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九十八 愿赌服输

六百九十八 愿赌服输


                <script></script>倚天屠龙的任务的太突然,刘辩根本没有防备,但此刻有要事在身,容不得分神,因此只能强行退出系统,待处理完事务之后再揭晓答案。

“元芳,去把许褚与王彦章带上交给两位使者!”刘辩在御案后面正襟端坐,向在旁边叉腰听令的李元芳吩咐一声。

“诺!”

李元芳答应一声,大步出了麟德殿。不消一炷香的功夫就把许褚和王彦章带到了众人面前。

蒯良与董昭一起打量了二将一眼,与想象中的胡子拉碴,衣衫褴褛,精神萎靡不同,两个人看起神采奕奕,许久的养尊处优,肤色比起在沙场上驰骋冲杀,在军营里风吹日晒白嫩了许多。

“我二人为他们的死活奔波跋涉,绞尽脑汁,这二人倒是清闲自在!”蒯良与董昭几乎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暗自腹诽,这世界实在不公平。

“拜见陛下!”

两员魁梧雄壮的猛将一起施礼拜见天子,遭到俘俘之后被以礼相待,让两个在沙场上杀人不眨眼的猛将根本无法仇恨刘辩,相反还有些感激。

刘辩扫了二将一眼,沉声道:“自今日起,你们重获自由。朕加封曹孟德为汉魏王,从今以后为大汉效力,扫平诸侯,再无二心,望二将回去之后好自为之,日后做事须三思而后行!”

王彦章与许褚对望一眼,大喜过望,一起躬身谢恩:“多谢陛下不杀之恩,日后我等必然誓死为大汉效忠!”

董昭与蒯良在旁边听着许褚与王彦章这番话,心中颇为不得劲。心道你俩是真傻啊还是装傻?要不是我等回奔波交涉,要不是曹公全力营救,你们的脑袋能保住?天下没有永远的盟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次结盟只是虚与委蛇,权宜之计罢了。你俩用得着如此信誓旦旦的表忠心么?

目光从蒯良董昭的脸上掠过,刘辩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两人心中想什么,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蒯子柔为了促成朕与曹孟德之间的协议。奔波跋涉,尽心竭力,功不可没,朕赐封你为关内侯,子孙承袭。”

蒯良又惊又喜。但曹操既然没有与刘辩彻底翻脸,对自己的册封就有效,当即向前一步作揖谢恩:“多谢陛下封赏!”

刘辩最后吩咐郑和把册封曹操为汉魏王的圣旨以及印绶拿出,亲手交给蒯良,郑重的叮嘱道:“这是册封曹孟德为汉魏王的圣旨与印绶,自今日起曹孟德便成了高祖白马之盟后,第一个异姓封王的人。还望他勿要忘记誓言,为我大汉灭匈奴于草原,逐唐寇于东北!”

蒯良的喉咙不停的收缩,双手颤巍巍的接过刘辩递的印绶与圣旨。这次斡旋总算达成,也不枉自己奔波跋涉,绞尽脑汁一场,没有功劳也算有苦劳吧!

刘辩挥挥手:“好了,你们可以动身返回河北了!”

“谢陛下隆恩!”

蒯良董昭许褚王彦章一起跪地施礼,辞别天子。

邹氏已经在两个婢女的伺候下坐进马车等待启程,随波逐流的跟着蒯良一行前往河北,去迎接自己生命中的下一个男人。

马蹄声响起,蒯良许褚等人在百十名随从的陪伴下,带着魏王的印绶与天子册封的圣旨。簇拥着邹氏乘坐的马车,缓缓离开了乾阳宫,出了金陵,消失在北上的驿道中。

马蹄声得得。铃铛响个不停,一声又一声的敲在邹氏的心坎上,生命中的男人一个个浮现在眼前。

第一个男人张济是个中庸的武夫,没有多大本事与野心,邹氏对他几乎已经忘得干干净净。第二个男人吕布高大威猛,精力充沛。最让邹氏难以忘怀;第三个男人是当今天子刘辩,这混蛋最让邹氏刻骨铭心,咬牙切齿!

因为包括第四个男人郭嘉在内,除了刘辩之外,其他的三人都被自己的魅力征服,心甘情愿的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包括那个痨病鬼郭嘉,虽然看起有点小聪明,但还是被自己的美貌征服了,虽然不见得是真心爱上了自己,但对自己的美貌却是垂涎三尺,整晚上爱不释手,要不然也不会疯疯癫癫的不知所踪。

“刘辩我恨你,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从车窗的缝隙间望着驿道两旁被霜雪覆盖的枯草,邹氏咬牙切齿的在心底誓。

她不恨刘辩对自己始乱终弃,也不恨刘辩把自己送人,只不过多一个男人玩弄自己而已。在他们玩弄自己的时候,自己其实也在玩弄他们,说起自己也不吃亏,做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与守身如玉的女人有何区别?弹指之间,都是一生而已,及时行乐才对得起上天赐给自己的美貌。

邹氏只恨刘辩没有看上自己,没有把自己收入后宫,他对自己的美貌只是亵玩的态度,而不是自内心的爱慕,这让邹氏高傲的心颇受打击。

“凭什么?我邹珂的相貌难道就比你刘辩的妃子差这么多么?就这么不值得你一顾?”邹氏目光阴沉,满脸幽怨。

“呵呵……”邹珂在心底笑,“我下一个男人是曹孟德,我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讨他欢心,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刘辩你明白,失去我是你最大的损失!”

摸起铜镜,邹氏在颠簸的马车上孤芳自赏:“呵呵……多么迷人的脸蛋啊,狗皇帝真是瞎了眼!不过呢,你不爱我自有别人爱,张济吕布郭嘉都不是寻常凡夫俗子,哪一个不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我的下一个男人是魏王曹阿瞒,说起我邹氏这一生也是不平凡啊,睡了这么多不同寻常的男人!呵呵……死也值了,女人么,一生不都是这样,多一个男人少一个男人又有多少区别?”

“不过呢,我还得谢谢狗皇帝,没有把我送给那个痨病鬼!”想起郭嘉,邹氏忍不住掀起帘子朝外吐了一口唾沫,“一晚上都在咳,我还真怕被你传染了疾病。”

至于刘辩拿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邹氏忍不住就想笑:“呵呵……在十年之前,我十五岁的时候,父母贪钱把我卖给了大二十岁的张济,我就誓这个家的人与我再无瓜葛,我谁也不欠。刘辩把你们全杀了才好呢,我心里才痛快!”

一路扬尘,队伍渐行渐远,风中留下的是邹氏满腔的幽怨及碎碎念。

麟德殿之内,送走了蒯良一行之后,刘辩又与田丰寒暄了许久,吩咐郑和道:“给田元皓先生安置一座宅院,赏赐十名婢女十名仆从,俸禄粟米提前拨付,并让张仲景孙思邈去一趟府上,给田先生做个全身检查,看看有无隐疾。”

“谢陛下隆恩!”田丰对天子的厚爱感激不已,跪地谢恩。

就在田丰离开麟德殿之后,一直正紧端坐的刘辩微闭双目,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查询一下田丰的四维能力值?”

系统应声启动:“系统正在查询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田丰——统率79,武力46,智力95,政治89”

“95的智力也算的上三国一流,放在全史之中也算优秀,随着一个个顶级谋士加入麾下,我大汉的智囊也是群星闪耀,比起武将毫不逊色。”刘辩对田丰的属性很是满意。

这一场持续了两个月的谈判也让刘辩费了不少心神,此刻终于把曹丕身死的危机成功化解,三年两载的与曹操不会再起冲突,终于让刘辩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把邹氏送给曹操也不是刘辩一时心血潮,而是再三权衡的策略。第一将会让吕布与曹操之间产生嫌隙,刘辩认为以历史上曹操对邹氏的喜爱,应该舍不得把他还给吕布,那么曹操与吕布之间的深仇大恨必然在所难免。

当然,如果曹操有魄力,把邹氏还给曹操,那么两人之间的关系必然将会水乳交融。刘辩无法确定结果,只能赌一把。如果曹操真的吧邹氏还给了吕布,刘辩愿赌服输。

其二,张绣归顺曹操不过一年的时间,作为**的小诸侯,刘辩不认为张绣会死心塌地的效忠曹操。把张绣曾经的婶子送给曹操,绝对会挑起张绣与曹操之间的矛盾,更重要的是刘辩认为张绣与这个年轻美艳的婶子之间怕是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否则,在宛城之战后,张绣没必要为一个守寡多年的婶子而冲冠一怒,挑战实力强大的曹操。而张济死后邹氏守寡多年,与年龄相仿,更胜张济一筹的侄子朝夕相处,耳鬓厮磨,**擦出火花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第三就是利用郭嘉好色的性格,用邹氏破坏他与曹操之间的关系,并且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刘辩并不认为郭嘉失态的表现是因为爱上了邹氏,作为一个风流浪子,固然郭嘉垂涎邹氏的美貌,也不会为之神魂颠倒,肝肠寸断。刘辩认为郭嘉愤然出走的真正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输给了自己的美人计,被陈平李白玩弄于股掌之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染指了主公的女人,无颜见曹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且日后见到邹氏之后会心烦意乱,索性一走了之,找个地方修养一些时日,或者脱胎换骨,卷土重,或者就此萎靡消沉,虚度余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