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七百三十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黎明时分,南方忽然响起了让人毛骨悚然的野兽嚎叫,震彻霄,大地颤抖。

尤其是吴起手下的士兵,许多人自长江以北,一辈子没有听过这么凄厉高亢的叫声,此刻听后不由得浑身汗毛倒竖,额头渗出黄豆般的汗珠。

倒是一些籍贯自交州南部的士兵听出了这叫声的源,纷纷大叫道:“大象,一定是大象!”

大象从何处,是友是敌?的是丛林中的野象还是训liàn 有素的象兵?所有人的心头都画上了疑问。

汉军不知道贵霜联军也不知道,而且听那地动山摇的动jing ,的这支大象队伍绝非十几头的规模,粗略估计怕是有上百头,要不是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只怕此刻南方已经尘土蔽天。

刀刀见血的厮杀迅速的停了下,汉军向北撤贵霜军向南退,泾渭分明的两旁分开。谁都担心被庞然大物般的野象群冲进队伍里,那将是灾难般的场景。

“速探象群自何方?究jing 是野象过境,还是土著驱象捣乱?”周瑜一边指挥部队列阵,一边派出斥候快马向南打探。

比起周瑜的恋战,吴起则干cui 利索的悄悄传令退兵。

半路里杀出的象群有可能是野象,也有可能是土著训liàn 的大象,甚至有可能是贵霜军千里奔袭的象兵,但对于汉军说绝对是敌非友,因为目前的大汉境内很少有大象出没,堪称凤毛麟角。

在旷野中遇见了象群,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别说自己这边只剩下不足两万人,就算有十万人。遇见了庞大的象群也只能退避三舍。

“何元庆率武卒断后,全军向怀安城撤退!”

吴起翻身上马。果断的做出了决定,并派出斥候赶往赤尾滩通知姜松,弃守阵地撤回怀安县城,据城死守,等待援军到。

汉军既不吹号角,也不鸣金,先是缓缓后退,等与贵霜军分开了千余丈之后突然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大踏步的向青石坡方向撤退。

在没有弄清象群li 之前,周瑜也不敢贸然追击,万一被象群从后面追赶过,冲进阵脚之中一阵践踏,只怕将会尸横遍地。

周瑜传下命令,全军退到空旷地带集结,在队伍前面放置了鹿角荆棘,弓弩手全部弯弓搭箭,严阵以待。并派出万余人四处搜集木柴。用生火驱赶象群。

只是刚刚下过大雨,到处都湿漉漉一片,木柴还真不容易寻找。

就在这时,斥候去而复返。面有喜色的禀报道:“将军,探明白了,探明白了!的这支象群是我们的援兵。”

“援兵?”周瑜与裴行俨闻言又惊又喜。早知如此就不该放汉军从容撤退,丧失了良机现在真是追悔莫及。

裴行俨摘下头盔擦拭了下额头的汗珠。一脸诧异的道:“在我们贵霜国虽然也偶尔也能见到大象,但却从不曾有过成建制的大象。这支象兵自何处?”

马蹄声得得,一支千余骑的队伍席卷而,而大象的嚎叫也越越近,山谷回应,大地震颤。

裴行俨放眼看去,只见这支队伍打着贵霜旗号,料知是王贲的手下的将领,当即手按佩剑耐心等待。

不消片刻功夫,这支骑兵队伍就到了联军阵前,一个高鼻深目,金发碧眼,长着棕色卷发,满脸胡子拉碴的白色人种武将翻身下马。裴行俨认得这是王贲手下的得力干将越吉。

“裴将军你好,久违了!”身高九尺的越吉翻身下马,用右拳敲击自己的左胸,以贵霜国的军礼相见,寒暄的语气也有别于中土。

裴行俨用左拳敲击着右胸还礼:“越吉将军你好,好久不见!”

说话间,成群结队的大象已经近在咫尺,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体积庞大者身高超过了两丈,身长超过了四丈,体重在一万五千斤左右,大部分都长着长长的白色象牙,让人望而生畏。

“嗷嗷……”

总计三百多头大象发出此起彼伏的嘶鸣,扇动着巨大的招风大耳,甩动着粗壮有力的鼻子,在距离贵霜军百余丈的时候才缓缓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只把贵霜与孙家联军吓得后退不迭,如临大敌般握紧了手中的刀枪,胆小者甚至吓得双腿颤抖,几乎站立不住。

每只大象上坐着一个皮肤相对黝黑,穿着藤甲的士兵,俱都是胸前挂着两片,双臂挂着一片,下身包裹了一圈像是裙裾,脚底下穿着藤鞋,手里拿着钢叉。从容自得的驱赶着胯下的庞然大物,使得这让人望而生畏的猛兽服服帖帖,随心所欲。

“我随蒙将军出征的这一年之内,国内组建了象兵?”裴行俨诧异的提出了疑问。

越吉哈哈大笑一声,朝坐在最前面一头身高超过了两丈半,身长超过了五丈,象牙长达一丈半,体重约莫在两万斤左右的巨象上miàn 的一个野蛮大汉喊了一声:“戈烧乌大王请下与裴将军相见!”

听了越吉的召唤,这个被称作戈烧乌大王的家伙从巨象上翻身跳了下。

坐着的时候还不太显眼,站起后只见他身材高大,至少超过了一丈,一双眉毛又浓又黑,双眼又圆又大,比起牛眼不遑多让。身上穿着一层精致的藤甲,外面包裹着兽皮,手腕、脚踝、脖子里都挂着一串串奇形怪状的链子,看起就像杂耍艺人,手里提着一把又粗又长的钢叉,怕是有上百斤重。

这个戈烧乌大王居高临下,朝裴行俨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蛮语,也不管裴行俨是否能够听明白,然hou 便顺着大象腹部的挂梯,重新爬到了大象背上。

越吉向裴行俨解释道:“这位是暹罗国的戈烧乌大王,最擅长驱赶猛兽,训liàn 野象。我大军途径暹罗国的时候,王贲将军听说了戈烧乌大王的本事,便派人邀请他助阵伐汉,许以重金封赏。因此这戈烧乌大王便率领了三百头大象组成的兵团从暹罗国跋涉千里,前交州助战!”

“唉……若是早派人知会一声就好了!”裴行俨摇头叹息,惋惜不已,“那样的话我等便会死死缠住吴起的队伍,让戈烧乌大王的象兵重创他们!”

越吉诡谲的一笑,心说那样功劳都被你们抢去了,怎么能够显出我们的本事?蒙恬将军手下的人马打了将近一年,接下也该我们王贲将军麾下的将士捞功绩了!

“裴将军不必担忧,有象兵助阵,我军定可长驱直入。你们只管在后面跟着便是!”

越吉信誓旦旦的向裴行俨夸下海口,然hou 走到戈烧乌大王的巨象下用蛮语叽里呱啦的嘀咕了一阵。戈烧乌挥动钢叉,胯下的巨象发出“嗷嗷”的嚎叫,甩动着尾巴,引领着三百头战象,列阵向北方冲锋。

天地之间,再次地动山摇。

三百头象兵在前开路,越吉领着一千骑兵紧随其后,周瑜与裴行俨率领三万多贵霜军紧随其后,杀奔青石坡。

赤尾滩那边姜松亲自殿后,勉强杀退了贵霜军的追袭,在何元庆的接应下刚刚退过青石坡,就听到南面大象的嚎叫声震彻山野,地动山摇,数百头大象潮水般席卷而。

“快快快,退回怀安城!”姜松急忙催促队伍快撤,一溜烟般向北面十里的怀安县城撤退。

戈烧乌大王率领的象兵也发现了汉军,拼命的催促大象追赶,从青石坡上掠过,犹如风卷残般把吴起建造的工事全部踏平,箭楼弩台,鹿角壕沟,无不灰飞烟灭。

一个时辰后,在象兵的带领下,血战过后剩下的五万联军抵达了怀安城下,把城池围困了起。

而吴起麾下的将士经此血战也折损了八千余人,城内还剩下三万五千人马,在吴起的指挥下闭门死守,等待援军到。

蒙恬得报后对周瑜的表现赞赏有加:“这周公瑾真是人才,不屈不挠,毅力过人,用兵有方,沉着冷静,真是大将之才!整个贵霜国除了王翦将军与我,论用兵之才,再也没人能够胜过周瑜!传我命令,擢升周瑜为我的副将,全权调遣前方军队,违令者斩。我这就修书给陛下……呃,不对,是修书大将军,给周瑜邀功请赏!”

孙权在郁河中听说周瑜又获得了蒙恬的加官进爵,心中不忿,对黄盖、韩当道:“如今吴起被公瑾缠住,霍去疾也被王贲的骑兵缠住。我等正好顺着郁河长驱直入,由阿林登陆,攻打容县,建立一番功绩,让蒙恬刮目相看!”

黄盖、韩当忧虑道:“孤军深入怕是不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机不可失失不再!容县空虚,此时不取,更待何时?”孙权不满的连声怒斥。

“可使人询问公瑾,此举是否妥当?”黄盖与韩当委婉的建议道。

孙权忿忿的道:“尔等的主公是我还是周瑜?难道你们忘了家父与兄长对你们的恩情么?你们去跟随周瑜好了,我自己去取容县!”

黄盖与韩当无奈,只能跟随孙权率领着一万三千水师顺着郁河连夜南下,清晨之时已经离开怀安一百五十里。

然hou 在阿林境内弃舟登陆,留下两千人看守舟筏,孙权与黄盖、韩当率领一万一千人马直扑东方五十里的容县而去,誓要立下功劳,让蒙恬刮目相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