜,但城内的将士却是无辜的,而且这么多的辎重粮草倘若被唐军获得,更是让敌军如虎添翼,所以我们要尝试下在唐军攻破蓟县之前,突破固安防线,兵临蓟县城下。哪怕让城内的辎重粮草烧掉,也不能舍给唐寇”

打定主意,李靖留下许攸鱼俱罗镇守方城大本营,自己带着罗贯中提兵两万,星夜赶往固安,会合李存孝陈登高昂三人,看看在不用付出大量伤亡的情况下,能否度过固安直抵蓟县城下,把困在城内的公孙瓒兵马拯救出?

随着李靖一声令下,汉军大营人喊马嘶,火把招展。两万人马冒着萧瑟的秋风,在深夜里出了大营,朝着相隔一百四十里的固安险隘跑步急行军。

天色拂晓。蓟县城内外,号角呜咽,杀声震天。

这座城池已经有八百年的历史。在春秋时期是蓟国的都城,后被强大的燕国吞并。并在此定都,继续称作蓟县。要问蓟县到底是哪里,其实就是刘辩穿越前的帝都。

春秋战国时期的蓟县与刘辩穿越前的繁华不可同日而语,由于地处北方,一直都是抵抗匈奴北戎鲜卑等异族的前沿重镇,数百年以烽火不断。

燕国定都蓟县四百年,至少遭到了异族大大小小数千次规模不等的进攻,直到公元前323年。匈奴中一支叫做北戎的部落集结了十五万大军猛攻蓟县,燕桓侯抵挡不住,被迫向南迁都。

在此之后,蓟县一直是广阳郡广阳国燕国等郡国的治所,北方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经过历代诸侯郡守的修筑经营,蓟县城高墙厚,东西长十五里,南北十二里,城内居民十五万。城外有三丈宽的护城河,可谓固若金汤,森严壁垒。

当然。再固若金汤的城池也要看攻方的军事实力,只要进攻的压力足够强大,便是一块铁疙瘩也会被碾成齑粉。

自从李绩制定攻城计划之后,王伯当便率领一万弓弩手连夜围着蓟县放箭,不停的把带着火苗的箭簇射进蓟县城中,并围着蓟县吹响号角,一会在南一会在北,上半夜在西下半夜在东,不停的制造混乱。让城内的守军提心吊胆,一刻也不敢松懈。以此消耗城内守军的精神。

面对着唐军的骚扰,黑夜里看不清有多少人马。城头上的守军纷纷弯弓搭箭,与城下的唐军互射。只是这支唐军却不恋战,射一波箭雨就开溜,正当公孙军准备休养精神之际,这支队伍却又绕到了另外一堵城墙脚下,向城头上攒射火箭。

气的城头上的守军怒不可遏,纷纷拉得弓弦如满月,向城下的唐军一阵爆射,却发现对方已经溜得远了,刚刚松一口气,这支队伍却又出现在了另外的城墙脚下。

就这样整整大半个夜晚,王伯当率领着一万弓弩手如同泥鳅一般围着蓟县城绕绕去,不停的骚扰城上的守军,让分布在东南西北四堵城墙上的两万守军一直绷紧了神经,片刻不敢大意。

直到拂晓时分,前替换罗成的田豫才一语惊醒梦中人:“唐军这分明是在骚扰我军,消耗我军的精神,使我们吃不好睡不好,精神疲倦,他好白天攻城。”

“哎呀……中唐寇的诡计了”得了田豫一声提醒,罗成才醒悟过。

夜色茫茫,而且有薄雾弥漫,城下的唐军也不用火把照明,因此让罗成分不清城下到底有多少支唐军在攻城,只能下令全军戒备。现在得了田豫提醒,才恍然顿悟,今天晚上攻城的唐军十有**只有一支,不停的绕着蓟县转,意在消耗守军的精力,以便白天攻城的时候取得最佳效果。

看看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罗成手提亮银枪,皱眉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下一半人马守城,撤下一万人休息去吧,免得天亮之后唐军发动猛攻,将士们没有精神防御。”

田豫点头:“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先撤下一万人马去休息也好,估计将士们这一晚被折腾的疲倦不堪。反正再有半个时辰主公与冉天王率领的另外两万将士就会登上城墙防守,料无大碍”

当下罗成派人通知守卫北门和西门的公孙范公孙续叔侄二人,从各个城墙撤下一半兵力下城吃饭睡觉,留下一半人继续守城,直到公孙瓒冉闵率领的兵马登上城头接替之后,再下去休息。

年轻的公孙续已经很久没有夜战了,这一夜熬的双眼通红,呵欠连天,当下大手一挥召唤麾下的将士们道:“我就说了嘛,唐军今夜肯定不会攻城,留一万人马守城即可,其他人在城墙下面休息。罗成非说敌军大举压境,不可轻敌,结果被人戏弄了一夜。走了,下城墙睡觉去了”

在公孙范公孙续叔侄的引领下,每个城头上的守军撤下了一半,在炊事营周围三五一堆,七八成群,喝着稀粥就着干粮咸菜草草填饱肚子,然后钻进营房一头栽倒在床上,用被子蒙头大睡,片刻功夫鼾声大作,此起彼伏。

“命令王伯当的弓弩营休息,留下两万人马在寨栅前待命,李嗣业率领其余的七万人马向蓟县发起猛攻”得知蓟县城墙上人声嘈杂,脚步匆匆,李绩就知道机会了,当机立断的下令向蓟县发起猛攻。

唐军昨夜早早入睡,四更起床穿戴甲胄,吃饭排泄,五更之后便悄悄集结在各个寨栅门前,随着李绩一声令下,七万将士人缄口马摘铃,悄无声息的掩杀向蓟县。

拂晓之际,天色将亮未亮,正是十二个时辰中最黑暗的一刻,而且秋天雾浓,直到七万唐军逼近护城河两百丈的时候,城头上的公孙军才发现了偷袭的唐军,急忙吹响号角,擂响战鼓,召唤城下的将士登上城头协助防守。

“杀啊”

李嗣业手中青铜朴刀一挥,引领着三千陌刀兵当先冲锋,把梯横架在三丈多的护城河上,当做桥梁搭在城墙上,头顶扛着盾牌,向蓟县城头发起了猛攻。

一时之间,蓟县城下杀声震天,箭雨纷飞,滚石如同冰雹一样噼里啪啦的砸了下。

趁着城头上的守军稀疏之际,七万唐军一阵猛攻,将数百条梯搭在城墙上,顶着盾牌,由先登死士负责冲锋,数万弓兵在城下仰射,给攀登的勇士减轻压力。

“杀啊”

李嗣业手下的陌刀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强悍,趁着守军人少之际,一名校尉手提大斧当先登上了城墙,身后十余名陌刀兵鱼贯而上。

一时间,城高墙厚的蓟县竟然岌岌可危。

“冉闵在此”

关键时刻,冉闵率领一支援军杀到,手中一丈七的龙虎双刃矛挥舞的如同泼天巨浪,将刚刚登上城头的唐军驱逐了下去,噼里啪啦的犹如饺子下锅。

“杀啊,杀唐寇”

正在吃早饭的公孙瓒也被突然爆发出的厮杀声震惊,知道唐军这波进攻投入了大量兵力,绝不是试探性的进攻,当下心急火燎的提了一双青铜鞭,率领着万余名精兵登上城头,协助罗成抵御唐军的进攻。

幸亏冉闵与公孙瓒率领援兵得及时,才协助罗成顶住了唐军的这波偷袭,双方从清晨一直酣战到中午,蓟县城下尸积如山,血流成沟,染红了城墙脚下的护城河。

李绩粗略估计,这一上午的猛攻,唐军至少填上了五六千性命,而城头上的守军凭借着蓟县城墙的雄伟,以及充足的箭支,伤亡率大约在一千五百左右,双方的伤亡比大概在三比一左右。

“都督,该本王出马了吧?”

李元霸手提擂鼓瓮金锤,骑着高大矫健的千里一盏灯,看着唐军的梯不停的被守军掀翻,看着一个个即将登上城墙的唐军被砍死坠落,恨得咬牙切齿,耐不住性就想冲出去攻城。

“再等等”李绩却是泰然自若,八风不动,“王爷莫急,一切听我的安排,我让你攻城的时候再出马不迟”

ps:最后推荐一本有创意的新书,书名叫做《地府预备役》,感兴趣的兄弟可以在搜索一下,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未完待续。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