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三十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七百三十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兵贵神速,把平山县城留给仲谋,大军一刻也不停歇,连夜直逼怀安!”

周瑜得到拿下平山的消息之后,帅旗一挥下令连夜向东进军,直逼吴起经营了许久的老巢怀安,誓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拔吴起三座县城。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伍召、穆罕达斯率领两万人马在左,周瑜与周德威率两万人马居中,裴行俨、索狄拉率领三万人在右,总计七万人马在填饱肚子之后,连夜向五十里之外的怀安逼近。

苍茫的夜色之中,漫山遍野的火把犹如苍穹上闪烁的繁星,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七万贵霜联军声势浩大,脚步声震彻的地动山摇,山河变色,汉军斥候急忙快马飞报吴起。

“这周瑜真是得寸进尺!”

坐镇怀安的吴起得到联军连夜袭的消息之后不由得勃然动怒,拍案叱骂:“若不是陛下叮嘱让你几次,临浦、平山也不会轻易给你,竟然还想一鼓作气的拿下怀安?真是够狂妄的!”

但恼怒归恼怒,吴起对周瑜的用兵才能还是有些佩服,没想到这家伙拿下平山之后马不停蹄,连夜直逼怀安,这魄力绝非一般将领可比。之前倒是自己小瞧他了,就算没有天子的叮嘱,要想赢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拿出浑身解数还真奈何不了他。

“这周瑜真是劲敌,先前倒是小觑他了!”

吴起当即披盔挂甲,对沮授道:“虽然陛下叮嘱要让周瑜赢几次,但怀安城绝不能丢失,否则贵霜军便会长驱直入突破防线,深入交州北部。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吾决定出城野战。在延嗣将军被俘之后,我军将领稀缺,只好劳烦公与先生守城了。”

“将军直管出城,沮授一定会设法死守怀安!”沮授拱手领命。

由于贵霜大军步步进逼,吴起已经派人把新婚半年的妻子吴氏,以及孙坚的遗孀也是自己的大姨子吴夫人。还有孙策的遗孀虞芷若,再加上孙坚两个还未弱冠的儿子孙匡与孙朗派人送到了苍梧,交给王守仁代为照顾。

并且在半月之前,吴起已经把城里的百姓全部遣散,让他们向交州北部的新宁县城转移。怀安作为前沿阵地,将必然会迎残酷的血战,腥风血雨,尸山肉海的局面定然少不了。现在的怀安城除了守军及一个月的粮草之外,已经是一座空城。

“备马!”

既然沮授一口答应了下。吴起便翻身上马带着麾下最为精锐的两千武卒,外加一万五千守军连夜出城,赶赴前线要塞抵挡联军的进攻。

经过了临浦之战与平山之战后,吴起麾下的人马已经折损了五千余人,总兵力已经不足四万五千人,面对着势汹汹的联军,吴起不敢懈怠,因此只给沮授留下了五千人守城。其余人马倾巢出动。

暗夜之中,何元庆与姜松各自率领一万人马分别驻守险要的牯牛岭与赤尾滩。这是通往怀安的两条要道,吴起已经提前半年在此设置了箭楼弩台,挖掘了陷阱,摆放了拒马,堆积了滚石擂木,做好了一切防御准备。

只不过姜松刚刚从平山前线退下。还没得及喘口气,贵霜军就尾随而。姜松急忙下令列开阵型,弓弩兵在前,刀盾兵居中,长枪兵在后。在赤尾滩一带严阵以待,并且派出斥候向吴起求援。

吴起一边率军离开怀安县城增援前线,一边等待斥候的消息,贵霜军势大,再加上杨七郎被擒之后自己手下缺兵少将,若没有霍去病与徐晃的增援,这场战役势必非常艰苦,就算能够扛住联军的猛攻,少不得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

两军相距不过四五十里,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局面,拼的是将领能力,拼的是士兵素质,任何的阴谋诡计已经没用,只有拿出绝对的实力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驾……”

暗夜中,马蹄声急促的如夏天的冰雹,由南方疾驰而。

翘首期盼的吴起微微侧目:“嗯……应该是徐公明那边传消息了吧?不知道战况如何?”

“报……”

满身尘土,蓬头垢面的斥候到吴起面前翻身下马,这一百五十里的路程快马加鞭用了两个时辰,几乎把胯下的战马累的虚脱了,人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下马之后双腿重逾千钧,踉踉跄跄的扑倒在吴起面前。

“这一路上辛苦了!”吴起翻身下马,弯腰把斥候扶了起,“公明将军那边战况如何?”

“呼呼……”斥候大口的喘着粗气,心情沉重的道,“裴元庆、韦昌辉、李秀成率领十五万联军直逼合浦,徐公明、苏定方等几位将军出城分头迎战,虽然获得了几场小胜,但联军势大,最终还是兵临合浦城下,把城池围困了起。”

吴起皱眉:“合浦靠近海边,地势平坦,无险可守,被围了也不意外。合浦城墙比怀安高厚的多,一时之间应该无虞,想徐公明、苏定方足以守住直到援军抵达。但看起合浦的援军是指望不上了,也不知道郁林霍去疾将军那边情况如何?”

贵霜军势汹汹,夜幕之中已经能够看清西南方山野中的火把,犹如漫天繁星一般愈愈近,人喊马嘶声也逐渐清晰起。

时间一刻也容不得耽搁,吴起下令在牯牛岭与赤尾滩之间的青石坡驻兵,随时准备接应何元庆与姜松,并派人通知何元庆与姜松:“死守阵地,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许撤退!”

“诺!”

斥候答应一声,翻身上马,卷起一溜尘土,分别向牯牛岭赤尾滩传令去了。

就在吴起站在高处,向南方眺望之际,有人从山坡下一溜烟般跑了上:“将军,将军……戴某回了!”

吴起扭头望去,发现的是锦衣卫千户戴宗。

前些日子,天子传达的让周瑜先赢几场的密旨就是由他送的,而且送完书信之后也没有回去,一直留在前线效力。因为脚力过人,天赋异禀,所以三个兵团之间的联络大部分都落在了戴宗的身上。

“呵呵……戴千户真是好脚程,合浦的斥候刚回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你就接踵而至,神行太保的美誉果真名不虚传。”吴起竖起大拇指,夸赞了戴宗几句。

戴宗脸不红心不跳大气也不喘,向吴起拱手道:“要不是路上撞见了贵霜援军的先锋部队,绕了一段弯路,我还能提前半个时辰回。”

“王贲的援军到了?”吴起蹙眉问道,看起形势越越严峻了。

戴宗从吴起亲兵手里接过陶碗,咕嘟嘟的连灌好几口水,最后用满是尘埃的袖子擦拭着嘴巴道:“谁说不是呢?至少有一万五千左右的骑兵,已经逼近到郁林城一百里。但霍将军让我回告诉将军,安排好了郁林防御之后,最迟到明日晌午,他就会率领一支劲旅前怀安支援,让将军一定要顶住夷贼的进攻!”

吴起微微颔首:“我吴起誓死拱卫怀安,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夷贼的脚步踏入怀安!”

戴宗在夜色中就肉干、咸菜喝了一壶酒,然后起向吴起拱手道:“我闲着没事,请将军给我安排任务!”

“戴千户脚力过人,我这青石坡与赤尾滩还有牯牛岭之间的联络就全拜托在你身上了!”吴起也不客气,当即给戴宗下达了命令。

“尽管落在戴某身上便是!”戴宗答应一声,提了朴刀下了山坡,赶往牯牛岭。

黑夜之中,穆罕达斯与伍召率领的两万人马慢慢的逼近到牯牛岭防线,看到这条险要的道路两侧箭楼密布,拒马枪林立,不敢贸然进攻,急忙派兵请示周瑜。

“强攻,争取在天亮之前突破防线,杀到怀安城下!”

周瑜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吴起已经无路可退,必然会拼死相搏,狭路相逢勇者胜,通往怀安的道路只能用鲜血冲开。

“杀啊!”

随着周瑜的命令传达,伍召手中长枪一招,身材魁梧的穆罕达斯手提一对铜锤不甘落后,并肩率领着盾卒向前冲锋,“用盾牌挡住汉军的弓弩,放火箭烧掉他们的箭楼!”

“嗖嗖嗖……”

震天的杀声之中,晃动的火把照耀之下,设在牯牛岭上的箭楼乱箭齐发,一瞬间倾洒下了上万支箭雨。

“咄咄咄……”的声音在山岭上此起彼伏,犹如夏天的暴雨一般密集,那是弩箭落在盾牌上发出的声音。

“滚石擂木!”

看到箭雨杀伤力微弱,何元庆亲手投出一块滚石,喝令山路两旁的伏兵投掷滚石擂木。

这座山路虽然不是很险峻,但坡度依旧能够居高临下,一时间磨盘般的滚石轰隆隆的滚了下,需要一人环抱的圆木也蹦蹦跳跳的弹下,砸进了冲在最前面的联军阵中。

盾牌可以挡住弩箭,但却抵不住冲击力巨大的滚石擂木,片刻间战场上就惨叫声连天,数不清的联军士兵被滚石擂木砸的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那些侥幸躲过的士兵手里的盾牌被砸的稀巴烂,躲过了滚石擂木,却也没能躲开密集的箭雨,发出一声声惨叫扑倒在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