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九十五 郭奉孝舌战群儒

六百九十五 郭奉孝舌战群儒


                <script></script>秦淮河从金陵穿城而过,自西向东注入了湿气氤氲的长江,转而奔腾向东,汇入了波涛浩淼的大海。

刘辩初入金陵之时,为了拉拢江东的士族儒生,命人在秦淮河南岸建立了一座夫子庙,雕刻了孔子及七十二弟子的塑像,供儒生瞻仰参拜,以此博取江东士族的好感,巩固自己在江东的根基。

这比历史上秦淮河畔夫子庙的出现早了一百四十年,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本应该出现在东晋成帝司马衍时期,但却被刘辩抢先一步完成,打上了自己的烙印,使之流芳千古。

自古以,金陵阴气颇重,也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天意如此,历朝历代的文人骚客,青楼名妓都爱往金陵钻,使得这座江东名城风月气息冠绝华夏。

有人称之为“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还有人冠以“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的美誉;如果你想看皇宫古迹,如果你想看金粉佳人,那就金陵吧;无论哪朝哪代,无论猴年马月,金陵都不会让你失望!

从杜牧的“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酒家”开始,无数的文人墨客到金陵附庸风雅,吟诗作赋,更使得秦淮河名声大噪,各种美艳的传说迭出不穷,长盛不衰,什么秦淮八艳、金陵十三钗等等仿佛雨后春笋,在中国的风月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这一次,尽管历史因为刘辩的穿越扇起了蝴蝶的翅膀,但当刘辩定都金陵,并在秦淮河畔建起了夫子庙之后,不过半年的时间这片以青楼勾栏,烟花风月留名于史的地方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楼。

在刘辩到金陵之前,这座本叫做秣陵的地方还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县城,阖城不过一万五千人口。

在刘辩将秣陵改名为金陵并定为都城之后的几年,金陵的人口迅速膨胀,几乎是以爆炸式的规模增长。直到今日已经发展成为了拥有三十五万常驻居民,十万外商贩的天下名城,论规模已经超过了成都、邺城、下邳、襄阳,仅次于百万人口的洛阳。以及七十万人口的长安。

随着金陵城的日新月异,人口熙攘,秦淮河两岸,夫子庙周围的青楼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由最初的几十家。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五百余家,规模大小不一,少则十几个姑娘,多则上百甚至数百人。现在的金陵城就是财主的销金窟,骚客的温柔乡,只要你想要的,秦淮河畔两岸的烟花巷就绝不会让你失望。

每当华灯初上,夜幕降临,秦淮河两岸便喧嚣热闹了起,河畔两岸鳞次栉比的青楼灯红酒绿;擦粉涂唇的姑娘们倚门卖笑。红袖乱招,纨绔子弟则乘坐画舫小船,在桨声烛影中寻芳**,声色犬马。

每当烟雨时节,秦淮河两岸的亭台轩榭便笼罩在霏霏细雨之中,青砖黑瓦,朱门白墙,晨钟暮鼓,烟雾氤氲,犹如一幅巧夺天工的水墨画。

食色性也。既然控制不了,刘辩也懒得去管。当然刘辩压根也没想管,存在即是合理,男欢女爱各取所需。即便自己是天王老子也无权干涉;更何况每年还能收取一笔可观的税费,充实国库,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刘辩更是乐享其成。

为了避免出现强掳民女,逼良为娼的悲剧,刘辩命包拯对秦淮河两岸的青楼严加管理。每一个娼妓或者卖艺不卖身的艺伎,甚至是跑堂打杂的小厮,全部进行严格的登记。若一旦发现有强迫良家,逼良为娼的劣迹,便乱世用重典,一律狗头铡伺候。

这两年多的时间下,死在包拯狗头铡之下的**少说也有十几人,打手更是数以百计,直接让逼良为娼的悲剧绝迹,但也造成了秦淮和两岸的姑娘质量有所下降,毕竟可供挑选的余地缩水了不少。

不过对于郭嘉说,秦淮河的美景,夫子庙的姑娘已经足够让他终生难忘,魂牵梦萦。

夜幕降临,一艘画舫在河上飘荡,郭嘉在陈平、李白的陪伴下,风度翩翩的伫立船头,检阅着河畔两岸红袖乱招的姑娘,挑选着自己中意的猎物。

“唉呀……真乃人间天堂,这金陵的繁华真是让嘉大开眼界!”目睹着纸醉金迷的繁华景色,郭嘉感慨万千,“郭嘉有幸此,此生无憾也!”

陈平笑吟吟的道:“既然奉孝先生如此恋栈金陵,何不留下辅佐天子,扫平天下,做个中兴名臣?”

“可惜先遇到了曹公,嘉却不能做忘恩负义之辈,惹人耻笑。”郭嘉除了提到女人的时候会犯迷糊,其他时刻都是高度清醒。

一开始,陈平并没有贸然带郭嘉秦淮河畔寻花问柳,否则就算郭嘉再怎么贪色,也不会轻易中计,而是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与郭嘉慢慢接触,加深“友情”。

最早是左丞相荀彧设宴款待故友郭嘉,而陈平、李白、陈琳、王璨、吴道子等一批文人墨客作陪,这是陈平、李白与郭嘉的初次认识。

金陵的美酒让郭嘉醉生梦死,陈平与李白的豪爽让郭嘉陡生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慨,惺惺相惜,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荀彧府上的江南女子腰肢婀娜,妩媚动人,让郭嘉砰然心动,只是不好意思向荀彧张嘴索要。

就在郭嘉怅然若失之际,陈平与李白两个酒友带着郭嘉乘坐画舫,第一次到了秦淮河。在桨声烛影里登上了“暖春楼”,那一夜郭奉孝醉生梦死。

最铁的关系是什么?一起扛过枪,一起偷过羊,一起嫖过娼……

于是,共同夜宿青楼之后,陈平、郭嘉、李白的关系再次升温,从久逢知己千杯少的莫逆之交变成了志趣相同的生死之交,就差歃血为盟义结金兰了。郭嘉是从心里感激陈平、李白带着自己一起嗨,李白是觉得从心底和郭嘉谈得,而陈平虽然与郭嘉兴趣相投,可心中还藏着任务,因此眼光总是有些闪烁。

恰好这段时间蒯良到蒯越、韩嵩、傅巽等旧日同僚家中做客,晚上便不回驿馆居住,更是让郭嘉犹如脱缰的野马,白天跟着陈平、李白逛酒楼,晚上跟着李白、陈平泡青楼,一连五六天,果真是乐不思魏!

“奉孝啊,你与蒯良金陵七八天了,本是替曹公与陛下议和的,就这样花天酒地下去,心下不急么?”陈平试探着询问。

郭嘉笑吟吟的道:“无妨、无妨……嘉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正好可以在金陵多快活几天,今早有酒今朝醉,陛下都不急,我急也是徒劳无益!”

“哈哈……郭奉孝真有大将风度!”陈平陪着笑,“今夜我带你去芙蓉,听闻中了一位美人儿,生的是姿色倾城,能歌善舞,棋琴琵琶,样样精通!”

“哦……世上竟有这样的青楼名妓?嘉今日定要一睹风采!”听了陈平的介绍,郭嘉登时兴致盎然,心中犹如被猫爪一般奇痒无比。

“靠岸,去芙蓉!”陈平大手一挥,向撑船的舵手吩咐一声。

很快的画舫靠岸,在乔装打扮的锦衣卫开路之下,酒色三人组耀武扬武的进了芙蓉。

尽管是大冷的冬天,但陈平却附庸风雅的手持一把白色的羽扇,一进门就喝道:“闲杂人等一律退避,今天大爷包场了。”

在锦衣卫的驱赶之下,芙蓉里的百十名嫖客被赶到了街巷上,有恋栈不舍者,更是被赤裸着身子像刚刚刮了毛的猪一样被仍在了大街上。

陈平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向**道明意:“这位是我的好友郭奉孝,头说出怕吓死你,赶紧把你们芙蓉新的花魁叫出伺候!”

“三位大爷请品茶稍等!”脸上涂抹的像石灰膏的**答应一声,吩咐一声,“姑娘们,把几位大爷伺候起,老娘我去带阿珂出伺候贵客!”

在丝竹管弦,美人歌舞的陪伴之下,酒色三人组被十几位姑娘伺候着,莺声燕语,温玉在怀,好不惬意。

随着一声琵琶响,珠帘一挑,被称作“阿珂”的花魁犹抱琵琶半遮面,未成曲调先有情,宛转蛾眉缓缓走了出,当真是华光四射,蓬荜生辉,艳压群芳。

“真极品也!”郭继忍不住击掌称赞,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

“果然绝色!”李白也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这、这个今夜算谁的?”

陈平伸出一只脚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李白脚面一下,蹙眉挤眼,心说,“管你什么事?少在这里无事生非,破坏了陛下的计划!”

阿珂一曲琵琶奏完,又翩然起舞,只惹得郭嘉连声叫好,忍不住赋诗一曲。李白憋不住,趁着酒兴也赋诗一曲,把郭奉孝爆的体无完肤。

“太白兄好文采!”郭嘉无可奈何,只能向李白竖起大拇指称赞,甘拜下风。

但李白赢得了战场却输了情场,只见陈平大手一挥,吩咐道:“阿珂姑娘,好好侍候我的奉孝兄弟,莫要怠慢了贵宾!”

“奴婢遵命!”阿珂盈盈施礼肃拜,扶着郭嘉直上楼而去,“公子请随我!”

郭嘉牵着美人儿的纤纤柔荑,笑吟吟的向一脸不甘的李白拱手挥别:“太白兄,得罪了!”

今夜芙蓉发生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乾阳宫刘辩耳中,不由得抚掌大笑:“哈哈……古有孔明访东吴舌战群儒,今有郭奉孝舌战群乳,不知道故事继续下去之后,奉孝会作何感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