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三 隔墙有耳

七百四十三 隔墙有耳


                果然不出诸葛亮所料,就在孙权被擒的第三天晌午,已经四十五岁的张昭就作为使者到汉军大营商讨赎回孙权的事宜。¤

到帅帐施礼完毕,张昭便开门见山的道明意:“昭此非为别意,想必孔明将军也是心知肚明。愿用延嗣将军换回我主仲谋,以及黄公覆将军!”

诸葛亮手摇羽扇,谈笑自若的道:“呵呵……张子布莫非在开玩笑?杨延嗣只是一杂号将军,用他交换黄盖还差不多,想要换回孙权,几无可能!”

张昭脸色涨红,据理力争:“孔明将军休要得寸进尺,若是惹恼了公瑾都督以及孙家众将,便不再顾及仲谋的生死,另立叔弼将军为主,到那时仲谋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反正都是文台将军的嫡子。”

张昭这边和诸葛亮讨价还价,却没料到帅帐后面有隐蔽的隔层,诸葛亮早就派程咬金把孙权带了过,让他在隔层后面听自己和使者的对话,故意设圈套引诱张昭向坑里跳。

孙权被带了枷锁,在程咬金的押解下藏在隔层后面听诸葛亮与张昭的对话,此刻听了张昭的话,不由得碧眼圆睁,紫髯倒竖,就要开口大骂张昭和周瑜不忠不义,自己还没死他们就想着另立老三为主公,真是最冷不过人心!

“嘘……”

程咬金一把捂住孙权的嘴巴,压低声音警告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只要看清自己在周瑜等人心中的地位就行。你若是现在吵闹,万一周瑜、张昭撒手不管了。你可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孙权无可奈何,只能闭上眼睛叹息一声。咬牙切齿的在心底盘算着回去之后如何跟周瑜、张昭秋后算账,“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周瑜、张昭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诸葛亮有心给张昭下套,听了张昭的话,哈哈笑道:“张子布这话说的太主观了,你们要改立孙翊为主,三军将士会答应么?伍召、周德威、朱治等几位将军会任凭你们为所欲为?”

张昭束手而立,高声道:“不瞒孔明将军,仲谋的用兵之道以及为人处世颇受将士们诟病。这次贪功冒进被俘之后,威望更是降到了冰点。相比之下,叔弼骁勇果敢,嫉恶如仇,更受将士们拥戴。伍召、周德威等将军都是公瑾的嫡系,若公瑾要立叔弼为主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孙权在隔层后面听了,一双眸子里的火焰熊熊燃烧,在心底恨恨的道:“我早就看出了周瑜拥兵自重。这一路上对我颐指气使,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兄长把重任委托于你,简直是瞎了眼,你对的起大哥的在天之灵么?”

诸葛亮觉得张昭这番话足以把孙权内心的怒火点燃。话锋一转:“既然张子布坦诚相告,看孙仲谋对你们孙氏旧部说并非不可或缺,那么咱们就做个对等的交易。你们交出杨延嗣将军与那个叫做埃及艳后的贵霜女人。我们放回孙权与黄盖!”

“埃及艳后?”

听诸葛亮吐出这个名字,孙权与张昭俱都吃了一惊。埃及艳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孙权军中,知道这个消息的都是孙家忠心耿耿的骨干。诸葛亮却突然提出了用她做交易筹码,让孙权与张昭委实吃了一惊。

片刻之后,孙权就醒悟了过,在心中沉吟道:“看我被这妖女骗了,什么执行嬴政的秘密计划,纯粹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她根本就是凯撒派去和刘辩联姻的孔雀王朝公主,失算了!”

但孙权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也只能在心里追悔莫及,后悔色胆不够,没能把这个妖艳的女人给染指了,以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完璧归赵投入刘辩的怀抱,简直让人郁闷的吐血。

张昭只是有些吃惊,倒没有把埃及艳后看的太重,孙家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大厦将倾,哪里还有精力去掺和贵霜帝国与孔雀王朝之间的恩怨,只要能换回孙权,这个叫做埃及艳后的女人是死是活都不重要。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们送出杨延嗣与埃及艳后,你们送还仲谋与黄公覆将军!”张昭略作思忖,豪爽的答应了诸葛亮的条件。

诸葛亮轻摇羽扇,笑着答应了下:“一言为定!”

张昭又道:“埃及艳后的存在一直瞒着蒙恬及他手下的贵霜将士,所以我们这次交换只能秘密进行。我的时候发现在怀安与容县之间有个叫做白蛇岭的地方,今夜子时,双方便带着人质在此处交换,俱都不得带大队兵马,只需五百人左右即可。”

“就依张子布所言!”诸葛亮点头答应了下。

无论如何,总算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孙权心中的怒火稍稍平复,暗自思忖早晚有一天会把今日的屈辱向诸葛亮加倍奉还。等脱身之后,自己也不会让周瑜好过,迟早把他的兵权剥夺了。

“左右退下!”就在协议达成之后,诸葛亮突然叱喝左右退下。

张昭蹙眉不解:“孔明这是何意?”

诸葛亮笑笑:“特与张子布说几句知心话!”

不等张昭是否同意,诸葛亮就侃侃而谈:“久闻徐州张子布满腹经纶,深谙治国之道。徐州陶谦曾经数次招揽先生,都被先生拒绝。亮叹息的是张子布为何当初不投靠朝廷,让你的治国才能有用武之地?

却千里迢迢跑到了长沙投奔孙坚,以至于现在惶惶如丧家之犬。大厦将倾,狂澜既倒,孙家的覆灭只是迟早的事情,张子布何不早为前程盘算,归顺朝廷?若如此,亮势必竭力向陛下举荐,以张子布在荆南表现出的内政才能,至少也能做个一州刺史。”

被诸葛亮的话语触碰到了内心的柔软之处,张昭喟然叹息一声:“我当初拒绝陶谦的招募,只因为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伪君子,而陶谦又向东汉称臣,我怕遭到陶谦的报复,所以不敢在东汉出仕。不曾想后东汉天子竟然与陶谦反目成仇,若早知如此,说不定我就不会去长沙投奔文台将军了……”

听了张昭的话,躲在隔层后面的孙权在心底冷笑几声:“果然最冷不过人心,什么忠什么义?大难临头各顾前程罢了!我兄长最为器重的一文一武竟然都这样,一个拥兵自重,意欲篡位,一个向东汉弯腰折节,就差跪地投降了。等我回去之后,早晚要你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张昭丝毫没有察觉到隔层后面有人,喟叹之后自知失言,拱手道:“嗨……我和你扯这个有什么用,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孙文台将军与伯符将军待我不薄,把荆南的内政大权全部委托于张昭,这份知遇之恩,我必须以死相报。闲话不说,就此告辞了,今夜子时在白蛇岭交换俘虏,切勿失约!”

张昭走后,诸葛亮召唤程咬金把孙权从隔层后面押解出,摇着羽扇笑问:“仲谋将军,今日你是否看清周瑜、张昭以及麾下众将的心理了?”

孙权叹息一声:“人心险恶,无可奈何,只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诸葛亮规劝道:“陛下念在文台将军昔日扫平黄巾、讨伐董卓有功,已经为他平反,除去反贼之名,并重新授予文台将军乌程侯,追封伯符将军为吴候。况且你舅父吴景以及旧部吕范已经归降,令妹尚香与陛下走的颇近,尊母吴氏也做了吴启将军的正妻,仲谋将军何不率部归降?”

如今的孙氏残部已经不足三万,孙权也知道已经穷途末路,但想起吴起纳了自己后母为妻就觉得面上无光,沉吟道:“先放我回去三思,等陛下答应我的条件之后,我便归降!”

“不知仲谋将军有何条件?”诸葛亮趁热打铁,力劝孙权归顺。

孙权却不肯再多说:“你先放我回营,等我想好了条件再派人通知你,若天子答应我的请求,我便归顺,否则就……”

既然孙权心意已决,诸葛亮便不再多说,吩咐程咬金把孙权的枷锁卸下,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衫,让他吃饱喝足,到晚上去白蛇岭交换杨七郎与埃及艳后回。

傍晚时分,赵毫发无损的从怀安城归,把城里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最后提醒道:“吴将军特意叮嘱,贵霜军有象兵助阵,多达三百余头,俱都是身高数丈的庞然巨兽,在平原上所到之处犹如摧枯拉朽。若没有破敌之策,切不可正面与之抗衡,免得遭受巨象践踏,让将士们白白牺牲性命!”

“嘶……贵霜军竟有大规模的象兵助阵?”诸葛亮双眉紧蹙,倒吸一口冷气,“破象兵之策就让亮策划好了,子龙今夜你与杨游击、程咬金两位将军带上五百骑兵,押解着孙权、黄盖赶往容县与怀安之间的白蛇岭,用他们二人换回杨延嗣将军与自孔雀王朝的使者埃及艳后!”

(月底了,求月票,有票的兄弟们多多支持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