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九十一 皆大欢喜

六百九十一 皆大欢喜


                对于甄氏姐妹的传言,刘辩早有耳闻,但当甄家五姐妹齐刷刷站在面前的时候还是感到惊艳。

五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随便这么一站,美得让人窒息。但梅兰竹菊各擅胜场,甄氏姐妹虽然都是钟灵毓秀的绝色佳人,但却各有各的味道,老大甄姜宛如牡丹,雍容华贵,老二甄脱好似玫瑰,妖艳野性;老三甄道仿佛寒梅,清幽淡雅,老四甄蓉犹如芙蓉,端庄秀丽。

当然,在甄宓的面前,四个姐姐就黯然失色了许多,变成了衬托红花的绿叶。

十五岁的甄宓伫立在大殿中央,犹如一朵刚刚绽放的荷花,娉婷玉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修长窈窕的身姿优雅迷人,一颦一笑都绽放出醉人的风情,让人为之目眩神迷。出尘脱俗的气质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束手这么一站却又温柔娴静的仿佛邻家少女。

“三宝,三宝!”

甄家五姐妹刚刚施礼完毕,刘辩就露出欣喜的目光,急不可耐的招呼旁边的郑和。

“奴婢候着呢!”怀抱拂尘的郑和急忙上前一步,“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刘辩指了指一脸淡然恬静的甄宓,目光中神采飞扬,兴奋不已:“三宝,你姬是不是与唐后有几分相似?”

郑和不敢盯着甄宓是飞快的扫了一眼,就笑眯眯的附和:“果然,还真是与昭烈先皇后有几分神似。”

听了刘辩的评价,甄宓嫣然微笑,肃身道:“蒙陛下厚爱,小女岂敢与贤孝皇后相提并论?陛下休要折煞臣妾!”

“不不不……你的笑容举止真的有几分唐后的神韵,当然,在美貌上你要胜过唐后许多。”刘辩给了甄宓一个很高的评价,自己说的相似并非容貌,而是举止与言行。

“谢陛下夸奖,臣妾一定会以孝贤皇后为榜样。尽心尽力侍奉陛下恭顺太后。”甄宓再次肃拜施礼,大方得体。

刘辩轻抚甄宓的脸颊,喟然叹息一声:“唉……为了让爱姬到江东,可是大费周章啊!”

甄宓一脸歉疚:“害得陛下劳心费神,惹得天下动荡不安,兵戈四起,甄宓之罪也!”

刘辩莞尔一笑。安抚道:“朕听过你的事迹,知道你心地善良。孝顺长辈,爱睦亲人,朕相信你将一定会是一个好嫔妃。天下大事与你无关,你只是不幸被卷进而已。”

顿了一顿,宽慰道:“令堂新丧,身为子女,理当为母守丧,朕决定在金陵赏赐你们甄家府邸一座,令姐妹在府中为令堂守丧一年。待服丧期满之后。再择吉日将你迎娶入宫。”

甄宓最怕的就是到了金陵天子会急着把自己纳入后宫,此刻听了刘辩的话眼眶不禁溢出泪水,与姊妹们对望一眼,一起肃身谢恩:“谢陛下成全!”

“陛下果然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并非霸道的君王,甄宓此生能够嫁给这样的夫君,此生无憾!”甄宓悄悄擦拭眼睑的泪痕。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李元芳上前把宇文成都与甄蓉,李存孝与甄道的故事说了一遍,并恳请天子赐婚,刘辩听完后击掌称赞:“美人英雄,当真是天赐良缘,朕准奏。待甄母服丧期满之后,甄氏三姐妹可同日出嫁!”

甄道与甄蓉对望一眼,笑靥如花的一起肃拜谢恩:“谢陛下成全!”

待甄家姐妹与天子寒暄完毕后,宇文成都向前一步,单膝跪地请罪:“臣误杀曹丕,惹起轩然大波,请陛下降罪!”

“哈哈……成都将军快快请起!”刘辩笑着扶起宇文成都。“朕只想送你三个字——杀得好,如此浅薄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即便没有曹丕,朕与曹操的冲突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谢陛下宽恕!”宇文成都一路上忐忑不安的心方才落地。

刘辩又对甄宓道:“成都将军独拒石佛桥,拯救你们与水火之中;存孝将军匹马闯胡阵,救回甄道姑娘,可歌可泣。朕未能为爱姬流血流汗,就送你一首词赋吧,聊表朕的爱慕之意。”

“臣妾洗耳恭听!”甄宓最为佩服刘辩的造诣,此刻听了笑靥如花的施礼,心中无限欢喜。

诗词歌赋是需要天赋的,刘辩没那能力,但作为穿越者却是能够借花献佛。在大殿中回踱步,煞有介事的介绍道:“朕昨夜梦回洛阳,梦到了洛水之北的洛神,而洛神之名为宓妃,岂不是意味着爱姬是洛神转身?”

甄宓又羞又惊,急忙跪地:“陛下谬赞,臣妾只是一介普通女子,岂敢被陛下拿与洛神相比?”

刘辩大笑着握住甄宓的玉臂,将她搀扶了起:“哈哈……朕说你是洛神,你便是洛神,或许洛神的容貌还及不上朕的爱姬呢,自今日起,朕赐你甄洛之名,并赏赐美人封号。”

甄氏其他姐妹闻言,急忙让甄宓施礼谢恩,甄宓无奈,只能娇羞的施礼谢恩:“谢陛下赐名!”

“朕今日为爱姬做一首《洛神赋》,以表朕之爱意!”

刘辩虽然没有七步成诗的本领,但却有七步盗诗的外挂,在麟德殿上踱步吟诵,省去了前缀,直接切入高潮:“……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一首精简版的《洛神赋》吟诵完毕,震惊四座,整个麟德殿中一片喝彩,无不为天子的才华折服。而甄宓更是芳心暗许,对未的夫君爱慕更甚,心中直生起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情愫,此生能够嫁的如此文武双全,而又情深意重的夫君,妇复何求?

风头出完之后,刘辩又把目光落在了甄姜与甄脱姊妹的身上:“敢问令姐妹可曾许配人家?”

甄姜抹泪道:“回陛下的话,民妇许配河涧周弼为妻,几个月前与夫君回娘家探亲,被曹兵软禁在府中不许出门。就在曹丕身死的那个夜晚,夫君因为与曹丕理论,惨遭杀害,撇下民妇与刚满周岁的女儿相依为命。”

甄俨上前一步,替甄脱回话:“启奏陛下,我二妹还不曾许配人家……”

“兄长,可知道欺君乃是杀头之罪?”甄宓在旁边推了兄长一把,向天子施礼请罪:“请陛下恕罪,我二姐许配给常山马贩赵家为妻,只有婚约尚未成亲。”

刘辩双眸转动:“朕岂能与贩夫走卒做连襟?这婚约不提也罢!”

“就是就是!”甄俨在旁边附和,“陛下乃是九五之尊,岂能与一介马贩之子做亲戚?要不是赵家与母亲大人是同乡,又花了大钱哄母亲开心,这婚约也不会定。母亲既去,这婚约就此作废!”

“一事不烦二主,既然朕今日给甄道甄蓉两位阿姊赐婚了,便也给甄姜甄脱两位阿姊择个良婿。我大汉征北将军秦叔宝为人豪爽正直,至今未娶;安西将军甘兴霸骁勇善战,屡立大功,同样未曾成家,朕决定做媒把甄姜许配给秦叔宝,甄脱许配给甘兴霸,不知令姊妹意下如何?”刘辩目光转动,虽然开口询问,但语气却不容拒绝。

秦琼的战绩虽然无法望李靖岳飞项背,但作为最早的从龙之臣,作为刘辩手下最早武力近百,最早单挑吕布的猛将,秦琼在东汉大将中的地位仅此与李岳,官拜征北将军,封萧亭侯。而甘宁也是名动四方的猛将,位列东汉高级武将之一。

甄家一下子又多了两位举足轻重的女婿,甄俨与甄尧的脸上几乎笑开了花,同时长揖到地:“谢陛下赐婚,陛下金口玉言,我甄家安敢不从!”

夫君新丧固然让人心痛,但女人终究要嫁人,甄姜与甄道对望一眼,一起肃身谢恩:“谢陛下赐婚,民妇等但凭陛下做主。”

“哈哈……甚好,待令堂服丧一年期满之后,你们姊妹可同日出嫁!”

氏姊妹非常听话,刘辩心情大好,当初对秦琼与甘宁许下的承诺,今日总算兑现了。而且甄家姊妹一个个生的花容月貌,魅力值至少在90以上,也对得住秦琼与甘宁;作为亲眷与臣子,他们老秦家与老甘家的子孙,更应该世世代代的给自己及儿孙卖命,为大汉的江山的抛头颅洒热血。

战事四起,刘辩公务繁忙,吩咐郑和道:“三宝,你带甄姬与她的几位姊姊去后宫拜见一下太后与唐后……”

说到这里,刘辩自知失言,黯然神伤的叹息一声:“唉……一时说顺了嘴,却忘了唐后已经不在人世。去吧,去吧……”

帝有些难过,甄宓更是芳心暗许:“陛下真是重情重义之人,后宫三千佳丽,却不忘发妻,甄宓将定然会像皇后娘娘那样侍奉陛下,生死相随。”

待郑和带着甄氏兄妹退出麟德殿之后,刘辩散去愁绪,吩咐系统道:“给朕检测一下甄宓的魅力值,我要的洛神魅力多少?”

(月初厮杀激烈,月票就是作者的chun药,弟兄们尽管砸过,累死剑客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