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五十五 生子当如孙仲谋!

七百五十五 生子当如孙仲谋!


                孙尚香轻车熟路,带着乔装打扮的展昭在又一个夜幕中出现在了孙权的营帐。

“孙将军,这是陛下的圣旨与交给你的东西!”没有过多的寒暄,展昭直接从怀里掏出圣旨与信封交给了孙权。

“兄长,这里有阿母的书信。”孙尚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与舅舅已经无法劝阻你了,你好好看看母亲的书信吧,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情,人贵自知之明!”

孙权接过孙尚香的书信直接放在烛火上引燃,一脸厌恶的道:“你们若真的想帮我,就在刘辩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好了!在你们眼中,我处处不如兄长,这一次,我孙仲谋一定要让你们刮目相看,只有我才能给孙家带无上的荣耀!”

“你……”

望着几乎走火入魔的二哥,孙尚香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潸然滑下。

展昭也不多说废话,向孙尚香点点头:“孙小姐,为了避免被周瑜察觉,走漏风声,你我不宜在此地久留!”

“二哥,我走了,望你好自为之!”

孙尚香哽咽着留下最后一句话,在朱然的带领下,与展昭一起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孙军大营,会合了随从朝苍梧返程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

展昭与孙尚香走后,孙权手持盖着煌煌圣印的诏书,发出了一串如痴如醉的笑声,这一刻脑海中浮现的是自己头戴王冠,接受臣子朝拜以及怀抱美艳的埃及艳后。醉生梦死,颠鸾倒凤的情景。这一刻自己终于变成了人生赢家。

“哈哈……想不到孙家成就王霸之业最终还是要靠我孙仲谋完成!我想父亲大人在九泉之下应该庆幸生了我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吧?”

孙权望着白纸黑字盖着红色大印的圣旨,内心充满了骄傲。“也许父亲在九泉之下应该会吟诵一句生子当如孙仲谋吧?只有我这样智勇双全,百折不挠的人才能功成名就,坐享美人!”

这一夜,孙权在床上翻覆去,彻夜难眠。

思前想后,孙权认为应该再给周瑜一个机会,如果能够说服周瑜率部跟随自己归降,那将会完整的保存孙家现有的实力,因此孙权决定再找个机会试探一下周瑜。

只是之后的几天。天空突然下起了连绵不绝的雨水,周瑜也被蒙恬调去执行秘密任务,需要七八天才能回,这让孙权感到出离的愤怒。

“周瑜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越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外出执行任务竟然瞒着我,到底谁是你的主公?”

孙权站在营帐之中,望着头顶厚重的乌,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水。恨得咬牙切齿,“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

阴雨连续下了七八天,汉军与联军陷入了对峙状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蒙恬方面,由于汉军的主力增援部队抵达,所以不敢贸然进攻。而刘辩一直在使用阴谋。寻找代价最小的取胜之道,更不会正面与贵霜军决战。

刘辩的敌人太多。除了贵霜军之外还有西汉、还有李唐、还有织田信长、还有铁木真,甚至将与曹操之间也有不可避免的一战。所以刘辩知道自己应该尽量减少士兵的伤亡,以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无论阴谋阳谋,只要能取胜就是王道!

蒙恬看到汉军按兵不动,看过地图之后便邀约擅长水战的周瑜跟着自己去一趟合浦,看看能否由海路穿过儋州海峡(琼州海峡),奇袭交州东部地区,由番禹(广州)登陆,对刘辩军实行南北夹击。

正因为蒙恬的计划事关重大,只有寥寥几个重要将领知道,周瑜对蒙恬的器重感激不已,这才没有对孙权解释自己的行踪,却惹得孙权更加不忿。

又过了五六天,周瑜才和蒙恬从海边返回,孙权急忙吩咐厨子置办酒菜,准备给周瑜“接风洗尘”,然后亲自去周瑜的营帐邀请他赴宴。

“公瑾啊,这些日子你跟随蒙恬去哪里了?让我及诸位将士好生挂念!”孙权一副牵挂不已的表情。

周瑜愧疚的一笑:“呵呵……得罪仲谋了,并非瑜不愿意向你透露行踪,只是此事干系重大,蒙恬将军已经修书交给李斯大人,让他秘密修造船只,并且再三叮嘱在军中不得走漏风声。至于蒙恬将军的计划,过不了太久,你就会知道的!”

既然周瑜不愿意透露,孙权也就不再追问,虽然心中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我觉得贵霜这些人不太靠谱,一个个名字取得如此怪异,又是嬴政,又是蒙恬,又是李斯,又是王贲,简直群体发狂,和这种势力合作,我军有取胜的希望么?”

“他们是嬴政的后裔,为了表示复国的决心,才全部改成了先人的名字,以表其志!”周瑜耐心的给孙权解释。

“如果当初我们没有依附贵霜,而是选择投降刘辩的话,会是什么结果?”孙权做出最后的试探。

周瑜微微沉吟,随即斩钉截铁的道:“为了伯符,我们一定要奋战到底,我周公瑾誓死要让孙氏成就五霸之业!这次知道了蒙恬将军的计划之后,我对击败刘辩更加充满信心……”

周瑜越说越激动,情绪有些亢奋:“只要蒙恬将军的计划成功,汉军必然全线溃败,到时候我们便可以乘胜追击,直捣荆南,收复故土。继而联合西汉,南北呼应,让刘辩首尾难顾!”

“公瑾为我们孙家如此操劳,请受权一拜!”孙权向着周瑜长揖到地,深深的一拜。

周瑜急忙去搀扶孙权:“使不得使不得,虽然瑜一直拿着仲谋当兄弟,可你毕竟是我的主公,万万使不得!”

孙权站直了身躯之后,便道明意:“公瑾一路风尘,我已经命厨子置办了酒筵,为你接风洗尘,请随我去帐中赴宴。”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叨扰仲谋了!”周瑜对孙权的恭敬很是欣慰,欣然答应了下。

当下孙权在前,周瑜在后,一起到了孙权的帅帐。

把周瑜邀约到营帐之中后,孙权又派亲兵去邀周侗、周德威、伍召等武将,以及剩下的唯一文臣张昭前赴宴,大伙儿一块给周瑜接风洗尘,把酒共论破敌之策。

(早早的送上第一更,决战15年最后一天,兄弟们的月票请多多支持,绝不能拼了一年输在最后一刻,你们的支持就是剑客爆发的动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