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二十三 调教女王

七百二十三 调教女王


                车辚辚,马萧萧,三月春风似剪刀。

负了伤的刘辩登上臣子们给准备的马车,与琊马台女王卑弥呼同乘一车,在数千御林军的簇拥下离开了钱塘县朝大营返程。在辚辚的马车声中,卑弥呼把自己出现在钱塘的经过向刘辩陈述了一遍。

说起并不复杂,经过四五年的征战,日本新崛起的部落领袖织田信长率领起义军横扫日本岛,先后剿灭各路小诸侯,最终合围琊马台国都。

见大势已去,卑弥呼手下的亲信拼死护着她突围向西抵达了海岸准备逃亡大汉,而织田信长则派出手下“忍者团”的头号杀手服部半藏率领了数百忍者沿途追杀卑弥呼。

服部半藏率部分头追赶,得知卑弥呼从日本西南部的鹿儿岛扬帆入海,便率领数百名忍者乘船追袭,最终在茫茫东海追上了卑弥呼乘坐的船只,一路尾随不舍,你追我赶的追逐了半月的时间,最后穿过舟山群岛进入了杭州湾,在钱塘县境内登陆。

经过连续的厮杀,卑弥呼的亲兵数度杀退服部半藏率领的忍者,但本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由出海时候的六百多人锐减到今夜的五十人。而服部半藏率领的百十名忍者也仅剩下最后七八名精英,若不是刘辩的无心插柳,今夜说不得卑弥呼就成了服部半藏的刀下之鬼。

在穿越之前,刘辩以为凭三国时代的航海能力,以及船只无法抵达日本,但在做了皇帝看了大量的史书记载之后。刘辩才发现其实不然。

秦始皇时期,嬴政就曾经派遣徐福率领万余名童男童女由蓬莱出海。远渡茫茫东海,抵达了日本;之后在光武帝刘秀时期。倭国曾经派使者入洛阳求封。及至到了三国时期,琊马台女王卑弥呼更是频繁派使者登陆华夏,向魏文帝曹丕俯首称臣,茫茫大海对于有经验的渔民说并非难事,甚至凭借一艘中等规模的船只就可以往自如。

“照你这么说,日本岛已经被织田信长统一了?”刘辩目光如霜,抚须询问。

卑弥呼这张虽然美艳但却略显高冷的脸庞一愕:“日本岛?”

“日本就是你们倭国,据上古史书记载,你们倭国的子民最爱撸管柔道。这些动作都叫做‘日本人’,所以你们的国家又叫做日本岛!”

听着刘辩说的“高大上”词语,卑弥呼似懂非懂,脸色有些尴尬:“陛下说是日本人那就日本人吧,至少比倭人好听一些。不敢欺瞒大汉皇帝,那织田信长用兵了得,我们琊马台的将军不是他的对手,屡战屡败,已经丧失所有领土。妾身无处容身。这才逃到了大汉求援!”

“整个日本岛有多少居民,织田信长麾下有多少兵力?”刘辩蹙眉追问。

卑弥呼道:“整个倭国有居民一百七十万,目前织田信长基本已经肃清岛国全境,仅有零星的小部落还在反抗。据妾身掌握的情报,织田信长麾下拥有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十二万!”

“十二兵力,也不少了!”刘辩微微颔首。对织田信长的发展速度为之侧目,“织田信长都有哪些厉害的大将?”

卑弥呼跪坐在刘辩的身旁。肃声道:“织田信长手下最勇猛的大将就是本多忠胜,号称我们倭国有史以第一猛将!”

“哼……第一猛将?”刘辩冷哼一声。“我们大汉至少有十人能够秒杀他,懂得什么叫秒杀么?一个回合都用不了,别说还手,甚至没反应过就做了刀下之鬼!”

“嘶……你们汉人真的这么厉害?”卑弥呼倒吸一口冷气。

刘辩用骄傲的语气告诉卑弥呼:“单单秒杀本多忠胜的就有十人,而能够打败他的更是不计其数。服部半藏厉害吧?还不是做了朕的刀下之鬼!”

“陛下的武艺的确了得,服部半藏在我们倭国号称与本多忠胜齐名的高手,一个长于刺杀偷袭,一个长于沙场冲锋,想不到这厮刚刚登陆汉土,就做了大汉天子的刀下之鬼,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啊!”卑弥呼的语气中充满了惊叹与佩服。

刘辩又问:“织田信长麾下除了本多忠胜与服部半藏之外,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还有伊达政宗,一个文武双全的帅才,此外还有一个神秘的上杉谦信,据说是织田信长的妹妹,也有人说是弟弟,同样文武双全。有了这些人的辅佐,所以织田信长的势力发展特别迅速,我们琊马台王国屡战屡败,最终亡国……”卑弥呼叹息一声,说道。

刘辩颔首道:“织田信长手下集了这么多倭国优秀人才,你输给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还望大汉皇帝帮妾身复国,若如此,我们日本国的子民愿世世代代向大汉臣服!”卑弥呼向刘辩跪地请求,隔着衣襟可以看到里面的汹涌波涛,雅蠛蝶女王的身材还算极品。

“女王可曾嫁人?”刘辩突然扯了一句题外话。

卑弥呼脸色微变:“不曾……不知陛下何意?”

刘辩这才想起历史上的卑弥呼是个女光棍,一辈子都没嫁人,当然这是名义上的,至于暗地里是否与人私通,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没什么意思,随便问问!”

刘辩淡风轻的搪塞了过去,老子想听听你喊雅蠛蝶行不行?调教日本女王,想想也让人热血沸腾,但时机不到,刘辩自然不会乱说。

顿了一顿,刘辩继续道:“朕可以派兵帮你收复国土,但你们日本国的百姓以后必须全部用汉族姓氏,世世代代做汉人附属国,年年岁岁向上邦献贡。”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为鱼肉,卑弥呼别无选择,只能颔首答应:“妾身答应陛下的条件,若陛下能派兵帮我扫平织田信长,我们日本岛的百姓愿世世代代臣服于大汉。”

刘辩微微一笑:“好,就这样了!朕目前最要紧的是南征交州,扫灭贵霜,待我定鼎南方之后就会派遣一支人马登陆日本诸岛,斩杀织田信长,席卷小日本!”

“谢陛下!”卑弥呼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刘辩话锋一转,又道:“但朕南征交州带的婢女并不多,麻烦女王这段时间伺候朕的饮食起居。”

“呃……”卑弥呼脸色微变。

“怎么,不愿意么?”刘辩冷声质问。

卑弥呼双眸闪烁了几下,最终颔首:“妾身愿在陛下身边侍奉,直到陛下扫平南方为止!”

“那就好!”刘辩的表情由冷转暖,“朕负了伤,有些疲倦,麻烦女王把腿伸开让朕小睡一会。”

卑弥呼无奈,只能坐下把腿伸开。

把脑袋枕在女王浑圆丰腴的大白腿上,一对玉峰随着马车在鼻尖上荡漾,刘辩就觉得飘飘欲仙,妙不可言,把肩膀的疼痛抛到了九霄外。

随着马车的颠簸,刘辩被撩拨的心痒痒,另外一只手就不安分了起,嘀咕一声:“为了救女王,朕伤的不轻,不说以身相许,女王也应该略表心意呢!”

卑弥呼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刘辩的手掌在身体游走,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卑弥呼的各项属性及魅力?”刘辩一边享受一边吩咐系统。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卑弥呼——统率73,武力38,智力91,政治95,魅力97。”

一个时辰之后,队伍回到大营,由随军的医部郎中李时珍给刘辩缝合了伤口,重新做了包扎,怕是一月左右才能愈合。

为了避免耽误行程,刘辩也顾不得养伤,继续乘坐马车随军南下。刘辩以商议军事为名,让卑弥呼与自己同乘一辆马车,每日自然少不得轻薄戏弄,卑弥呼无可奈何,也只能任凭刘辩为所欲为。

“朕这是替后代的千万中国妇女讨债!”

想到这里刘辩就觉得自己的行为充满了正义,心头毫无愧疚感:““这就叫做血债血偿,女债女还!岛国的龟儿子们可曾想过有一天你们的祖宗卑弥呼女王成了大汉皇帝的玩偶?只可惜朕现在有伤在身,待朕伤愈之后,就要听听雅蠛蝶女王的叫声是否销魂,想必你们岛国人最擅长此道!”

次日,大军抵达富春县城,刘辩派遣吴景与吕范进城,前往孙氏聚集地,邀请孙尚香一道南下。

前几天,孙尚香刚刚接到追封孙坚与孙策的圣旨,然后与族人在富春城外给孙坚与孙策立了衣冠冢,上面刻上了大汉将军的名号,算是洗白了逆贼身份,这让孙尚香更加感激刘辩之恩。

看到亲娘舅吴景与吕范安然无恙的到,孙尚香决定跟随刘辩南征,一去看看改嫁了的母亲吴氏,二年幼的侄女思母心切,三孙权终究是自己的兄长,孙尚香还想试着劝服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望着又长了一岁,身材越发窈窕曼妙的孙尚香,刘辩心情大好,宽慰道:“虽然孙权罪不容赦,若尚香姑娘能够说服他痛改前非,将功赎罪,朕可以饶他一死!”

“谢陛下宽弘之恩,尚香一定会竭力劝服兄长!”孙尚香忧心忡忡的谢过圣恩,对于劝降孙权并无太大把握,当下与侄女共乘一骑,追随大军南下。

六万汉军号称十万,一路上旌旗招展,浩浩荡荡,以日行八十里的速度向南进军,目标直指交州。(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