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六十二 虎卫健儿

七百六十二 虎卫健儿


                董承带着儿子董平,一路快马加鞭,用了三四天的时间,狂赶了一千多里路,抵达了驻扎在逎县的曹军大营,求见曹操。…≦

听董承道明意,曹操略作思忖,干脆利索的答复道:“孤与刘辩有杀子之仇,早晚必有一战。但北方胡寇尚未扫灭,时机未至,还不到与刘辩清算之时。并非曹操畏惧刘辩而不放行贵军,只是怕互相猜忌,反生嫌隙,破坏彼此之间的联盟关系。”

“不知魏王何出此言?”董承抚须追问。

曹操高声道:“若放贵军过境,你忧心被我断了后路,我提防你假途灭虢,彼此猜忌,安能不生嫌疑?若是战事顺利或许还能相处融洽,万一战局不顺,便会彼此推诿,稍有不慎,更会反目成仇。借道伐强敌,并非明智之举!贵军可走汉中攻襄阳,其效果与借道陈留攻汝南定然殊途同归。”

旁边的郭嘉与范增齐声道:“西汉朝廷十有**做了两手准备,借道陈留不通,就会走汉中。”

“实不敢欺瞒魏王,董承动身之时,朝堂上的确制定了两条计策。上策借陈留伐汝南,下策出汉中攻襄阳。”董承倒也不隐瞒,据实道。

曹操蹙眉问道:“为何借陈留是上策,出汉中是下策?”

董承答道:“若出汉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关羽军团,需要击溃关羽才能威胁襄阳。而倘若能够借道陈留、许昌,便可以不损一兵一卒的直抵汝南城下。”

分析到这里,董承又作揖请求:“昔年孟德做典军校尉之时。你我也算薄有交情,还望看在区区薄面放我军过境。偷袭陈留,让岳飞首尾难顾。若等刘辩班师回朝之后。巩固全线防御,错失机会,悔之晚矣!”

曹操的态度却异常坚决,高声道:“孤与国舅虽有旧交,却不敢因私废公。若放贵军过境,便是与刘辩宣战,秦琼军团必然会出彭城攻掠沛县、兖州等地,深入我军腹地,得不偿失。在胡寇未灭的情况下。操绝不会冒险。

待我扫灭铁木真之后,便挥军向南向刘辩宣战,出兵攻打汝南、淮南,替我儿子桓讨回公道。若贵军不愿意走汉中正面决战关羽,可再休养生息一年,待我灭了铁木真之后,再联合用兵。”

“何时才能灭匈奴铁木真?只怕错失良机,等刘辩班师回朝,悔之晚矣!”董承仍然不死心。“承斗胆猜测,大王怕是三年两载灭不掉铁木真吧?”

曹操豪情万丈的夸下海口:“慢则一年,快则半载,在今冬到之前便能逐匈奴于漠北。灭鲜卑于草原,荡乌桓与塞外。彻底肃清北方后患!”

“这铁木真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就把匈奴各部整合,可不是于夫罗、呼厨泉之辈可比。更何况有鲜卑慕容氏辅佐,魏王这话说的未免太自满了吧?”董承微微摇头。对曹操的话提出质疑。

曹操抚须大笑:“纵然铁木真是冒顿在世,但今日之匈奴已非昨日之匈奴。兵力不足,甲胄落后,而我的虎豹骑已经建成,定然会重挫匈奴骑兵。我军准备明日攻打涿县,董国舅可随我到前线观战,看看我军的战力如何?”

在董承到之前,曹操已经调遣好了兵将,将二十万大军悉数出动,准备一举攻占范阳郡的治所涿县,把元军赶到上谷一带,彻底的驱逐到长城以北。

次日清晨,天色未亮,曹操便带着郭嘉、贾诩、范增等谋士,在许褚、牛金的护卫之下直奔涿县城下。而董承、董平父子也一道追随观战。

只见涿县城外漫山遍野的都是曹兵,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粗略估计将近十万,把涿县城池围得水泄不通。微风吹,旌旗招展,尘土蔽天,杀声动地。

曹操带着众谋士到一处高坡上竖起帅旗,挥手下令:“全军攻城,限三个时辰之内破城!”

“许褚愿与典韦一道率虎卫军作为先登攻城!”虎背熊腰的许褚拱手作揖,向曹操求战。

董平出生在世家大族,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大阵仗,此刻看到将近十万人马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人喊马嘶,杀声震天,心中热血澎湃,将手中双枪插在地上,拱手道:“小将愿随军攻城,请大王准许!”

有人替自己卖命,曹操自然不会拒绝,抚须笑道:“既然如此,那董平贤侄就拿出你的本事让孤瞧瞧!”

“请大王看好了!”董平答应一声,叱喝胯下坐骑,挥舞着双枪,跟随着许褚杀下山坡,冒着烽火狼烟,直扑涿县城下。

在城下督战的大将是曹文诏,随着曹操令旗一挥,山坡上鼓声震天。曹文诏挥刀回驰骋,督促千军万马冒着箭矢滚石朝涿县发起了潮水般的进攻。

负责镇守涿县的是铁木真麾下的大将达奚长儒,城内有正规元军两万,招募雇佣的伪元军一万三千人,在达奚长儒的率领下全部登上城头拼死防守。

一时间,城上城下箭矢纷飞,城上的守军把滚石擂木朝扛着梯冲锋的曹兵狠狠砸下,而曹军也不甘示弱,有擅射的弓弩手背着箭壶,在盾牌兵的掩护下努力的靠近城墙,向城头还射。随着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双方不断的有人中箭倒地。

“吱呀呀”的嘈杂声中,曹操军打造的五十台“霹雳车”被推到了城墙脚下,在工兵的操控下,将巨大的石头抛射向城墙之上。落地之时,石屑纷飞,躲避不及被砸成肉饼者不可胜数。

“投石车”这种攻城兵器也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自从四五年前被刘晔发明之后,这些年各路诸侯基本都已经掌握了制造原理,在神州各地的攻城战中,投石车已经成为了最常见的攻城兵器。

既然攻城车已经成为常规武器,那么防守的大将就会考虑好应对之策,想法设法抵御巨石对城头上守军的伤害,而牛皮就是最常见的一种。

看到城下霹雳车不停的抛射,巨大的石块朝城头上飞过,达奚长儒急忙高声下令:“支起马皮斗篷防御曹军的投石车!”

牛皮坚固有韧性,把它与麻绳、铁丝、渔网等物品使用特殊工艺混合之后,可以拼接出巨大的斗篷,悬挂在头顶之后,可以抵御巨石的冲击,对城头上的守军形成有效的保护,大幅降低霹雳车的杀伤力。

匈奴人缺牛,但却不缺马,虽然马匹的韧性不及牛皮,但拿代替牛皮却也凑合,因此开春之后,铁木真就在草原上杀了上万匹战马,把马肉充作军粮,把马匹制作城防御投石车的斗篷,派任押送到前线给达奚长儒,希望能够把涿县当做桥头堡,扛住曹军的猛攻。

“砰……砰……砰……”

随着元军在城墙上支起马匹斗篷,曹军霹雳车投掷出的巨石便发出一声声闷响,不再像一开始那般巨石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天。

在得到皮斗篷保护之后,城墙上的元军遭受到的威胁大幅降低,纷纷加强了对城下曹军的射击,一时间箭矢如雨,滚石如冰雹,铺天盖地的从城墙上倾洒下。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看到元军在城墙上支起斗篷,曹操在高坡上令旗一挥,传令道:“放火箭烧斗篷!”

不消片刻功夫,曹军的投石车停止了抛射,而弓兵在李通的带领下,纷纷弯弓搭箭,把箭头上带着火苗的箭矢仰射到城头之上。一阵暴雨般的怒射。有些斗篷在火苗的持续炙烤下慢慢燃烧起,并且引燃了连接的斗篷,皮革焚烧后烟雾弥漫,呛得城头上的元军睁不开眼睛。

“登城!”

趁着城头上元军混乱之际,曹文诏纵马驰骋,高声催促全军奋力攻打。而在高处督战的曹操也亲自擂响战鼓,为将近十万曹军助威。

“虎卫健儿,随我攻城,先登城墙者必是我虎卫军!”

典韦身着轻胄,手提一双镔铁大戟,把数丈高的梯扛在肩膀上,一步跨过护城河,率领着数千最为精锐的虎卫军向涿县城墙发起了最凶猛的攻击。

许褚也不甘示弱,头上骄阳当空,浑身汗流浃背,干脆脱掉了上衣,赤裸着膀子,提着大刀奋力冲锋,一鼓作气的冲到涿县城墙下,一边挥刀拨打雕翎,遮挡滚石,一边叱喝虎卫军给自己竖起梯。

曹操麾下的这支虎卫军人员构成与吴起组建的武卒大同小异,也是以江湖游侠、重囚犯、大户武师、绿林大盗等人组成。不同的是,吴起的武卒更注重彼此的配合,而曹操的虎卫军以典韦、许褚作为统率,更讲究个人单打独斗,以勇取胜。

随着曹操亲自擂响战鼓,典韦提着双戟抢先许褚一步登城,挥戟砍翻数名元兵,虎吼一声:“典韦在此!”

许褚比典韦晚了一步,却也不甘示弱,挥刀砍翻一名元兵偏将,亦是咆哮一声:“谯郡许仲康在此,胡寇还不束手就擒?”

(今天周一,双倍月票还在执行,兄弟们的推荐票和月票支持一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