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四 士为知己者死

七百四十四 士为知己者死


                月明星稀,蛙鸣虫啁。

因为遍地烽火,从怀安到容县这一百五十多里的土地已经荒无人烟,村落乡镇上的百姓俱都舍家撇业的逃往苍梧方向去了,也就是容县、布山、阿林等县城还有居民。

赵、程咬金、养由基三人带了五百骑兵,押解着孙权与黄盖走了一个多时辰,赶了八十多里地,连个人影也没见到。

“他娘的,被张昭这老匹夫算计了,从怀安到容县一百五十里地,若白蛇岭处在两者中间的话,早就应该到了。掐指算算咱们至少走了八十多里地了吧?连个人影都没见到,依我看之见干cui 掉头回去算了,免得中了周瑜的诡计!”程咬金走得有些不耐烦,吹胡子瞪眼的大发牢骚。

孙权听了程咬金的话登时急眼:“我与孔明将军有约,岂能言而无信?再向前走一段看看,说不定就遇见我麾下的人马了。”

赵却知道那个自孔雀王朝的公主至关重要,因为有她在将会让大汉拥有一个战略盟友,缓解一下四面皆敌的压力,甚至可以说这个叫做埃及艳后的女人比杨七郎还重要。

“孙权在我们手中,不怕周瑜使诈,我去前方探探风声!”

赵吩咐程咬金与养由基率领队伍押解着孙权、黄盖在后面慢走,自己先去前方刺探一番,然hou 再做决定不迟。

话音未落,赵叱喝一声,胯下照夜玉麒麟犹如离弦之箭般疾射而出。很快就把大队人马甩在后方。

策马扬鞭走了十几里,赵才发现一片光秃秃的山岗。在明月的照yào下白晃晃一片,依稀能够看到山岗上人头攒动。战马不时的发出嘶鸣声,粗略的估摸一下,大约五六百骑,想必这就是前交换孙权的人马了。

赵躲在隐蔽之处观察了片刻,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这才拨马回头找到程咬金、养由基,吩咐道:“孙权的部曲就在前方十几里等待,诸位押解着孙权、黄盖随我去前方,换回延嗣将军及孔雀公主。”

程咬金破口大骂:“张昭这老东西使诈。明明说白蛇岭在怀安与容县之间,咱们再向前走十几里,差不多走了三分之二,倒是便宜了周瑜这汉奸。依我看,咱们就在这里不走了,派人通知对面的孙家将士,想换就带人过,不换拉倒!”

赵安抚道:“多走十几里少走十几里也无大碍,不必斤斤计较。顺利的换回延嗣将军与孔雀公主才是当务之急。”

当下赵在前引路,程咬金与养由基押解着孙权、黄盖紧随其后,五百骑兵列阵向前,直奔白蛇岭席卷而去。

十几里之外的白蛇岭上。周瑜亲自出马,带着周侗与周德威、张昭,引领了五百心腹骑兵。悄悄的瞒过裴行俨、越吉等贵霜武将,到了张昭所说的白蛇岭。等待与汉军交换俘虏。而伍召因为被赵刺了一枪,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怕是无法痊愈。因此未能随行。

“孔雀公主,当真是好手段,周瑜输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望着空荡荡的驿道北方,周瑜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

自从张昭谈判回,说诸葛亮要求拿杨延嗣与埃及艳后交换孙权与黄盖,周瑜就知道自己被埃及艳后欺骗了。但木已成舟,周瑜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乖乖的把人送回去,错过了到手的大功。

尽管孙权对周瑜的成见越越深,但周瑜却知道自己为了孙策必须竭尽全力的辅佐孙权,所谓的立孙翊为主公只是谈判的说辞,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走这步棋。

被周瑜收买了充作翻译的贵霜文官马上把周瑜的话翻译给埃及艳后,埃及艳后听完露出胜利的笑容:“你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自己的心魔,把我和你换一下位置,也会投鼠忌器。”

顿了一顿,埃及艳后又道:“这段日子以,我对周都督的用兵之道很是钦佩,在我们孔雀王朝,你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帅才,为何要屈居贵霜之下,引异族攻伐自己的国家?何不幡然悔悟,临阵倒戈,把贵霜军埋葬,如此或许可以将功赎罪。”

周瑜面色如霜,冷冷的道:“回不了头啦,况且我的内心也不允许我回头!”

“此话怎讲?”埃及艳后不解。

周瑜的语气有些幽怨:“我与伯符情同手足,他死在了刘辩的手上,我必须为他报仇雪恨,完成他的夙愿,让孙家成就五霸之业!”

“哈哈……这也许是你自己的想法吧?”埃及艳后发出一声冷笑,对周瑜的话嗤之以鼻,“你认为孙伯符的夙愿就是借异族的铁骑成就五霸之业么?你觉得孙伯符在九泉之下会为你骄傲么?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们孔雀国常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劝你还是早点悬崖勒马!”

“住口!”

周瑜大怒,抬手扇了埃及艳后一个耳光,“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伯符,我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让孙家成就一方霸主,我想伯符就一定会含笑九泉。”

“汉军了!”

在前方眺望的周侗吹一声口哨发出警示,周瑜立即吩咐周德威与全军将士打起精神,小心汉军使诈,不再跟埃及艳后多费唇舌。

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不懂什么叫士为知己者死,更不懂高山流水遇知音,自己此生最dà 的愿望就是实现伯符的夙愿,让孙家成为一方霸主,这样在九泉之下才能够挺起胸膛对孙策说一声“伯符,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很快的,赵引领着五百骑席卷而,双方各自射住阵脚,隔着一箭之地相互对峙。

简单的说了几句开场白,赵喝令养由基与程咬金把黄盖推出,大声道:“咱们同时放人,双方俱不得使诈!”

周瑜也不多说废话,挥挥手示意周侗与周德威把杨七郎与埃及艳后推出,解开绳索,放他们朝汉军的阵列走去。而汉军方面,程咬金与养由基也解开了捆着孙权、黄盖的绳索,放二人归去。

一步、两步、三步……

杨七郎与埃及艳后并肩走向汉军,迎面而的黄盖则比孙权落后了半个身位,时刻保持着警惕,忠心耿耿的保护着年轻的主公。

双方各自向前走了六七十步,孙权正好与埃及艳后擦肩而过,看着埃及艳后露出戏谑的笑容,孙权怒从心头起,忽然一个箭步扑向埃及艳后,打算把这个女人挟持了,先抓回去再说,绝不能输的这么窝囊!

“兄长,射杨延嗣!”看到孙权突然动手,周瑜急忙朝周德威吩咐一声。

“嗖”的一声,周德威以最快的速度弯弓搭箭,奔着杨七郎的后背劲射出一箭。

只要射倒了杨七郎,孙权与黄盖便能控制住埃及艳后,这场交易就会大获全胜,让诸葛亮赔了公主又折了大将,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呵呵……竟然放箭?”

养由基发出一声轻蔑的嘲xiào ,在周德威的箭支离弦之后,这才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

赵与程咬金并没有急着出手,他们知道杨游击的射术如何的惊天地泣鬼神,一箭能够射穿七层铠甲,简直就是养由基再世。周瑜竟然命令周德威放暗箭,简直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大家根本不用动手,杨游击会教他们做人!

“倏”的一声,养由基的箭后发先至,在周德威的箭支将要射中杨七郎之际,迎面撞击在一起,火花四溅,两支箭同时折断,然hou 坠地。

养由基的动作疾如鬼魅,在第一箭射出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孙权的后背射出第二箭,意在保护埃及艳后。

因为的时候诸葛亮再sān 叮嘱,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孔雀公主的安全,这关xi 着大汉王朝能否拥有一个并肩作战的盟国。危急关头,养由基不及多想,奔着孙权的后背就是一箭。

离弦之箭带着风声劲射而,犹如电光火石,天上地下无处可逃。

“主公闪开!”

一直跟在孙权身后的黄盖见养由基这一箭的又急又快,咆哮一声,用自己的身体撞开了孙权,以血肉之躯救下了孙权。

“咄”的一声巨响,养由基全力射出的这一箭刺破了黄盖的后背,穿透了心脏,自前胸贯出,强大的力道让黄盖的骨骼发出断裂的声音,在夜幕中尤为清晰,让人闻之毛骨悚然。

“老主公,黄盖已尽力了……死得其所!”白发苍苍的黄盖咆哮一声,口吐鲜血,仆倒在地,就此闭上了双目。

“孙贼,竟敢使诈?”

杨七郎勃然大怒,一个饿虎扑食,抓住孙权的衣襟把他硬生生的举过了头顶,就要狠狠的摔下,只把孙权吓得大叫一声“救命!”

危急关头,赵策马冲出从杨七郎的手里接过了孙权,保住了他的一条性命。只因诸葛亮已经对孙权使用了离间之计,现在就把他摔死岂不是前功尽弃?

孙权侥幸保住一条性命,吓得浑身瘫软坐在地上,面色如土。而赵早护着埃及艳后与杨七郎返回了汉军阵营,唿哨一声,引领着五百汉军绝尘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