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三 俞龙戚虎

六百七十三 俞龙戚虎


                一场瑞雪过后,长江两岸白雪皑皑。

驻扎在金陵城北端的禁军大营旌旗招展,人声鼎沸。这一天禁军大营对外开放,无论是南的还是北往的,只要有胆量就可以进入禁军校场挑战樊梨花。

这场大型比武由禁军统领廖化主持,作为除穆桂英、花荣之外的从龙之臣,廖化也只有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刷刷存在感了。但廖化很满足,我武力差统帅能力低又如何?两万禁军的统领又让多少羡慕嫉妒,这就是命运!

俗语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虽然初雪已过,但寒风袭,霜雪漫卷,冷不丁吹进脖颈的衣襟里,总会让人打个寒颤。

不过沉寂了许久的金陵难得有这样热闹的盛事,而且是一个女流之辈公然挑战江东儿郎,所以但凡能够抽出空的汉军将士纷纷涌入禁军大营观看这场雌雄之战。

不过一大早晨的功夫禁军校场就已经人山人海,平日里能够容纳两万人训练的沙场至少涌入了五万将士争相一睹这个樊梨花的风采,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敢公然挑战江东儿郎,难不成生了三头六臂?

连夜搭建的观礼台上,刘辩在郑和、文鸯、王越的陪伴下缓缓登台,而对这场比武感兴趣的兵部尚书刘伯温,兵部侍郎孙膑,兵部郎中陈平、蒯越等兵部的大员也纷至沓,借此机会考核一下金陵附近各军团武将的实力。

除了兵部的官员之外,翰林院院丞李白也穿着一袭白袍,头裹白色帻巾出现在了观礼台上,他的打扮与周围官吏清一色的深色大氅相比显得很是另类。但李白才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特立独行是自己的风格,凡夫俗子怎能了解自己的情怀?他们是看比武的自己是作诗的!

看到天子就座,廖化催马到校场中央,朝着人山人海的各路将士抱拳施礼:“诸位将士,自陛下定都金陵以,国泰民丰。百姓乐业!我大汉将士一路凯歌,诛袁术、灭袁绍、平刘表、擒孙策,翦灭诸侯,恢复大汉半壁河山。陛下用人唯才是举。不拘一格,不论寒门百姓,还是世家豪族,只要能力出众者陛下绝不埋没……”

“呵呵……廖元俭这番开场词说的不错!”刘辩击掌称赞。

身边的众文武一起跟着拍掌叫好,唯有李白摇头叹息:“若是用一首诗歌开场就好了。白雪皑皑,巾帼挑战须眉,如此豪迈的场景,用一篇白话开场真是可惜!”

众人都知道李白的德性,也没几个人接他的话茬,大家根本不是一路人,你是写诗的我们是看比武的,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廖化继续对众将高声喊话:“今有奇女子樊氏梨花,乃是已故校尉,被陛下追封为关内侯的樊猛之妹。一身武艺。弓马娴熟,巾帼不让须眉。此番在河内立下大功,力挫太行群贼,拯救张美人与邓将军于危难之间,故此陛下加封樊梨花为偏将军,并与某暂时执掌禁军。但樊梨花唯恐落人口柄,故此设下擂台接受诸位挑战,有能战胜樊梨花者便可以代替她担任禁军副统领。”

“樊将军出与诸位见见面吧!”廖化的开场白说话之后,大声招呼樊梨花出列。

随着一声骏马嘶鸣,樊梨花胯下月照千里白。手提掩月绣绒刀,一身银色龙鳞甲胄,身披白色锦绣披风,头戴两支梨花白羽翎。端的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在猎猎寒风皑皑白雪之中犹如一尊冰美人。

“诸位将士,梨花斗胆得罪了!”樊梨花在马上向众将拱手,“非梨花狂妄,乃是为了避免流言蜚语中伤陛下。故此在这里与诸位将士切磋一番,有能够战胜梨花一招半式者,愿将禁军统领之位拱手相让!”

樊梨花的话音落下之后,校场上一片喧哗,大多都夸赞樊梨花的英姿,心道怪不得天子宠爱这女人呢,当真是人中龙凤,换了谁做天子也是宠爱啊!

在场的将士大部分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的,即便有些心中不忿,或者觊觎御林军统领之位的,在看到樊梨花的风采之后,心中也是悄悄打起了退堂鼓,尽管昨天夜里吹得牛皮震天响,此刻却是两条腿灌了铅一般,任凭身边的同伴怂恿起哄,无论如何也是不肯出阵献丑。

喧哗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人捧场了,否则就这样冷场下去也是尴尬。

马蹄声中,一员武将一身青铜铠甲,手提一柄画戟,纵马到樊梨花马前,拱手道:“末将水师校尉马旋,这厢有礼了!沙场无眼,末将唯恐伤到了姑娘,你还是退下吧!”

“听说用画戟的都是高手,这下有热闹可看了!”

“这话说的也太偏颇了,用画戟的就是高手?既然这人如此厉害,为何到现在还只是校尉?”

“薛仁贵将军、吕布都是用画戟的,那个不是当世猛将?也许这马校尉刚刚从军,还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也不一定!”

“咱们闲话少说,耐心看热闹就是了!”

“马校尉这话说的不中听!”樊梨花露出一个高冷的笑容,绣绒刀扬起,“就算我不做御林军统领,也是陛下御封的偏将军,你应该喊我樊将军而不是樊姑娘,出手吧!”

遭到了樊梨花的揶揄,马旋有些尴尬,只好喝一声“得罪了!”,催马向前,画戟直取樊梨花。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一看这马旋的出手,樊梨花心中就有数了,手中绣绒刀卯足全力挥出格挡,嘴里喊一声“开!”

只听“铛”的一声金铁交鸣,马旋只感到虎口震裂,一丈七的白杆画戟脱手飞出了数丈。

“哇喔……这女人,不对,这女将军的力气好大!”

“怪不得敢挑战江东儿郎呢,一合就击败了一个校尉,只怕寻常武将真敌不过她!”

马旋一合败走,灰溜溜的回到了本阵,他的上司也是结义兄长,偏将军方腾顿时恼羞成怒,催马舞枪出阵:“水师偏将方腾前讨教!”

樊梨花也不答话,纵马舞刀与方腾厮杀在一起。

枪刀去,战无三合,樊梨花卖个破绽,方腾果然中计,被樊梨花一把抓住了绶带,从马上提了下,笑道:“方将军你这体格太轻了,应该多吃点肉!”

马旋、方腾接连受辱,金陵水师的武将脸上挂不住了,又连续有三人出马搦战,均被樊梨花轻松击败,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她的手底下走三个回合。

“他祖宗的……太丢人了,看得俺周泰亲自出马了!”

作为顶头上司的周泰再也沉不住气,手提五十六斤的虎头镔铁刀,催马出阵:“周幼平在此,让我领教下樊将军的厉害!”

看到周泰出马,校场上顿时沸腾起:“这下有好戏看了,周将军可是打起仗不要命的主,当年都能跟李元霸走上几个回合,甚至还能杀退张定边,简直就是江上的一条蛟龙,怕是女将军要吃苦头了!”

廖化却站出阻止道:“周将军且慢,按照规矩,樊将军已经连战五场,将军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今日的比武就到这里,明日再战!”

“这、这真是让人扫兴!既然如此,那就赶明儿个再战,我周泰第一个出马,谁要是和我抢,别怪俺翻脸!”周泰无奈,只能怏怏不乐的拨马退回,临走前先提前预约。

樊梨花牛刀小试,连续轻取五名水师偏将校尉,大伙儿看的不过瘾,俱都有些意犹未尽,但也都知道了樊梨花有真材实料,再也没人敢小觑,无不对明日的对决引颈期盼,翘首以待。

翌日。

禁军校场早早的人山人海,这次的不只是各路将士,甚至还有锦衣卫、御林军,以及江东的游侠儿,还有各大豪族的门客护院。因为樊梨花设擂比武的消息已经传开,所以刘辩打算借这个机会选拨几个优秀的人才,说不定能够有所收获。

昨日金陵水师的将校被樊梨花枪打出头鸟,连输五阵,颜面尽失。周泰回去之后便去找水师主将戚继光,以及应戚继光邀请前从军的偏将俞大猷,把水师输掉裤衩的事情说了一遍。

戚继光与俞大猷的心思全在治军上,对于比武打擂这样的匹夫之勇不是太重视,因此第一天的时候两人甚至都没去禁军大营观看。

但周泰回之后把过程一说,戚继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虽然他并不在乎个人的输赢,但是被一个女流之辈连赢五场,自己这个水师统帅脸上也是无光。

要知道这可不是水师内部的切磋大会,到场观战的还有孟珙的防御营,廖化的禁军,文鸯的御林军,甚至一些江湖游侠,要是消息传开了,不说李靖、岳飞、徐晃、吴起这样的军团巨头,只怕就连魏延、赵、韩世忠这些小军团的主将也会轻视金陵水师吧?

“必须把颜面挽回!”

俞大猷一拍桌案替戚继光做了决定,所以今日一大早与戚继光、周泰等水师三巨头联袂到了禁军校场。

(感谢所有兄弟的月票、推荐票与打赏,特别感谢一下水鉴心同学的打赏,真的非常感谢,不是因为花钱的问题而是因为那份心意。其他打赏投票的同学剑客同样感谢,由于篇幅就不单独一一致谢了,感谢你们的支持,正是因为有你们,剑客才有足够的动力创作下去,稍后送上第二更,鞠躬致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