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六十一 匹夫之勇

七百六十一 匹夫之勇


                七月流金,骄阳似火。

比起南方“秦”汉对峙的局面,北方的局势则波诡谲,风变幻。

半年的时间下,在曹操与元军、唐军之间,在汉军与元军、唐军之间,在唐军与元军、汉军之间爆发了数十次各种规模的战役,围绕着蓟县这方圆三四百里的土地,几乎日日狼烟,夜夜烽火。

在中原地区,杨坚、朱元璋两路出兵,一路攻打武关,一路攻打宛城。但面对着岳飞、薛仁贵的坚固防守,再加上谢安、长孙无忌的后勤调度,西汉军先后历经十余战,搭上了近两万士卒的性命,依旧寸土难得。

这让西汉上下忧心不已,刘协接受杨坚的建议,在洛阳召开最高级的军事会议,把刘彻、朱元璋、杨素、吕布等西汉重量级大员全部聚集到洛阳南宫共谋对策。作为刘彻的左膀右臂,苏秦也陪同着一道参加军议。

满朝文武商议了半天,最后重点商讨苏秦的建议:“武关乃天下雄关,薛礼又是当世猛将;宛城犹如堡垒,岳飞经营多年,坚似铁壁,实在难以逾越。依苏秦之见,当采取两条计策用兵,一定要抢在刘辩从交州班师回朝之前攻占伪汉领土,方能逆转当前的不利局势。”

“不知道苏卿说的两条计策是哪两条?”端坐在上面,年已十七岁的刘协开口问道。

苏秦侃侃而谈:“其一,派遣一支大军由扶风向南进入汉中,会合刘裕的防守部队。击溃关羽军,继而剑指襄阳。给岳飞个釜底抽薪。若出兵救援襄阳,则我另外一支人马出兵虎牢。直叩宛城,让其首尾不能相顾。”

刘协平日里对战报了解的并不多,但作为西汉名义上的皇帝,他还是要在朝堂上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肃声问道:“敢问苏卿,汉中方面战况如何?刘裕的守军与关羽的兵力对比,谁又能够稍占上风呢?”

“这个问题还是由朱大人回答吧,他负责总督雍州的军事,比微臣了解的更加全面。”苏秦深知韬光养晦的道理。并没有一个人把所有的风头全部抢光,而是推举朱元璋出讲几句。

听了苏秦的建议,朱元璋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怀抱笏板,高声道:“目前汉中的局势十分胶着,刘裕留下了四万兵马镇守上庸、汉中,在杜如晦、魏文通、韩遂以及朱升、张定边的死守之下,关羽率领的五万人马难以占到上风,半年下依旧未能拿下上庸。”

吕布嘲笑道:“看这关羽只有匹夫之勇。论用兵能力却是酒囊饭袋,到现在迟迟拿不下一个上庸。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若有一天遇上了吕布,早晚打的他跪地求饶。颜面尽失!”

杨坚抚须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攻城本就处在劣势,俗话说十倍围之。五倍攻之,而关羽只有五万兵马。面对着刘裕四万守军,自然不会轻松。再加上韩遂号称黄河九曲。那杜如晦又辅佐关羽多年,对关羽的排兵布阵,性格缺陷了如指掌,张定边号称孙坚麾下第一猛将,魏文通号称巴蜀第一猛将,有此二人辅佐,关羽占不到便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决不可因为关羽迟迟拿不下上庸而小觑他!”

当年杨玄感率兵攻打宛城,就是因为关羽的增援才功亏一篑,把关羽贬的一文不值,吕布与杨玄感也显得无能,吕布头脑简单,但杨素却不能不替去世的儿子洗地一番。

“吕布,你可别忘了当年宛城之败就是因为关羽的增援,这关羽岂是酒囊饭袋?况且你麾下的大将张文远心甘情愿的担任关羽的副将,更说明关羽有过人之处,绝不能轻敌,须当谨记骄兵必败的道理。”杨素直呼吕布姓名,态度尽显憎恶。

吕布冷哼一声,反唇相讥:“当年宛城之败是因为你儿子杨玄感无能,重用徐荣,被火烧粮草,才导致大败。与关羽何干?与我吕奉先何干?”

杨素激将道:“既然你说关羽是酒囊饭袋,便请温候出兵汉中,击溃关羽,直叩襄阳城下,若如此,杨素愿甘拜下风,任凭温候调遣!”

“出兵就出兵,朝议散去之后,某定当率本部兵马由扶风进入汉中,斩杀关羽,将头颅寄到你的帐前!”吕布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张辽这匹夫忘恩负义,某早晚也要砍下他的头颅!”

按照刘彻的意思,是想让吕布镇守长安,调朱元璋率部从汉中攻打关羽,直叩襄阳,没想到吕布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被杨素一个激将计就上蹿下跳。

从汉中出兵正面硬拼关羽,不得死人吗?光死人不说,那样长安的防守将会落在朱元璋的身上,到时候自己还得处处仰仗朱元璋,矮人一头。刘彻自然不希望出现这种局面,自己替朱元璋挡在前面,攻打汉中的任务就应该落在朱元璋的身上。

当下咳嗽一声:“温候莫急,再听苏先生说说第二条计策!”

苏秦会意,接过刘彻的话茬,高声道:“第二条计策就是借道曹操境内,由陈留、许昌出兵,直扑汝南,威胁淮南、庐江,如此岳飞同样首尾不能兼顾,其效果与攻打襄阳异曲同工。”

“曹操会同意么?难道不怕我们假途灭虢?”杨素抚须反问。

苏秦呵呵笑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曹操与刘辩之间有杀子之仇,而且早晚必有一战,只不过曹操现在忌惮铁木真,才暂时与刘辩化干戈为玉帛。那时候刘辩并没有远征交州,所以曹操才不敢过于强硬,现在刘辩远在数千里的南方,难保曹操就不会动了在刘辩背后捅刀子的心思!”

“若曹操言而无信,先放我军过境,然后断了粮草补给呢?”老成持重的杨坚反问了苏秦一句。

苏秦作揖笑道:“杨司马,曹操已经与刘辩结下深仇大恨,而且四面环敌,我猜曹操绝不敢再与我朝为敌,否则那是自掘坟墓。现如今我军遭到岳飞、薛礼的狙击,寸土难得,打不开局面,只能赌一次了!若能成功,便可以破冰打开局势。”

众人一番唇枪舌剑,讨论到最后,做出了如下决议。

在下半年内执行两个计划,先派遣使者赶往陈留征求曹仁的意见,借道陈留、许昌,偷袭东汉的汝南、庐江等地,若是曹仁做不了主,便赶往范阳求见曹操,全力说服曹操。

若曹操同意,便由杨素率领洛阳军团,外加徐达、吕布从虎牢关出兵,穿过陈留、许昌,偷袭汝南。粮草由皇甫嵩、朱儁负责供应。

若曹操、曹仁都不同意,那就执行第二计划,由朱元璋率领李广、杨大眼加上本部人马从汉中出兵,联合刘裕麾下的魏文通、韩遂等人击败关羽军,直逼襄阳。粮草由周亚夫、窦婴负责供应。

这两条计划无论哪个成功,都会让岳飞腹背受敌,全力迎战其中一个兵团的时候,另外一个兵团就从背后发起强攻,让岳飞首尾难顾。

计议制定,杨坚抚须道:“苏先生舌灿莲花,我看满朝文武也就只有你能说服曹操,还是由你担任使者吧!”

别人不知道曹丕是怎么死的,但苏秦却不敢再去冒险见曹操,急忙举荐董承:“在下拒绝了曹操的拉拢之后,已经被他深深厌恶,由我出使反而会适得其反。董国舅乃是当朝国舅,又与曹操有旧交,可让国舅走一趟河北,或许能够说服曹操。”

刘协颔首,吩咐董承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董卿走一趟!”

“臣遵旨!”董承怀抱笏板,躬身答应了下。

朝议散去,刘彻、朱元璋、吕布各自向长安返程,而董承则带着英俊不凡的儿子,擅使一对双枪的董平引领了数百随从,出了洛阳,一路快马加鞭赶往陈留拜见曹仁。

自从假冒司马孚之名的司马懿,以及司马错、史进前陈留辅佐之后,曹仁麾下的人手充裕了不少,听闻西汉军打算借道过境,偷袭汝南,曹仁心中就有些幸灾乐祸,恨不得一口答应下。

原因无他,去年冬天因为曹丕的死,曹仁与东汉军发生了几场小规模的战役,从谯郡到许昌,几乎被秦琼与赵吊打,这让曹仁咽不下这口气,此时西汉军愿意偷袭汝南,曹仁乐的作壁上观。

已经年近六十,胡须花白的程昱思忖一番,摇头道:“此事干系重大,若放西汉军过境,那就是向东汉宣战。势必会破坏大王先灭铁木真,再决战刘辩的计划,不可草率,可让董承去北方见大王,由大王决断。”

“仲德先生所言极是,孚也是此意!”司马懿对程昱的话表示附和,反正出了差错由程昱扛着,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韬光养晦,静待时机。

曹仁只能婉拒董承,发给他通关文牒,让他度过黄河,穿过冀州,前往幽州拜见曹操,和曹操交流一番,是否让西汉军借道攻打汝南,全凭曹操的一句话。

(历史争霸文需要综合全局,不可能只有南方打仗,其他诸侯睡觉,所以切换下镜头,过度一下。未的几章主要围绕着冉闵归汉,北方四强逐鹿描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