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八十四 塞外遇险

六百八十四 塞外遇险


                (感谢所有兄弟的支持,剑客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谢意,只能拼命更新码字报答兄弟们,月票榜就是剑客的战场,剑客会尽最大努力更新,月末倒数第二天,还请有月票的兄弟再支持剑客一把,坚持到最后!)

——————————————————

一路狂奔了七十里,胯下的战马累的气喘吁吁,四条腿不停的打摆子,再也不肯前进。

前面不远处的界牌依稀能够看见“范阳”两个大字,看已经进入了幽州境界,离开了毋极县至少三百里,再向东北方向走七八十里地便是李靖驻军的方城大营。

看到路边有一个避风的高坡,坡下有枯萎的干草与积雪,可以让马暂时果腹止渴,展昭第一个勒马,将马后的甄脱放下:“一时半会的曹兵追不上,大伙儿下吃点东西,让马匹休息一会再赶路。”

所有的人都已经疲惫不堪,锦衣卫纷纷跳下马,再把甄家的几个小姐及相貌姣好的杨氏从马匹上扶下。

一夜的狂奔下,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几乎吃不消,脸上被风吹的一夜粗糙了许多,娇嫩的嘴唇也干渴出了几道口子,但能够绝处逢生已经让她们知足,若非这些锦衣卫出手,只怕甄家今夜就要灭门了。

甄姜怀里一岁的女儿,以及杨氏六岁的儿子都睡得迷迷糊糊,在这颠簸的寒风中也是难得。看到孩子们毫发无损。无忧无虑,甄氏姊妹倍感欣慰。都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生在乱世,命如草芥。谁家都会有赶上死人的时候,只不过这次轮到甄家倒霉而已。哭天喊地,怨天尤人,那都没有丝毫作用,擦干眼泪坚强的活下去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所有的人都挤在山坡的背面躲避寒风,由于走的匆忙带的干粮有限,大家只能分食充饥,幸好距离李靖大营已经不远,只要马匹休息过。天黑之前便可以抵达。

除了心细的甄氏姊妹之外,所有的人几乎都没有带水壶,幸好驿道边的瑞雪可以解渴。而且寥寥几个水壶也已经结了冰,李元芳亲自点燃篝火,大家一边取暖一边把水解冻温热,轮流着滋润下要冒烟的嗓子。

头顶上忽然传扑簌簌的声音,大家一块抬头去看,才发现老四甄蓉不知道何时悄悄攀到了山坡顶端,正举目眺望。目光中满是期盼与焦虑。

“阿姊,风大,下!”甄宓急忙招手呼唤,其他的人也一块跟着召唤。

“没事!”山坡上的甄蓉嫣然一笑。尽管嘴唇已经干裂,可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期待,仿佛忘了冬天的寒冷。“我看看文将军回了吗?他说一定会回,我怕他了找不到我们!”

听了甄蓉一腔痴情的话语。众锦衣卫相互对望一眼,默然无语。

以一骑对抗千军万马。能够逃出吗?所有人不愿意去想这个答案,或许吉人自有天相吧,如果没有文将军独拒石佛桥,或许现在大家都变成阶下囚了吧?

“令妹可曾许配人家?”李元芳啃了一块冻得硬邦邦的粟米饼,问甄姜。

甄姜摇头:“除了二妹与赵家订亲之外,三妹与四妹都不曾许配人家。”

李元芳盯着展昭笑笑:“这倒是极好的!”

“你不要盯着我,你也知道我已经有了家室,我家那口子管得严。”展昭赶紧咳嗽一声,远远的走开查看马匹。

李元芳摇头大笑:“别自作多情了,我是说你我见到陛下之后应该为文将军与甄蓉姑娘做媒,郎情妾意,豪杰美人,天作之合啊!”

“哈哈……要的、要的,也是一桩奇缘!”众人围着火堆,一起哄笑着附和。

“那也要文将军能回啊!”

不知道人群中谁冒冒失失的插了一句,所有的人如遭雷击,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文将军一定会回的,我相信!”甄蓉在山坡顶上听到了下面的哄笑,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

“蓉儿,快下,上面危险!”甄姜把孩子交给老二甄脱,站起喊了一声,“再不下,姐姐要上去拉你下了。”

“了,了……”甄蓉忽然大喊起。

自西北方向一团烟尘席卷而,从刚刚进入眼帘的一团模糊的灰影,慢慢的变大,逐渐的越越清晰,看起至少有数百骑的样子。

“文将军了?”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询问,目光中充满了喜悦。

还是展昭最先发觉了异常,趴下身子把耳朵贴地:“嘶……不好,的至少有数百骑,大家准备逃命!”

十几个锦衣卫顿时箭射而出,冲到正在吃草饮雪的马匹旁边牵马,准备继续逃命。只是这些战马狂奔了一夜,赶了三百多里路,许多马匹甚至驮着两个人疾驰,此刻休息了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俱都嘶鸣着不听使唤。

正慌乱之间,这团马队已经疾驰而,随着愈愈近,能够看清俱都是匈奴打扮,胡帽飞扬,斗篷猎猎,人手一把西域弯刀。

就在锦衣卫发现了对方的时候,这支胡骑队伍也发现了锦衣卫,同时发出一声欢呼叫嚣,挥舞着马鞭吹着口哨席卷了过,漫卷的烟尘之中很快把二十多名锦衣卫及甄家兄妹围在了中央。

李元芳与展昭感到庆幸,庆幸的是这支匈奴骑兵人数并不多,粗略数数大概二百骑左右的样子。锦衣卫同仇敌忾,以一敌十,应该能够自保。

“保护好甄家诸位小姐!”

李元芳一挥手,二十多名锦衣卫围成一个圆圈,把甄家兄妹围在了中央,只有甄蓉躲在山坡上面,惊恐的不敢下。

因为李元芳一行都是客商打扮,因此这彪匈奴骑兵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东汉朝廷最为精锐的锦衣卫,还以为遇上了过往的客商,撞上了待宰的肥羊。看到如花似玉,姿色超群的甄氏姐妹,一个个叫的更加嚣张,笑容更加淫邪,狂吹口哨。

“吼吼……吼嗬……吼哈……!”

二百多骑匈奴骑兵把二十多个锦衣卫团团围在中央,挥舞着手中的弯刀,高唱匈奴战歌向汉人示威。

“停!”一名当户打扮,能够说汉话的头目突然伸手大喝一声,二百多名匈奴骑兵登时鸦雀无声。

“你们……把女人交出,放你们走!”这名凶神恶煞的匈奴当户把手里的弯刀挥舞起,大声叫嚣,“否则,全部割下脑袋!”

“看剑!”

展昭忽然一个探步,身轻如燕,倏然之间掠出两丈,奔着匈奴当户就是一剑。

匈奴当户急忙挥刀格挡,却不料展昭是虚晃一剑,还没反应过,第二剑接踵而至,犹如排山倒海。匈奴当户使出吃奶的力气招架,但终究是技不如人,伴随着“嗤”的一声响,右耳及半边脸颊就已经飞在了空中。

“杀了他们!”这名当户在惨嚎的同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杀汉贼!”

二百名胡骑同时呐喊一声,挥舞起手里的弯刀向锦衣卫发起了袭击。

一时间“叮叮当当”之声大作,犹如夏天急促的冰雹。

二十多名武艺出众的锦衣卫在展昭与李元芳的带领下奋起反击,将身后的甄氏兄妹挡的风雨不透,安如泰山。

一阵剧烈的交锋过去之后,匈奴骑兵至少被砍下马了四五十人,而锦衣卫仅仅折损了三人,伤两人。按照这个比例消耗下去,这支匈奴骑兵只能全部送死。

“看我的!”

伴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一个身高八尺五寸,手持大斧的壮汉纵马向前冲锋,一下子突破了锦衣卫的防御,在马上一个探身,随手从女人中抓了一个,掠上战马,又冲出了锦衣卫的包围圈。

“回报王子去!”这大汉一击得手,纵马当先向西而去,“王子就在附近,先放他们一马!”

匈奴骑兵抛下五十余具尸体,掳走一女,向西狼狈逃窜,去寻找他们的王子去了。

而甄氏姊妹同时哭喊,甄姜与甄脱喊“三妹被抓走了!”,甄宓则啜泣,“三姐,你回!”

李元芳恼怒不已,顾不得责怪被冲开缺口的锦衣卫,提刀就去牵马:“兄弟们,留下十个保护甄家小姐,其他人跟我追上去救回甄道姑娘!”

轰隆隆的一起翻身上马,挥鞭叱喝,可这些战马看起实在太累了,打着喷嚏,甩着尾巴就是不肯挪动脚步,有几匹良驹刚刚跑了几步,看到同伴罢工,便东施效颦,也嘶鸣着不肯赶路。

“畜生,真是畜生!”李元芳大怒,恨不得一刀砍下坐骑的脑袋。

“姐姐,妹妹!”甄氏姐妹几乎绝望了,这就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忽然,马蹄声又起,这次却是从东北而。

看那烟尘并不是太大,估摸着也就是二十骑左右的样子,因此锦衣卫并不是特别害怕,只是却恼怒坐骑不肯赶路,一时间没有办法救回甄家三小姐。

转眼间,这支队伍席卷到跟前,共有十九骑,当先一员大将身高九尺有余,胯下金黄色战马,威武雄壮,左右两只手中都是奇形怪状的兵器,后面跟了十八名随从。直到李元芳等人面前方才勒马驻足,一起下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