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四十二 纵千军万马亦来去自如!

七百四十二 纵千军万马亦来去自如!


                如何处置何元庆,让吴起的内心很矛盾。

凭心而论,何元庆有功也有过,他自作主张登上牛角蜂,导致吴起军被分割包围,陷入苦战;但何元庆在沙场上骁勇善战,立下汗马功劳,功过相抵的话罪不至死。

从另一个层面上讲,何元庆是何太后的侄子,若杀了何元庆必然会惹怒何太后,还有何元庆的堂兄何珅;从而在朝堂与后宫中树敌,影响吴起未的仕途,这才是吴起最忌惮的。

前世的吴起为了封侯拜将,为了出人头地,不惜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还因为母死不归而背上了不孝的骂名,由此可见吴起的内心对功名异常看重。而现在的吴起品性与前世一般无二,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又怎会轻率的做出自毁前程的事情?

但吴起也知道为将者必须军令如山,才能树立自己在军中的无上权威,达到令出必践的效果。春秋时期的孙武杀了吴王阖闾的两个宠姬,才树立了他在军中的绝对威信,如果自己连个何元庆也不敢处置,又何以服众?谁能保证他日不会再次出现部将擅自做主的事情?

思前想后,左右权衡,吴起感到很是棘手,若只打何元庆一顿军棍,那显得有些不痛不痒,若真的把何元庆杀了,得罪了何太后与工部尚书何珅不说,自己手下更是无大将可用。

就在吴起犹豫着怎么处置何元庆,既不会影响自己的前程又能震慑麾下众将的时候,守卫城门的偏将报。安北将军赵单枪匹马的在城外叫门。

这个消息登时让吴起喜出望外,只是表面却没有流露出。在心里打定主意后就吩咐姜松到北城门迎接赵。姜松前脚刚迈出门槛,吴起就声色俱厉的叱喝左右把何元庆推出去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这登时让姜松吃了一惊,本以为也就是打何元庆几十军棍,小施惩戒就算了,没料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急忙心急火燎的催马赶往北门,把赵迎进城,心急如焚的催促着赵去从吴起的刀下把何元庆救下。

“姜永年莫急,慢慢道,吴将军因何要杀何元庆?”赵一边与姜松并驾齐驱,一边询问事情的龙去脉。

姜松顾不得细说。把何元庆置吴起的将令于不顾,自作主张的率部登上牛角蜂,导致大军陷入被动局面的经过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再三拜托赵:“子龙将军与吴将军将衔相当,有你求情定然能够保住元庆将军一命!”

“永年将军放心,照你说的看,元庆将军功过相抵,罪不至死,一定会全力保住他的性命!”赵催马扬鞭。加快速度,与何元庆急匆匆的赶往吴起的官邸。

将军府议事厅,吴起面色如霜的居中高坐,军师沮授在旁边端坐。被反绑了双手的何元庆跪在堂下,一干偏将、校尉分列两旁,一个个面色严峻。不苟言笑。

“何元庆,你还有何话可说?”吴起冷冷的盯着何元庆。“你自作主张登上牛角蜂,导致我军被分割包围。陷入苦战之中,至少有数千将士因为你的这个错误决断而战死沙场。军法无情,本将决定将你斩首示众,以儆效尤,你是否心服口服?”

“唉……”何元庆摇头叹息一声,“末将无话可说!”

“敢作敢当,倒是条汉子!”吴起对何元庆夸奖一声,丢下一枚令箭,对刀斧手喝道:“左右,把何元庆拖下去斩了,悬首营门,以儆效尤,日后谁敢违抗军令,立斩无赦!”

“诺!”

四个虎背熊腰的刀斧手答应一声,进拖起何元庆,出门直奔刑场而去。

议事厅内十几个偏将、校尉面面相觑,一起向前作揖替何元庆求情:“将军,请刀下留人,何将军虽然触犯了军法,但我军正是用人之际,还望将军法外开恩,准许何将军戴罪立功!”

吴起双眼一瞪,厉声叱喝:“军中无戏言,岂能儿戏?谁敢替何元庆求情,一律同罪!”

众将无奈,只好纷纷把目光投向坐在帅案旁边的沮授。

但沮授身为昔日袁绍手下头号智囊,自然对吴起的用意洞若观火。当下捧起茶碗呷了一口,视而不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就在刀斧手把何元庆推出将军府的时候,赵与姜松拍马赶到,吩咐一声:“刀下留人,我去见吴将军!”

“嗯……听见了么?这位是安北将军赵子龙,和咱们吴将军一个级别的当朝大将!”姜松在旁边附和着叮嘱几个刀斧手。

何元庆绝处逢生,哈哈大笑:“哈哈……看我何元庆运气不错嘛,在牛角峰上快要被渴死的时候,天降大雨,气的周瑜吐血。现在要被砍头了,子龙将军从天而降,看我这脑袋保住了。”

赵也顾不得与何元庆寒暄,直奔议事厅向吴起施礼相见:“吴将军别无恙,与孔明率大军从江陵一路急行,于昨夜抵达了容县,恰好撞见孙权劫掠容县。一举擒之,并全歼了孙权所部一万余人,孔明特差我联络将军,一安抚军心,让将士们知道援军已到,二约定共同破敌。”

吴起闻言面色微变,起身还礼道:“子龙将军别无恙,想不到孔明年纪轻轻,用兵竟然如此了得,一战生擒了孙权,真是让人佩服!”

“呵呵……是这孙权贪功冒进,自投罗网而已。”赵笑笑,替诸葛亮谦虚了一句。

顿了一顿,又替何元庆求情:“按照道理说,不该插手吴将军麾下之事,但何元庆将军为国征战多年,屡建功勋,劳苦功高。牛角峰之错并非故意为之,乃是判断失误所致,强敌压境,正是用人之际,还望吴将军法外开恩,饶恕元庆将军一命,容许他戴罪立功!”

吴起抚须思忖了片刻,这才郑重的道:“啊,把何元庆推回!”

片刻之后,何元庆被推了回,面露喜色的道:“我就说嘛,心大的人运气不会太坏!”

吴起厉声道:“看在子龙将军面上,姑且宽恕你这次,下次再犯,定斩不赦!”

“嘿嘿……谢将军不杀之恩,谢子龙将军救命之恩!”何元庆喜滋滋的作揖谢恩。

吴起双目一瞪,厉声训斥:“死罪虽免,活罪难饶!左右给我推下去杖责四十,让何元庆长点记性!”

“啊……还要打啊?”何元庆顿时觉得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早有亲兵上前几步架起何元庆出了大厅,挥舞起军棍,一阵噼里啪啦打的何元庆皮开肉绽。

何元庆的风波就此落下帷幕,吴起设宴款待赵,在筵席上约定只要看到诸葛亮的队伍出现在城下,吴起就率兵出城,内外夹击,杀贵霜军一个首尾难顾。

末了,吴起又叮嘱赵道:“我在城上观察了两天,贵霜军的象兵至少有三百头左右,俱都是庞然猛兽,在旷野上所到之处犹如摧枯拉朽,必须让孔明设法应付。否则就不能正面交锋,免得遭受重创!”

赵拱手允诺,然后起身告辞:“时候已经不早,我这就出城回报孔明。”

吴起吩咐姜松道:“永年你带领骑兵打开北门,护送子龙将军出城!”

“哈哈……区区蛮夷安能挡的住我赵?别说只有六七万人,纵有六七十万,又有何惧?”

赵胸有成竹的提枪上马,辞别吴起,在城头上万余将士的瞩目下冲出吊桥,向北方疾驰而去。

周瑜料定汉将进城之后还会出,早就命伍召、周德威、裴行俨、索狄拉四将各自提兵五千,在四门埋伏,等赵出之时,一举拿下。

赵冲了千余丈,正遇见一身白袍的伍召,挥舞着长枪,引领了五千将士一窝蜂的围了上:“汉将休走,伍召在此!”

“叮咚……赵‘龙胆’爆发,武力+3,基础武力102,坐骑+1,武器+1,当前武力飙升至107!”

“某乃常山赵子龙,挡我者死!”

赵一声长啸,长枪挥舞,卷起一片银光,犹如万丈赤练,所到之处一枪一个,挡者尽皆毙命。

伍召奋力阻拦,厮杀了十余回合,自知不敌,便喝令身后的士兵一拥而上,合力围攻赵:“儿郎们并肩上前,把赵生擒活捉了!”

“纵千军万马吾亦去自如!”

赵又是一声长啸,催动胯下战马,手中长枪挥舞的更加鬼神叵测,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冲杀过,尸横遍地。数百丈的距离,横尸数百条,鲜血洒了一地。

“叮咚……赵‘绝境’爆发,武力+5,当前武力飙升至112!”

“吃我一枪!”

看到伍召紧追不舍,赵集中全力,猛地一记回马枪刺出,犹如雷霆万钧,又似白虹贯日。

伍召没料到赵的爆发力竟然如此强悍,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枪刺中左肋,登时被挑落马下。幸亏左右奋不顾身的围了上,才从赵的枪下救回一条性命。

身陷重围之中,赵也不恋战,拨马就走,迎面遇上贵霜武将赫德,催马一枪刺于马下,杀散重围,绝尘而去,千军万马中去自如,如履平地。

吴起在城墙上见了,抚须感叹道:“常山赵子龙,果真一身都是胆,千军万马中去自如,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我汉将骁勇至此,何愁贼兵不灭!”(未完待续。)

ps:月底了,继续求月票,兄弟们多多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