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零六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七百零六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郭嘉戒了酒重回曹操身边?”

几天之后,郭嘉复出的消息由潜伏在曹军之中的间谍传给东汉斥候,再由斥候禀报给了刘辩,让刘辩有些错愕。

就在去年腊月,郭嘉愤然离开乾阳宫之后,刘辩授意李元芳派锦衣卫跟踪郭嘉。在繁华的金陵城,被后世称之为“鬼才”的郭嘉,竟然在十几名锦衣卫的盯梢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让刘辩不得不佩服郭奉孝的智商,99的智力也不是白给的。

“锦衣卫没能盯住你,算你厉害,但要说一个嗜酒如命的人能够把酒戒掉,朕不信!”

刘辩站在檀木制作的储物架前面,拿起一瓶金陵皇家酿酒厂刚刚配制而成的酱香型白酒,拔掉木塞,便能闻到清醇甘冽,香气优雅的酒香味扑面而。轻轻的品尝一口,绵甜悠长,犹如琼浆玉液,酿造工艺直追刘辩穿越前的各种名酒。

刘辩把精致的景泰蓝酒瓶递给李元芳,沉声吩咐道:“把刚刚生产的这批美酒设法送到郭嘉手中,我不信一个酒鬼能够抗拒得了诱惑!”

“诺!”李元芳答应一声,转身安排去了。

对于刘辩说,现在最希望的结果就是曹操与铁木真两败俱伤,在得到范增、司马懿的情况下,郭嘉重新归队,将使得曹操集团智囊实力大幅增长,所以刘辩必须设法遏制一下曹操的发展。绝不能在自己还没有拿下巴蜀、安定南方的情况下,让曹操提前平定了北方,将主动权拱手让给曹操。

李元芳走后,刘辩回到麟德殿御书房,冷笑一声:“真是想不到,曹阿瞒竟然把邹氏还给吕布了,不愧是一代枭雄!估计这十有**是范增的主意,想让曹操用邹氏结好吕布,必要的时候互为犄角,同气连枝。”

刘辩一面思忖。一面拿起一张白纸平铺在桌案上,挥毫泼墨,笔走龙蛇,不大会功夫就画了一张栩栩如生的水墨丹青。

刘辩本就有一些绘画功底。这几年又从吴道子那里讨教了不少心得,画功更是日益精湛,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此刻挥毫泼墨,笔下的人物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只是图画中的人物情景就让人面红耳赤,羞赧的抬不起头。就连郑和这个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大太监也是浑身燥热,一脸尴尬。

出现在刘辩笔下的赫然是一张春宫图,画中的女人妖艳,丰腴婀娜,豪乳肥臀,波涛汹涌,各种姿势让人目不暇接。图中的男人一脸枭雄之姿,身材较矮。看起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沉醉在颠鸾倒凤之中,一副欲仙欲醉的表情。

“哈哈……这一招够贱够阴,但兵不厌诈,能赢就是王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刘辩放下笔墨,忍不住大笑一声。

招呼郑和过欣赏:“三宝,过看看!认一下画中的两个人是谁?”

君命难违,郑和只好尴尬的凑过头扫了几眼:“莫非这女人是邹氏?男人是曹孟德?”

“正是!”刘辩向郑和竖起了大拇指,“你说吕布见了这幅春宫图之后。范增的计划还有用么?吕布会对曹操恨得咬牙切齿还是感激涕零?”

“嘿嘿……”郑和露出略带猥琐的笑容,“陛下真是高明!”

有句话藏在郑和心中没有说出:“陛下这一招也真够阴损的!”

刘辩兴致盎然,提起笔墨,再次挥舞丹青。又画了一张郭嘉与邹氏的鸳鸯戏水图。依旧意犹未尽,又凭着想象了一张贾诩邹氏的老汉推车图,又了一张邹氏和曹昂的观音坐莲图,直到颜料盒中的颜色用的一干二净,方才收工。

“把这些图拿去交给吴道玄,再临摹个十张八张的。然后派人潜入长安设法送到吕布手中。”刘辩几乎笑的合不拢嘴,“以前刘玄德曾经织席贩履,现在吕奉先可以批发绿帽了!”

如果刘辩没有染指过邹氏,凭幻想虚构一幅图画,自然无法欺骗吕布。但在那个夜晚,早有预谋的刘辩把邹氏的身体看了个清清楚楚,了如指掌,巫峰巍峨,沟壑丛林,笔下的邹氏几乎与相机出的效果一般无二,由不得吕布见了不暴跳如雷。

这一刻,刘辩甚至能够幻想到吕布咬牙切齿,恨不能把曹操、郭嘉等人碎尸万段的样子!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朕没有这个金刚钻,就不会揽这个瓷器活,对于阿瞒把邹氏还给吕布之后,该如何应对,早就有了主意。”望着郑和抱着春宫图远去的背影,刘辩坐在御书房里抚须阴笑。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越暖和,各路诸侯频频调兵遣将,震天动地的颦鼓响彻神州大地。

李牧在去年初冬击败乌桓之后,在东北休整了小半年,于几天之前率领李如松、袁崇焕、王伯当提兵十万,由内蒙古草原长驱直入抵达了渔阳城下安营扎寨,与东面二百里的李绩十五万唐军互为犄角,虎视东汉大军。

看到唐军势汹汹,李靖大军向南撤退了五十里,与卫青大营靠的更近一些,而且对于曹操的承诺不敢完全相信,万一曹操背弃盟约,突袭断了本方后路及粮草供应,那么十六万人马将会陷入绝境。故此李靖撤出一部分兵马加强对补给路线的防御,对李唐大军采取守势,用持久战消耗唐军的锐气,勒令各路兵马不许主动战。

铁木真看到唐军势汹汹,而且冀州的曹操也重兵犯,一副誓不两立的架势,便下令达奚长儒放弃范阳退守逐鹿,让前线战场变成四方角力的旷野。

这样一,幽州的中部地区只剩下了公孙瓒、冉闵死守的蓟县孤城,南有曹操二十万人马,东南有李靖、卫青的十六万兵力,正东与正北则是李绩、李牧统领的二十五万唐军,正西是匈奴、鲜卑、乌桓的十三万联合军队。

“现在守着蓟县已经没用了,只能遭到各方轮流进攻,最好的策略就是撤出蓟县,让各路诸侯火并。”

李靖与卫青等人军议之后,做出了如上决定。并派人修书给公孙瓒,请他率军护送蓟县城里的百姓们撤出,汉军会在沿途接应,抵挡唐军或者胡人的劫掠掩杀,护送蓟县的百姓安然无恙的南下青州。

公孙瓒却不这样认为,对李靖的建议一口回绝:“蓟县城内有上百万石粮食,足够我麾下的兵马支撑五年。各路诸侯勾心斗角,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倘若我公孙瓒撤出了幽州,天下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也,宁死不撤!”

按照李靖的意思,最好的选择就是接应公孙瓒仅剩的五万人马,以及蓟县城内的七八万百姓南下,退守章武、南皮一带,撤出幽州战场,让曹操、李唐、铁木真先火并一场,再卷土重坐收渔翁之利。而现在公孙瓒不肯放弃蓟县,李靖只能继续率军在幽州南部呼应公孙瓒,继续搅合在这一团浑水之中。

消息传到金陵,刘辩摇头叹息一声:“公孙瓒真是鼠目寸光,缺乏远见!只要把百姓们安全撤出,何必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胜败乃兵家常事,卷土重未可知,而现在只能让李靖陪着他继续在幽州耗下去,与铁木真、李唐相互对峙!”

孤城蓟县早晚守不住,公孙瓒残余的兵力迟早都会覆灭,刘辩决定给冉闵再次修书一封,争取他归顺大汉,为国效忠。毕竟四面开战,压力巨大,能得到勇猛过人的冉闵加入,将会让大汉如虎添翼。

刘辩挥毫泼墨再次给冉闵写了一张手书,但上面只有十六个大字:“抗胡砥柱,民族脊梁。若为国战,汉家栋梁!”

多余的字再也不写一个,刘辩相信如果冉闵是个汉子,这十六个字对他说胜过千言万语,胜过絮絮叨叨。若有一天蓟县城破,公孙瓒覆灭,有这十六字作为铺垫,一定会让冉闵归汉。

刘辩唤展昭,把尚师徒献上的宝马“飒露紫”交给他,吩咐展昭带着自己的手书与宝马去一趟幽州蓟县,亲手交给冉闵,表达大汉天子的器重之意,希望有一天冉闵能够为大汉效力,驰骋沙场。

“陛下放心,臣一定会亲手把书信与宝马交给冉闵!”展昭拱手领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乾阳宫,出了金陵度过长江,向北方疾驰而去。

展昭前脚刚走,忽然有守门的禁军校尉快马到乾阳宫门前求见天子,到麟德殿之后跪地施礼:“启奏陛下,南城门了一个金黄色头发,高鼻梁,白皮肤,蓝色眼睛,说话叽里呱啦的女人要闯进城。廖化将军与她交涉无果,此女强行闯城,动起手,把廖将军打下马,樊梨花将军已经从西门赶了过去,请陛下定夺!”

“金黄色头发,高鼻梁,白皮肤,蓝色眼睛,说话叽里呱啦?这不是标准的大洋马么?”刘辩拍案而起,吩咐道,“给朕备马,朕要亲自去城门看看的何方妖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