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五十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七百五十 不看僧面看佛面


                摇曳的烛光之下,百无聊赖的孙权正在挥毫泼墨。

这个天生异相,碧眼紫髯的少年虽然看起很努力,奈何丹青功夫有限,笔下的人物只能说是马马虎虎,似是而非。

隐隐约约之间,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金发碧眼,异国风情的妖艳女子,不管别人看着像不像,只要孙权知道自己画的是埃及艳后就行。

虽然埃及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悠久的历史足以比肩华夏文明,但在这个年代却还没有“埃及”这个称谓,即便是同一时代的罗马帝国,在汉人眼中也是称之为“大秦帝国”。

所以对于孙权说,埃及这个词语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把它和料理、灌篮、硬盘这些词语放在一起,在孙权眼中大致也没有什么区别,根本不知道是吃的还是喝的或者是用的。

但不管这个女人叫什么名zi ,却在血气方刚,少年气盛的孙权心中种下了难以磨灭的蛊毒。那魔鬼的身材,那妖艳的容貌,那风情万种的举止,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都让孙权为之神魂颠倒,在每个夜晚魂牵梦萦。

“唉……可惜啊,可惜!”

画完最后一笔,孙权把笔墨投掷于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幽幽长叹,“本近在咫尺,奈何却失之交臂,这女人如此,我却未能染指,实在可恨可恨啊!”

此刻的孙权仿佛一个人生充满了失败的少年,职场失败,情场失意。只能借酒浇愁,最后换的结果却是愁更愁。

但孙权又有什么办法?军事全部由周瑜一手掌控。孙权即便想有所作为也插不上手。每次军议的时候不去参加还好,每次去蒙恬的大营参加军议。还要委曲求全的坐在周瑜的下面,这更让孙权倍感屈辱。

“这是什么烂酒?又骚又酸,简直比马尿还要难喝!”

自从喝过一次金陵酿酒厂出的蒸馏白酒之后,孙权便终身难忘,之后再喝普通的浊酒,如食鸡肋,弃之可惜饮之无味,此刻心情糟糕,便把怒火发泄在酒杯上。站起身摔得粉碎。

“上天待我不公啊,为何刘辩就能三宫六院,嫔妃成群,而我却只能在黑夜里一个人对影独饮?而且喝的是这又酸又骚的浊酒?”孙权一拳锤在桌案上,红着双眼在心底怒吼。

“仲谋这是怎么了,为何发如此大的火?”帐篷的门帘一挑,穿着士兵甲胄的吴景大步走进了孙权的帐篷。

孙权凝眸注视了下吴景,露出惊yà 的表情:“舅舅?你还活在世上?”

朱治守在营帐门口道:“为了提防隔墙有耳,末将亲自在帐外守候。吴兄长话短说,免得被周瑜得到了消息,横生枝节!”

“多谢君理兄弟!”吴景向朱治躬身施了一礼,“现如今整个孙氏残部。仲谋能指望上的人也只有你们父子了。”

“吴兄言重了,为报老主公之恩,我父子誓死辅佐仲谋!”朱治点点头。退出了营帐。

好歹是亲娘舅,孙权搬了张圆凳示意吴景看座。面色凝重的道:“听闻江陵城破之后,舅舅与兄长孙贲被汉军捕获。我还以为舅舅惨遭杀害,为何今夜突然出现在此处?”

吴景也不拐弯抹角,沉声道:“特地劝你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哦……这么说,舅舅已经投降东汉了?”孙权露出厌恶的表情,“你对得起父亲的在天之灵么?”

“我倒是想问你,你与周瑜依附异族,引番兵入寇,能对的住你父亲与兄长么?”吴景寸土不让,反唇相讥,“虽然你父亲与兄长战败了,但大丈夫提三尺剑建不世功,马革裹尸死得其所,也能留下英雄之名,你倒好……”

孙权不甘示弱:“我也是逼不得已,伯父之仇,父亲之仇,兄长之仇,我不能不报!正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联合贵霜是公瑾出的主意!”

“哼哼……”吴景冷笑一声,“那么仲谋你现在看,借贵霜的兵力复仇,乃至东山再起,成就五霸之业的希望还有么?”

孙权有些泄气:“也许有也许没有,几率五五开吧!蒙恬加上我麾下的人马还有十五万,王贲的援军十五万已经抵达了临浦,距离怀安不过一百五十里地。裴元庆、韦昌辉率领的联军还有十万左右,我方总兵力依旧超过四十万,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呵呵……”吴景再次发出一声冷笑,“即便是贵霜赢了,你觉得还能让孙家东山再起么?程普、黄盖、韩当这些老兄弟死后,谁还能忠心耿耿的辅佐你?”

听了吴景的话,孙权面红耳赤,恨恨的道:“我早晚杀了周瑜这厮,拿回属于我们孙家的兵权,这支队伍的主公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孙权!”

“拿什么杀?你能杀的了周德威还是伍召,抑或是周侗?”吴景继续对孙权施展攻心之计,“即便你能杀了周瑜,又能保证自己活下去么?”

“我……”孙权顿时泄气,“我不信他们敢杀我!舅舅,你说他们真的敢杀我么?”

吴景颔首道:“你若是杀了周瑜,他们就敢杀你!孙家沦落到现在的地步,这些骁将没有弃你而去,并非为了你父亲,也不是为了伯符,更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周瑜,他们对周瑜的感情,就像程普、黄盖等人对你父亲的感情,只要你敢伤害周瑜,他们必然对你毫不留情!”

听了吴景的分析,孙权泪如雨下:“舅舅,难道我真的无路可走了么?这一生只能被周瑜压制,做个名存实亡的君主么?”

吴景轻轻拍了拍外甥的肩膀:“仲谋啊,听舅舅一句劝,大汉天子有容人之量。他已经为你父亲与兄长平反,分别追授乌程侯与吴候,还加封了将衔。而且我与吕范,还有桓阶归降之后都受到了重用,你的族叔孙吴更是颇受天子器重。陛下说只要你肯悬崖勒马,临阵反戈,就会既往不咎。”

“刘辩不是故意骗我的吧?”孙权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吴景宽慰道:“仲谋你放心,天子一言九鼎,料他不会言而无信。而且从金陵一路走,我看到尚香与天子相处的颇为融洽,舅舅正琢磨着托媒把尚香送入宫中,那样你们孙家照样是江东大族。”

孙权叹息一声:“当初我还恼怒这丫头与刘辩暗通款曲,现在看,尚香比我聪明啊!”

“而且你姨娘也嫁给了吴启为妻,日后大家也算是一家人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这么多人的面子上,只要仲谋你肯悬崖勒马,我相信陛下一定会宽恕你的过错,重新给你建功立业的机hui 。”吴景轻轻抚摸着外甥的肩膀,柔声规劝。

吴景不提吴起还好,孙权听到“吴启”的名zi 后就勃然大怒,拍案道:“吴启匹夫,我早晚剁了这厮!士可杀不可辱,竟然要做我的后爹,怎能让我咽下这口恶气!”

吴景苦笑着规劝道:“仲谋啊,你姨母也是为了保全你们孙家而忍辱负重,你就不要凭义气用事了。再说了,你姨母还年轻,总不能让她守寡一辈子吧?”

孙权恨恨的道:“让我投降刘辩也行,我有三个条件,若是刘辩全部依我,我便率部归降,向蒙恬倒戈一击。若不答应,我决不投降,不成功则成仁,大不了掉脑袋罢了!”

“仲谋你有什么条件,说听听?”吴景耐着性子问道。

(第四更送上,稍微休息一会,再去努力赶出第五更了,最后求月票奖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