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 既生权,何生瑜!

七百四十 既生权,何生瑜!


                御帐之中浪花飞溅,刘辩在可供两人泡澡的木盆里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实事求是的说,卑弥呼的技术很一般,愧对雅蠛蝶女王的身份。

“你的技术很一般嘛,比起苍老师、波多老师差远了!”

刘辩慵懒的坐在木桶里放松着自己的身体,将胳膊揽在浑身瘫软的雅蠛蝶女王颈部,轻抚她细腻白皙的肌肤,很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呼……”卑弥呼脸色潮红,大口的喘着粗气,双腿绷得笔直,绵软无力的任由大汉皇帝玩弄,“苍老师、波多老师是谁?”

“呵呵……你们岛国的骄傲,你们岛国的民族英雄。”刘辩的手指顺着卑弥呼的香肩向下游走,“事实上,朕对老女人没有多少兴趣,也不喜欢拾人牙慧,我只是……在尽一个穿越者的责任而已!”最后这句话烂在了刘辩的肚子里没有吐出。

卑弥呼面有恼怒之色:“你……这是我第一次,三十二年了,除了父亲还没有第二个人触摸过我的身体。我不喜欢你给我的评价,请你尊重我一些!”

刘辩耸然动容:“哦……第一次?倒是出乎朕的预料!”

“我现在已经是任你摆布,没必要骗你!”卑弥呼一脸屈辱,双眸泛着泪光,“看的出,你对我们倭国的人很仇视?”

“作为一个未……咳咳,作为一个炎黄子孙,无论现在还是未。的确难以对你们日本人产生好感!”刘辩很诚实的表达自己的心理,你他妈的这不是废话么。老子要不是不爽你的子孙,会在靖国神厕面前把他们的祖宗给操了?

想到这里。刘辩决定再惩罚雅蠛蝶女王一次。

于是,刘辩把卑弥呼抱到床上,又惩罚了一次,遗憾的是琊马台女王自始至终咬着嘴唇,没有喊一句“雅蠛蝶”。

许久之后,卑弥呼缓过劲,满脸悲怆的道:“我不知道大汉皇帝因何仇视我们倭国,但听你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言而无信,不打算帮我复国了?”

“君无戏言。朕既然给你承诺了就一定会说到做到!但织田信长的兵力多达十二万之众,朕现在抽不出兵力讨伐,所以只能先灭贵霜军,之后再分兵讨伐织田信长。”刘辩怀抱卑弥呼柔软丰腴的娇躯,给了她承诺。

“但在这段时间里,女王你可要耐着性子侍候朕,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刘辩微xiào 着做出了补充。

卑弥呼先是咬着嘴唇,良久才吐出了一句话:“明白,我现在已经在侍候陛下了不是?”

夜色寂寥。百无聊赖的小乔迟迟不能入睡,看到身边的姐姐发出香甜的鼾声,便悄悄穿了衣服走出了女眷营帐。

大军刚刚启程的侍候,小乔的身份是藏着掖着的。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五六天之后便不小心与刘辩撞了个满怀,露出了马脚。

当然。这只是在小乔看,实际上在小乔跟着大乔入宫的第一刻。刘辩就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

为了见情郎一面,小乔便放下高傲违心的向刘辩撒娇。左一个姐夫长右一个姐夫短,央求着带她去交州见见世面。

既然小乔在和自己演戏,刘辩就陪着演到底,装模作样的把小姨子训斥了一顿,然hou 把小乔的身份公之于众,这样小乔的身份就从一个婢女扶摇直上变成了乔美人的妹妹,皇帝的小姨子。在女眷营中的身份仅次于大乔与张出尘,可以随便走动。

此刻正是四月中旬,南方的夜晚已经有些闷热,走出帐篷之后一阵凉风扑面而,让小乔直感到神清气爽,说不出的惬意。

“这么晚了,乔谷娘要去哪里?”守卫女眷营的女兵好意的提醒道。

小乔努努嘴,指了指不远处的皇帝御帐:“去看看天子姐夫睡了没有!”

几个女兵会意的对视一笑,便不再多问。

深更半夜,一个少女向男人的帐篷里钻,孤男寡女的还能有什么正事?还不是干柴烈火,男欢女爱,看赵飞燕、赵合德姊妹共侍一君的故事用不了多久将会在本朝上演。

小乔漫不经心的朝天子御帐瞎溜达,趁着几个女兵不注yi 就拐了弯越走越远,鄙夷的冷哼一声:“笑什么笑?你们以为每个女人都会贪慕荣华富gui 么?知道什么叫爱情么?在我心里只有周郎,哪怕跟着他粗茶淡饭,我也心甘情愿!”

“乔谷娘?”

暗夜里忽然有人伸手拍了下小乔的肩膀,只把她吓得发出一声尖叫,“谁?大营之中,谁敢造肆?”

“嘘……是小人!”丁荣贼头贼脑的左右扫视一圈,示意小乔噤声。

认出丁掌柜的身份之后小乔又惊又喜,万分惊yà 的道:“原是丁掌柜啊?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丁荣压低声音对小乔道:“周将军给我许诺了一大笔赏钱,足够我花一辈子,让我给小乔姑娘传递书信。正所谓富gui 险中求,所以小人才冒险潜入军营,寻找姑娘。”

“你一介商人,怎么能够潜入军营的?”小乔面露警惕之色。

丁荣露出一个市侩的笑容:“嘿嘿……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回到金陵之后前往乔府打探,听闻小乔姑娘随军南征了。我便买了两匹快马,日夜不停的赶路追了上,正好负责招募士兵的校尉是我的故交,我便报名从军混了进。这几夜一直在女眷营附近等待小乔姑娘,今夜总算如愿以偿。”

“哦……倒是辛苦丁掌柜的了!”小乔颔首致谢,依旧有些半信半疑。

丁荣鬼鬼祟祟的再次左右扫一眼,然hou 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交给小乔:“这是周将军的书信,他让我叮嘱小乔姑娘,只要有书信尽管放心的委托给丁某便是,为了剩下的赏金,小人一定会千方百计的传递。”

丁荣说着话有从怀里掏出一支精美的纯金发簪与一只碧玉手镯交给小乔,悄声道:“这是周将军托我送给姑娘的礼物,聊表思念之情,请姑娘收好。”

小乔不复多疑,喜滋滋的收了书信与礼物,悄声对丁荣道:“有劳丁掌柜,明晚还是这个时辰,我修好书信假装出溜达,你在女眷营附近等我。”

“一言为定!”丁荣拱手辞别,小心翼翼的消失在小乔的眼皮底下。

次日清晨,大军继续启程南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夜深人静之时,小乔与丁荣如约相见,小乔把一封书信交给丁荣后便各自返回了帐篷。

丁荣前脚辞别小乔,就回头去见刘辩,把自己与小乔的对话一句不落的禀报了一遍,请刘辩下达指示。

刘辩对丁荣这个间谍的表现非常满意,叮嘱道:“为了避免周瑜生疑,这封书信就不用开了,小乔现在也没有掌握到什么重要的信息,不会对我军形成威胁。你去见周瑜的时候务必加倍小心,免得露了马脚,导致前功尽弃!”

“小人明白!”

丁荣答应一声,卸了甲胄,连夜出了汉军大营朝怀安方向疾驰而去。

相隔七百里的怀安贵霜军大营,蒙恬给周瑜加功晋爵,晋升周瑜为前线都督大将的书信刚刚在傍晚传到周瑜手里,总算让周瑜压抑的心情得到缓解,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裴行俨提议设宴庆祝一番,周德威、伍、索狄拉、赫德等武将俱都附议,周瑜便少数服从多数,在大营中设宴,召唤贵霜大将越吉与戈烧乌大王一块赴宴。

一路上连拔临浦、平山两县,又兵临怀安城下,联军众将俱都滋生骄傲之气,言语之间对吴起颇为轻视,举杯换盏大快朵颐,一直喝到深夜。

此刻周瑜已经知道了孙权擅自孤军深入,向东进军一百五十里拿下容县的消息,但木已成舟,周瑜也没办法,只能派朱治带着自己的书信紧急赶往容县,催促孙权退兵。

酒筵上欢声笑语,贵霜众将喝的面红耳赤,但周瑜却忧心忡忡,为孙权担忧不已,整个晚上都在强颜欢笑。

在酒筵行将散去之际,忽然帐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登时让周瑜的一颗心悬了起:“莫非是朱治回了?的这么快,情况怕是不妙!”

帐篷挑起,朱治踉踉跄跄的进了大营,单膝跪地禀报道:“公瑾将军,大事不好……”

周瑜咳嗽一声,正襟端坐,强做镇定的道:“休要慌张,慢慢道?”

朱治哽咽道:“唉……容县得而复失,被诸葛亮的援军包围,主公与黄公履被生擒活捉,韩义公自刎身亡,一万三千人几乎全军覆没!”

“啊……”

周瑜惊得目瞪口呆,心中的喜悦顿时化为满腔悲愤,直感到五脏翻滚,内心翻江倒海,只觉得喉头一甜,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晕倒在桌案上。

“周都督,周都督……”

众将大惊,急忙把周瑜抬上床榻,召唤医匠前救治。

过了许久,周瑜才缓缓醒,捶胸顿足的悲呼:“既生权,何生瑜!既生权,何生瑜啊!烂泥扶不上墙,我愧对伯符在天之灵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