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一十四 杀鸡儆猴

七百一十四 杀鸡儆猴


                圣旨传下去之后,卫梓夫宫邸与冯蘅宫邸犹如天壤之别。

卫宫喜气洋洋,主仆同庆,笑容满面的卫梓夫亲自给手底下的宫娥太监们挨着发红包,准备择日搬进专门供淑妃起居的漪澜殿。而冯蘅宫邸则愁惨淡,太监宫女们一个个诚惶诚恐,人人自危,这几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准备接受嫔姬美人祝贺的冯蘅则气的脸色发白,娇躯不停的哆嗦。

“砰”的一声响,一个精致的景泰蓝花瓶被冯蘅摔在地上,吓得宫女太监们哆哆嗦嗦,无人敢站出说话。只有冯蘅刚刚一岁半的次子刘泽被吓得哇哇大哭,而刘恪见势不妙,早就开溜了。

“哭哭哭,再哭!”

冯蘅大怒,抬手给了一岁半的次子一巴掌,“母嫔拼死拼活的向上爬,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兄弟子凭母贵?可你们有什么用?老娘辛辛苦苦生了你们兄弟两个,天子眼里何曾有我?凭什么让卫梓夫后居上,做了淑妃,我依旧还是淑仪?”

“哇哇……”刘泽吓得嚎啕大哭,小眼睛里全是委屈,不知道母亲为何雷霆大怒?

“我不服!”冯蘅余怒未消,又把茶盘掀翻在地,陶瓷碎片满屋飞溅。

“昏君!”冯蘅越骂越怒,越想越觉得窝囊,索性撒起泼口无遮拦,“赏罚不明,刻薄寡恩,皇帝就是个昏君!”

看到冯蘅越越疯,她的贴身女宫令壮着胆子道:“娘娘,请暂息雷霆之怒,小心祸从口出。”

“啪”的一声,失去了理智的冯蘅又赏了谏言的女宫令一个巴掌。

“贱婢!连你也敢教xun 本嫔?我说的有错吗?她卫梓夫才入宫两年,何德何能爬上淑妃之位?难道皇帝不是赏罚不明。刻薄寡恩吗?”冯蘅气的花枝乱颤,头顶上珍珠头饰跟着一块颤动。

女宫令一脸委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嗫嚅道:“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婢子也是为了娘娘好!”

“还敢顶嘴?”冯蘅双眼简直要喷火。喝令左右,“给我掌嘴二十!”

说着话就气冲冲的向外走:“我现在就去麟德殿找陛下讨个公平,凭什么让卫梓夫做淑妃而不是我冯蘅?”

女宫令竭力阻拦:“娘娘息怒,千万不要去冲撞了陛下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卫娘娘做了淑妃,可你还是九嫔之首啊!”

“滚开!”冯蘅一脚踹倒跪在面前的女宫令,训斥道:“本嫔要你管?掌嘴二十,一个也不许少!”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冯蘅气冲冲的出了宫邸,直奔麟德殿,身后只剩下女宫令自己掌嘴的“啪啪”声。

与此同时,早有小太监把冯蘅发疯的消息报进景宁宫,由景宁宫宫令兰蔻向武德妃禀奏:“禀娘娘,听说冯淑仪快要被气疯了,在宫邸中又摔又砸,又打又骂。现在竟然跑去麟德殿找陛下讨公道去了。是否该把她拦下?”

武如意嘴角微翘,笑容中带着一丝诡谲:“不用。让她去!正好让她去试试陛下的底线,看看陛下对待犯了错的嫔妃会如何处置?”

“诺!”兰蔻肃身答应。

武如意在灯光下漫步,轻声道:“这么说吧,陛下提拔卫梓夫为淑妃,无非就是为了制衡本宫。但卫梓夫的资格的确浅薄,也怪不得冯蘅不服气。本宫也替冯蘅叫屈。但天子一言九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让冯蘅先闹一番,让陛下心中有愧,畏惧留言。在将立后的时候不至于太偏心!”

“娘娘高见!”

兰蔻微xiào 着答应下,对主子的手段佩服不已,愈发觉得自己跟对了主人。比起冯淑仪宫邸中自己掌嘴的女宫令,自己简直幸运了一万倍。

麟德殿御书房,二十盏琉璃灯一字排开,照yào的房间内亮如白昼。

刘辩正把郑和、李元芳,以及刚刚从幽州给公孙瓒献马回的展昭聚集在一起,把自己编写的“情报译码”指给他们看。

“看到了吗?这些数字对应我们的篆体字,分别是1.2.3.4.5.6.7.……101、102等等、等等,一直到上千。我们所有常用的汉字全部都有编号,到时候接到飞鸽传书之后,便拿出对照,便能知晓书信内容。而且这样也不用再担忧被敌人截获情报,造成巨大的损失!”

郑和与李元芳、展昭看后俱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起鞠躬作揖:“陛下真是谋略盖世,虽留候、姜尚在世,怕是也略逊一筹!”

“把编码誊抄几十份,传给各地的封疆大吏以及军团主将,日后可以多多培养信鸽,大规模投入使用了。”刘辩莞尔一笑,心说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只要多看几部抗日剧,外加小学文化就能做到。

“微臣明白!”李元芳拱手答应。

刘辩端起茶碗呷了一口茶,滋润了下嗓子,问展昭道:“这次去幽州,展卿是亲手把书信与马匹交给冉闵的吗?他又如何回答?”

展昭躬身回复道:“启奏陛下,臣亲手把书信交给冉闵,他看后只说了一句话——有陛下这番评价,纵然为大汉马革裹尸亦是在所不辞!但公孙瓒于他有恩,冉闵不忍心丢下公孙瓒,所以打算在蓟县再守一段时间看看。”

听了展昭的话,刘辩倍感欣慰,轻抚绒须感慨道:“好啊,两百个点数换冉天王也值了!”

“什么点数?”

郑和与李元芳、展昭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各自悄悄嘀咕一句,却也不敢大声问。

就在这时,麟德殿外面一阵吵嚷,御书房的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吓了刘辩一跳。

严格说,刘辩并不是害怕而是意外,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被所有人顶礼膜拜,见面时鞠躬施礼弯着腰说话,告辞时倒退着离开自己的视线,第一次被人突然闯进,让刘辩颇为不适应。

李元芳与展昭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有刺客闯了进,各自以最快的速度拔刀在手,叱喝一声:“何人?”

“好大的……”郑和拂尘一晃,正要训斥,才发现的是淑仪冯蘅,只能悻悻笑道,“原是冯娘娘啊,你这是……”

门外的几个太监面如土色,跪地求饶:“陛下恕罪,小人等阻拦不住娘娘!”

刘辩缓缓坐直了身躯,双目如炬,挥手示意道:“退下!”

目光缓缓扫到一脸怒气的冯蘅身上,耐着性子问:“冯氏,你好大的胆子?”

冯蘅也不施礼,气冲冲的道:“臣妾不服!”

“因何不服?”刘辩沉声喝问。

冯蘅咬牙道:“论资历,我比卫梓夫早入宫了两三年;论功劳,我给陛下生了两个儿子。卫梓夫生的儿子刚刚满月;论出身,她卫氏只是寒门,我父亲好歹曾经在洛阳做过司隶校尉。为何淑妃是她而不是臣妾?我不服!”

刘辩冷哼一声:“就让朕告诉你原因!”

“不错,你的确比卫氏入宫早,也给朕生了两个儿子,你有功劳。但你平日里不能安分守已,跑跑去搬弄是非,中伤她人,你以为朕不知道么?朕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你对待手下的太监宫女刻薄寡恩,严厉苛刻,小肚鸡肠,德行不足,又怎么配做淑妃?”

“我……”

听了皇帝的评论,冯蘅嚎啕大哭,瘫倒在地:“陛下竟然这样评论妾身?我做的不好,难道卫梓夫做的就好么?你偏心,你是个昏君!”

刘辩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冯蘅,你好大胆子!无礼冲撞朕不说,竟敢口无遮拦的诋毁于朕?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以为朕是不是很懦弱,你们这些嫔妃是不是恃宠而骄了?”

顿了一顿,刘辩继续咆哮道:“莫说你德行不足,莫说卫氏表现的比你沉稳大气,朕乃是九五之尊,这个天xià 都是朕打下的,朕想让谁做皇后就让谁做皇后,朕想让谁做妃子就让谁做妃子,谁敢说半个不字?你竟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

喝令左右的太监道:“把冯氏革除淑仪身份,庭杖二十,打入冷宫,面壁思过,以观后效!”

冯蘅闻言大惊失色,爬起道:“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话冯蘅就向大殿的柱子撞去,李元芳、郑和、展昭等人慌忙阻拦:“娘娘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刘辩冷哼一声:“让开,让她撞!竟敢跟朕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白痴!”

看到李元芳等人让开了,哭哭啼啼的冯蘅反而失去了撞柱的勇气,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不公平,不公平!凭什么这样待我?”

刘辩怒不可遏,挥手吩咐旁边的司礼太监:“拖下去庭杖二十,废除淑仪头衔,打入冷宫!”

“诺!”

这还是乾阳宫自建成以,皇帝第一次大发雷霆,要对自己的女人施以重刑。太监们不敢抗旨,只能上前几步把又哭又叫的冯蘅拖了下去。

而得到消息的武如意并没有急着出头,而是派人通知了卫梓夫。

卫梓夫得到消息之后慌忙一溜小跑到麟德殿,先阻止了准备执行庭杖的太监,然hou 进了御书房跪倒在刘辩面前:“陛下,请暂息雷霆之怒,宽恕了冯淑仪的无心之罪吧?冯淑仪失礼冒犯了陛下,说起都是因臣妾而起,倘若陛下从重处罚,臣妾这淑妃也是做不得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