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一十九 吕布一怒,血溅五步!

七百一十九 吕布一怒,血溅五步!


                蝼蚁尚且有贪生之念,何况是人?

对于吕范、吴景说,在大牢里关押了一年不肯投降,已经为孙氏父子尽了忠节,算得上仁至义尽。≥现在天子亲自招降,让他们能够体面的活下去,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为家族带利益,这让吕范、吴景对视一眼,动了归顺之心。

刘辩继续劝谏:“孙伯符走的时候算得上英雄豪杰,他与朕之间的恩怨已经冰释消,这一点尚香姑娘可以作证。所以朕早就决定对孙氏旧部既往不咎,只要肯为朝廷效力,一定会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两位都是聪明人,何不早降?”

吕范闻言,跪地请求道:“罪臣愿为朝廷效力,但不敢忘怀旧主之恩,还请陛下恕臣斗胆!”

“直说无妨!”刘辩背负双手傲然而立,霸气十足的吩咐一声。

“故主孙文台一念之差犯下大错,然天下大势如此,诸侯俱怀问鼎之心,非旧主一人之错。刘备、曹操皆与陛下交恶,依旧能够裂土封王,还望陛下念在旧主扫平黄巾有功,讨伐董卓身先士卒,为大汉身经百战,赦其无罪,为孙文台将军平反!”吕范说完以头叩地,稽首顿拜。

吴景急忙跟着跪地叩首:“请陛下宽恕文台之罪,罪臣愿竭尽全力招贤文台旧部!”

刘辩微微思忖,目光如炬,朗声答应了下:“难得你二人一片忠心,朕也记得孙文台之功,朕今日就在这里宣诏。追封孙坚为乌程侯、折忠将军,追封孙策为横野将军、吴候。由其子孙绍承袭爵位!”

刘辩之所以这般决定,自有道理。

一为了折服孙武。展示自己的胸襟,二为了笼络孙氏旧部的人心,三刘辩还记得孙策死时的英雄气概,四孙坚的确功大于过,早期为保卫汉家江山立下了戎马功劳。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刘辩不想承认,那就是平反孙坚的逆贼之名后更能加深孙尚香的好感,赢得美人芳心。

听了刘辩的金口玉言,吕范与吴景悲喜交集。一起叩首不止,直到额头渗出血渍:“吾皇万岁万岁岁,陛下仁义宽弘,光风霁月,虽高祖、光武皆不能及也,我等愿誓死为大汉效忠!”

刘辩颔首道:“朕封你们二人为偏将军,跟随朕一起御驾征讨交州,剿灭贵霜蛮夷。孙权、周瑜勾结外族,侵略汉土的消息。你二人还不知道吧?”

吴景与吕范在牢狱中关了一年多,自然不知道孙权、周瑜联合贵霜的事情,此刻听了大惊失色:“仲谋与公瑾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成王败寇,愿赌服输。为了苟延残喘而联合异族入侵,如何能对得住文台将军与伯符?”

“所以朕才决定带着你们前往交州,说服孙坚旧部的重任就委托在你二人身上了。待到了交州之后。你二人多修书信,联络文台、伯符旧部。让他们弃暗投明,朕定会既往不咎!”

刘辩召唤吕范与吴景起身。吩咐他们跟着李元芳去驿馆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准备明日跟随大军南征交州。

“罪臣等告退!”

吕范与吴景重获新生,感概万千的跟着李元芳退出麟德殿,沐浴更衣去了。

“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吕范的四维能力!”

就在吕范身影逐渐远去的时候,刘辩向系统下达了指示,之前检测过吴景的数据,最高的一项属性才74,充其量也就是个偏将之才。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吕范——统率82,武力70,智力85,政治88。”

刘辩颔首赞许:“这吕范的三项属性都超过了80,倒是个全能型的人才,将做个刺史佐官、太守之类的倒是绰绰有余。随着我大汉的疆土逐步扩张,将肯定需要更多的人才守疆拓土!”

比起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吕范、吴景,孙坚的侄子孙贲则倔强刚硬,宁死不降。刘辩也懒得杀他,一个小角色而已,失去了兵马,自己派出三五个锦衣卫就可以要了他的命,没必要与这样的人斤斤计较,还是做个顺水人情讨孙尚香欢心,结好孙武才是聪明之举。

释放了孙贲之后,刘辩又想起了去年被赵生擒活捉的袁尚。曹操攻克邺城后把故友袁绍的妻子刘夫人纳为妾氏,并把袁熙、袁尚收为养子,改名曹熙、曹尚,为曹家驱驰效力。只是袁尚还没崭露头角,就被赵生擒活捉了过,并派人送到金陵交给天子发落。

刘辩派人把年方十六的袁尚带到麟德殿,好言抚慰一番,最后告诫道:“大丈夫在世,怎能认贼作父?朕讨伐你父亲乃是守卫汉家的江山,而曹操以故友的身份在袁本初背后捅刀,那就是不仁不义,你若是七尺男儿,应该先向曹操复仇!朕放你回冀州,是继续认贼作父,还是召集旧部向曹操复仇,全在你一念之间了!”

“谢陛下不杀之恩,袁尚愿回冀州纠集父亲旧部,反戈曹操!”袁尚喜出望外,跪地谢恩。

刘辩也没指望袁尚能够让曹操伤筋动骨,只要他能够集结一些袁氏残余,破坏曹操的发展就足够了。杀掉袁尚如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价值,还是把他放回去破坏曹操的根据地更有利一些!

刘辩挥挥手,吩咐郑和去国库领一些金银送给袁尚当做活动经费,就算自己的投资。袁尚能扑腾起多大的浪花,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两日之后,金陵城外的六万人马全部整编完毕,武器甲胄,粮草马匹一应俱全,随着刘辩一声令下,大军准备启程南征。

在纷飞的杨柳絮之中,金陵城外号角呜咽,旌旗招展。

刘辩翻身上马。在宇文成都、文鸯、展昭的陪同下,在乾阳宫门口辞别了前送行的德妃武如意、淑妃卫梓夫。以及貂蝉、陈圆圆、上官婉儿等所有嫔妃,带着大乔与张出尘踏上了南征的旅途。

就此辞别江东。一年半载之后才能归,这让坐在马车里的大乔有些伤感,而坐在旁边穿着宫女服的小乔却眉开眼笑,犹如逃出牢笼的囚鸟,恨不得放声歌唱。

到金陵城南门,包括陆康、荀彧、刘伯温、韩世忠、孟珙等文武早就恭候多时,一起把天子送出城门,与孙膑、田丰、蒯越、张郃、马忠、尚师徒、赵括等文武会合,在遮天蔽日的旌旗下。向南逶迤进军。

“诸位爱卿回去吧,朕定会早日班师回朝!”

文武百官把天子送出了二十里地,刘辩挥挥手吩咐陆康、荀彧等人折返回京,公务要紧,这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吧!

“恭送陛下,愿吾皇旗开得胜,早日班师回朝!”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此君虽然非彼君。但文武百官公务繁忙,也只能就此作揖辞别。目送着天子的銮驾在千军万马的簇拥下,一路向南,愈愈远。直到不见了踪影。

就在刘辩踏上南征旅途之际,刘辩的美人图传到了吕布手中。

“爹……你看这是什么?”

这日晌午,吕布已经十五岁的女儿吕玲绮刚刚出门就折返了回。手里拿着一帧卷起的画卷,双颊红的犹如晚霞。低着头把画卷塞到了吕布手里。

“呵呵……玲绮何时对字画感兴趣了?”吕布刚刚从军营回,没想到一向舞刀弄枪的女儿竟然鼓捣起了画卷。便笑着揶揄了几句。

“爹爹自己看,大街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吕玲绮丢下一句话,羞臊的转身就跑,“以后咱们家改行卖帽子算了!”

吕布大惑不解的拿起画卷舒展开,看了不过几眼,登时面红耳赤,须发皆张,几乎气的七窍流血,嗓子发干,两眼金星直冒,脚底下踉踉跄跄。

“曹贼,欺人太甚!”吕布一声怒吼,拔剑在手径直冲进了邹氏的卧房。

“夫君莫非想妾身了,晌午竟然还回看我?”看到吕布晌午突然回,刚刚洗过澡涂抹了香粉的邹氏就撒着娇迎了上去。

“士可杀不可辱,贱妇!”吕布一声咆哮,一剑刺出。

邹氏忽然感到腹部痛彻心扉,鲜血顺着剑刃喷涌而出,落在地上血渍斑斑,分外凄惨妖冶。邹氏怎么也想不到吕布昨夜刚用别的东西捅了自己,今天又换了一样东西捅自己,虽然都很硬,但感觉却是天壤之别。

“为……何……如……此?”邹氏挣扎着缓缓倒下,不甘心的吐出了两个字。

“看你做的好事!”吕布把手里的画卷抛向邹氏,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寻找董昭去了。

邹氏腹部的鲜血像泉水一般喷涌而出,落在画卷之上,仿佛染上了更加绚丽的色彩。

直到看清内容之后,邹氏这才发出一声惨笑,缓缓倒在血泊之中,“刘辩,一定是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董昭送邹氏长安已经一个半月,但奉了曹操的密诏留在长安,与西汉的文武结好关系,因此到现在还未离去。

此刻他刚刚从窦婴的府邸出,就遇上了红着眼睛大步而的吕布,急忙上前施礼:“温候意欲何往?”

“特杀汝!”

伴随着一声咆哮,吕布一剑劈出,不明就里的董昭脑袋飞上了半空,稀里糊涂的做了冤死鬼。

吕布提头在手,站在窦婴府邸门前,在满大街行人惊恐的注视下怒吼一声:“我吕奉先与曹孟德誓不两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最后说件重要的事情,剑客今天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大家可以在微信添加朋友里面搜索——青铜剑客,我的作者名字,就可以搜到我的微信公众号。以后我会在这里发布一些人物数据,更新动态,以及人物调查,譬如大家更希望主角收项羽、还是韩信、白起这种调查问题,所有读者都可以亲自参与。

如果你有好的建议也可以在公众号里面给我留言,有时间我会回复的,说不定将剧情也有你的一半功劳!不管哪个网站,不管你是还是qq阅读 ,不管你是贴吧还是uc,感兴趣的都关注一下微信号,留下你的宝贵意见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