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九 深入虎穴

七百四十九 深入虎穴


                十五万联军的营盘就在怀安城南方十里左右扎下,从西到东逶迤排列,由牯牛岭一直延伸到青石坡,长达十四五里,远远看去,雄伟壮观。

就像周瑜打的算盘一样,蒙恬也自有他的算盘。只要是人,就会有自私的心理,即便圣人也不例外,只是表现的更含蓄一点罢了。

蒙恬命周瑜、孙权的三万人马驻扎在最东北方向,这里是前沿阵地,如果汉军发起偷袭,孙军就会首当其冲遭到汉军的进攻,将会第一时间投入战斗。

蒙恬这么做除了让孙军做炮灰,替贵霜军挡枪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用意,那就是孙军的战斗力比太平军、林邑军这些乌合之众强的多,不仅能够替贵霜军挡刀,而且还能够挡住。

若是换了太平军、林邑军这些乌合之众扛在前面,极有可能会被汉军一击即溃,非但无法挡刀,弄不好还会冲乱后面贵霜军的阵脚,扰乱军心,影响士气。因此吴起命四万太平军,两万林邑国旧部驻扎在营盘的西方,而蒙恬率领的六万主力贵霜军则镇大营中央。

不过,谁都不能料事如神,蒙恬做梦也想不到他这样的安排固然会让贵霜军更安全一些,但却让吴景轻松的接近了孙军的寨栅。

吴景清晨离开了苍梧,带领了三名随从乔装成商人,一路快马加鞭,在傍晚时分抵达了联军大营。

吴景唯恐被贵霜军撞见,导致节外生枝,因此不敢贸然现身。便躲在隐蔽之处观察了许久,看清了孙军旗帜在联军营盘的东北方向飘荡。知道这里是孙军扎营之处。便耐着性子等到天黑之后,才悄悄向孙权寨栅摸去。

夜色如墨。蛙鸣虫啁。

吴景带着几个心腹从树林里钻了出,悄悄靠近孙军寨栅,走了一里多路便被哨探的孙军团团围住。

“站住,把手举过头顶,双手抱头!”百十名孙兵晃动着手里的刀枪,齐声呵斥。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将军提着明晃晃的佩剑,上下打量着被俘虏的奸细,连声冷哼:“好大的胆子,竟然摸到我们寨栅门口了。到底是你们多长了几颗脑袋,还是当我军都是瞎子?”

“这不是朱然贤侄么?”吴景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少年将军是朱治的长子朱然,便摘下商贾帽子,喊了一声。

“你是何人?”朱然从一名士兵手里夺过火把,在吴景的面前晃了晃,“哎呀,原是吴叔叔啊?”

今年四十多岁的朱治祖籍江东丹阳,是最早跟随孙坚的一批武将,论资历仅次于程普、黄盖、韩当等人。与吴景共事多年,因此以兄弟相称。朱然对于孙坚的这位大舅兄向lái 尊重,此刻久别重逢,倒是颇感亲切。

“侄儿拜见吴叔叔!”朱然收剑归鞘。翻身拜倒在地,“听说江陵城破之后,吴叔叔被汉军俘获。不知吴叔叔何故出现在此处?”

“唉……一言难尽,带我去见仲谋与公瑾!”唯恐被贵霜军发现。吴景顾不得寒暄,直接吩咐朱然把自己带进寨栅。

朱然立刻带着吴景直奔孙军大营而去。刚刚进入北门恰好与巡夜的朱治迎面相遇。

比起年轻的朱然,老成稳重的朱治则考lu 的更加全面,警惕的与吴景寒暄了几句,然hou 便拉着吴景直奔自己的营帐,并吩咐朱然道:“叮嘱你的手下,切不可走漏兄长访的消息,即便是周都督及他手下的部将也不可泄露。”

朱然旋即领悟,拱手道:“孩儿明白!”

朱治带着吴景进了帐篷之后,吩咐左右严加把守,没有自己的应允任何人不得擅自闯进。

“吴兄,你在江陵被俘,如今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已经归顺朝廷了?”朱治给吴景倒了一碗凉开水,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提出心头的疑问。

吴景接过朱治递的陶碗,仰头喝了个精光,然hou 擦拭了下唇角的水渍,面有恼怒之色的道:“你以为呢?不归顺朝廷难不成像你们一样归顺蛮夷,做个卖国贼吗?你们这样怂恿仲谋,以为文台与伯符在九泉之下会瞑目么?”

听了吴景的训斥,朱治面有惭愧之色:“唉……有什么办法,我朱治在军中人微言轻,只能被dong 的随波逐流!公瑾拿定了借贵霜之力东山再起的策略,仲谋表示赞成,我一个人也是无力回天。”

“不瞒君理兄弟说,我与吕范已经归顺了朝廷,此次冒险前特地为了劝你们悬崖勒马,临阵倒戈,归顺朝廷,将功赎罪。”吴景与朱治对坐了,压低声音,直接道明意。

朱治略一思忖:“文台将军对我有知遇之恩,黄公覆、韩义公将军以死相报,我朱治也不能怂了。只要仲谋决定归顺,我绝无二话,如果仲谋想要继续奋战,我定然也会誓死追随!”

吴景起身道:“仲谋与公瑾的营帐在哪里,我去见他们,今日我这亲娘舅就算跪倒在外甥的面前,我也要劝他悬崖勒马,免得给祖上蒙羞!”

“吴兄且慢!”朱治一把拉住吴景,“你且坐下听我给你分析下形势。”

见朱治面色严峻,吴景便重新坐下听朱治诉说,不知道他所谓的形势是什么?

朱治在吴景对面坐了:“压低声音道,随着程德谋、黄公覆、韩义公等几位老兄弟的战死,现在军中的将领几乎全都是周瑜的嫡系了。而且周瑜为了获得蒙恬的信任,最近表现的很强势,已经与仲谋出现了冲突,我在暗中观察,包括周德威、伍召等人已经对仲谋有些怠慢,乃至轻视……”

“嘶……公瑾这是要辜负伯符的器重么?”吴景倒吸一口冷气,“听君理兄弟话语的意思,即便仲谋有心归顺,也不见得周瑜会听从?”

朱治微微颔首:“正是,公瑾固执的有些不可理喻,口口声声说是要辅佐孙家成就五霸之业,报答伯符的器重之恩。可是却越越独断转行,越越俎代庖!”

吴景面色更加惊yà :“既然如此,那更得劝仲谋投降,只要仲谋早日归顺,无论周瑜做什么,都可以把罪责推到他的身上,与孙家再无瓜葛,让孙氏一族免受牵连。”

朱治拿出一身士兵的甲胄交给吴景:“吴兄把他穿戴上,我带着你悄悄去见仲谋,且听听他如何打算?”

(第三更送上,虽然字数少了一些,但作为一个0存稿的人,剑客要想实现五更基本也就只能这样了。历史类的书要想做到单日五更甚至六更,还得保持大篇幅的章节,除了有存稿之外,基本不可能做到。

要么就是严重透支大脑精力,第二天精神不振,今天五更六更,明天断更。所以剑客退而求其次,折衷一下。兄弟们的月票继续投起,你们的支持就是剑客最dà 的动力,看着月票涨起,码字才有精神,不争馒头争口气,领先了一个月,怎么能被翻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