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零八 西域妖女

七百零八 西域妖女


                “什么真的假的?你到底是何妨妖女,竟敢在天子脚下撒野?”

身为禁军主将的廖化被一个奇异的女人从马上打了下,虽然没受伤,但却让守卫京城大门的禁军脸上无光。

正想一哄而上把人抓了,从西门巡视而的樊梨花恰好赶到,一声娇叱阻止了禁军倚多取胜,手中掩月绣绒刀一挥,就要与这相貌奇特的女人单打独斗,为禁军挽回颜面。

但让樊梨花火大的是这个女人不仅相貌奇怪,非但与中原人不同,就是与之前见到的匈奴鲜卑乌桓山越等异族也是差别甚大,金黄色的长发,夸张的高鼻梁,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眼珠子是蓝色的,皮肤白的像挂了一层霜。

这些都还好,让樊梨花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这个奇怪的女人说话叽里呱啦的像鸟叫,根本没法正常交流,这让樊梨花一怒之下称呼这奇怪的女人为妖女,除此之外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的形容词。

梨花挥刀逼了上,这个奇特的女人将手里的十字枪拄在地上,又是一阵叽里呱啦的解释,嘴里不停的说着几个汉字:“真的……荒地……大事……”

然后又双手合十,不停的念叨:“大事……大事,真的……荒地……”

樊梨花大怒,指了指刚刚被禁军士卒搀扶起的廖化:“你都把堂堂的禁军统领从马上打了下,这当然真的是大事了!是一个女人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能够打赢本将,赦你无罪!”

金发碧眼的妖女指了指捂着屁股,呲牙咧嘴的廖化不停的挥手:“孬……孬……孬!”

有殷勤的禁军向廖化做出了翻译:“将军,这个妖女说你孬,在取笑你呢!”

“唉……本将真是无用,被一个妖女打下马,给两万禁军兄弟丢了颜面。真是汗颜无地呢!”廖化脸色涨的通红,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吩咐手下把自己的三尖两刃戟捡回,“我要与这妖女再战一场!”

听到妖女耻笑廖化,樊梨花更加恼怒,手中大刀一个力劈华山:“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妖女何必嚣张?你试试我樊梨花的武艺孬不孬?”

话音未落。三十六斤的掩月绣绒刀一个力劈华山,对着妖女当头劈下。势大力沉,又急又快。

金发碧眼的妖女无可奈何,只能叱喝一声,将手里的十字亮银枪划一个半圆,用尽全身之力将樊梨花的大刀招架开。

只听“锵”的一声脆响,刀枪相交,火花四溅,直震得在场的禁军耳目嗡嗡作响,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嘶……这妖女武艺不弱啊!”

“我……真的……大师……荒地!”金发碧眼的妖女一边策马和樊梨花游斗,一边用蹩脚的话语翻覆去的重复几个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汉字。

“什么真的假的,我先把你打服了再说,让你底谁孬!”

樊梨花懒得再听这个妖女叽叽喳喳,手中大刀横劈竖砍,奔着贞德连砍三刀,被一一化解。

忽然城内街巷中马蹄声大作。刘辩胯下追风白凰,手提百变龙魂枪,在百十名御林军轻骑的簇拥下驰骋而。由于的匆忙,甚至连御林军正副统领宇文成都文鸯都没有召唤,就匆匆忙忙赶到了南城门。

“开!”

刘辩策马向前,手中长枪挑出。一招野马分鬃,硬生生的把厮杀在一起的樊梨花与金发碧眼的女子两边分开,大喝一声“住手!”

樊梨花这是第一次见到刘辩展露身手,不由得吃了一惊,心中佩服不已:“哎呀……想不到陛下的武艺竟然如此了得,不一定能赢了他啊?怪不得天下人都说大汉皇帝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原本以为是阿谀奉承之辞,今日一见才知道名副其实!”

刘辩一枪分开两个女人,目光便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西域女子,除了禁军校尉说的那些特征之外,给刘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人高马大,丰腴高挑的身材至少在七尺五寸之上,胯下的战马也是一匹纯白色的西方战马。

十七八岁的年龄,典型的西方女人身材,前凸后翘,身材惹火。长长的金发迎风飞扬,深邃的大眼睛迷人感性,蓝色的眼眸透着女人的妩媚,让人忍不住顿生怜香惜玉之感。迷人性感的嘴唇,高挑的鼻梁,充满了异域风情,让见惯了中原美女的刘辩精神为之一震,颇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就在刘辩审视自己的时候,这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少女心急火燎的做起了自我介绍,以叽里呱啦的西域语言为主,间杂着刚才说的几个汉字:“我……真的……大事……孔雀……黄帝……”

刘辩皱着眉听她说话,感觉说的像是原始拉丁语,而且不时的夹杂着几句古老的英文,让刘辩迷迷糊糊的能够听懂只言片语。刘辩穿越前的公司曾经与西方的某个国家合作过一款战略游戏,这让刘辩在罗马生活了半年,所以能够听懂一些日常的拉丁词语,此刻正好拿与这个西方少女进行基本的交流。

“你……真的?你是贞德?”刘辩试探着询问,这个比较好猜,贞德是刘辩自己召唤出的,自然心中有数。

金发碧眼的少女闻言,顿时喜出望外,露出迷人的笑容,向刘辩竖起了大拇指:“我……贞德。大事……黄帝……孔雀……”

“大事——大师?玄奘大师,让你大汉找皇帝?”刘辩翻身下马,试着用掌握的凤毛麟角的几个拉丁词语与贞德进行交流。

“哦……原这个女人说的是大师与皇帝啊?”

城门周围的百十名禁军顿时恍然大悟,总算解开了谜底,同时又对刘辩佩服不已,“想不到陛下竟然还会说西域语言,真是天威难测啊!”

听了刘辩的话,贞德更加高兴,不停的向刘辩竖起大拇指:“真……好,真棒!”

“我就是皇帝!”

刘辩很自豪的向贞德做出了自我介绍,然后送上一个拥抱,并在贞德的额头送上一吻。

惹得城门周围的禁军目瞪口呆。暗自咽口水:“陛下竟然这样豪放?”

樊梨花目瞪口呆,很是无语,“这这也太急色了吧?”

贞德一脸无辜,洁白的脸颊飞起一抹酡红,用拉丁语叽里呱啦的快速抱怨了一通。

刘辩几乎一个字也没听懂,但贞德有些不悦,用更加无辜的表情摊开双手。用蹩脚的拉丁单词问道:“你们……西方……人,见面不是都要……亲亲吗?”

向贞德解释完了。刘辩回头向众御林军与禁军解释:“众人休要大惊小怪,这是西方人的见面礼节,与我们汉人见面鞠躬作揖是同一个道理。我们大汉乃是礼仪之邦,岂能失了礼节?”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如此,早知道的话就该用礼节与迷人的妖女施礼了,这比打打杀杀有趣多了,唉……没文化真可怕!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在四五名仆从的簇拥下从南方而。却是赵之妻蔡琰去探访友人归。门前吵吵嚷嚷堵住不让通行,便下马过询问,才发现天子御驾在此。

蔡琰急忙上前施礼拜见天子,询问了事情的龙去脉之后,笑道:“陛下,妾身不才,但我家中藏书万千。民妇自幼多西域的书卷。也与一些西域使者交流过,甚至还给宫廷翻译了几句卷西域文书,这位姑娘的话我能听懂!”

“哈哈……此话当真?蔡夫人真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真是太好了,马上跟着朕入宫!”

刘辩大喜过望。又对廖化樊梨花以及众禁军解释道:“这位自西域的姑娘是受了玄奘大师指点,前京城见朕,身上有重要的秘密。与廖将军发生冲突乃是误会,大家就此散开吧!”

刘辩带着贞德蔡琰,在御林军的拱卫之下返回京城,进了乾阳宫,直奔含元殿。在威严雄壮的大殿中招待贞德,也算是一次正式的会晤。

刘辩吩咐蔡琰道:“你让她说一句,你翻译一句。”

贞德听了蔡琰的话,微笑着颔首开始自我介绍起。

蔡琰在一边给他担任翻译,大致意思就是贞德是高卢国贵族的后裔,四百年前高卢国被罗马帝国吞并,罗马人在高卢境内推行拉丁语,但高卢人永远没有忘记亡国的耻辱,梦想着有一天复兴祖国。

直到有一天向东游侠的贞德遇见了西游的玄奘师徒四人,听精通各国语言的玄奘大师说起大汉的强盛,贞德决心东方拜见大汉皇帝,希望借助大汉王朝的力量推翻罗马帝国,复兴祖国高卢。

“你在八个月之前遇见了玄奘大师,按照马匹一天走两百里计算,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到达金陵,为何花了这么久才抵达?”刘辩和颜悦色的示意蔡琰进行翻译。

贞德一边口述,蔡琰一边翻译:“我走错了道路,去了贵霜国南面的孔雀王朝,见到了衰落的孔雀王朝王子凯撒。凯撒王子本就有意向大汉借兵,听说我也是大汉拜见皇帝,就让我带着他的妹妹——埃及艳后……”

“西方人取的名字好奇怪!”蔡琰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继续进行翻译,“凯撒王子让我带着他的妹妹埃及艳后大汉拜见皇帝,并把埃及艳后嫁给大汉皇帝……”

“这也行?”蔡琰再次在心底吐槽腹诽,一个偏邦异国,还没见过天子之威,就想把妹妹嫁给皇帝,也真是够不自量力的。

继续进行翻译:“凯撒王子给埃及艳后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还有贵霜国地图,以及降书,承诺若是大汉帮助孔雀王国复兴,愿世世代代的臣服于大汉,做个附属国……”

刘辩喜出望外,抚须道:“真是太好了,想不到朕在异域他国也有了盟友!不过,为何贞德你一个人到了金陵,你说的埃及艳后,还有凯撒王子准备的嫁妆,以及孔雀国的随从都去哪里了?”

贞德面色沮丧的吐出了一番话,然后由蔡琰做出翻译:“在大汉交州的路上被人抓了!”

“被人抓了?”刘辩勃然大怒,“是谁?一定是蒙恬的秦军吧?”

贞德再次通过蔡琰把事情道:“拦截我们的是汉人,打着孙周等旗号,在我们走到交趾的时候被抓了,包括埃及艳后公主在内,总共三百多人全部被俘,只有我一个人杀了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