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八十八 麻杆打狼两头怕

六百八十八 麻杆打狼两头怕


                每当面临两难抉择的时候,曹操都会到开阔的地带吹吹风让自己冷静下,无论寒冬酷暑,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晚年落下了经常头痛的毛病。

这次也不例外,尽管外面天寒地冻,朔风劲吹,但曹操还是在郭嘉与贾诩的陪伴下走出了帐房散步,把一干武将撇在了营帐之中。

“奉孝、文和,吾现在有些左右为难啊,下一步究竟该如何抉择?请两位先生帮我分析一下利弊!”

曹操说着话解下了身上的加绒披风,披在了郭嘉的身上,“天气酷寒,奉孝可要好好保重身体。你与文和就是操的左膀右臂,千万可不能出个闪失!”

郭嘉年方三十左右,本应该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可惜人无完人,郭嘉最大的缺陷就是贪酒。几乎每天都喝,一天三顿喝,有时候甚至行军途中都随身携带酒壶抽空咪上几口,其对美酒的贪恋几乎到了清末瘾君子迷恋鸦片的地步。

郭嘉不仅仅贪酒,而且好色,十年之前娶了乡邻韩氏为妻,生下了一子郭奕,已经八岁。这些年郭嘉又断断续续的纳了四五个年轻貌美的小妾,每日沉醉在温柔乡里,可谓艳福不浅。

这还不算完,无论在许昌还是在邺城,郭嘉最爱去的地方不是酒馆就是妓院,在许昌、陈留、邺城这几个人口稠密,富庶繁华的重镇,那些大大小小的店铺酒肆,勾栏青楼,郭嘉可谓是拥有vip身份的贵宾,但凡是有上等的美酒,新的雏妓,酒馆的老板或者青楼的**肯定先派人请郭先生上门品尝。

跟随曹操多年下,郭嘉的功劳大大小小立了不少,但比起他喝的美酒,睡得女人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据坊间传闻。郭嘉平均每天喝三斤浊酒,一年下接近千把斤,从十四岁开始饮酒,到现在进入他腹中的美酒已经有上万斤。坊间还传言郭嘉平均两天逛一次青楼。若是因为其他的事务耽搁了,下次去的时候一定补上,甚至住下不走,多年下阅人无数,尝尽世间美色。

正所谓“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生活的不检点使得郭嘉身体每况愈下。尤其是到了寒冷的冬季,郭嘉更是隔三差五的感染风寒,咳嗽不止,即便如此还不耽搁郭嘉喝酒把妹。曹操在毋极县驻扎了四个月,凤凰亭的窑姐就几乎被郭嘉挨着睡了一遭,几乎整个凤凰亭人尽皆知“酒色双全郭奉孝”之名。

为此曹操深感担忧,多次提醒郭嘉,只是郭嘉左耳进右耳出,依旧我行我素。曹操深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道理,也只能摇头叹息。

曹操不提醒还好,披风刚披在郭嘉的身上,郭嘉便连声咳嗽:“咳咳……咳咳……主公放心,咳咳……嘉心中有数,我身体好着呢!咳咳……”

“唉……回去吧!”曹操有些心疼郭嘉,叹息一声,又转身向回散步。

郭嘉咳嗽完毕,掏出手帕擦了擦唇角,分析道:“从局面上说刘辩现在的确占据压倒性优势。若没有主公与西汉联合,刘协势力根本无法抗衡刘辩。”

“依奉孝的意思是联合刘协与刘辩开战?”曹操皱眉问道。

“不不不……”郭嘉头摇的像拨浪鼓,“我军与东汉全面接壤,冀州和青州。兖州和徐州,豫州和荆州,从平原到山阳,再到陈郡、许昌,我军与东汉接壤的边界长达千余里,而且无险可守。若是主公与刘辩撕破面皮,东汉军定然会全线出击,到时候豫州与兖州四面战火,只怕黄河以南不再为主公所有!”

“是啊!”曹操叹息一声,“操之所以不答应苏擒的合纵请求,无非不愿意被当枪使。若是我与刘辩继续维持表面的和平,下一步东汉定然会把矛头指向长安、洛阳,可是我若贸然与刘辩翻脸,东汉大军必然会调转矛头,直指中原各郡。”

郭嘉叹息:“正是如此!这样的话,西汉便可以坐看我军与刘辩杀的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利。本应该是我军坐看东西两汉相争,坐收渔翁之利的局面,若主公向刘辩宣战,便与西汉换了角色,得不偿失啊!”

“咳咳……”郭嘉又咳嗽了几声,继续分析:“而且,若是我军在黄河以南全面开战,以匈奴人的卑劣,少不得落井下石,一定会从背后捅刀,让我军腹背受敌,到时只怕会陷入更加不利的地步。”

曹操喟然叹息一声:“奉孝所说与我想的不谋而合,难不成我曹孟德要咽下这丧子之痛,继续向刘辩俯首称臣?若如此,悔当初不该留下甄宓激怒刘辩!”

“不不不……曹公此言也不对!”

郭嘉再次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娓娓分析:“若主公再不表态,天下诸侯都将会以为你是刘辩的忠实拥趸,到时候不仅西汉会仇视我们,而且匈奴、鲜卑、李唐等藩帮也会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从而把矛头对准主公,因为柿子总是先拣软的捏!”

“那样的话我们反而会成为刘辩的屏障,成为东汉的前沿重镇,替他遮风挡雨,让刘辩坐收渔翁之利,毫无后顾之忧的去攻打西汉。若西汉被灭了,我军也是唇亡齿寒,迟早覆亡。”

“而主公现在与刘辩这么一闹,至少西汉与李唐都会明白主公并非一心一意的为刘辩卖命,这样的话主公就不用再担心李唐与西汉了,这两方势力是绝对不会向主公发难的。他们不仅不会朝主公发难,而且还会出兵呼应主公,对于西汉与李唐说,主公的存亡同样让他们唇亡齿寒!”

曹操颔首赞成郭嘉的分析:“奉孝此言正合我意,生逢乱世,天下诸侯就算没有问鼎之心,亦有五霸之意!众将士为我曹孟德卖命,也是图个荣华富贵,庇荫子孙,甚至求个出将入相,开国封侯。操担心一直对刘辩唯唯诺诺会寒了众将士之心,人心离散,这才留下甄宓试探刘辩的反应。让众将士明白我曹孟德并非刘辩的家奴。只是没想到刘辩技高一筹,竟然派出了锦衣卫劫走甄家不说,还葬送了子桓的性命,真是始料未及啊!”

郭嘉最后做出总结:“对于主公说。现在最好的策略就是继续维持中立局面,表面上臣服于刘辩,暗地里结好刘协,趁着东西两汉厮杀的难解难分之际,调重兵北上快速击破匈奴。将匈奴伪朝廷远远的驱逐到大漠,免除后顾之忧。这样就可以全据北方,休养生息一年两载,等东西两汉杀的两败俱伤之际,再乘虚而入,坐收渔翁之利。”

曹操吸一口冷气,字字千钧的道:“既然如此,看操只能咽下丧子之痛,继续向刘辩俯首称臣了。也罢,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天下人要耻笑我曹操懦弱就让他们耻笑去吧!”

“呵呵……曹公与奉孝也太悲观了!”

一直未开口说话的贾诩忽然发出一声诡笑,吓了郭嘉一跳,又剧烈的咳嗽起,“咳咳……咳咳……文和你这是撞鬼了么?笑的如此诡异?”

曹操大喜,伸手抓住贾诩的胳膊:“文和最擅长奇谋,几年之前帮助董卓瓦解我们关东联盟,将董贼拯救出水火之中,就是靠你的‘封王裂国’之策,莫非你这次又有奇谋助操从这泥潭中爬出。而又不丢尽颜面?”

贾诩拱手道:“曹公不计前嫌,诩惭愧不已!我这计策其实也不深奥,就是以退为进,以攻为守。变主动为被动!”

“怎么个以退为进,以攻为守?”曹操与郭嘉同时望向贾诩,等着他分析。

贾诩轻抚山羊胡:“其实我军现在与东汉是麻杆打狼两头怕,曹公处境不利,但刘辩又何尝不是?李唐大军步步为营,李牧平了乌桓之后。明年的唐军将会蜂拥而至,增加到二三十万之众,李靖军团必将迎一场恶战。”

“西汉与刘裕、赵匡胤结为联盟,志在攻掠宛城,岳飞军团亦是被死死缠住,分兵不得;徐晃、吴起的南方军团与贵霜军相互对峙,三年两载无法退回。若曹公拼了背后挨一刀,将四十万大军全部渡过黄河,直捣金陵,刘辩根本抽不出足够的兵力抵御,要么全线崩溃,要么丢车保帅,舍弃三大军团控制下的其中之一大片疆域,退守江东,东汉丧失三分之一的土地,优势荡然无存!”

曹操抚须沉吟,片刻道:“贾文和这一招够毒,够狠!若曹这样做,刘辩不死也要废半条命,但最终的结果却只能便宜了匈奴人,被他们窃据我河北大片土地,黎民遭殃。还是那句话,我们汉人之争是兄弟之争,与异族之争那是仇人之争,损兄弟肥仇人的事情,我曹孟德不干!”

“呵呵……”贾诩抚须微笑,拱手道,“诩亦知道曹公赤胆之心,故此相试也!以攻为守,以退为进,还可以虚张声势。曹公放出风声,调集大军准备截断李靖退路,命曹仁、夏侯渊各路准备粮食,并派使者联络西汉,约定明年开春同时夹攻刘辩,则刘辩必然如坐针毡,会主动派人向曹公求和。到时候主公便可反客为主,向刘辩提各种条件,保住颜面,获得利益。若刘辩不依,我军可发十五万大军截断李靖的粮草补给路线,待李靖大军覆灭,我军便乘势直捣青州,扩大地盘!”

“看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比起贾诩说的不惜一切代价直捣金陵,拿着截断李靖退路威胁刘辩求和,已经让曹操可以兼顾颜面与利益,曹操抚须称赞,决定按照贾诩的建议行事。

而且这样不会让李唐与匈奴从自己身上占到太多便宜,最多也就是把李靖、卫青的十六万人马全部葬送在北方。若真是这样,那只能怪刘辩不知道顾全大局,自己问心无愧。面对着强大的东汉,曹操只能改变初衷,否则最后自己的妻儿就是袁绍妻儿的下场。

曹操还记得去年自己在袁绍的坟前说了一句:“本初,你九泉之下瞑目吧,汝妻吾养之!”

之后曹操收了袁绍之妻刘氏为妾,并把袁熙、袁尚改名为曹熙、曹尚,目前正在陈留曹仁麾下效力。曹操可不愿意有一天自己的妻儿也会面临这样的下场,所以曹操觉着自己应该慢慢的放弃一些原则。

“宁可我负天下人,天下人不可负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刘辩小儿你与我比试狠毒,那就放马过吧!”曹操眉头蹙起,目露凶光,在心里暗自发出誓言。

(ps:谋略,谋略,其实就是对话分析流,有些人天天拿着谋略开黑,其实并非剑客不会写,而是不想写太多,啰里啰嗦,也不知道大家是否愿意看这种情节?还是沙场争锋的痛快,但这一章作为曹操未的战略分析,必须过渡一下。嗯,就是这样了,本月最后俩小时,有月票的都投出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