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九 阴阳相济,刚柔并用!

七百三十九 阴阳相济,刚柔并用!


                浈阳,桂阳郡下辖县城。

位于交州北部,荆州南部、扬州西南三州交界之处,距离最前线怀安县城尚有八百里路程。

刘辩于三月底率领六万人马离开金陵,一路向南,用了四十天的时间走了三千里路程,这中间还有因为大雨滂沱耽搁了三四天的行程,平均估算下每天行军将近九十里。

在南方崎岖险峻的山路上长途跋涉,枯燥乏味的日复一日,夜晚还要接受蚊虫的叮咬,将士们可谓已经竭尽了全力。

“再有八百里就抵达怀安了,将士们咬紧牙关,走完最后这段路程!到了前线就可以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猎取功名,庇荫子孙!”刘辩一边牵着追风白凰徒步行军,一边高声鼓舞士气。

为了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自从七八天之前,伤势日渐痊愈的刘辩已经不再乘坐马车,而是徒步行军,藉此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既然天子下马徒步行军,孙武、孙膑、田丰等谋士,宇文成都、赵括、尚师徒等武将也只好纷纷效仿,用双脚与将士们一块跋涉千里,长途远征。

刘辩这招果然管用,六万将士被天子感动的一塌糊涂,士气高昂,誓死为国效忠,御敌于国门之外。一路上旌旗飘飘,军歌嘹亮,绵延十余里。

至于军歌是怎么的,自然是英明神武,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的大汉天子刘辩所作。

前些日子,刘辩在太极殿前凭栏远眺,壮怀激烈。在胸中默默的唱诵了一遍《精忠报国》,被热血激昂的歌词。大气磅礴的旋律感染,当即做出决定把这首歌作为大汉朝的国歌。遂马上招宫廷乐匠谱写乐曲。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以此激励大汉的将士奋勇杀敌,精忠报国。

在这狼烟四起,战火纷飞的年代,这首热血激昂,雄浑磅礴的乐曲很快的在东汉的百万大军中传唱开,几乎人人都能够放声歌唱。百万将士歌曲感染,一个个在心底陡生精忠报国的壮志,纵然马革裹尸而还也是一种荣耀!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嘹亮的歌声漫山遍野,让将士们平添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苍穹之下随着绵延的队伍飘荡,方圆数十里清晰可闻。

琊马台女王卑弥呼坐在马车里探出头,恰好与刘辩的眼神碰撞在一起,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称赞:“我对陛下的用兵才能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高昂的士气在我们东瀛是见不到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刘辩一边牵着马与卑弥呼的马车并肩行走。一边鼓弄玄虚,“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一首歌曲。一首诗词,甚至是一个故事都能让将士们士气激昂。精忠报国!这就是文化底蕴,这就是大国风范。你们那样的蛮夷小国永yuǎn 也无法望吾项背!”

卑弥呼叹息一声:“这就叫做阳谋吧?鼓舞军心,上下同仇敌忾,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呵呵……为将者不能只有阳谋还得有阴谋!”刘辩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兵不厌诈,随机而变。阴阳相济,刚柔并用,才能百战不殆,朕的阴谋比起阳谋一点也不会少!”

卑弥呼的内心加快了许多,不由自主的将双手抱住了胸部:“陛下指的阴谋是什么?”

“呛啷”一声,刘辩拔剑在手,舞起一团剑花,却说了一句不搭边的话:“朕的胳膊已经痊愈了!”

“陛下此话何意?”卑弥呼脸色骤变,似懂非懂。

“哼哼……你很快就会知道!”

刘辩翻身上马,留下一串不怀好意的笑声,策马扬鞭向前寻找安营扎寨的地形去了。斜阳西沉,天色渐黑,是时候寻找地方扎营歇脚了。

马蹄声隆隆,看到刘辩翻身上马,宇文成都、文鸯兄弟二人便引领了数百御林军紧随左右,寸步不离。

在前面带队的孙武与张郃已经寻找好了安营扎寨的地形,看到天子策马追了上,由孙武指了指斜东南方向的一片山坡,拱手道:“陛下,那边地势平坦,而且没有树木遮挡,夜晚山风徐,定然无比凉爽,可以让将士们免受闷热潮湿之苦。山坡脚下有一条小河穿过,水草肥沃,便与生火造饭,喂饮战马!”

“好就在此处安营扎寨!”刘辩勒马带缰,沉声下令。

半个时辰之后,六万大军在山坡上扎下简易的营寨,绵延五六里路。

将士们一路跋涉,身体俱都疲倦劳乏,用过晚饭之后纷纷钻进营帐,或者直接就在露天里赤.裸着膀子酣然入睡。随军的文武到天子的御帐开了一个简短的军议之后,由马忠负责巡夜,其他人各自回帐歇脚去了。

“扑棱棱……”

夜幕下,一只白色的信鸽振动翅膀在汉军大营的上方盘旋。在得到展昭的召唤之后,缓缓落了下,展昭解下绑在信鸽腿上的书信之后拿进御帐呈交给刘辩。

刘辩对照着看完之后大笑一声:“哈哈……孙权真是坑队友的奇才啊,弄不好周瑜要被他气死了!传朕的命令,让诸葛亮拿孙权、黄盖换回埃及艳后与杨七郎!”

“遵旨!”

展昭答应一声,立即退出御帐,从怀里掏出译码,按照刘辩的吩咐给诸葛亮飞鸽传书,传达天子的旨意。自从信鸽投入使用之后,大幅提升了东汉各军团的通信联络,在采用了密码编译之后更是杜绝了泄密的可能性,这让东汉的信息传递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展昭的书信刚送出不久,又有御林军报:“陛下……巡逻的将士捕获了一位商人打扮,但是手持陛下特制金牌的人,声称正在执行陛下的秘密任务,要求觐见陛下。”

“一定是陈荣,秘密带进!”刘辩正襟端坐,吩咐一声。

果然不出刘辩所料,人正是执行秘密计划的锦衣卫陈荣。前些日子带着小乔的书信赶往交州寻找周瑜,刚刚从交趾返回,一路打探终于在浈阳境内追上了天子御驾亲征的队伍。

“书信送给周瑜了么?他对你可曾怀疑?”待陈荣施礼完毕,刘辩沉声问道。

陈荣拱手道:“启禀陛下,书信已经送给了周瑜。虽然之前我已经给他传递了十几封书信,但这次周瑜比较谨慎,找借口把我留在身边待了半个月,设圈套考验了我多次,都被小人一一化解。这才让周瑜不再有疑虑,重金赏赐了小人,修了一封书信让我给小乔姑娘带回去。”

刘辩从陈荣手里接过书信,小心翼翼的拆开,飞快的扫了一眼,书信大致内容是向小乔表示感激,感谢她提供的情报,对于孙军说至关重要。并让小乔继续搜集重要的消息,让陈荣送往交州,自己已经用重金买通他,绝对可靠。

“找个机hui 把书信给小乔送去,你可曾想到了让小乔信服的说辞?毕竟周瑜不知道小乔已经随军到了交州,而你若贸然出现在军中,一定会让小乔生疑!”刘辩又小心翼翼的把书信装回信封,原模原样的封了起。

陈荣拱手道:“请陛下赐给小人一匹良驹与甲胄,我自会设法说服小乔姑娘。”

刘辩点点头,召唤文鸯进吩咐了几句,让他给陈荣置办马匹与甲胄去了。完事后再去一趟女眷营帐,把琊马台女王卑弥呼带,自己有事要和她“商议”。

随军女眷的帐篷挨着刘辩的御帐大约十余丈,周围都用篷布遮挡了起,由张出尘率领的五十名女兵把守,除了刘辩之外不许任何男人靠近,否则格杀勿论。

当然,为了避免破坏自己与将士们同甘共苦的形象,这一路行刘辩基本上没有在女眷营帐夜宿过,一直都是在御帐就寝。

这座女眷营帐里除了大乔姐妹之外,还有孙尚香与年幼的侄女,以及琊马台女王卑弥呼,另外还有十几个随行的婢女负责伺候她们的日常起居。从金陵一路走,跋涉了三千多里,风尘仆仆,可谓一路风霜,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女人吃了许多苦头。

“见过张美人!”

文鸯给陈荣准备好了马匹与甲胄,并把陈荣安置在相对靠近女眷的营帐住下之后,便径直到女帐前向巡夜的张出尘施礼,“陛下有要事召卑弥呼女王商议,请张美人通传一声。”

张出尘皱眉撇嘴:“这么晚了?见卑弥呼有何事?孤男寡女的……”

“小人不知!”文鸯面色凝重,不肯多说一个字。

“唉……这伤刚刚痊愈,又不安分了!”张出尘在心里叹息一声,也无可奈何,吩咐文鸯等一会,便进了女帐把卑弥呼召唤了出,告诉她皇帝有事情要与她商议。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卑弥呼也能猜到刘辩打的什么主意,因为白天的时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只能乖乖的跟着文鸯到御帐。

御帐里有木盆热气蒸腾,旁边还竖着一块木牌,上miàn 有墨迹未干的四个大字。

刘辩挥挥手示意文鸯退下,吩咐若无召唤任何人不得打扰自己,然hou 嘴角微翘朝卑弥呼微微一笑:“麻烦女王看看木牌上四个大字写的什么?”

“靖国犬社,什么意思?”

卑弥呼一头雾水,胸前巍峨的峰峦不停的起伏,这皇帝要染指自己那就吧,反正自己有求于人,但你弄莫名其妙的四个大字几个意思?

(25号了,继续求月票支持,有票的兄弟不要吝啬啊,你的支持就是剑客最dà 的写作动力,多多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