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九十四 英雄难过美人关

六百九十四 英雄难过美人关


                郭嘉与蒯良到金陵的时候已经是腊月时节。

比起天寒地冻的北方,江东的气候要温润暖和了许多,街上的行人不用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像个粽子,经常能够看到不惧寒冷的大家闺秀打扮的花枝招展穿梭在街上,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这让郭嘉感到很养眼。

“啧啧……金陵真是个好地方啊,人杰地灵,山清水秀!”

郭嘉在马上赞不绝口,目光不时落到在大街上行走的莺莺燕燕身上,心道还是大都市好啊,两相比较之下毋极县窑子里的姑娘简直就像村姑,这亭台轩榭,楼重重,晨钟暮鼓,熙熙攘攘的金陵城应该有不少青楼吧?有幸踏足江东,岂能不一亲芳泽?

比起潇洒惬意的郭嘉,蒯良则显得心事重重,一路上不停的催马加鞭,带着郭嘉直奔乾阳宫,求见天子:“劳烦通报陛下一声,就说郭嘉、蒯良求见,特为曹公前议和!”

正在麟德殿处理政务的刘辩得报,放下手里的奏折沉吟道:“哦……曹操竟然派郭嘉一起出使,难不成这郭嘉也像孔明那样生了一张三寸不烂之色?”

思忖片刻,刘辩心头忽然有了主意,坏笑道:“早就听闻酒色双全郭奉孝之名,朕的金陵城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东西。既然郭嘉了,那就利用他好好做点文章!”

“让蒯良、郭嘉暂时到驿馆住下,就说朕这几日公务繁忙,暂时无暇接见他们。”刘辩挥挥手,吩咐守卫宫门的校尉暂时把郭嘉与蒯良打发了,慢慢的放长线钓大鱼。

没有得到刘辩的召见,这让蒯良很是闷闷不乐,而郭嘉则不以为然,负手笑道:“蒯子柔不必忧虑,既之则安之,这几日你我便好好欣赏一下金陵的风景。大举交兵的结果只会两败俱伤。对曹公与东汉都没有好处,化干戈为玉帛是迟早的事情,刘辩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消耗你我的耐心,好在谈判时占据主动。你我便耐心恭候就是。”

吃了个闭门羹,蒯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带着郭嘉及随从到驿馆里暂住,一面派人给蒯越送信,请兄弟帮忙活动一番。争取早日达成议和,免得自己夹在中间为难。

打发走了郭嘉、蒯良,刘辩先派人去教坊司把邹氏唤,自己有任务托付于她。

教坊司是刘辩指派礼部设立的一个部门,主要负责宫廷的各种礼仪大典的音乐歌舞,里面都是些能够吹拉弹唱,能歌善舞,相貌姣好的女子,一小部分除了招募雇佣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击破各诸侯的时候俘获的家眷或者婢女。

多年的南征北战。汉军先后灭了刘繇、严白虎、袁术、刘表、袁绍等各路诸侯,俘获的女眷婢子不下三千人,而李靖攻破王俭城之时,更是一口气俘虏了一千五百多唐国宫娥,及李渊的嫔妃数十人。

这些女人除了一部分被当做赏赐之外,剩下的经过精挑细选,但凡有点才艺姿色的都被送去教坊司培训做了艺伎,相貌稍差一些的则只能进宫充当低级宫娥,干一些捶捶洗洗,清扫宫廷的粗活。

而邹氏因为相貌出众。又能歌善舞,便被送进了教坊司充作教师,混的倒也算不错。这半年多的时间下,也有不少大臣看上了邹氏的美色。托人询问天子想纳入府中为妾,都被刘辩一口回绝,因为留着邹氏还有大用,这不今天就派上用场了么!

不大会儿功夫,浓妆艳抹,风韵撩人的邹氏施施然到麟德殿参拜天子。

听闻天子召见。邹氏不顾天气寒冷,特意穿了一件低胸白色狐裘长裙,此刻在刘辩面前肃拜施礼,雪白的沟壑若隐若现,端的是波涛汹涌,令人垂涎欲滴。

这让对熟妇一向不感冒的刘辩也忍不住怦然心动:“啧啧……怪不得曹操被邹氏迷的神魂颠倒,以至于搭上了典韦、曹昂的性命,这邹氏的确有几分魅力!论妖艳诱人,整个乾阳宫的嫔妃倒是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她。”

“不知陛下唤民妇有何吩咐?”邹氏笑靥如花,媚惑十足的询问,胸前的山峦微微颤抖,令人心猿意马。

“嗯……朕还没有染指过人妻,要不今天就破破例?”电光火石之间,刘辩在心里暗自思忖。

当初之所以不愿意染指李师师,是因为尊敬她,怜悯她,再加上需要征服李师师的内心,让她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所以才克制住了内心的欲望,便宜了刘裕。而对卖弄的邹氏,自己就没什么客气的了,不如在便宜曹阿瞒之前先爽一次。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身为帝王没有品尝过少妇的滋味,说起也是一种遗憾,说不定今天自己破破戒,以后的三观就会改变了。

“去朕的寝宫收拾一番,今夜就不用走了,朕有事情要交代与你。”刘辩心中虽然已经心猿意马,但表面上却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邹氏的脸上几乎笑开了花,肃拜施礼:“民妇遵旨,一定会好好侍奉陛下!”

邹氏退下之后,刘辩又派人招陈平,附在耳边悄悄吩咐一番。

陈平眉开眼笑的连声答应:“陛下尽管放心,这种事情微臣最是拿手,保证哄得郭奉孝流连忘返,整日沉醉在温柔乡里。”

“应该是乐不思魏!”刘辩给陈平纠正道,“说起只怕陈卿平日里也没少去了秦淮河两岸的烟花巷吧?”

被天子问了个猝不及防,陈平吱吱呜呜的道:“也……也就三四次!”

“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刘辩道貌岸然的诈陈平,心中暗自嘀咕,就凭你陈平盗嫂的名声,估计在好色这方面和郭奉孝有的一拼,你们俩走到一起算是臭味相投了,说不定你俩能成了莫逆之交,相见恨晚也不一定。

陈平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就去了三……三十八次!”

“哈哈……”刘辩忍俊不禁,大笑出声,“掐指算算,陈卿金陵也就四个多月的时间,平均起三天左右一次,这频率也是直追酒色双全郭奉孝啊,我劝你还是好好保重身体,免得像郭嘉那样弱不禁风。”

“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啊!”陈平看到天子并无责怪之意,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还不是被李太白教坏的,第一次是李太白带臣去的。”

“嗯?”刘辩皱眉,“怪不得都说酒色不分家,怪不得李太白迟迟不肯娶妻,原与郭嘉也是同道中人啊!我看这样吧,你再喊上李太白,你们俩这几天负责招待郭嘉,陪着他在金陵游山玩水,所有支出由户部报销。”

“多谢陛下!”陈平躬身遵旨。

“朕问你,秦淮河两畔有好姑娘没?”刘辩忽然出其不意的露出色眯眯的笑容,询问陈平。

陈平又惊又喜:“有啊,陛下莫非?要不然改天臣带你……”

“滚……”刘辩忽然变脸,“你把朕当成什么人了”

有句话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朕有十张面具,朕想去还用你带路嘛!”

陈平也知道天子开玩笑,也不介意,躬身施礼:“陛下尽管放心,郭嘉酒交给微臣好了,评一定会让他流连忘返,乐不思魏!”

刘辩收了玩笑的面容,正色道:“郭嘉虽然贪酒好色,但忠诚却是没问题,让他在金陵玩乐一段时间不难,要想让他变节几无可能。你直管陪着他吃喝玩乐,让他与蒯良慢慢疏远,下一步计划朕自会安排!”

“臣遵旨!”陈平躬身作揖,辞别天子离开了麟德殿。

陈平走后,刘辩又提起笔墨分别给蒯越、韩嵩、傅巽等从刘表旧部归顺过的文官各自下了一封手书,让他们轮流宴请蒯良,尽量的把他和郭嘉分开,免得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今日是冬至,一年四季中白昼最短的一天,刘辩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

刘辩命郑和通知后宫的嫔妃,今夜自己政事繁忙,哪里也不去了,就在麟德殿入寝。并命御厨准备了美酒佳肴,自己今夜要破破例,在邹氏身上品尝一下人妻的滋味,那曹阿瞒为何乐在其中,自己要好好研究下他的心理。

春宫一夜听风雨,邹氏久旱逢甘霖,被刘辩折腾了一夜,好不风流快活,清晨起想要讨个封赏,就算不能封个美人,赏赐一个最低级的“才人”也比整天在教坊司里教导那些庸脂俗粉弹琴跳舞好的多。

只是被刘辩一盆水当头泼下,告诉邹氏将要把她送给曹操,而且在送给曹操之前还有任务要做,登时让邹氏呆若木鸡,面如土色。但在这乱世之中,自己也只是任人宰割的砧上鱼肉,也只能随波逐流,任凭摆布。

刘辩穿戴好衣冠准备去早朝,临走前低声道:“邹氏尽管放心好了,曹孟德会好生疼爱你的,你的将比留在教坊司富贵的多。你的父母姐妹朕已经在金陵安置好了,只要你好好听话,朕保证他们此生衣食无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