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九十六 黄粱一梦

六百九十六 黄粱一梦


                <script></script>一连几天,郭嘉在芙蓉与阿珂卿卿我我,缠缠绵绵,几乎到了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地步,郭嘉甚至与芙蓉的老鸨商量着给阿珂赎身,带她离开这片烟花之地。

而就在郭嘉在秦淮河畔醉生梦死,醉倒在美人肚皮上的时候,刘辩悄悄召见了蒯良,达成了如下协议。

其一,东汉释放许褚、王彦章,换回田丰。

其二,刘辩正式册封曹操为魏王,世代承袭。但必须在前面加一个前缀“汉”字,合起就是汉魏王,无论何时曹操这个魏王都是大汉册封的藩王。

其三,曹操即刻送女儿曹嬛、曹懿到金陵,分别许配给太子刘齐与北海王刘恪为姬。

“其四,秦琼在谯郡攻占的十三县不予归还,划归朝廷治下。”刘辩端起精致的景泰蓝茶碗,呷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附加了一个条件。

“这……”蒯良额头见汗,“之前陛下也没说这个条件啊,为何现在又附加了一条?良不敢擅自做主!”

刘辩放下茶碗,冷哼一声:“废话,你上次的时候,秦叔宝还没有打下谯郡十三县,朕提什么条件?蒯子柔,若不是看在令弟蒯异度的面子上,朕就让曹孟德割地赔款,望你好自为之吧!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夺下的领土,朕岂能再予归还?我大汉国土虽然广袤,却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况且曹操乃是汉魏王。乃是我大汉的藩王。曹孟德治下的土地皆为汉土,又何必锱铢计较?”

蒯良抹汗道:“多谢陛下,但此事良委实不敢计较,容我回去与郭奉孝商议一番。”

“准奏!”

刘辩霸气十足的一口答应下,“若还是决定不下,你们快马回去征求一下曹孟德的意见也是无妨,反正晚一天议和。朕的领土就会扩大一分,朕有的是耐心!”

“谢陛下!”蒯良躬身施礼,准备告退。

“等等!”刘辩忽然又唤住了蒯良,“朕又想起了一个条件。”

这一刻,蒯良有种想哭的冲动,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得寸进尺了,早知如此就不该贪功独自乾阳宫会谈,应该带着郭嘉一起,估计此刻这酒色双全的家伙正在秦淮河畔的青楼里醉生梦死吧?

“陛下还有什么条件?索性就一口气说出吧。不要再难为小臣了!”蒯良长揖到地,哭丧着脸说道。

刘辩笑笑:“蒯子柔不必如此,朕绝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小人,朕的最后这个条件很简单,让曹孟德进贡倚天剑,就算是对朕册封他为汉魏王的答谢之礼吧!怎么样。说起不算过分吧?”

听说刘辩只是索要一把剑。蒯良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虽然曹操也很喜爱这把宝剑,整日配在身上,但却绝不会因为区区一把佩剑而影响了议和大局,这点蒯良还是相信曹操的。

“那小臣就试着说服曹公吧!”蒯良躬身作揖,答应了下。

刘辩话锋一转,莞尔笑道:“而不往非礼也,朕既然要与孟德议和,就不可能只索取不回报,朕准备送给孟德一名绝世美人。用她交换倚天剑,也算是礼尚往。”

曹操对美女的喜爱不在郭嘉之下,不同的是曹操更爱人妻,更爱风韵犹存的妇人,听闻刘辩要赠送妇人作为答谢,蒯良喜出望外,无论如何这也算自己交涉争取回的利益。

“谢陛下厚恩!”蒯良再次鞠躬致谢,一上午的时间几乎把腰给折断了。

刘辩嘴角微翘,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诡笑:“那你回去与郭奉孝商议一番吧,速速回给朕答复。”

蒯良长舒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退出麟德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乾阳宫回到驿馆寻找郭嘉。

“奉孝安在?”蒯良抓住一名随从的衣襟问道。

随从嗫嚅道:“昨天上午回待了半天,找不到大人您,晚上又去了秦淮河畔。临走之时留下叮嘱,说大人有事可以到秦淮河夫子庙旁的芙蓉去找他!”

“唉!”蒯良跺脚叹息一声,“这郭奉孝实在是恃才傲物,行为不检,如此声色犬马下去,早晚会掏空了自己的身子,英年早逝!”

蒯良带了随从快马加鞭,不消半个时辰到了芙蓉楼下,把光着身子正在酣睡的郭嘉从被窝里拽了出,将刘辩提的条件告诉郭嘉,询问他该如何处置,是答应下还是派人回河北请示曹操?

郭嘉打着呵欠,不疾不徐的穿戴衣冠:“嗯……刘辩终于沉不住气了么?不过谯郡十三县而已,无险可守,只要汉军想打,随时都可以拿下,更何况现在已经落到了汉军手中,刘辩自然不肯归还。没有再得寸进尺的要求曹公割地赔款,已经算是厚道了!”

“奉孝的意思是答应下?”对于郭嘉的分析,蒯良有些无语,自己绞尽脑汁的给曹操争取利益,他说的倒是轻描淡写,感情土地不是他自己的。

“答应下,身为使者岂能连这点魄力都没有!”郭嘉大袖一挥,豪爽的应承下。

“那送倚天剑的事情呢?”蒯良有些郁闷,没由的郁闷。

郭嘉对着铜镜正了正帻巾:“曹公连亲生女儿都送了,又岂会在乎区区一把佩剑?当然是答应下。更何况刘辩还答应送给曹公一名美女,我告诉你蒯子柔,江东的美女与北方的女子大为不同,曹公见了一定会喜欢。既然蒯子柔了,我便让芙蓉的老鸨给你介绍几个姑娘!”

郭嘉不管蒯良是否愿意,朝楼下喊了一嗓子,把老鸨召上楼:“今晚给我这位朋友留几个头牌,除了阿珂之外!我已经凑够给阿珂赎身的钱了,回头就带她离开。对了,今天一上午都没看见她,不知道去哪里了?”

老鸨却突然变脸,皮笑肉不笑的道:“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先生就会知道真相!自今日起,恕不招待了,送客!”

“唉……你这人竟敢如此无礼?”郭嘉大怒。

却被蒯良拽着胳膊下了楼:“风尘女子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还是先跟我进宫,给天子做个答复,再派人把曹公的两位女儿接到金陵,把倚天剑送,争取早日达成协议!”

郭嘉一边走一边怒冲冲的道:“你这翻脸不认人的鸨母,回头我让陈评、李白找关系把你这勾栏查封了,让你有眼不识泰山!”

半个时辰之后,蒯良与郭嘉一起到了麟德殿,施礼参拜天子:“启奏陛下,经过我二人商议,决定替曹公答应陛下的要求,这就派人回去接曹公的两位小姐金陵,以及把倚天剑带交给陛下。”

刘辩爽朗的一笑:“甚好,而不往非礼也,朕今日就先让你们看看朕送给曹孟德的礼物,是否诚心实意!三宝,带邹氏上!”

“宣邹氏进殿!”郑和尖着嗓子答应一声。

随着木屐声响起,换了一身素装,打扮的端庄凝重的邹氏施施然进入了麟德殿,施礼参拜天子:“民妇见过天子!”

“见过两位大人,过些时日由他们带你去河北伺候魏王。”刘辩朝郭嘉与蒯良指了指,吩咐道。

邹氏面无表情的朝郭嘉与蒯良施礼,与郭嘉似乎完全不认识:“民妇这厢有礼了!”

不等蒯良说话,郭嘉却已经目瞪口呆,惊问一声:“你不是阿珂么?”

邹氏冷笑一声:“大人认错人了吧?民妇一直在教坊司调教歌舞,什么阿珂不阿珂的,不知道大人说的什么!”

郑和也在旁边提醒道:“郭大人请自重,这位是前张济将军的妾氏,后又做了吕布的妾氏,再后被薛礼将军俘获,送到了金陵在教坊司教导歌舞。以后说不定就会是你们的王妃了,郭大人可不要轻薄!”

郭嘉是什么人,自然一下子就恍然醒悟了过,只感到在金陵的这些日子犹如黄粱一梦,现在梦醒了却是如此凄凉,自己仿佛猴一样被人耍耍去,却蒙在鼓里浑然不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郭嘉直感到气血逆流,咳嗽的剧烈无比,几乎要把五脏六腑全部咳出,不经意间嘴角流出了淡淡的血渍,这一刻感到了伤心欲绝的滋味!

“骗子,骗子,骗子都是骗子!”郭嘉再也忍不住,大吼一声,就差指名道姓了。

刘辩是骗子,陈平是骗子,李白是骗子,邹氏也是骗子,就连故友荀彧都骗自己,全天下的人都是骗子,为什么要欺骗自己这颗无辜多情的心?

“奉孝,你疯了么?”蒯良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捂住郭嘉的嘴。

郭嘉恨恨的道:“放开我,我要走了,不用再管我!”

“你要去哪里?”蒯良一脸惘然,不太明白郭嘉的反应为何如此激烈?

“游天下,四海为家,死到哪里算哪里!”郭嘉一脸悲凉的走出了麟德殿,头也不回。

“难道你不辅佐曹公了么?”蒯良又气又急,实在弄不明白郭嘉为何如此失态?

“哈哈……”郭嘉留下一串凄凉的长笑,“一个连自己都谋不了的人,何以谋天下?”

刘辩面无表情的在一边看着,咳嗽一声唤回蒯良:“也许郭奉孝还没醒酒吧,暂时不要管了,你速速修书给曹孟德,送二女与倚天剑到金陵,限期十日,否则一切作废!”

“小臣遵旨!”蒯良吓得跪地施礼,赶紧返回驿馆给曹操修书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