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二十五 骄兵必败

七百二十五 骄兵必败


                四月中旬,南方下起了连绵细雨,一连几天,霏霏不绝,道路泥泞。

在蒙恬的督促下,裴行俨提兵五万,与四万多孙氏残部冒雨穿过谅山向北进军,用了四天左右的时间逼近到吴起军团的前沿阵地临浦五十里左右。

作为呼应,蒙恬又派裴元庆提兵三万会合韦昌辉、李秀成的十二万太平军从东路进军,沿着海岸线攻打徐晃镇守的合浦郡。

而蒙恬自己则把帅帐前移到谅山脚下坐镇,同时派遣斥候通知王贲加快进军速度,一定要赶在汉军援军抵达之前一举摧毁郁林——怀安——合浦这条防线,把战事推进到交州北部,在苍梧、高凉境内与汉军决战。

雨水在连续下了数日之后终于停了下,天地间雾气朦胧,湿漉漉一片,山野河沟里到处都是积水,不知疲倦的青蛙从清晨到深夜,不知疲倦的歌唱聒噪,搅的人不胜其烦。

这日清晨,贵霜军的斥候飞马报:“禀报将军,前方十五里出现一支五千人的汉军列阵阻挡,请将军定夺!”

“得好!”

身材魁梧,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的裴行俨拍案而起,活动着浑身关节,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憋了这许久,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替胞兄报仇了!可惜只有区区五千人马,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周瑜拱手劝谏道:“裴将军,吴起麾下有五万人马,这次却只派了五千人迎战,分明是诱敌之计,将军要出战也可以,但切勿追赶。免得中了吴起诡计!”

裴行俨眉头微蹙,面露不屑之色:“吴起麾下只有五万人,我军两倍于敌,本将只怕吴起据城死守,若他肯出设伏再好不过,正好围而歼之!”

裴行俨话音落下。立即召唤麾下两员大将索狄拉与萨尔曼出列听令:“本将命你二人各自率一万人从左右包抄,若发现汉军在前方设伏,便抄其后路将之一网打尽!”

这两员番将一黑一白,俱都生的满脸络腮胡子,身材魁梧彪悍,当下一起出列拱手领命:“谨遵将军吩咐,若发现汉军伏兵,我等定然左右合围,使之有无回!”

裴行俨又对周瑜道:“既然周公瑾如此畏首畏尾。那就留在大营坐镇吧,看我与孙仲谋破敌!”

裴行俨是蒙恬派的顶头上司,孙权不敢抗命,只能拱手领诺:“愿听从将军差遣!”

“把你麾下的人马各派出五千人听从索狄拉与萨尔曼两位将军调遣!”裴行俨手抚佩剑,一脸的颐指气使。

孙权无奈,只能按照裴行俨的吩咐行事,命黄盖、韩当各自率领五千人听从两员贵霜大将的调遣,跟着贵霜军出了大营。左右分开,寻找小路向北包抄去了。

“给我抬戟备马。看我如何大破汉军!”

裴行俨踌躇满志的叱喝一声,喝令亲兵给自己抬虎头盘龙戟,牵黄骠战马,率领两万贵霜军出寨进攻前面的汉军,并勒令孙权提兵两万跟随助战。

“唉……这贵霜武将过于自大,必遭败绩!”周瑜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

但现在寄人篱下。周瑜也不敢违抗裴行俨的命令,遂命周德威、伍召二将护着孙权,提两万人马跟随裴行俨出寨向汉军发起进攻,而周瑜自己则与叔父周侗率领两万人马坐镇大营,一面拱卫粮草辎重。一面做好救援准备。

裴行俨率领四万人马列阵前进,走了十几里便与迎面的汉军狭路相逢,放眼看去,只见对面飘荡着“何”字大旗。

“某乃汉将何元庆,谁敢出与我一决死战?”何元庆提锤立马,大声叫阵,“无知蛮夷,竟敢入侵我上邦大国,定让尔等有无回,客死他乡!”

裴行俨在马上放声大笑:“哈哈……原你就是被我兄长三锤打下马的何元庆?手下败将还敢出耀武扬威,真是不知羞耻!”

“胜败乃兵家常事,何耻之有?”何元庆手中的八宝亮银锤猛地撞击在一起,火花四溅,“休要在这里狐假虎威,有本事出与大爷分个高下,让我教你做人!”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就让本将取你首级!”裴行俨手中虎头盘龙戟画一个圆弧,就要策马出战。

“杀鸡焉用宰牛刀,何劳上将出手?裴将军少歇,看我将汉将斩于马下!”

裴行俨还未出马,旁边已经有一员留着大胡子,高鼻深目,棕色皮肤,身材略显臃肿的贵霜大将提刀纵马杀出阵,正是偏将塔提斯。

“番将受死!”

何元庆策马向前,手中一对大锤横扫斜抡,劈头盖脸,照着这员自告奋勇的番将穷追猛打。

战有三十回合,何元庆卖个破绽,塔提斯一刀劈空,被何元庆反手一锤击中后脑勺,顿时跌下战马,当场毙命。

与此同时,远在两千里之外的刘辩收到了系统提示:“叮咚……恭喜宿主收获复活碎片一枚,贵霜大将塔提斯武力值91,已被何元庆阵前击毙。宿主拥有的复活碎片上升至2枚!”

本想让部将试试何元庆的身手,不料却被击毙于马前,裴行俨登时恼羞成怒,手提虎头盘龙戟杀出阵:“汉将休走,吃我一戟!”

何元庆也不答话,挥舞起双锤与裴行俨厮杀在一起。

两员大将马走连环,锤戟往,你退我进,你攻我守,堪称将遇良才,棋逢对shou ,直踩踏的尘土飞扬,烟尘弥漫。

战有五十回合左右,何元庆虚晃一锤,拨马就走:“番将有些本事,待大爷我回去换匹战马再与你厮杀!”

裴行俨哪里肯舍,长戟一招,喝令全军追杀:“全军冲锋,不要走了汉军!”

随着裴行俨一声令下,四万多联军漫山遍野的向北冲锋,对何元庆率领的汉军穷追不舍。

追了二十多里,果然从两旁山坡的隐蔽处杀出两支伏兵,约莫各自七八千人,为首大将正是杨延嗣与姜松。

裴行俨在马上大笑道:“无谋汉将,中了我的将计就计也!左右何在?吹响号角,召唤索狄拉与萨尔曼两位将军合围,把设伏的汉军困在中央,一网打尽!”

随着呜咽的号角响起,左右两侧的贵霜军从外围包抄过,反而将杨七郎与姜松的伏兵包围在中央。汉军乱作一团,由杨七郎在前开路,姜松与何元庆殿后,全力冲开一条去路,向东而去。

裴行俨也不追赶,挥军直逼临浦县城脚下,城里的守军听说主力大败而走,无心恋战,打开北门逃命而去。裴行俨率军进城,才发现城里的百姓空空如也,临浦县城早就变成了一座空城。

看看天色已晚,裴行俨传令下去:“大军在城内休息一夜,明日继续向北进军,直逼吴起的老巢怀安!”

周瑜在后方大营得到消息,蹙眉思忖:“那吴起深谙用兵之道,怎会如此不堪一击?只怕城中有诈,当修书一封给仲谋,使之不可进城,在外围高地屯驻,严防汉军卷土重!”

周瑜的书信很快送到孙权手中,孙权向裴行俨请求道:“末将愿率兵驻扎在城外,与将军互为犄角,请将军准许。”

孙权要给自己看门,裴行俨自然不会拒绝,一口答应了下。于是孙权率兵在城外高地驻扎,而裴行俨则率领数万贵霜军进入了临浦城,在人去楼空的民居里暂住一宿。

夜深人静之时,临浦县城的大街小巷忽然到处冒水,而且越越汹涌,在街头巷尾肆意流淌,满城弥漫,很快就变成了汹涌奔流之势。

与此同时,临浦县城北面洪水席卷而,从高处呼啸奔腾俯冲了过,很快就把临浦县城浸泡在洪水之中。许多城墙底部已经被凿空,在洪水的浸泡下纷纷坍塌,更让洪水毫无遮拦的冲进临浦县城,把数万贵霜军浸泡在大水之中。

原吴起看到近日阴雨连绵,便在临浦县城上方隐蔽处制造了一座大型堤坝,把郁河水引了进,再加上降水多日,使得堤坝蓄水日益高涨,一旦决堤便形成了奔流的山洪,山呼海啸一般卷向临浦县城。

吴起命人修筑蓄水堤坝的同时,又命姜松、杨七郎率兵日夜赶工,在临浦县城挖掘了十余条地下通道,然hou 再把洞口掩盖隐蔽,好让外面的洪水渗入城中,冲倒城墙。

裴行俨在睡梦中被嘈杂喊叫声惊醒,慌忙提戟出帐查看,只见临浦县城中已经是洪水弥漫,大街小巷变成了河流,急忙翻身上马,引领了亲兵向城外逃命。

刚刚到城门,洪水越越高涨,坐骑已经无法行走,裴行俨等人只能卸掉甲胄,游泳逃命,望着高处的孙权大营逃生。

黑夜里杀声四起,吴起率兵乘坐竹筏顺着洪水从上游而,纷纷举起火把照亮黑夜,看到水中有游泳逃生的贵霜士兵便是一刀下去,登时漂在水上一颗人头。

“将军,前面那游泳逃生的人似乎是贵霜大将裴行俨!”嘈杂的夜色之中,有眼尖者发现了泅水逃命,甲胄不整的裴行俨,遂大声提醒吴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