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五十四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七百五十四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吴景回的时候给刘辩带回一封孙权的秘密书信,刘辩看完之后被彻底的震惊了。

“知道孙权腹黑,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腹黑到这种地步,朕真是自叹弗如啊!”看完孙权的书信后,刘辩不得不甘拜下风,在心里惊叹一声。

在刘辩穿越之前,研究厚黑学的人言必提刘备脸厚曹操心黑,但看完孙权的书信之后,刘辩才知道孙权又厚又黑。还没成为帝王,就已经拥有了帝王的无情与残酷,这样的手段即便是自己也干不出!

“二哥书信写的什么?”

孙尚香挨了孙权一巴掌,一路上又委屈又恼怒,恨恨的发誓就此撒手不管任孙权自生自灭,但终究是自己的亲生兄长,最终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孙权在信中写的什么,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做死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吧?

刘辩急忙把书信遮掩起,避免被孙尚香看到:“没什么,就是要求朕给他写一封圣旨当做凭据,生怕朕会出尔反尔!”

吴景一脸担忧的道:“仲谋说要送周瑜他们上西天,他会不会做出冲动的事情?若仲谋实在无法控制周瑜的话,就让他与朱治父子带着愿yi 归顺的人悄悄离开贵霜大营吧?”

刘辩轻抚胡须:“孙权在书信中说的非常坚决,誓要率部倒戈贵霜,以此换取王爵。富gui 险中求,朕也只好成全他,既然他说有办法除掉周瑜一党,朕相信他已经深思熟虑过。是成是败,一切天天由命好了!”

吴景与孙尚香对望一眼。也只能叹息一声:“仲谋还说周瑜疯了,我看他也疯了。被王霸之业迷了心窍,谁说也听不进qu !”

刘辩面色如霜,沉声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就像孙伯符为名求死一样,孙仲谋不愿yi 平平庸庸的活着,为了荣华富gui 决心放手一搏,朕只能成全他!”

“陛下真的要答应封仲谋为王?甚至把柯丽奥公主赏赐给他,或者把吴启将军免职?”这一刻,吴景的声音有些颤抖。

“君无戏言。朕会给孙仲谋写一道白纸黑字的圣旨!”刘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因为刘辩知道孙权有命提条件,无命消受。

“好了,你们下去休息吧!吴将军奔波多次,明日就不用你去了,让尚香带着展护卫去一次联军大营,把朕的诏书送给他!”刘辩挥挥手,吩咐吴景与孙尚香退下。

吴景舅甥二人下去之后,刘辩再次缓缓展开了孙权的书信。为孙权的心黑惊叹不已。

“求无色无味毒药一副,若不能劝服周瑜归降,我便将周氏一党悉数赐死。夺取兵权,就地放火烧毁贵霜大营。请天子传令汉军见贵霜军大营火起之后,乘势掩杀,必然大获全胜。

权冒此风险。为大汉立下大功,只求陛下以圣旨为证。封我为楚王,统辖荆南。世代承袭。另将孔雀公主赏赐于我,以慰相思之苦。至于是否罢免吴起,权可以退让一步,将此要求撤销!”

孙权讨要别的东西不好说,但索要毒药,刘辩还真不缺。麾下有孙思邈、李时珍、张仲景这些神医,想要什么样的毒药都可以配出,而且刘辩随身就带着。

这也是刘辩不让吴景再次出使的原因,免得被吴景搅乱了计划。既然孙权自己求死,而且还能把周瑜的党羽一网打尽,自己何乐而不为?

就连孙权一介乳臭未干的少年都能够如此心狠手辣,自己有什么理由婆婆妈妈?送孙权一副剧毒,让他送周瑜等人下地狱好了。孙权若是毒不死周瑜等人,下场必死无yi ;就算毒死了周瑜及党羽,也有可能被蒙恬杀掉。

当然,刘辩希望最好的结果就像孙权说的那样,先把周瑜及其党羽全部毒死,再放火烧掉蒙恬二十万联军的大营,吴起、诸葛亮趁机掩杀,定然是一场大胜。

若孙权真能立下此等大功,而且还能够侥幸不死,那说明他真有做王的运气,刘辩不介yi 封他一个楚王。若孙权不识时务还想讨要埃及艳后,刘辩觉得自己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孙权给周瑜陪葬,对于如此一个腹黑的人,自己有必要和他讲信用么?

刘辩提笔研墨在烛光下写了一封圣旨,答应事成之后册封孙权为楚王,并把孔雀公主赐给她。刘辩知道,这封圣旨就是孙权的催命符!

当然,刘辩这么写也给自己留了余地,如果抠字眼的话,自己只是承诺把孔雀公主赐给她,也没说就是埃及艳后,让凯撒随便认一个妹子送给腹黑权就是了。

待圣旨晾干之后,刘辩又从自己的随身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锦盒,里面就是由东汉的神医们炼制的毒药,入水即融,无色无味,甚至连名zi 都没有,什么断肠散、鹤顶红统统与它无关。

但刘辩却知道,只需小剂量入腹之后,按照穿越前的时间,最多三分钟,就可以让服下这剧毒的人七窍流血,肝肠寸断,停止心跳。

刘辩小心翼翼的把毒药用锡纸包裹了,然hou 手写了一张使用说明,一块装进了信封之中。准备明天一块交给展昭,让他跟着孙尚香一块去一趟孙军大营。

也许几天之后,这个世界上便再也没有叫做周瑜的人,虽然这样很可能破坏刘辩使用小乔引诱周瑜的计划,但现在孙权要送人头,就只好笑纳。

水无常势,兵无常形,随机应变,见机行事,才是聪明之举!

次日天色刚亮,孙尚香就到刘辩下榻的府邸,把刘辩从大乔的被窝里喊了出:“不知陛下打算派何人随我去联军大营,我想再试试能否说服兄长?”

刘辩笑笑:“我想不必试了,因为你无法说服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就如同你当初无法说服孙伯符一样!”

刘辩立即招展昭,把装着剧毒的信封与圣旨交给他,附在耳边叮嘱道:“一定要把信封亲手交给孙权,任何人不得触碰!”

展昭拱手领命:“微臣明白!”

(第三更送上,15年最后的一天了,必须求月票,不然就会死的很惨!领先了一个月最后被反超,估计会像周瑜一样吐血吧?必须咬牙坚持下去,直到终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