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六十七 冤家路窄

七百六十七 冤家路窄


                此刻已是七月底,秋风吹树木萧瑟,躲在满山遍野逐渐枯黄的草丛中竟然微有凉意。

冉闵率领一万五千人马轻装急行,用一个时辰狂奔了三十里路,抵达了地形险峻,丛林起伏的燕家沟。一声唿哨,与公孙范、单经分别引领五千人,选zé 险要之处藏匿了起,只等异族骑兵从脚下通过,便乱箭齐发。

向西北遥望,一段百十里的长城隐约可见,那还是始皇帝在位之时修建的,可惜还未修到蓟县,始皇帝便驾崩在第五次东巡的道路上,之后这段长城也就不了了之,让蓟县失去了屏障。

头顶不时有南飞的大雁掠过,发出嘹亮的叫声,秋风吹,树叶零落,枯草摇摆不定,让人陡生一股萧瑟之意。

冉闵率领着一万五千人马,在燕家沟的黄山遍野默默的等待,一个时辰之后,斜阳西沉,天色渐黑,依旧不见异族骑兵的动jing 。

“奇怪,我们出城之时胡狗距离燕家沟还有百十里地,我们都到了一个时辰,为何迟迟未见胡虏的动jing ?”

冉闵立即派人召唤单经、公孙范过商议,面有疑虑之色,“胡人善骑,两个多时辰完全可以赶一百多里,到现在却不见踪影,莫非此中有诈?”

“说不定是胡人偷懒,在路上休息。”公孙范手抚佩刀,胡乱猜测。

冉闵摇头:“我与慕容恪大大小小打了十余丈,对于他的用兵之道也算得上了解。用兵神速,军纪严明是他的作风。想绝不会中途偷懒。而且胡狗就算休息半个时辰,差不多也该赶到了。我军的斥候刚刚从十几里之外赶了回,说西面静悄悄一片。根本不见胡骑的动jing !”

“那我去前面看看?”公孙范自告奋勇。

“也好!”冉闵点头,“向西走二十里路,如果依旧见不到胡骑,马上寻找高坡点亮烽火传讯,我立刻率兵撤回蓟县。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伏击胡狗不成反被暗算!”

公孙范立刻从隐蔽之处牵了马匹,带了数十名随从快马加鞭的向西打探胡骑动jing 去了。

天色越越黑,秋风越吹越凉。

罗成率领的八千骑兵在白杨寨下马休整,一边就着西北风吃干粮。一边等西方七八里的燕家沟消息。

八千匹战马拥挤在一起,肯定会发出动jing ,让胡人有所防范,所以罗成才把骑兵屯扎在白杨寨。只要相隔七八里的燕家沟爆发出厮杀之声,就会马上驰援冉闵正面阻击异族骑兵,让他们知道白马义从的厉害。

“可惜啊,去年遭到匈奴和鲜卑的伏击,八千白马义从折损了一大半,如今只剩五千骑不说。还有三分之一是补充的新兵,战斗力与往日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罗成咽下最后一块炊饼,拿起水壶猛灌了几口,心中遗憾不已。

抬头看看夜幕茫茫。天色已经黑了大半个时辰,迟迟听不到燕家沟爆发出厮杀声,这让罗成很是狐疑:“咦……都三个时辰了。为何燕家沟依旧没有传厮杀声?莫非事情有变?”

白杨寨正北十里之处,五万异族联军人缄口。马摘铃,没有一人使用火把。悄悄的摸黑逼近了罗成驻兵的白杨寨。

暗夜里,数骑斥候快马赶,到了慕容恪跟前翻身下马,跪倒在地:“报告大都尉,燕家沟附近疑似有公孙军设伏,白杨寨附近确定有万余骑兵正在休整。”

“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慕容恪甩了下帽子两侧的狼毫,“我就知道冉闵与公孙瓒不肯老老实实的死守,十有八九会跑出设伏,可惜遇上了我慕容恪!”

原慕容恪猜测公孙瓒军会在燕家沟设伏,遂率兵绕道走九龙山,多走了六十里,沿着荆棘丛生的小道绕到了燕家沟的后面。由于路途狭窄险峻,这一路走,联军至少有数百骑连人带马跌下山崖,这让拖雷一路不停的抱怨,直到此刻依旧没有住口。

“白杨寨果真有公孙瓒骑兵?”听了斥候的禀报,拖雷这才停止了埋怨,摸着浓密的大胡子,瞪着双眼逼问。

斥候肃声答道:“燕家沟方面疑似有伏兵,未敢靠近刺探。而白杨寨方面却是千真万确的发现了公孙军骑兵,粗略估计至少万余骑。”

“既然白杨寨有公孙瓒骑兵等待,那燕家沟绝对有伏兵在守株待兔,这是打算等我军钻进口袋之后,他好前后夹攻啊!”皇太极很快的反映了过,“慕容大都尉料事如神,我皇太极服了。”

“呵呵……只是我对冉闵、公孙瓒比较了解而已。”慕容恪笑着谦虚几句,“这俩家伙骨子里比较强硬,是那种宁死不屈之人,就像汉人兵法上说的那样,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咱们现在可以围剿白杨寨的公孙瓒骑兵了!”

拖雷向慕容恪弯腰行了一个匈奴大礼:“慕容大都尉,从今夜起,俺拖雷服你了,任凭差遣!”

慕容恪立刻做出调遣,命拖雷率领两万匈奴骑兵正面直冲驻扎在白杨寨的骑兵,命皇太极率领一万五千乌桓骑兵从东面包抄,而自己则在白杨寨到杨家沟的这段路上守株待兔,伏击从燕家沟撤回的骑兵。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正在白杨寨休整的罗成军忽然听到北面响起了轰隆隆的马蹄声,顿时大惊失色,乱作一团。

“不好,可能是胡狗走别的道路绕过了燕家沟!”

罗成大惊失色,翻身上马,一面指挥全军列阵迎战,一面下令燃起烽火向冉闵报信,招他们前救援。

不大会功夫,白杨寨就火把齐明,犹如漫天繁星,八千公孙瓒骑兵刚刚上马,两万匈奴铁骑就在拖雷的率领下掩杀了过。

“轰隆隆……”

两万战马同时奔腾,犹如潮水汹涌,所到之处杂草纷飞,遍地枯黄,声势骇人。

“全军冲锋!”

拖雷匹马当先,一边疾驰,一边控弦弯弓,连发数箭,弓弦响起,必有一人应声落马。

“放箭!”

看到匈奴人冲锋的异常凶猛,罗成长枪一招,喝令身边列阵的将士朝迎面冲杀过的胡骑乱箭齐发。

“嗖嗖嗖”,数千弓弩手一起仰射,箭矢如暴雨般倾洒进奔驰的匈奴骑兵人群里,惨叫声四起,人仰马翻,许多匈奴骑士中箭坠地,随即被奔腾掠过的同伴踏为齑粉。

“还射!”

随着拖雷一声呐喊,冲锋在最前面的匈奴骑兵一边策马疾驰,一边松开双手弯弓搭箭,向对面的公孙军还射。

一时间,天空箭雨纷飞,双方阵营中不断有人中箭坠马,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转眼之间,两支人马便纠缠在了一起,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奋力厮杀,血红的眼睛犹如见到了杀父仇人。方圆数里的白杨寨血肉横飞,人头乱滚,人喊马嘶之声响彻霄。

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虽然精锐,奈何人数少,新补充的士兵战斗力打了不少折扣,虽然奋力厮杀,但却寡不敌众,逐渐的处在了下风。

“吃罗爷一枪!”

白马银枪的罗成怒吼一声,将迎面杀过的匈奴武将一枪刺于马下,把尸体挑在空中当做bing qi 一通乱砸,连续击落了数十骑,挡者尽皆披靡。

可惜公孙军只有一个罗成,以八千人血拼两万匈奴骑兵,劣势越越大,若继续纠缠下去,迟早是全军覆没的局面。

“不管冉闵了,全军退回蓟县,我殿后!”罗成挥枪纵马,奋勇厮杀,大声喝令队伍退回蓟县,能保存多少人马算多少,冉闵率领的步兵只能听天由命了。

冉闵还未等到公孙范报信,就看到白杨寨方面火光冲天,杀声大作,这才明白慕容恪绕险路过了燕家沟,急忙翻身跨上大汉天子赠送的良驹“飒露紫”,提起新打造的龙首虎尾双刃矛,手提弯月钩纵马冲下了山坡。

“胡狗绕路偷袭白杨寨了,我在前开路,单经督率中军,公孙范殿后,全军下山,紧急驰援白杨寨!”

随着冉闵一声令下,本黑漆漆一片的燕家沟顿时漫山遍野的都是火把,犹如刘辩穿越之前刚刚停电的村庄突然通电一般明亮,一万五千多孙军跟随着冉闵的步伐,急匆匆的下了山坡,朝白杨寨跑步急行,驰援罗成。

走了四五里路,突然杀声四起,马蹄声动地。

“杀啊,全歼汉贼!”

一万五千鲜卑骑兵在慕容恪的率领下从斜刺里杀了出,冲乱了公孙军的步伐,慕容恪得知统兵大将正是冉闵,手提长槊放声大笑:“哈哈……冉闵啊冉闵,不过你跑到哪里都逃不出我慕容恪的手掌,乖乖束手就擒吧!”

慕容恪马槊一招,高声下令:“得冉闵首级者,加封骨都侯,赏黄金百两,汉人女子一百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万五千鲜卑骑士齐声呐喊:“杀冉闵,抢人头!”

冉闵咬牙怒目,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奋力冲锋,连续刺死了十余骑,怒吼一声:“全军列拒马枪,今日拼死力战,杀一个不亏,多宰一个胡狗算一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