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一十五 放长线钓大鱼

七百一十五 放长线钓大鱼


                既然卫梓夫站出给冯蘅求情,既为了帮卫梓夫树立威信,二也算是顾及旧情,冯蘅好歹给自己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所以刘辩决定从轻发落。

背负双手,冷声叱喝道:“朕本想将你贬为庶人,但看在卫淑妃替你求情的份上,二也为了两个孩儿,今日只将你的淑仪头衔褫夺,降为美人。打入冷宫,面壁思过,直到朕班师回朝之后视悔改程度再另行处置!”

“冯氏还不快快谢恩!”

刘辩的话刚刚落下,德妃武如意就带着一干宫女太监尾随着卫梓夫的脚步到了麟德殿。刘辩的龙颜震怒让武如意心惊胆战,一心中有鬼,二冯蘅好歹为自己鞍前马后,不出面说句话也说不过去。

冯蘅以卵击石,总算见识到了天威震怒,这次彻底老实了,跪在地上嗫嚅道:“臣妾谢陛下保留美人封号之恩,庭杖还要打么?臣妾怕痛!”

“当然要打,不打你怎么能长记性?”刘辩大袖一挥,吩咐几个司礼太监道:“把冯美人带下去庭杖二十,少一杖我砍你们的脑袋!”

刘辩走出御书房带着众人到麟德殿正殿,吩咐郑和道:“把所有嫔妃美人全部带观看冯美人受刑,以儆效尤!”

不大会功夫,包括上官婉儿、陈圆圆、貂蝉、步练师等所有的嫔姬、美人纷纷到麟德殿,看到哭哭啼啼的冯蘅被摘去头饰,跪在地上等待受刑。一个个心中忐忑不安,总算见识到了触怒天子的下场。

“行刑!”看到所有女人全部到齐。高高端坐的刘辩大袖一挥,高喝一声。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杖责之声。冯蘅发出咿咿呀呀的惨叫声以及啜泣呜咽声,“陛下饶命,臣妾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刘辩正襟端坐,用威严的目光扫了所有嫔妃一样,厉声告诫:“尔等日后需要恪守妇道,尊长爱幼,姊妹和睦,待人谦逊。若有人胆敢玩弄心机。挑拨是非,恃宠而骄,中伤她人。我不管你是美人还是妃子,甚至是皇后,朕都绝不姑息!”

听了刘辩斩钉截铁的话语,武如意心中一颤,与面色凝重的众美人嫔姬一起肃拜施礼:“臣妾等谨遵陛下教诲!”

刘辩挥挥手,吩咐一声:“朕这次去交州怕是一年半载才能回,美人乔氏与张出尘随朕一块出征。其他人留在乾阳宫;平日里由德妃与淑妃协理后宫,定夺日常事务。若有大事不能决,内可以征询太后意见,外可以问对于顾命大臣。若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可让三宝飞鸽传信于朕,朕自会公平定夺!”

“臣妾等谨遵陛下吩咐!”众嫔妃与美人再次在武如意和卫梓夫的带领下肃声称诺。

一场风波就此落下。卫梓夫搬进了漪澜殿,而冯蘅则被打进了冷宫面壁思过。

次日早朝之后。刘辩吩咐大乔道:“这次去交州千里迢迢,怕是一年半载才能回。你可以回家向父母辞行。”

“臣妾遵旨!”

大乔笑靥如花,愉快的答应了下,只要不触怒天子,他对嫔妃们还是很宠爱的。冯蘅惨遭庭杖,被打入冷宫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刘辩之所以带着大乔与张出尘出征,一要解决生理问题,毕竟一年的时间太过漫长,身为皇帝总不能手动解决问题吧。二张出尘一直没有身孕,关jiàn 时刻还能替自己跑腿,执行一些秘密任务,既能上战场又能暖床,可谓公私兼顾,经济实用。

至于其他的嫔妃美人,要么有了身孕,要么就是抚养孩子,肯定不能带着长途跋涉。去年七月份与张出尘一块被册封为美人的薛灵芸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腹部日渐隆起,自然是无法随军出征,所以刘辩选zé 了让十五岁的大乔陪着。

当然,对于刘辩说,带着大乔出征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暖床,更重要的是为了启动自己心中策划了多年的计划,把周瑜及孙氏残余甚至贵霜大军全部埋葬。

“这坑挖了太久,是时候填上了,周公瑾乖乖的跳下去吧!”望着大乔离去的窈窕背影,刘辩嘴角微翘,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

大乔离开之后,刘辩吩咐把“帝牢唐苑”中的秦桧带上,磨砺了两年,是时候把这个奸贼派出去试试运气了。

李元芳领了圣旨,亲自去帝牢提人。

距离乾阳宫七八里的地方,一座戒备森严,规模不菲,高墙大院,房舍俨然的府邸就是刘辩精心打造的“帝牢”,当然对外它的名zi 就叫做“地牢”,真正的含义只有刘辩知道。

唐国皇帝李渊的待遇最好,住在一座宽敞的四合院里,光房屋就有数十间,他的二十多个嫔妃基本全部保留了下,留在身边伺候。此外包括秦桧在内的几个重臣也被留在了唐苑, 可以每日给李渊请安问候。

两年的时间下,李渊的三子李建成已经五岁,四子李元吉已经四岁,与刘辩的儿子年纪相仿,在不愁吃喝的情况下,倒也生长的健康茁壮,每日无忧无虑,总算让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李渊聊以**。

比起李渊,住在“宋”的赵光义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也不知道刘辩为何给关押自己的囚牢取了这样一个文雅的名zi ?而环境却与李渊宽敞明亮的四合院有着天壤之别,只是三间阴暗潮湿的瓦房以及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具,一日三餐也是粗茶淡饭。

唯一让赵光义觉得庆幸的是每天xià 午有半个时辰的自由活动时间,只要不跨出这座牢狱就能够随便走动。

只是饱暖思淫欲,天长日久,赵光义看着李渊妻妾成群,心生嫉妒,便动了歪心思勾引李渊的女人,不料被李渊及秦桧等人抓住暴揍了一顿,把门牙打掉了两颗,以至说话的时候不停的漏风。

对于这种事情,看守的禁军与锦衣卫一概不管,因为天子有吩咐,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他们折腾,爱咋地咋地。

好在前不久赵光义多了一位新基友,他就是被李存孝生擒的元太宗窝阔台,被关进了一个写着“元窟”的囚房,环境比赵光义的“宋”还差,唯一相同的就是俩人每天都有半个时辰的放风时间,这让寂寞孤独了许久的赵光义总算有了可以消遣时间的小伙伴。

李元芳去匆匆,快马加鞭把诚惶诚恐的秦桧带出帝牢,前往乾阳宫拜见天子。

御书房中,刘辩与秦桧闭门密谈了一个时辰,最后召唤李元芳道:“好了,给秦桧准备盘缠快马,放他回李唐去吧!”

“诺!”

李元芳答应一声,向秦桧拱手:“秦大人请随我!”

秦桧向刘辩拱手道:“难得天子信得过秦某,我此回大唐一定竭尽全力实现陛下的计划,还望陛下善待我家唐王。”

刘辩微微颔首:“去吧,朕保证会善待李渊!若是你能在李唐朝廷站稳脚跟,朕或许有一天会放李渊回去,最不济等他的两个儿子长大之后,朕也会放李建成与李元吉回去。”

“谢陛下,罪臣告辞!”秦桧长揖到地,匆匆离开了乾阳宫。

秦桧回到帝牢辞别李渊,就说汉帝让自己回去与李世民商量赎回李渊的条件,让李渊在金陵耐心的等待自己的好消息。然hou 接过李元芳赠送的马匹与盘缠,出了金陵,一路向北,度过长江奔徐州方向而去。

金陵南郊的乔府,因为美人大乔回家探望而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已经十四岁的小乔乘机溜了出去,到街上一家绸缎店,向老板施礼道:“陈掌柜这段时间还要去交州贩卖绸缎么?”

陈掌柜警惕的朝店铺外面巡视了一圈,悄声道:“小乔姑娘莫非又要给周郎送信?”

小乔点头:“嗯!”

“三千株铜钱,或者五十两银子,或者五两黄金,少一个子也不行!”陈掌柜说的斩钉截铁,“现在孙、周与朝廷的矛盾越越尖锐,我这可是拿着脑袋在换钱!”

“真是贪得无厌,周郎又不是不给你酬金!”小乔撇嘴,眼里全是鄙夷之色,“我一个女孩家哪这么多钱?”

陈掌柜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周瑜给的是周瑜给的,小乔姑娘的也不能少!被人发现我给乔谷娘私通外敌,那可是杀头的大罪,我不多赚点辛苦费早日跑路,我图什么?你们乔家虽然比不上士族大户,区区金银也难不住乔谷娘的。”

小乔不耐烦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金锭抛给陈掌柜,“还是老规矩,带回周郎的书信,我付你剩下的赏钱。”

陈掌柜接过金锭咬了一口,眉开眼笑的道:“呵呵……我就知道小乔姑娘你最爽快!”

“行了,我得回家了,姐姐了,被他发现我与周郎私通书信,怕是要骂我了!”小乔留下一句话,匆匆离开了绸缎铺。

小乔前脚刚走,陈掌柜就换了衣衫从后院悄悄出门,直奔乾阳宫,到宣武门前把手中的腰牌一亮:“锦衣卫陈荣有要事求见陛下!”

守门的御林军接过腰牌查验了一下,确定是皇帝颁发的可以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当即笑着施礼:“得罪了陈当户,请自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