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六十六 忠言逆耳

七百六十六 忠言逆耳


                一个优秀的统帅定然用兵神速,雷厉风行。

李绩是这样的统帅,李牧是这样的统帅,铁木真也是。

接到了王保保的回报,铁木真毫不犹豫的派出拖雷、慕容恪、皇太极三人搭档,再次统帅匈奴、鲜卑、乌桓三族组成的五万骑兵星夜离开逐鹿,前往蓟县协助盟军攻拔蓟县。

与前番救援涿县不同,铁木真看出了慕容恪的用兵能力要比拖雷强出一截,因此改任慕容恪担任主将,拖雷与皇太极担任副将,听从慕容恪的指挥。

铁木真的魄力让努尔哈赤与慕容儁很是满意,唯才是举,杜绝任人唯亲,才能让各族的将士团结一致,避免一盘散沙的结果。

毕竟比起人口众多的汉人,匈奴、乌桓、鲜卑三个异族加起总人口才不过两三百万,还不如曹操治下的一个州人口多,倘若再不勠力同心,被驱逐到漠北,赶出草原,只是迟早的事情。

铁木真一面派遣慕容恪三人赶往蓟县协助唐军拔掉公孙瓒这颗钉子,一面派人到草原上征调马匹,并且派遣使者联络羌王彻里吉,大家都是汉人眼中的异族,再不抱团打拼,被灭族绝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王保保动身返程之际,李绩便留下李光弼统率三万人马守御右北平郡内的沿途要塞,亲自与李元霸率领陈子、李嗣业、毛文龙、祖大寿等人,提兵十二万星夜杀奔蓟县。并同时派出使者快马加鞭赶往渔阳,通知李牧。约定两日之后夹攻蓟县,争取一举破城。

既然与异族暂shi 达成联盟。李牧便留下袁崇焕率领两万人马坐镇渔阳,亲自率领王伯当、李如松二将提兵八万离开渔阳。由正北方杀奔蓟县,与李绩的人马对蓟县形成了夹击态势。

李绩善攻,李牧善守,两人形成了很好的互补,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

李牧得知了李绩的兵力部署后,对部将道:“铁木真已经派遣了五万骑兵助阵,加上我军八万,李绩都督的十二万人,这次投入的总兵力多达二十五万。在围攻蓟县的同时。背后足以扛住汉军的进攻,即便李靖、卫卿全力救援,也能扛他三五日,甚至更长一些。

但就怕李靖采用围魏救赵之计,转而向东进军,趁机抢夺我军在右北平、辽西的疆域,断我军后路。虽然李绩都督留下了李光弼镇守土垠,但徐无山、无终这一带尚有漏洞,所以本将决定派如松将军提兵三万守住潞县。把汉军围魏救赵的路线彻底堵死!”

“末将遵命!”

李如松领命而去,分了三万兵马向东南方向进军,驻守潞县一带去了。

唐军与元军忽然紧锣密鼓的调动,自然逃不过汉军斥候的眼睛。很快的就把消息报告给了驻扎在方城的李靖大营,请主帅定夺。

“大半年过去了,唐军一直没有攻打蓟县。这次却突然集结重兵。对蓟县势在必得,怕是唐、元已经结成联盟。要放手一搏,强攻蓟县。”李靖看望情报之后。立即召集麾下的文武商议对策。

参军陈登抚须道:“都督言之有理,我猜测前几天铁木真在曹操手下吃了亏,丢失了范阳,所以派使者向唐军求和。而李绩便趁机要求胡虏出兵帮助他拿下蓟县,以此作为结盟的代价,蓟县怕是守不住了!”

“本督立即修书一封给公孙瓒,劝他率兵撤离蓟县,免得陷入重围之中。李唐的战略是开疆拓土,威加四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百姓们作出残忍的事情,即便公孙瓒撤出蓟县,城内的十余万百姓也不会遭到涂炭。先保存实力,回头抓住机hui 再收复蓟县便是,绝不能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把自己置于绝境!”

李靖一边向麾下的李存孝、高昂、鱼俱罗、陈登、许攸等文武分析局势,一边提笔给公孙瓒写了一封书信,劝他火速撤离蓟县,待到被唐军围困之时就悔之晚矣!

从李靖驻兵的方城大营到蓟县不过一百八十里路程,使者快马加鞭,半天的时间便进入了蓟县,把李靖的书信交给公孙瓒。

对于唐军的大动作,公孙瓒自然也得到了禀报,此刻正在议事厅内聚集了冉闵、罗成、田豫、罗贯中、公孙范、公孙续、单经等所有的文武共商对策。

田豫、罗贯中认为唐军势汹汹,西面的元军也人喊马嘶,两者极有可能达成了联盟。这次重兵犯,怕是对蓟县志在必得,所以应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主dong 放qi 蓟县,向南会合李靖,再图后策。

而公孙瓒则是抱定了死守的决心,誓要与蓟县共存亡,他的兄弟公孙范、儿子公孙续,甚至女婿罗成都支持公孙瓒的意见,认为蓟县城高墙厚,城内还有二百多万石粮食,一百多万支箭矢,死守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不能未战先怯,仗还未打就先吓破了胆子!

“父亲大人,李靖的书信怎么说?”李靖的使者前脚刚走,公孙续便急不可耐的询问书信内容。

公孙瓒冷笑一声:“还能说什么?劝我从蓟县退兵!我真是不明白了,天子派李靖助我拱卫蓟县,抵御唐寇,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劝我放qi 蓟县,到底是和用意?”

“主公!”罗贯中拱手力劝,“我想李都督也是好意,唐军势汹汹,又联合了胡人,三路夹击,怕是有二三十万人马,更何况那李元霸乃是前无古人的猛将,这一次怕是真的守不住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为上计啊!”

“哼!”公孙瓒冷哼一声,把李靖的书信扯得粉碎,“李靖说的容易,可我公孙瓒一生的积蓄都在蓟县城内,二百三十石粮食,各种弓弩七万支,箭矢一百一十万,马匹两万八,甲胄刀枪无数,金银铜钱千余万。三五天也运不完,难不成全部留给唐寇么?”

“唉……钱粮辎重固然要紧,可军队才是主公的根本啊!”田豫也附和着罗贯中力劝公孙瓒,“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日丢了改日再让唐寇十倍偿还就是!”

“住口!”

公孙瓒怒斥一声,拔剑砍断桌案一角,“兵法十倍围之,五倍攻之,我军有五万人,有足可支撑三年的粮草。更兼蓟县城高墙厚,而且唐军至少要分出一半防御背后的李靖军团,能够投入攻城的兵力最多也就十余万,不过两倍于我,安能不战而逃?谁敢再说弃城,扰乱军心,便如此案!”

田豫与罗贯中无可奈何,只能对望一眼缄口不语,不敢再劝。

公孙瓒收剑归鞘,把目光扫向坐在自己身边,一直手抚虬髯一言不发的冉闵,问道:“愚兄誓死守卫蓟县,不知冉兄弟意下如何?”

冉闵舒展了下筋骨,浑身关节“啪啪”作响,一脸杀气:“若伯珪兄打算死守,冉闵便陪你到底,对我说没有比杀胡狗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蓟县能守一天算一天,杀死一个敌酋赚一个,守不住就突围,突不出去大不了一死了之!”

“哈哈……痛快!”公孙瓒大喜过望,拍着冉闵的肩膀道:“你我兄弟今日并肩杀敌!”

冉闵又道:“与其吓死不如战死,我军可趁着敌军未到之前,先在沿途设伏,打几场野战,挫一下胡狗的士气。”

李绩、李牧、慕容恪三路兵马分别从东北西三面而,而慕容恪率领的全部都是骑兵,因此的最快,此刻距离蓟县不过一百里路,掐指算算傍晚时分就能兵临蓟县城下。

冉闵指着沙盘对公孙瓒及众将道:“诸位看蓟县西方三十里的地方,这块丘陵地形叫做燕家沟,我们可在此处预设伏兵,伏击胡虏!”

“请冉兄弟带兵出城设伏,我坐镇蓟县。”对于冉闵的提议,公孙瓒一口答应了下。

众将商议一番后做出决定,由冉闵率领公孙范、单经提兵一万五出蓟县前往燕家沟设伏,命罗成率领新补充的五千白马义从,外加三千骑兵在燕家沟附近的白杨寨屯兵,随时准备接应。

“主公不能出战啊!”罗贯中再次苦谏,“敌军势大,三面而,我军据城死守或许还能支撑一些时日,若是出城厮杀,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绝无胜算!”

公孙瓒勃然大怒,拔剑要杀罗贯中:“你这书生三番五次的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若不是看在贤婿面子上,我早就斩下你的头颅,给我速速退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唉……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啊!”罗贯中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离开公孙瓒府邸,快马加鞭出了蓟县奔方城投奔李靖去了。

罗贯中前脚刚走,冉闵就率领公孙范、单经提兵一万五当先出城,罗成率领八千骑兵紧随其后,朝着西方三十里的白家沟急行军。而公孙瓒则与公孙续、田豫率领两万五千人马登上城墙固守城池,并发动蓟县的百姓向城头上搬运滚石擂木,誓死守卫蓟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