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二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七百三十二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青石坡西距牯牛岭十二里,东离赤尾滩十五里,犹如挑着两个箩筐的挑夫处在中央,可以随机应变,根据战场的局势随时驰援两地。

但何元庆自作聪明,置吴起的将令于不顾,率军登上了草木不生的牛角峰,把九千将士置于绝境,这让吴起不得不改变作战计划。

“驰援牯牛岭,拼死击退贼军,解牛角峰之围!”

吴起手提双刀翻身上马,引领着两千武卒外加一万马步混合骑兵朝牯牛岭急行军,只留下了一员偏将率领五千人继续坐镇青石坡,并且在必要的时候支援赤尾滩。

牯牛岭与赤尾滩是通向怀安县城的两条驿道,被击破任何一处要塞,都可以兵临城下。而且若是其中一处被击破,贼军还可以绕到另外一支人马的背后,前后夹攻,将汉军置于不利的境界。

一万两千汉军踩踏的尘土飞扬,向着牯牛岭急行军,不过半个时辰便抵达了牛角峰附近,山峰上的汉军旌旗招展,九千将士从半山腰向峰顶密密麻麻的散布着,一个个弯弓搭箭,据险死守。

迎面一支万余人的队伍以矩形方阵排开,一名身材魁梧,彪悍雄壮的贵霜大将胯下骑着一匹五花马,手提一对黑不溜秋的大铁锤,正耀武扬威的等待汉军到。

“大军暂停!”

在距离贵霜军还有五百丈左右的时候,吴起发现路边有一处相对较高的山坡,便勒令停止进军,翻身下马爬上山坡观察敌军的虚实。

两千武卒列成田字格阵势,居中压阵,一万人马以雁行之阵两旁分开。弓弩手顶在最前方,刀盾兵紧随其后,三千骑兵与武卒毗邻而居,随时待命出击。总共一万两千人马在山坡脚下列开阵型,拱卫着爬上山坡观察虚实的主将吴起。

吴起在戴宗的陪同下顶着烈日爬上了这块山坡,放眼望去。

只见牛角峰下面的贵霜军至少围了一万五千人。而且以汉军之道还治汉军之身,围着牛角峰挖了一圈壕沟,竖起了鹿角荆棘,在壕沟的对面搭建了数十座简易箭楼,摆开了困死何元庆的架势。

“周瑜也看出了牛角峰草木不生,这是打算渴死我军啊!”

吴起皱着眉头呢喃一声,抬头看了看天空,骄阳似火,万里无。这才上午巳时便如此炙热,到了晌午头怕是更加难挨。

牛角峰上光秃秃的一片,无遮无挡,九千将士肯定汗流浃背,更加需要大量的水分补充,平日里缺水还能坚持两三天, 就这炎热的天气怕是一天都难熬。没有水源补充,弄不好许多将士会中暑晕倒。导致战斗力大幅下滑,轻则士气下降。重则军心崩溃。

迎面拦截的这支贵霜军大约一万五千人,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毕竟人数占优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而在这支列阵的队伍后面还有五千人在一座山坡下待命,山坡上有人正像吴起一样朝这面眺望。

两座山坡相距大约一千丈,两个主将隔着千军万马相互对峙。虽然看不清彼此的面目,但却能感受到对方的眼神,那是挑衅以及蔑视的眼神。

“山顶烈日炎炎,将士们支撑的越久越耗费体力精神,只能尽早向贼军发起强攻。把牛角峰脚下的包围圈冲散!”

吴起手提双刀就要下山,一边走一边叮嘱戴宗,“这座山坡正对着牛角峰,待我向敌军冲锋的时候,劳烦你向山上挥舞绿色旗帜,何元庆看到之后一定会攻下山与我前后夹击!”

戴宗急忙一把拉住吴起:“将军你是三军主将,还是由你坐镇指挥吧!”

“唉……延嗣将军被俘之后,手下缺少大将,我只能亲自冲锋陷阵了!”吴起摇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

戴宗挥舞了下手中的朴刀,信誓旦旦的说道“戴某习武多年,也算略通武艺,若将军信得过,就让我带队冲锋吧?你在山上指挥!”

坐镇中军比冲锋陷阵重要的多,既然戴宗自告奋勇,吴起便颔首答应下:“既然如此,劳烦戴千户了,战事结束,本将一定会为你邀功请赏!”

“呵呵……大丈夫为国尽忠乃是分内之事,将军何出此言,戴某去了!”戴宗答应一声,拎着朴刀冲下了山坡。

“吹响号角,进攻!”

看到戴宗下了山坡,吴起朝身边的传令兵吩咐一声,同时在山坡上挥舞黄色的旗帜,命令两旁的雁行之阵向前冲锋。

“杀啊!”

随着吴起令旗一挥,七千队伍由弓弩兵在前开路,刀盾兵紧随其后,向贵霜军阵型逼近。戴宗与一名叫做吕据的偏将一左一右,领衔队伍向前冲锋。

看到汉军开始进攻,周瑜脸上露出微笑:“看吴启也知道在这炎炎烈日之下,山顶上的汉军熬不了太久,以劣势兵力正面强攻优势兵力,乃兵家大忌!纵然吴起在世,也是回天乏术,汉军这一场大败,已经是在所难免!”

周瑜朝着脚下不远处的贵霜军挥舞红色旗帜,示意穆罕达斯严阵以待,等着汉军攻,以逸待劳更能占尽优势。

随着震彻山野的脚步声响起,戴宗与吕据率领七千人逼近到贵霜军大约一百五十丈的距离,看到贵霜军依旧纹丝不动,便喝令弓弩手放箭。

“嗖嗖嗖……”

冲在前面的三千弓弩兵乱箭齐发,朝贵霜军仰射出一波弩箭,犹如暴雨般倾洒而下。

“盾牌兵!”

随着穆罕达斯一声吆喝,数千贵霜盾牌兵扛着巨大的木盾挡在最前面,把汉军的这波箭雨消弭殆尽。

“该死的周瑜,真是沉得住气啊!”

吴起怒视对面山头上悠然自得的周瑜,双眼火冒三丈,但时间拖得越久,对于何元庆越不利,只能强行以寡击众。

“朝牛角峰吹响号角!”

吴起厉喝一声,朝对面高耸的牛角峰挥舞起了绿色旗帜,命令何元庆杀下山,与戴宗、吕据的人马前后夹击。

何元庆刚上牛角峰的时候一波箭雨射的贵霜军尸横遍野,本方毫发无损,颇为得意。但不大会功夫,就被贵霜军在山脚下设置了包围圈,猛地明白了周瑜的意图,这是要把队伍活活渴死在山上啊!

炎炎的烈日炙烤在光秃秃的山上,汉军一个个汗流浃背,无比思念清澈的泉水。但越思念不得,越是口干舌燥,不过半上午的功夫,许多将士的嘴唇已经干裂的起了白皮,把舌头几乎舔的麻木了。

无奈之下何元庆组织了两千人的敢死队向山下冲锋,遭到了伍召的强力阻击,而且被对方的荆棘鹿角阻挡,被贵霜军站在箭楼上爆射,冲了几次搭上了四五百条性命,根本无法突围,只能退上牛角峰另想他法。幸好关键时刻吴起率军援,这才稳住了山上将士的军心。

看到吴起不停的朝牛角峰挥舞旗帜,冲锋的号角在烈日下回荡,何元庆提了双锤,招呼一声:“留下两千人据守山腰,其他人随我向下冲锋!”

“杀啊!”

有了吴起的支援,汉军士气高涨了许多,在冲锋号角的鼓舞之下,跟随着何元庆冲下山坡,向贵霜军的包围圈发起了冲锋。

“全军冲锋!”

看到何元庆从山上冲下,戴宗与吕据也率领七千人马向贵霜阵地发起冲锋,盾牌兵在前,弓弩手在后,长枪兵押在最后。

看到汉军山上山下同时进攻,周瑜杏黄色令旗一招,下令同时迎战,并派出斥候快马加鞭赶往赤尾滩调一万人马前增援。只要能够全歼何元庆所部,就能断了吴起一条臂膀,怀安便唾手可得。

“放箭!”

随着穆罕达斯一声令下,贵霜军朝冲杀过的汉军乱箭齐发,双方隔着百余丈互相仰射。

一时间,箭雨在天空呼啸,飞飞去,许多箭支在空中撞击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折断破裂声,犹如闹蝗灾时候的飞蝗一般密集而又毫无头绪。

汉军一边走一边放箭,对于箭矢的躲避,以及盾牌手的保护就弱了许多,而贵霜军原地列阵,防御则安全了许多。双方一波箭雨互射完毕之后,汉军倒下了六七百人,而贵霜军中箭倒地者也就寥寥二百人左右。

“杀啊!”

互射过去之后,双方进入了短兵相接阶段,六千多汉军将士在戴宗与吕据的带领下与迎面的一万五千贵霜军厮杀成一团,一时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挡我者死!”

穆罕达斯手拎一对一百三十斤的铁锤,在乱军中左冲右突,所到之处,大锤犹如泰山压顶,马前竟无一合之敌。

“吃我一锤!”

穆罕达斯杀的兴起,迎面遇上一员汉军校尉,双锤横扫,将汉军校尉震飞,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吕据的兄弟吕守。

看到兄弟身死,吕据须发皆张,嘶吼一声,挥枪杀向这员彪悍的贵霜大将:“蛮贼,还我兄弟命!”

“哼……你也得有这个本事!”穆罕达斯冷哼一声,催马向前与吕据厮杀在一起。

乱军之中两将锤枪往,战有七八回合,锤枪相交,吕据的枪杆登时折断,被穆罕达斯一锤连人带马砸成肉饼。

穆罕达斯所向披靡,击毙了吕据之后恰好与戴宗狭路相逢,大笑一声:“你的同伴在黄泉路上太孤单,你就陪他做个伴吧!”

吴起在山坡上看到贼军不仅人数多,而且有猛将助阵,只恨的咬牙怒目,令旗一挥,喝令:“武卒向前冲阵,围杀了这个黑皮肤的蛮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