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五 木牛破象

七百四十五 木牛破象


                “仲谋没事就好,这样公覆将军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也算死得其所了!”

赵率汉军退去之后,周瑜、张昭等人翻身下马围拢上前,把失魂落魄,饱受打击的孙权从地上搀扶了起。

孙权贪功冒进,孤军深入,导致一万三千人马全军覆没,葬送了黄盖、韩当两员大将的性命,若是换了其他将领,少不得军法处置。但孙权毕竟是主公,别说是处置,就算是当面训斥也是以下犯上,于礼法不符,所以大伙儿也就不开口,用沉默表示对孙权的不满。

但众人的态度却让孙权感到愤怒,难道你们这些废物不该向我请罪么?若你们有点本事,也不至于让自己的主公亲临前线,结果被人生擒活捉,以至于造成今日的奇耻大辱!

“你们都不说话,到底几个意思?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么?”

孙权在心底愤怒的咆哮,但扫了一眼跟在周瑜后面的周侗、周德威,以及不知道何故没有出现在此地的伍召,几乎清一色都是周瑜的嫡系,这让孙权敢怒不敢言。心中泛起一阵悲凉,孙氏残部的真正领袖已经变成了周瑜,自己这个主公早已名存实亡。

扭头望见黄盖的尸体,孙权忽然悲从中,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公覆将军啊,你死的好冤!韩义公死后,权还以为有你辅佐我东山再起,想不到此刻就连你也弃我而去!父亲大人的旧将已经全部魂归九泉,从此之后再也没人像你等这般忠心耿耿的辅佐我孙家了……呜呜哀哉……公覆将军,魂去兮!”

虽然孙权哭的悲凉。但他这番话让人怎么听怎么别扭,周德威是个直爽的汉子。听了孙权这指桑骂槐的哭腔,瞪眼道:“主公这话说的真是让人心寒。韩义公、黄公覆两位将军还不是被你轻敌冒进害死的?我等一直对孙家忠心耿耿,何无人辅佐之说?”

“德威,休要鲁莽!”周侗以长辈的身份训斥了一句,“仲谋为黄公覆、韩义公两位将军的身死而难过,就算有失言之处,也不必斤斤计较!”

听了周侗的话,孙权心中越发愤怒。

一直以,周瑜经常直接称呼自己的表字,而现在就连周侗也直接称呼自己的表字。看周家的人是越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但孙权却不能理解,周瑜其实一直把他当做兄弟,因为周瑜一直把自己和孙策当成情同手足的兄弟,所以孙权就是自己的兄弟,作为兄长称呼弟弟的表字当然是天经地义。

而周侗一直没有把自己当成孙家的部将,只是为了给两个侄子周瑜和周德威助阵,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周侗基本上不出席孙家的军议,既不接受擢封也不索要赏赐。自然更不会称呼孙权主公了。

孙权虽然怒火中烧,但看到周德威适才对自己怒目而视,知道自己的威望已经降到了冰点,也只能忍辱负重。赔罪道:“周先生所言极是,权因为悲伤过度一时失言,诸位莫怪!”

周瑜心中乱糟糟一团。说不出的郁闷,冷着面孔翻身上马:“仲谋安然无恙的回就好。把公覆将军的尸体收殓了,速速回营。趁着孔明大军在旷野上驻扎之时。连夜驱赶象兵猛攻,踏他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以血今夜之耻!”

孙军火速收殓了黄盖的尸体,快马加鞭,不消一个时辰就返回了驻扎在怀安城下的联军大营。

进了大营之后,周瑜劝谏孙权:“前方战事瞬息万变,为了避免再出意外,仲谋你还是去后方的临浦县城休养一段时日吧?”

但在孙权看,周瑜这么做分明就是想把自己彻底赶出军营,当即黑着脸摇头拒绝:“我并无大碍,为了替公覆、义公两位将军报仇,绝不能离开大营。公瑾撵我去后方,莫非醉翁之意不在酒?”

听了孙权的话,周瑜为之语塞,一阵胸闷,只感到五脏翻滚,气血逆流,又差点口吐鲜血。

良久才平复了胸中怒火,发出一声悲怆的长笑:“哈哈……刘辩的诗写的好啊,‘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我周瑜为了孙氏呕心沥血,问心无愧,仲谋何出此言?待击破刘辩援军之后,周瑜便只身归隐,把这军权彻彻底底的交给仲谋!”

周瑜压制着心中翻滚的怒火,连夜召集裴行俨、越吉、戈烧乌大王等人到自己的帅帐共商军事:“诸位,我方斥候刚刚刺探到诸葛亮的大营就驻扎在距离怀安一百五十里的雁荡乡,当火速出动象兵星夜急袭,踏平汉军大营!”

裴行俨与周德威、索狄拉等人拱手领命:“请周都督下令,末将愿凭差遣!”

越吉虽然对周瑜不太服气,但蒙恬是三军主将,自己的上司王贲是副将,蒙恬已经传下檄文,命周瑜总督前方兵马,违令者斩,越吉不敢抗命,只能拱手允诺:“愿听周都督调遣!”

周瑜当即传令下去,由戈烧乌大王率领三百象兵在前,越吉率领八千骑兵在后,周瑜自己与周德威率领一万五千步卒紧随其后,星夜急袭诸葛亮大营。留下裴行俨、索狄拉、周侗、朱治等人坐镇大营,继续围困怀安。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戈烧乌大王率领三百象兵率先向北奔驰而去,三百头大象同时奔驰,地动山摇,山河变色。越吉率领八千骑兵紧随其后,周瑜、周德威率领一万五千步兵依次进军,目标直指一百五十里之外的诸葛亮大营。

巨象的奔腾嚎叫自然瞒不过怀安城里吴起的耳朵,率部将登上城头观看。

虽然周瑜出动了一部分兵马,但蒙恬的主力大军已经过了平山,驻扎在吴起之前屯兵的青石坡,距离怀安县城只有十五里左右的路程。倘若吴起出兵夜袭贵霜军,蒙恬定然会火速增援,因此吴起也不敢轻易出城,只能继续作壁上观,希望诸葛亮早有准备,不至于被贵霜的象兵冲乱阵脚,造成巨大伤亡。

大象看似笨拙,奔跑起速度却不逊于战马,一个时辰下就能够狂奔出七八十里地,但因为身躯庞大,耐力却是不及马匹,跑不到一个时辰就需要停下休息。三百头象兵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用了两个半时辰方才逼近了汉军大营。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远远眺望,只见汉军大营矗立在一块空旷的原野上,旌旗招展,没有丝毫动jing ,寂静的有些诡异。

戈烧乌大王自野蛮之地,根本不懂的兵法两个字怎么写,向lái 都是自恃其勇,凭借着能够驯服大象的异能在暹罗国欺凌弱小,称王称霸。此刻见到汉军大营静悄悄一片,也不多想,挥兵向前冲锋。

“汉军一定是被吓破了胆,闻风而逃,小的们给我向前冲锋,用我们的巨象把汉军大营踏成平地!”戈烧乌大王挥舞着钢叉,驱赶着胯下的巨象,当先冲锋。

三百头巨象同时嘶着冲锋,嚎叫声响彻霄,脚步声震彻大地,地动山摇,山河变色。

眼见得距离汉军大营只剩下五百丈左右,忽然汉军寨门大开,号角呜咽,数千只牛角号同时吹响,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犹如鬼哭神嚎,硬生生的把三百头大象的嚎叫压制了下去。

只见大约五六十只看起像是猛虎的动物,从汉军大营里列阵走了出,迎着象兵一往无前。

“这是什么野兽?”

戈烧乌大王吓了一跳,定睛细看,只见迎面而的动物体型与一头牛差不多,毛匹像是虎皮,但看起有些别扭,并不像天生的猛虎那样威风凛凛,怎么看都像包裹上去的。更加令人生疑的是这些看起不伦不类的猛虎并没有大吼大叫,只是按照十个一排整齐划一的迎面而,对于势汹汹的象群毫无惧意。

戈烧乌大王眉毛一挑,怒吼一声:“不管真假,全部给我踏成肉饼!”

随着戈烧乌大王一声令下 ,三百名象兵驱赶着座下体积庞大的巨象奋勇向前,呐喊着要把迎面而的野兽踏成齑粉。

但这三百头大象却从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动物,在汉军数千支牛角号鬼哭狼嚎的扰乱下,前进的脚步放缓了许多,看得出它们对迎面横冲直撞过的怪兽有些忌惮。尽管大象的体积庞大,但胆子似乎不成正比。

“怕什么?这么小的动物,一脚便能踩得粉碎!”戈烧乌大王怒斥胯下的巨象,催兵奋勇向前。

眼见得两军越越近,相距不过数十丈,汉军寨栅中突然一声鼓响,养由基率领了一千弓弩手冲出寨门,列开阵势,朝前面迎着大象而去的虎皮怪兽射出一波火箭。

“蓬……”

“哧啦……”

只听得各种燃烧的声音一下子爆zhà 开,五十多只披着人造虎皮的木牛流马,在内部藏了许多火硝、硫磺、松脂等易燃易爆物,在被数千只火箭射中之后,顿时慢慢燃烧了起。带着满身火焰,散发出特制的青烟,一往无前的冲进了象兵群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