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八十五 再擒一帝

六百八十五 再擒一帝


                六百八十五 再擒一帝

(第二更送上,继续求月票,十一月还剩下最后一天,绝不能被翻盘啊!这几天拼的狠,坐的有点腰疼,先去小睡一会,起再继续拼,感谢!)

李元芳忽的一声站了起,和刚刚下马的大汉对视,气氛有些凝固。

对方委实魁梧,李元芳七尺八寸的的块头竟然比对方矮了一头,这让锦衣卫不由自主的紧张起,纷纷握紧了腰间的佩刀。

就连展昭也不例外,看似无意,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悄悄活动着,不动声色的靠近了剑柄。而展昭也是金陵一千五百锦衣卫之中,为数不多的不用绣春刀做兵器的人。

但看着对方手里两个奇形怪状的兵器,展昭心中有些忐忑,此人的气势太强,还未交手,本方已经处在了下风,若真动起手,只怕定然是一场恶战。

四目相视了片刻,李元芳忽然大笑一声,重重的一拳砸在李存孝的胸口:“好小子,几年不见,竟然长得这般魁梧了?”

“哈哈……我是不是更像兄长一些?”李存孝大笑一声,伸出粗壮有力的双臂抱起被映衬得犹如小鸟依人般的李元芳,送上了一个熊抱。

剧情反转,锦衣卫登时愣住了。这是演的哪一出?

展昭也是一脑门子黑线,一脸无辜的望着李元芳:“李兄。你们这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哈哈……我给你介绍!”李元芳伸手拍了拍李存孝的肩膀。示意把自己放下,落地后一把拉过展昭,“这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兄弟,存孝!”

“啊?”展昭先是一惊,随即喜出望外,拱手道,“我说怪不得气势不凡呢,原是十八骑破唐京,生擒了李渊的李存孝啊。哈哈,真是失敬了!”

李存孝唐京一战威震天下,名声直追李元霸,甚至就连贵霜与安息人都知道天下最猛的两大将分别是唐国的李元霸与东汉的李存孝,而在东汉将士的眼中,尤其是锦衣卫这样的习武之人眼中,李存孝简直就是天王巨星一般的存在。

此刻听闻眼前这威风凛凛的大将就是名震天下的李存孝,一个个犹如见到偶像一般,一起拱手施礼:“小人等见过李将军!”

“呵呵……诸位卫士辛苦了!”李存孝笑着还礼。态度很是谦和。

“这位是我的副手,锦衣卫副统领展昭。”李元芳又把展昭介绍给李存孝。

“兄长在书信中多次提起展护卫的大名,御猫之名,存孝如雷贯耳。”李存孝向锦衣卫拱手施了一圈礼。最后又向展昭拱手施礼。

“将军,救我阿姊!”甄宓踉踉跄跄的上前一步,抓住李存孝的胳膊。苦苦哀求。

“光顾着寒暄了,几乎忘了要事!”李元芳一拍脑门。“存孝,把你手下的马匹借给我与展护卫各自一匹。我们去救甄姑娘回。”

把事情了解了个大概,李存孝翻身上马,朗声道:“愚弟奉了兄长之命前接应,保护甄姑娘乃是份内之事,何须兄长出马?区区胡寇,看我与兄弟们杀他个片甲不留!甄姑娘必然给你毫发无损的带回。”

向西望去,尤能看见匈奴人远去的烟尘,李存孝双腿在马上一夹,叱喝一声:“兄长与展护卫休息片刻向东北方向而去就是,再走四五十里便能遇见高昂将军的援军。我率领兄弟们救回甄姑娘,保证毫发无损的带回大营!”

话音未落,不等李元芳说什么,李存孝胯下的黄骠透骨龙已经嘶鸣一声,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将手下的十八骑远远的甩在身后。

这十八骑是李存孝从数十万大军中挑选的精锐,在武学上都颇有天赋,又经过李存孝的指点提携,俱都有以一挡数十的战力,李存孝无论走到哪里,十八骑必然不离左右。前些年攻破唐都王俭城,更使得十八骑名声大躁。

“好胆色,你们李家真是人才辈出!”看着李存孝一行绝尘而去,展昭竖起大拇指称赞到。

西方二十五里之处,一支三千人的匈奴骑兵在一处山坡下驻马休整,画着苍狼、白鹿、狻猊等图腾的元国大旗迎风猎猎招展。

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铁木真之子,大元帝国王子窝阔台,也就是历史上的元太宗。

说起窝阔台的历,就连制造他爆表出的罪魁祸首刘辩都不知道,只因为铁木真出的时候太早,当时系统级别太低,所以没有扫描到铁木真随机携带出世的人物。之后因为匈奴与东汉距离太远,一直没有正面交锋,所以刘辩也没刻意去扫描铁木真势力,甚至对蒙元的情报有些疏忽,因此到现在都没留意到窝阔台的出世。

系统是公平的,作为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李渊携带了李世民、李元霸、李秀宁;嬴政携带了李斯、王翦、蒙恬;努尔哈赤携带了皇太极、多尔衮、玄烨;慕容儁携带了慕容恪、慕容垂,慕容翰等三雄,所以铁木真也不可能只携带哲别一个人,只是有时候刘辩并没有刻意去检查,错过了重要的信息而已。

如果刘辩留心检测铁木真势力,就会知道铁木真的出世携带了哲别、窝阔台、耶律楚材三个蒙元开国重臣,再加上爆表出世的拖雷成了铁木真的儿子,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正是有了耶律楚材、拖雷等人的协助,铁木真才快速的统一了草原,整合了匈奴各族势力。在草原上建立起了一个颇具实力的国家。

前段时间,元军与李唐爆发了一场大战。鲜卑人折了慕容垂,匈奴人折了哲别。而且还丢了渔阳郡,这让铁木真大为震怒,随即派遣了一名大将率领一万人马进入范阳郡治所涿县协助达奚长儒守城,加强守备力量。

听闻最近李靖动作频繁,铁木真的长子窝阔台便自告奋勇,请求率领一支兵马前往涿县坐镇。为了砺练儿子,铁木真欣然从之,拨给了窝阔台三千人马,命他火速到涿县上任。

匈奴人的习惯是走到哪里劫掠到哪里。所以窝阔台一边赶路一边派出小队人马在周围游弋打秋风,却不料撞上了李元芳一行,厮杀了一场,吃了大亏。

看到派出去的小分队狼狈不堪的返回,而且折了五六十骑,二十四五岁,浓眉大眼,深鼻高目的窝阔台眉目一挑:“嗯,为何如此狼狈?”

带头的当户下马禀报道:“回王子的话。我等在东面二三十里之处遇上了一支商队,那些门客武艺高强,我等吃了大亏。请王子带大队人马去杀他个血流成河,替兄弟们报仇雪恨!”

窝阔台正要发怒。这名蒙古当户急忙献上抓回的甄道:“抓到了一个相貌美艳的汉人女子,请王子笑纳。”

窝阔台仔细的打量甄道,只见他秀眉紧锁。满脸悲愤,一言不发。犹如寒风中一株与霜雪争斗的寒梅,不仅颔首道:“倒是一个美人儿。本王喜欢!”

“那商队还有几个女子,都生的倾城倾国,请王子率人去抓回。”这名当户单手施礼,请窝阔台发兵。

窝阔台还没开口,忽然南方马蹄声起,一匹健壮矫健的黄色战马驮着一个魁梧的大将疾驰而,犹如风驰电掣。

“快去问问的何人?”窝阔台警惕的操刀询问,示意元军戒备,不过看到李存孝只有一人一骑,倒也没放在眼里,一双眼珠子上下打量着甄道,恨不能现在就一亲芳泽。

不仅仅是窝阔台,周围的匈奴骑兵此刻都在马下休息喝水,也没人把单人单骑的李存孝放在眼里,而是都斜着眼偷瞄甄道,一个个对窝阔台羡慕不已。

“驾!”

天地之间,风沙茫茫,李存孝左手毕燕挝,右手禹王槊,单骑朝着数千人的匈奴骑兵冲锋,犹如猛虎面对着狼群,百兽之王一往无前。

“叮咚……李存孝精骑属性发动,武力+5,兵器+2,坐骑+1,基础武力值105,当前武力上升至113!”远在金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者何人?”匈奴兵大声询问。

“再不回答就放箭了!”匈奴兵大怒。

只是未料到李存孝的坐骑冲刺速度太快,话音未落下,李存孝已经到了眼前,而喊话的匈奴兵已经被挑到了空中。

匈奴兵顿时大乱,想要放箭却已经被李存孝冲进了队伍之中,两柄武器横劈竖砍,雷霆万钧。一路驰骋无人能挡,每一挝钩出,每一槊砸出,必有一人应声丧命,所到之处,如同波开浪裂,瞬间砍杀了百余人,直冲窝阔台马前。

“吾乃大汉李存孝,姑娘上马!”李存孝在马上一个俯身,将还没反应过的甄道拉上战马,揽在怀中。

“护驾!”窝阔台大惊失色,高呼一声。

李存孝反手将毕燕挝背在肩上,右手禹王槊横扫逼退元军,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窝阔台的衣襟,登时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提了起,四肢乱抓乱挠却是再也用不上力气。

“再敢挣扎,我一槊砸烂你的脑袋!”李存孝怒吼一声,吓得窝阔台再也不敢动弹,“将军饶命,愿凭处置!”

李存孝单手提着窝阔台,怀里揽着甄道,右手禹王槊扫开一条去路,连斩数十骑,拨马就走。元军唯恐伤了窝阔台,不敢放箭,但也不能不管只能在后面鼓噪呐喊,纵马追赶。(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