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一十一 水至清则无鱼

七百一十一 水至清则无鱼


                刘辩为什么决定任命七个顾命大臣,而不是八个或者六个呢?

答案很简单,单数可以避免出现两派争执,僵持不下的局面,以免贻误了军机大事。△↗七个人无论怎么站队,都会分出多寡,少数服从多数。

刘辩在太极殿高高端坐,扫了脚下的文武百官一眼,朗声道:“朕现在委任七位顾命大臣,在朕御驾南征的这段时间,辅佐太子,主持朝政。朕在含元殿给你们专门设置一个‘军机内’,凡有军国大事不能迅速决断之时,便闭门商议,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臣等遵旨!”

在陆康、刘基的带领下,满朝文武百官一起抱着笏板领诺。

“朕现在开始任命顾命大臣。”刘辩目光如炬,高声下诏,“第一位,司徒陆康!”

陆康乃是江东世族领袖,又是文武百官之首,而且是年近七十的老者,又有从龙之功,在刘辩早期献粮献钱,出人出力,大力举荐人才。刘辩虽然知道陆康的存在会滋生武如意的野望,但无论如何也不能驳了陆康的面子,那样将会让整个江东士族感到心寒,让满朝文武觉得皇帝不能做到赏罚分明,心胸狭窄。

而且刘辩对于陆康的人品还算信任,虽然愈老愈辣,但总体说是一位正直的老臣。也许在他的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让陆家兴旺辉煌,最多也就是把武如意扶上皇后之位,而不是帮武如意觊觎皇帝的宝座。若陆康知道自己的这位养孙女在历史上曾经做过皇帝,只怕能把老头给吓个半死!

刘辩甚至觉得倘若有一天自己提前去世了。武如意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准备篡位登基,陆康一定会跳出阻止她。

因为每个人都有底线。每个人都要脸面,每个人都注重死后的声誉。对于陆康说。最大的底线就是扶武如意为后,再向前一步就会逾越陆康的雷池。而陆康两朝元老,三公之首的身份也容不得被武如意玷污,在死后背上乱臣贼子的名声,毕竟吕雉死后,吕氏灭族的历史还不曾远去。

陆康并不意外,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顾命大臣也必须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当即手捧笏板,向前一步作揖领旨:“老臣领命,必然竭力辅佐太子。保证国事太平!”

刘辩微微颔首,继续高声道:“第二位顾命大臣——左丞相荀文若!”

“臣遵旨!”荀彧自信从容的向前一步,躬身奉诏。

作为早期的从龙之臣,颍川的望族,从基层官员一步步爬上,为人谦逊,忠心耿耿。既能治理国家,又能出谋划策的荀彧实在顾命大臣的最佳人选。

“第三位顾命大臣——兵部尚书刘基!”刘辩目光凝重,中气十足的吐出了第三个人的名字。

作为最早的顶级谋士。作为刘辩曾经的授业老师,运筹帷幄的刘基可以帮助刘辩分析天下大局,掌控局势,还可以制衡朝堂。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风波。无论从个人能力看,还是从地位看,顾命大臣都不能少了兵部尚书刘伯温。

“臣遵旨。定当庶竭驽钝,辅佐太子!”刘伯温向前一步。作揖领命。

刘辩继续做出任命:“第四位顾命大臣——户部尚书糜竺!”

为何是糜竺?作为徐州帮士族的领袖,又是皇亲国舅。而且掌控整个大汉的钱粮物资,糜竺的地位永远不容忽视。而且徐州的糜家门客万人,良田遍布徐州北部,论经济实力犹在陆家之上,即便如陆康、孔融、刘基等当朝巨头也是对糜竺恭敬三分。

此外,刘辩发现那日顾雍出准备推武如意上位的时候,糜竺一直到最后才站了出。这说明糜竺并不太甘心看着陆家坐大,只是陆家人才辈出,糜家一时间无法抗衡罢了。委任糜竺为顾命大臣,也可以压制朝堂上的江东世家,避免自己不在京城的时候搞风搞雨。

比起陆康的胸有成竹,糜竺有些意外,当即诚惶诚恐的上前几步,长揖到地:“微臣谨遵圣谕,誓死辅佐太子,不让朝中出现半点波澜。”

“第五位顾命大臣——刑部尚书狄仁杰!”刘辩朝狄仁杰指了指,肃声宣昭。

狄仁杰执掌刑部,负责管理地方,凡是江东士族闹事,都会落到狄仁杰手中。而且狄仁杰机敏睿智,刚正不阿,自然也是顾命大臣的上上之选。

“臣遵旨!”狄仁杰一脸平静,向前一步,干净利落的领命。

“第六位顾命大臣——抚军中郎将孟珙!”刘辩目光扫到武将一排,召唤孟珙出列。

顾命大臣肯定不能只有文官,需要文武搭配才行,虽然孟珙品级较低,但身为京畿卫戍区最高武将,比起学部、农部、医部这些六部尚书,孟珙自然更有资格当选。

一身朱红色武将袍,头戴甲胄的孟珙昂首阔步出列,捧着笏板施礼:“微臣谨遵圣谕,一定竭尽全力,保障江东安宁!”

这样一,七个顾命大臣已经定下了六个,剩下最有资格当选的自然首推三公之一的孔融,其他有资格入选的还有农部尚书徐光启、学部尚书顾雍,以及工部尚书何珅,还有刚刚从署理转正的医部尚书步骘。

但孔融感觉情形有点不妙,满朝之中论资格与地位,自己仅次于陆康,若是天子打算让自己担任顾命大臣的话,只怕早就召唤自己出列了吧?

“莫非陛下恼怒我与陆康走的太近?”已经年近五十岁的孔融在心中暗自揣摩,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可是推德妃为皇后也没错啊?老朽实在找不出后宫中谁更比德妃有资格为后!”

刘辩目光从孔融身上掠过,缓缓落到了圆滚滚,胖乎乎的何珅身上:“最后一位顾命大臣——工部尚书何珅!”

何珅两条眉毛一挑,一双金鱼速的眨了几下,紧走几步到大殿中央:“谢陛下器重,臣一定誓死效忠陛下,陛下指到哪里臣打到哪里!”

前面的六位顾命大臣没有太大的争议,论人脉论地位论资历论贡献,都能服众。而何珅则差了一些,与许多正直清廉的大臣们尿不到一个壶里,总是给人留下一个阿谀奉承,投机取巧的感觉。

但刘辩任用何珅有自己地目的,一何珅是何太后的传声筒,能够帮助何太后了解朝廷上发生的事情,及时掌控后宫,不让武如意翻起浪花。二何珅这个人比较圆滑,关键时刻能出和稀泥背黑锅,把死水给搅合。而且步骘、步练师兄妹都是何珅提携起的,有步骘的鼎立支持,何珅也能在顾命大臣中站稳脚跟。

虽然何珅的缺点同样鲜明,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他犯错,在锦衣卫的严密监督下,还没发现何珅贪赃的蛛丝马迹。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在朝堂上也是一样,用人一看其长处,二看对自己有没有用处。再说这只是一个短期的顾命内,最多也就维持一年的时间,并不是自己的托孤大臣,用何珅也没什么闪失。

不过,刘辩也知道让三公之一的孔融落选有点不太好看,所以就把前往台湾颁布圣旨的鲁肃排除在了顾命大臣之外,算是给孔融一个安慰,给他一个台阶,毕竟位高权重的吏部尚书也陪着落选了。

看到孔融脸色难看,刘辩笑笑:“孔司空既要担任司空之职,还要兼职礼部,公务繁忙。这顾命内就不劳烦你了,好好保重身体吧!”

听了天子的话,孔融的脸色好转了一些,顺着台阶就下了:“顾命多是一些军政大事,老臣对军事一窍不通,就不尸位素餐了!”

任命完了七位顾命大臣,刘辩招呼御案旁边六岁的儿子刘齐出列,正色叮嘱道:“朕不在金陵的这段时间,军机大事由七位顾命大臣决断,你依旧要每日早朝听政,磨砺自己,不可懈怠,要多听多学多问。”

“孩儿谨遵父皇圣谕!”六岁的刘齐穿着太子服,稚声嫩气的答应一声。

就在这时,伫立在刘辩旁边的贤妃穆桂英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臣妾有本启奏!”

自从前年李世民跨海偷袭金陵,穆桂英帮着防御之后,刘辩传下圣旨,允许穆桂英入朝参议军事。但参议军事与参议朝政不同,穆桂英只是在有军国大事传到金陵的时候才会太极殿旁听军事计划,发表自己的看法,平日里太平无事的时候也是不敢登朝。而且穆桂英也非常谨慎,在朝堂上的时候支队军事发表看法,对政事充耳不闻,一言不发。

穆桂英突然在这时候站了出,刘辩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穆桂英想什么,有些为难的道:“爱妃有什么本?直说无妨!”

穆桂英态度坚定的道:“陛下,臣妾请求随御驾南征交州,保家卫国,请陛下成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