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一十六 江山美人,孰轻孰重?

七百一十六 江山美人,孰轻孰重?


                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辩缓缓摊开小乔的书信慢慢阅读了起。

“公瑾哥哥,已三月未见书信,不知近可好?颜儿心中甚是挂念!

你说与蛮夷合作只是权宜之计,待在南方站稳脚跟之后就会反戈把他们驱逐,我相信你的话,在颜儿心中公瑾哥哥永yuǎn 都那么玉树临风,充满正义。当初若不是哥哥救我,颜儿已经成了残花败柳,甚至早就香消玉殒,我不信那个风趣幽默,大义凛然,坐怀不乱的公瑾哥哥会变成坏人。”

“天真!”

刘辩看到这里,嘴角微翘,发出一声冷笑,然hou 继续看下去。

“你说与姐夫争霸天xià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报答孙伯符的知遇之恩,不求问鼎至尊,只求辅佐孙权成就一方霸主,我也相信你的话,因为我知道你与伯符哥哥的情义!

看着公瑾哥哥被撵的惶惶如哪个啥,词语不好听,颜儿就不说啦,嘻嘻,公瑾哥哥莫怪,我也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因为公瑾哥哥最疼我了……”

“花痴!”

刘辩摇头苦笑,又想起了周瑜回给小乔的书信,这几年周瑜与小乔保持着每年三到四封书信的频率,无一不是先经过刘辩的手拆阅一番之后再送到终点。

周瑜的书信文采斐然,情意缠绵,让刘辩看后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不要说小乔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女,就是换了成熟的女子怕是也会被感动的芳心暗许。

但刘辩旁观者清,明显能够感觉到周瑜是在刻意哄骗小乔,利用她收集金陵的情报,毕竟小乔的身份在这里摆着,只要能够把她迷惑住。就能够利用她获得斥候无法刺探到的重要情报。

不过刘辩也知道自己没资格鄙视周瑜,周瑜在利用小乔,自己又何尝不是?

在逐鹿天xià 的豪杰枭雄眼中,女人终究比不得江山,两者权衡自然是江山更重要。兵不厌诈,不管阴谋阳谋。只要能够获胜就是王道,既然周瑜要利用小乔搜集金陵的重要情报,那么自己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小乔挖个大坑把周瑜给埋进qu 。

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刘辩策划了多年,一直隐忍不发。

当初从乔姑姑的嘴里得知小乔给周瑜写信之后,刘辩立即从锦衣卫里挑选了为人机智忠心的陈荣到乔家附近潜伏,以绸缎店老板的身份与小乔相识,然hou 以去荆南贩卖绸缎为名获得了小乔的信任。给小乔周瑜传递书信,奔波于两者之间。

刘辩收了思绪,继续阅读下去。

“好了,公瑾哥哥莫怪颜儿调皮,言归正传。

据爹爹闲谈时候说道,这次皇帝姐夫龙颜大怒,决定御驾亲征,已经派了穆桂英与樊梨花还有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奇怪女人。率领三四万人作为先锋南下,而皇帝姐夫大概在这几天就要提大兵南下了。据说兵力在六七万左右。

对了,还要告诉公瑾哥哥一个重要的消息,金陵的水师不见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知道是不是顺着大海去打你了,听说交趾距离海湾不远。公瑾哥哥可要小心哦!”

小乔写给周瑜的书信像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郑和在旁边无意中瞄了几眼,恰好看到小乔提醒周瑜注yi 金陵水师这一段,不由得蹙眉插言:“陛下……乔美人的妹妹真是好大的胆子,依奴婢之见派人抓起下狱算了!”

刘辩目光微微转动。片刻之后才做出了回答:“线放的够长,才能钓上大鱼!小乔的情报越机密,就越能取得周瑜的信任。骗小乔容易,要骗周瑜可不简单,必要的时候朕甚至需要搭上一定的鱼饵,才能让周瑜咬钩!”

“奴婢明白了,还是陛下深谋远虑!”郑和抱着拂尘连连称是。

刘辩继续看下女,小乔的书信已经到了末尾,最后这样写道:“最后还要跟公瑾哥哥说一个皇宫中的传闻,就在昨夜,冯淑仪因为大闹乾阳宫被打入冷宫,呵呵,这让姐姐少了一个争宠的对shou 。不过呢,我还是替姐姐不值,刘辩那么多的嫔妃,怎么会真心爱她?我死也不会嫁给她,死也不做小妾,我想若是有一天与公瑾哥哥在一起,你这辈子一定会只爱我一个吧?”

看完书信,刘辩冷笑一声:“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专情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若周瑜也有条件把貂蝉、大乔、甄宓等等倾国倾城的美人儿都娶了,他会一心一意的待你吗?怕是不见得吧!”

刘辩把信笺小心翼翼的装回信封,不露痕迹的重新封起,交给陈荣道:“小乔以前与周瑜的书信都是谈情说爱,现在慢慢涉及军国大事,你此去交州见周瑜可要小心翼翼,切莫露了马脚,让我前功尽弃。”

陈荣躬身道:“陛下尽管放心,小人祖籍也是庐江,给周瑜送了十几次书信,已经逐渐取得了他的信任。只不过在他的眼中,小人有些贪财而已!”

刘辩微微点头,表示赞许:“嗯,做得好,你只要能够帮朕把周瑜骗上钩,将授爵关内侯,世代承袭。你这些年所做的付出,将获得的回报绝不会比征战沙场的将士少!”

陈荣心潮澎湃,跪地谢恩:“陛下尽管放心,小人誓死为陛下效忠,虽刀山火海,斧钺加身亦在所不惜!”

“去吧!”刘辩挥挥手。

陈荣答应一声,很快的离开乾阳宫,以绸缎店老板的身份带了几个伙计,踏上了南下的道路。

刘辩又提笔写了一封密旨,在信中叮嘱徐晃、吴起这段时间要让周瑜多打一些胜仗,让蒙恬对周公瑾刮目相看,只有周瑜的地位越高,才能获得更大的胜利。

刘辩写完之后召唤神行太保戴宗到,让他亲自走一趟交州,把这封快递送给徐晃、吴起二人,配合执行自己的诱敌计划。

蒙恬手下除了裴元庆、裴行俨兄弟两员骁将之外,怕是没有多少优秀的统帅,只要周瑜在统兵作战之时表现出色,想一定会慢慢获得蒙恬的器重,甚至成为蒙恬的左膀右臂也不是不可能。

“朕挖了这么久的坑,怎能只埋区区几万孙氏残余?利用周瑜把蒙恬、王贲的二十五万贵霜大军全部埋葬,那才是辉煌的胜利!”

一想到这里,刘辩就心潮澎湃,若是能够一举全歼贵霜、孙氏、太平军、南越林邑军总共五十万人马,这场大战足够彪炳史册了吧?

“但这一切还得靠小乔慢慢引诱公瑾上钩啊!”

刘辩在心里暗自沉吟,“所以朕才选zé 带上大乔,让大乔回一趟娘家,我想小乔应该会主dong 要求跟着大乔南下吧?乔姐姐可千万别拒绝了妹妹,那样的话,朕还得费点周章。这次南征谁都可以不带,但唯独不能少了小乔,没了你,这场大戏演不下去啊!”

果然不出刘辩所料,大乔在娘家吃了一顿团圆饭之后,小乔就把姐姐拉进了自己的闺房。

“阿姊,我要跟着你去交州!”小乔缠着姐姐央求道。

大乔板起脸训斥:“不行,此去交州路途迢迢,南方穷山恶水,瘴气丛生,若不是为了伺候陛下,我也不会去。绝不能带你去交州!”

“阿姊,你就带我去嘛!”大乔拉着姐姐的胳膊,使劲央求,“整天呆在家里我都快要闷出毛病了,阿姊就带我出去散散心嘛!”

“是不是依旧对那个周瑜念念不忘?”知妹莫如姐,大乔直接戳中了妹妹的要害,“我告诉你,周瑜现在是反贼,你绝不能再跟他犯往,否则会给乔家惹大祸!”

小乔一腔幽怨的道:“妹妹只是感激周公子的救命之恩,只想再远远的看他一眼,然hou 了无牵挂的嫁人!”

“真的这样想?”大乔半信半疑。

“绝不骗姐姐!”小乔信誓旦旦的点头,“我与姐姐的命运不一样,姐姐嫁给了救命恩公,我却不能见自己的救命恩公最后一面。我怕周郎死在沙场上无人给他收尸,我只想在他的坟前给他烧些纸,送他最后一程,姐姐连这些都不能满足妹妹么?”

大乔动了恻隐之心,沉吟道:“好吧,那你必须答应我,此去交州,无论周瑜是死是活,将都要和他断绝往!”

小乔转忧为喜:“我就知道姐姐最疼颜儿了!”

“可是怎么带着你呢?”大乔又有些犯难。

小乔却早就想好了对策:“我化妆成宫女跟在姐姐身边就是了。”

“你能说服爹爹与阿母?”大乔依旧顾虑重重。

小乔笑笑:“不是有姑姑帮着说话么,我就说跟在姐姐身边,慢慢与皇帝姐夫增加接触,争取被纳入乾阳宫啊!”

“你啊……”大乔摇头叹息,“何时能把这些鬼马精灵的主意用到正途上啊!”

果然不出小乔所料,在乔姑姑的帮忙之下,不费吹灰之力的说服了父亲与母亲,然hou 换了一身宫女的衣裳,在傍晚的时刻跟着大乔混进了乾阳宫。(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