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一 作茧自缚

七百三十一 作茧自缚


                潮湿闷热的夜幕之中,杀声遍地,震彻霄,火把闪烁,映红苍穹。

面对着汉军箭楼弩台射下的一蓬又一蓬箭雨,头顶着山坡上滚滚而下的巨石擂木,迎面是张牙舞爪的鹿角荆棘,脚下踩踏着陷阱深坑,贵霜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从半夜到黎明时分阵亡了五千余人。

方圆不过五里的牯牛岭已经尸横遍野,汉军的各种防御工事已经被尸体填平,滚石擂木也已经砸完,庆幸弓箭还有将近十万支左右,这得感谢王守仁的物资调度。有这些弓箭在,还能据险死守一些时辰,不至于过早的展开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人是铁饭是钢,厮杀了大半夜下,贵霜军已经饥肠辘辘,人困马乏。

“就地驻扎,早炊!”

一身血污烟灰的伍召将长枪插在地上,下令就地埋锅造饭,等吃饱喝足了再继续强攻,誓死突破牯牛岭这道防线。

相隔五里的周瑜军团正密切监控战场的局势变化,夜幕中的斥候犹如走马灯般一个接一个的把四面八方的消息报告给周瑜。

“报……裴行俨、索狄拉二位将军在赤尾滩与姜松的守军展开激战,伤亡巨大,目前已折损了四千人,但汉军的防御阵地已经被摧毁了大半。目前我军正在埋锅造饭,准备吃饱喝足之后继续进攻!”

“报……伍召、穆罕达斯两位将军在牯牛岭遭到了何元庆的强力狙击,汉军凭险据守,我军的阵亡人数已经超过五千人。但汉军的防御工事也基本全部被摧毁。我军正在就地用炊,准备稍作休整后再继续强攻!”

一脸虬髯。浓眉虎目的周德威把手里仅剩的肉干就着炊饼三下五除二的填进肚子里,拔刀在手:“公瑾。咱们兵分两路支援牯牛岭与赤尾滩吧?看汉军兵力不足,只要突破了这两道防线,便能直抵怀安城下,拿下怀安,便能长驱直入,把战线推进到苍梧、高凉等地!”

正在看地图的周瑜腰悬佩剑,眉目间英姿勃发,举手投足间踌躇满志,听了周德威的话。不紧不慢的道:“不要着急,吴起的队伍还没有出动,我们就要留着后手,等吴启出击之后再投入全部兵力不迟!”

顿了一顿,周瑜又道:“徐晃军团已经被裴元庆与太平军围困,我们不用担心南面的援军。倒是北面郁林的霍去病军团不得不防。”

“王贲将军的前锋部队不是逼近郁林了么?我看霍去疾军团也不用担忧!”周德威手按佩刀,不以为然的道。

周瑜盯着地图沉吟道:“郁林地处浔郁平原,方圆百里一马平川,骑兵可以发挥巨大的优势。王贲将军选择轻骑急袭郁林是个正确的决定。但骑兵野战能力强大,却无法攻城,霍去病也有可能分兵救援吴起,不得不防!”

“看这里!”周瑜说着话手指落在一个叫做桑麻沟的地方。“这块地形东临郁河,西控浔郁平原,只要守住了这条道路。霍去疾的援兵便会被阻挡在浔郁平原。到时候,霍去疾的军队就只能在这块平原上面对贵霜骑兵的冲锋。只要霍去疾敢出城,必然是一场惨败!”

“公瑾的意思是让我去守住桑麻沟?”周德威归刀入鞘。似有所悟。

周瑜颔首:“我军要强攻怀安,兵力不能抽出太多,因此我只能拨给兄长五千人,你可有信心守住桑麻沟,不让霍去疾的援兵进入怀安境内增援吴启?”

“公瑾直管放心的收拾吴启就是了,只要堂兄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霍去疾的兵马跨过桑麻沟!”

周德威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提了大刀翻身上马,引领着五千兵马向西急行军,直奔怀安西北方向与郁林交界的桑麻沟驻防设伏去了。

派出了周德威拦截郁林方面的援兵之后,周瑜又派遣了两员贵霜武将,分别带领五千贵霜兵马赶往牯牛岭与赤尾滩增援伍召与裴行俨,争取一鼓作气的突破汉军在沿途要塞的防御,尽早的会师怀安城下。

另外,周瑜也有自己的私心,尽可能的把贵霜军、太平军、林邑军投入前线,用他们的鲜血冲开道路,可以减少孙军的伤亡。毕竟剩下的四万多孙军,才是孙权与周瑜的根本,尽管孙权不理解自己,但周瑜却知道自己一直在为孙家着想。

周瑜走出帅帐,望着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那万丈霞光预示着将会迎一场大捷,喃喃自语:“伯符,你在天之灵尽管看好了,我周瑜就算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让孙家成为一方霸主!”

一个时辰后,贵霜武将赫德率领着五千贵霜军抵达了牯牛岭,与伍召、穆罕达斯抱拳相见,重新吹响号角,准备向对面的汉军再次发起猛攻。

虽然汉军占据了地利,居高临下,又凭借着鹿角荆棘,陷马深坑,滚石擂木杀伤了五千多敌军,但在联军弩箭的反击之下,本方也阵亡了五百余人,另外还有五百余人负伤,撤回了后方的怀安县城,接受医匠治疗去了。

目前何元庆麾下的守军已经不足九千,就在敌军埋锅造饭的时候,何元庆也下令生火做饭,吃饱喝足之后再与敌军厮杀。

但在防御工事被敌军拼着巨大的伤亡摧毁之后,防守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接下必然是残酷的肉搏战,伤亡率定然会直线上升。看到贵霜军又有增援到,何元庆的眉头皱成了疙瘩。

抬头看到西面高耸的牯牛岭主峰“牛角峰”顿时计上心头,大笑道:“儿郎们随我登上牛角峰,居高临下,这样定然会大大的降低伤亡,让夷贼吃尽苦头!”

“不可……”负责联络的戴宗放下手里喝水的陶碗,提出了不同意见,“倘若贼军不攻牛角峰,直接通过牯牛岭抵达怀安城下强攻,怕是城池就守不住了!”

何元庆哂笑一声:“戴千户,论刺探情报,传递消息,我不如你,但锦衣卫与武将的侧重点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如果贼军不攻打我,而直接越过牛角峰,那我求之不得,我得谢他八辈子祖宗!我一可以与吴将军前后夹攻,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二可以切断他的粮食供应,用兵之道变化无穷,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多学着点吧!”

何元庆打定主意,立即传令下去:“全军爬上牛角峰,开弓搭箭,凭险死守!”

得了何元庆一声吩咐,九千汉军立即收拾了武器甲胄,背着干粮攀上了牛角峰,趁着贵霜联军发起猛攻之前占据了险要地势。戴宗也没有权利阻止何元庆,只能拱手告辞,把这边的情报向吴起报告去了。

汉军刚刚爬上牛角峰,贵霜军便汹涌而至,杀到了山坡之下。

抬头仰望,牛角峰的海拔至少超过三百丈,奇峰险峻,树木不生,整个山峰都是白花花的石头牙子,汉军躲在峦石后面,朝下面放箭,贵霜军发起了一波试探性的进攻,刚刚摸到山脚下就陈尸两百余人,而汉军却毫发无损。

“哈哈……龟儿子们啊,有种给我攻上!”何元庆站在一块巨石上,手提大锤俯视脚底下犹如蚂蚁般的贵霜军,为自己的随机应变得意不已。

联军搭上了两百多条性命,却连汉军一根毫毛也没有伤到,伍召不敢强攻,立刻派人去请示五里之外的周瑜。

周瑜得报之后带了五百亲兵,不消一炷香的功夫便赶到了牯牛岭脚下,凝视一番大笑道:“这何元庆自己找死,把牛角峰围起,一天不喝水军心就会涣散,两天不喝水,不用我们打,汉军就会自己渴死!”

得了周瑜一声命令,两万贵霜军立刻围着牛角峰设置工事,挖掘壕沟,竖立鹿角,搭箭箭楼,弄了个包围圈在牛角峰底下把何元庆的队伍牢牢困住。

而周瑜也率部移动到了牯牛岭,与伍召、穆罕达斯率领的两万人马背靠背扎下阵脚,阻挡吴起的援兵,准备全歼困在牛角峰上的九千汉军。

周瑜寻找了一块高地扎下帅帐,指挥全局,吩咐道:“只要困死何元庆,吴启定然会全力前救援,我军正好与吴启主力在这片旷野上决战。只要能够挡住吴启主力三天左右,断了水的何元庆所部必然军心溃散,斗志全无,体力殆尽。歼灭了何元庆的近万人马,吴启犹如断了一臂,我军便能凭借兵力优势,击溃吴启!”

戴宗以最快的速度把何元庆移师牛角峰的消息报告给了吴起,吴起不由得扼腕叹息:“何元庆啊何元庆,我早就叮嘱他严格执行我的计划,牯牛岭守不住就退到青石坡,这里是我们的第二道防线,他怎能自作聪明,攀上了寸草不生的牛角峰,这简直是自寻死路?”

(ps:最后纠正两个观点,一种认为南方到处都是山林丘陵,骑兵无法作战。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南方多水、沼泽、丘陵不假,但那是整体地形,局部地区也有面积不小的平原,在地图上看着不大,但望山跑死马,别说骑兵冲锋,跑半天也不一定能跑出平原。

另一个观点只要提到兵,就认为刘辩手下的士兵就是自东吴,就十分精通水性。请注意,目前刘辩控制的疆域已经覆盖了半个中国,兵力自各个地区,一百多万大军怎么可能都是东吴兵?

还有人认为提到南方人就精通水性,这也是错误的,真正精通水性的都集中在长江流域,各大胡泊附近。别的地方充其量也就是略通水性,距离精通水性差了十万八千里,更别说和那些在江河上戎马生涯了半辈子的老兵抗衡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