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六十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七百六十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吼嗬”

千军万马之中冉闵爆发出一声怒吼,手中一丈七的龙首虎尾双刃矛向前平推出去,将迎面冲杀过的数名鲜卑骑士从马上推了下去。

身后的亲兵提着朴刀跟在后面收割人头,一刀下去,尸首两处,鲜血像喷泉一般从腔子里喷出。冉闵发现这个战术非常高效,便周而复始的使用,不停的把迎面冲的鲜卑骑士从马上推下去,身后的士兵亦步亦趋的跟在马后收割人头,如拾草芥。

鲜卑骑士自然不甘心被冉闵击于马下,只是冉闵的出手速度太快,力气又大,根本反应不过就被迎面横扫过的长矛击中身体,而且就算反应了过,在泰山压顶的力气之下也无力反抗,犹如下锅的饺子一般,“扑腾扑腾”的纷纷跌下马。

夜幕之下,火把闪烁,杀声震天,颦鼓动地。

冉闵虽猛,却只有一人,纵然他使出浑身力气,引领着身后的百十名亲兵,用了一顿饭的时间斩杀了三百余骑,可谓收人头如卷落叶,比起李元霸的收割效率也不遑多让。但一万五千人马中毕竟只有一个冉闵,以步兵对抗骑兵,劣势巨大。

而且慕容恪选择的伏击地点地势平坦,非常利于骑兵冲锋。在冲破了公孙军的拒马方阵之后,骑兵的巨大优势就展现了出,一万四五千鲜卑骑士纵马冲撞,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大肆杀伐,一时间,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鏖战了将近一个时辰下,公孙军阵亡六千余人,而鲜卑骑兵只死了两千余人,而且其中还有七百骑是冉闵带着身后的亲兵斩杀的。普通的公孙士兵需要付出五六条性命,才能兑换一名鲜卑骑兵的性命。

随着战局的持续,冉闵率领的步卒越越危险,拼又拼不过。走又走不掉。若没有盟军增援,即便骁勇如冉闵,也是难逃全军覆没的局面,被慕容恪围杀的一幕怕是将会再次重演。

上次被曹操的虎豹骑吊着打。慕容恪今天总算大展神威,长出一口胸中的恶气。

而且慕容恪发现对方除了冉闵这员猛将之外,其他人的武艺都稀松平常,根本不像上次遭到曹兵伏击那样,夏鲁奇王彦章单雄信等人都是以一当千的猛将。冲阵的时候能够大幅提振军心,鼓舞士气。

慕容恪在乱军中拍马舞槊,左右冲突,一个时辰下,至少手刃了百余名汉军。

恰好与单经迎面相遇,怒吼一声“吃我一槊”

催马向前,战无三合便将单经刺于马下。

随着督率中军的单经中槊落马,公孙军更加混乱,双方的伤亡比增大到七比一。又过了半个时辰,公孙军又战死了三千余人。而刨掉冉闵斩杀的人头不算,鲜卑骑兵阵亡的人数还不足四百人。

“慕容狗贼,与我分个胜负”冉闵看到慕容恪隔着十余丈,便大声怒吼,向慕容恪叫阵。

慕容恪却充耳不闻,挥槊冲开一条去路,远远的避开了冉闵,并鼓动士卒上前围杀然冉闵:“得冉闵人头者,封骨都侯,赏黄金百两。赐汉人女子一百名”

重赏之下,数以千计的鲜卑猛士红着眼睛,把矛头对准了冉闵,一波又一波。如同接踵而至的巨浪,哪怕冉闵的马蹄之下遍地尸体,后面的鲜卑士兵依旧为了封赏像飞蛾扑火一般拥杀了上去。

只要飞蛾足够多,迟早会把燃烧的蜡烛扑灭

“杀啊,奉魏王之命前驰援”

就在冉闵慢慢的陷入绝境之时,忽然南方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看不清多少骑兵打着曹军旗号,席卷而,迎着鲜卑骑兵冲杀了上去。

从曹操屯兵的范阳郡治所涿县,到蓟县不过一百三十里,距离燕家沟这段战场更是只有七八十里的路程。骑兵全力疾驰,也就是一个半时辰的功夫,危急关头,曹军的出现破坏了慕容恪的如意算盘。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中,曹文诏当先冲锋,典韦在左,许褚在右,引领着千军万马掩杀过,犹如滚滚的潮水,冲的鲜卑骑兵后退不止。

“撤兵”

被这支乱入的生力军杀了个措手不及,鲜卑骑兵至少付出了五百骑性命,直让慕容恪恨得咬牙切齿。

但慕容恪也知道自己这次率兵蓟县的真正目的不是厮杀,而是为了达成联盟的条件,协助唐军阻挡汉军救援蓟县。没必要与曹军血拼,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遂鸣号角收兵,向东撤退。

冉闵顾不得向曹将道谢,率领麾下残存的五千多士卒向白杨寨方向急行军,救援罗成去了。而曹文诏也引领着曹军紧随其后,直奔白杨寨。

罗成的处境比冉闵还要凶险,以八千骑对抗拖雷率领的两万匈奴精骑,兵力劣势巨大。想要不顾冉闵撤回蓟县,走了不过三四里路,又遭到了皇太极率领的一万五千乌桓骑兵堵截。

在三万五千胡骑的前后夹攻之下,罗成率领的骑兵伤亡殆尽,迟迟无法冲出重围。

当然,以罗成的武力如果想走,这些匈奴骑兵与乌桓骑兵绝对拦不住他,但内心的骄傲却不允许罗成撇下士兵一个人只身逃回蓟县,要么多少带一些残兵回去,要么就战死沙场。

“罗贤侄休慌,冉闵前援你”

危急关头,冉闵一声虎吼,挥矛加入战团,让陷入绝望的一千多白马义从重新燃起斗志,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曹军的骑兵尾随而,慕容恪的收兵号角在旷野里呜咽,响个不停。

拖雷与皇太极也不知道了多少曹军,而且这次不是拼命的,当下便引兵向东,追随着慕容恪的步伐,奔固安方向而去。那里是李绩要求元军据守的要塞道路,守住这条道路便能挡住李靖救援蓟县。

看到胡骑退去,浑身血污的罗成与冉闵击掌庆幸大难不死,清点人数,冉闵率领的一万五千步兵只剩下五千五百人,而罗成率领的八千骑兵只剩下一千三,加起总共折损了一万六千人,损失可谓惨重。

冉闵与罗成正待向曹将致谢,却发现曹军铁骑已经绝尘退去。当下也顾不得多想,急忙朝蓟县撤退。

走了四五里路,正好遇见公孙瓒率领了一万人马出城救援,与冉闵罗成相见之后,捶胸顿足,追悔不已:“哎呀……这一战损失了全军三分之一,城中兵力已经不足四万,不知还能否守住蓟县?悔当初不听罗贯中的劝谏啊”

冉闵面现惭愧之色,默然不语。

公孙瓒一路追悔不已,率领着本部兵马以及仅剩的七千残军,失魂落魄的撤回了蓟县,下令紧闭四门,全军登上城墙死守。并派出使者向李靖卫青求救。

曹文诏连夜率兵退回涿县,把战报向曹操陈述了一遍。

曹操闻言抚须大笑,对范增郭嘉贾诩蒯良等众谋士道:“幸亏我们预料到了这一步,派出文诏提前赶往蓟县境内。否则,若是公孙瓒全军覆没,丧失了斗志就会从蓟县撤退,那么汉军就不会与唐军爆发持续的恶战,我们也就无法坐收渔翁之利了”

“大王的意思是派我们救援公孙瓒军,是为了保持两军平衡?”许褚憨笑着挠了挠粗硕的脖颈,一头雾水的问道。

郭嘉微笑道:“仲康将军开窍了嘛,若公孙瓒弃城而走,那么唐军与汉军之间的这场大战将会偃旗息鼓。只有公孙瓒死守蓟县,才会惹得李靖全力救援,让唐汉之间爆发恶战,试问唐汉两败俱伤,谁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啊?”

“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典韦也跑过凑热闹。

曹操大笑:“哈哈……孤觉得自从范先生到后,诸位都喜欢动脑子了,这是个不错的迹象,孤希望诸位将军对兵法越越精通”

慕容恪率领的胡骑联盟与冉闵一场大战,总计折损了四千余骑,抵达固安要塞后便连夜安营扎寨,凭险据守。

下半夜时分,祖大寿率领的两万唐军急行军赶到,与异族联军毗邻而居,互为犄角,守住了方城通往蓟县的要塞。

而就在祖大寿与慕容恪据守固安的同时,李牧也率领四万人赶到了安次,堵住了雍奴救援蓟县的道路,并且派出王伯当率领一万人马赶往蓟县城下协助李绩攻打蓟县。

黎明时分,李绩率领着李元霸李嗣业陈子等人提兵十万,加上王伯当的一万人马,如同涨潮的海水一半,“呼啦”一声,把蓟县围困了个水泄不通。

天刚拂晓之际,李存孝陈登高昂率领了四万前锋从方城赶了大半夜的路程,看看距离蓟县还有五十里左右,却发现被五六万元军与唐军提前占领了要塞,无法通过,只能后退二十里驻扎,并派遣使者禀报李靖,请示下一步该如何用兵?

就在李存孝在固安遭到阻击之时,马超秦良玉率领的两万骑兵在从泉州疾驰了半夜之后,也在安次遭到了李牧的阻截,只能后退三十里安营扎寨,把战况通报李靖卫青两位主将,请求定夺?

天色刚亮,蓟县城已经被唐军围得铜墙铁壁,而救援的道路也被完全堵死,公孙瓒的人马看起已经是插翅难飞,成了瓮中之鳖。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