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三 遇强则强

七百三十三 遇强则强


                半年之前的苍梧之战,裴元庆阵前锤杀高仙芝,在沙场上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何元庆心中不忿,自告奋勇的去迎战裴元庆,两个元庆四把大锤狭路相逢。

只是面对着猛虎下山般的裴元庆,何元庆勉强扛了三锤就招架不住,要不是吴起率两千武卒杀到,今日也不会有牛角峰这场战役了。

那一战是吴起组建的汉家武卒初次亮相,面对着武力高达102的裴元庆,这支由精锐悍卒、江湖游侠儿、大户武师甚至是亡命之徒组成的武卒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断了裴元庆一指,废了他的坐骑,要不是关键时刻伍召援,裴元庆的性命就交代在苍梧了。

但裴元庆毕竟是隋唐第三猛将,能够正面硬扛李元霸三锤,武卒在重伤裴元庆的同时,也付出了四百多人的代价,损失同样惨重。

苍梧之战结束后,吴起又精挑细选了四百余人,一个萝卜一个坑,把这支精锐之师重新补充到了两千人。武卒、锐卒、精卒、卫卒,每个兵种五百人,这是吴起的编制,多了不要少了不行。

这次因为何元庆自作聪明,让汉军陷入了不利的境界,必须正面以寡击众,而且杨七郎被俘之后缺少压阵的猛将。眼看着黑不溜秋的番将在乱军中耀武扬威,击杀了偏将吕据,吴起决定打出最后的底牌!

“武卒向前冲阵,击杀蛮将!”吴起站在高处挥动橙色令旗,勒令武卒加入战场。

吴起是三军主将,自然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支武卒上,因此委任沿途招募的江湖游侠秦攻,以及豫章头号武师丁烈担任武卒的正副统领。平日里替自己统率训练这支虎狼之师。此刻看到吴起挥动冲锋的令旗,便齐齐呐喊一声,率领着两千武卒向前加入战团。

戴宗在乱军中挥刀砍翻了十几个贵霜士卒,惹恼了刚刚锤杀了吕据的穆罕达斯,咆哮一声,挥舞着一对黑黝黝的大铁锤朝戴宗催马冲杀过。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无人可挡。

戴宗既然能做斥候,随机应变的能力自然非同寻常,更不会以卵击石。

戴宗知道自己的特长就是能跑,武艺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对付个校尉偏将还能一决雌雄,但遇上了力大无匹的猛将,那就是白送人头。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有本事追我!”

戴宗一朴刀砍翻了一名贵霜士兵。拔脚就走,在乱军之中闪转腾挪,犹如穿花蝴蝶一般把穆罕达斯远远抛开,有心把贼将引进武卒阵中,跑了几步便停下脚步挑衅这黑鬼。

“无胆鼠辈,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穆罕达斯怒吼一声,催马追赶,誓要把戴宗砸成肉饼。

追了数十丈便与掩杀过的武卒迎面相遇。贵霜军兵力占优,身后跟着千军万马。穆罕达斯根本没把区区两千汉军放在眼里,催马挥锤长驱直入。

“武卒困将,精卒外围协助!”秦攻手中狼牙刀一挥,大声喝令武卒列阵困死这个自投罗网的番将。

丁烈手提一双短戟,连续刺杀了几名冲过的贵霜士兵,引领着锐卒、卫卒绕过武卒一字排开。阻挡住了冲杀过的贵霜士卒。

“冲啊,杀啊!”

穆罕达斯身后的千余名亲兵看到主将孤身深入,落入了包围圈,急忙呐喊着冲杀上,希望能够帮主将解围。但面对着身穿两层铠甲,手持三十多斤大戟的锐卒,犹如撞上了铜墙铁壁。

一阵血肉横飞的肉搏战,穆罕达斯的亲兵被砍杀了三百余人,而顶在前面的锐卒死伤不超过三十人,双方的伤亡比达到了恐怖的十比一。

身陷重围的穆罕达斯也知道遇见劲旅了,心中懊悔不已,挥舞着一对黑黝黝的大铁锤奋力冲杀,希望能够突出重围。

但武卒犹如牛皮筋一般,包围圈随着穆罕达斯的冲锋而移动,让他寸步难行。而且武卒身穿三层甲胄,即便被大锤扫中,也不会血肉模糊,至多就是五脏翻滚,口吐鲜血。

“断马腿!”

在穆罕达斯锤杀了十几名武卒之后,身材偏瘦偏矮的秦攻犹如灵猴一般就地一滚到穆罕达斯马前,手中狼牙刀狠狠砍出,登时将穆罕达斯的坐骑一双前肢砍断。

“咴……”

随着这匹西域五花马一声惨叫,穆罕达斯被掀翻马下。享受着裴元庆的待遇,可他没有裴元庆的本事,被武卒一拥而上围得密不透风,十几把锋利的大戟像剁饺子馅一般此起彼伏,瞬间就把这员贵霜悍将乱戟分尸。

“叮咚……恭喜宿主收获复活碎片一枚,贵霜武将穆罕达斯武力值94,被吴起麾下的武卒围杀!”又向南走了四百里的刘辩在马车上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又一枚复活碎片收入囊中。

“啧啧……贵霜的猛将真不少啊,掐指算算从去年开战到现在已经从贵霜身上收获了六枚碎片,也就是说贵霜已经阵亡了六名武力值超过90的猛将,真不愧是四大帝国之一!”刘辩在心中感慨一声,恨不能插上翅膀,率军抵达前线支援浴血厮杀的将士们。

“不好了,将军战死了!”

看到耀武扬威的穆罕达斯转眼就葬身武卒阵中,贵霜士兵一阵慌乱,士气大为下降,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中自乱阵脚,被两千武卒带着其他的汉军一阵猛冲杀的节节败退,后退了数百丈,眼看就要被汉军冲到牛角峰脚下与从山上冲下的何元庆里应外合。

“嘶……吴起的这支精锐部队战斗力竟然如此强悍?”站在高处督战的周瑜一脸的不甘心,“重甲骑冲阵!”

孙家的重甲骑是孙坚在世的时候一手组建,战马骑卒全都一身甲胄,骑术精湛,手持长矛,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三千之众,先后跟随孙坚平黄巾、战荆南、讨董卓,后又跟随孙策战襄阳、攻刘表,可谓久经沙场,身历百战。

但在前年驰援太平军的时候,伍天锡率领的两千重甲骑陷入了霍去病与赵的合围,两千骑全军覆没不说,还搭上了伍氏三兄弟的性命。之后孙家的重甲骑就仅剩了残存的一千余骑,虽然又经过多次补充,达到了两千五百骑的规模,但补充的新兵无论是骑术还是马匹都无法与那些阵亡的老兵相提并论。

此刻看到吴起手下手下的武卒所向披靡,周瑜再也沉不住气,打出了手中最后的一张牌。

“轰隆隆……”

随着周瑜令旗一招,两千五百重甲骑挥舞着长矛向汉军发起了冲锋,马蹄踏处,青草枯黄,大地震颤。一些不及躲闪的贵霜军被重骑撞倒,转眼就被汹涌的铁蹄踏过,变成齑粉。

看到周瑜出动了重甲骑,吴起在高处挥舞令旗,命令两翼的普通汉军后撤,以血肉之躯面对重甲骑简直是白送人头,也只有装备精良的武卒才能硬扛住重甲骑的冲锋。

“转戟!”

看到孙家重甲骑势汹汹,秦攻与丁烈一面掩护普通士卒撤退,一面指挥武卒四个兵种列阵,武卒与锐卒顶在最前面,精卒与卫卒缀在两个侧翼呼应,同时把大戟翻转过,头下尾上,赫然变成了一支拒马枪。

“噗噗噗……”

随着一声声破土的声音,近千把长戟头部插入泥土,形成了一个牢固的支架,尾部以四十五度角斜斜的迎着冲刺过的骑兵,在拔掉了裹在外面的皮套之后,露出了锋利的枪刃,在烈日照耀下灼人双目。

“轰隆隆……”

重甲骑自恃骁勇,根本没把对面的这支重装步兵放在眼里。虽然比起轻步兵重步兵的战斗力要强悍了许多,但重甲骑就是冷兵器时代的坦克,遇上了重步兵也是照样摧枯拉朽。

但这一次,孙家的重骑兵错了,由于冲的太猛还没反应过,就看到了眼前突然竖起了一排排寒光闪烁,令人不寒而栗的拒马枪。可是刚才这些重步兵手里拿着的明明是大戟,从哪里变戏法一般鼓捣出了这么多拒马枪?

战马可不会想这么多,冲刺的太猛脚下止不住四蹄,冲在最前面的纷纷撞上反转过变成了拒马枪的大戟。而且由于戟的形状非常适合做支架,再加上整支戟都是由纯铁锻造,尾部插入了泥土之后异常牢固,即便遇到了重骑强大的冲击力,也不会歪倒折断,只是向泥土里插得更深一些,更加牢固。

“咴咴……”

一瞬间,孙家重骑兵人仰马翻,冲的越猛的马匹伤的越重,即便马颈包裹着甲胄,仍然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被锋利的长枪透甲而入,深深的刺入了马颈或者腿根部位,剧痛之下纷纷人立而起,将马上的骑士掀落马下。自相践踏之下,许多跌下了战马的骑兵被跌倒的战马压在身上,轻则骨骼折断,重则五脏破裂,当场毙命。

“精卒、武卒上手斧!”

随着秦攻、丁烈的一声斥候,由身穿三层甲胄的武卒正面顶住重甲骑,由装备相对较轻的五百精卒与卫卒从腰间摘下手斧,从林立的拒马枪缝隙中钻到敌军阵中,挥动手斧砍伐马腿。

不过片刻之间,孙家的两千五百重甲骑就被砍翻了千余骑,缀在后面的也是阵脚大乱,进退不得。

周瑜在高处目睹此景心在滴血,几乎当场晕厥过去:“我的重甲骑啊,为何不是重步兵的对手?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