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七 生米煮成熟饭

六百七十七 生米煮成熟饭


                曹丕正闲的无聊,而王彦章、夏鲁奇这些武夫只懂得舞枪弄棒,于风花雪月一窍不通,曹丕也懒得和他们共饮。

相比起,苏秦的学问则浩瀚渊博,犹如大海星辰,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谈吐幽默,经常让人击节称赞,这几个月以曹丕从苏秦身上学到了不少知识,受益匪浅。

更何况还有美酒共饮,曹丕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展颜一笑:“呵呵……红泥火炉,美酒佳人,自然是人生之乐!虽然没有佳人但有美酒也是极好的,那就叨扰苏先生了。”

“公子言重了!”苏秦拱手微笑,吩咐随从道,“快把我在真定县城买的好酒拿进用开水烫了,我今夜与子桓喝个一醉方休!”

一炷香的功夫,被烫热的美酒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凛冽味道,满屋甘醇,还未品尝就已经让人陶醉。

这的确是产自金陵皇家酿酒厂的高度纯粮食酒,是刘辩带到这个世界的福利,由于酿造工艺落后,每一坛酒出都会消耗大量的粮食,成本非常高昂。

在这个烽火连天,路有冻死骨的年代,即便刘辩贵为天子也不敢大规模酿造。只是下令按照一定的规模生产,当做稀有珍品赏赐给立下大功的将士,毕竟习武之人性格豪爽,绝大部分人都贪杯,这种高度纯粮食酿造的白酒拿奖赏这些刀头舔血的硬汉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于是经常出现这样的场面,立了大功的将士在领到御赐白酒之后喝的面红耳赤,叽哩哇啦的大吼大叫,更有甚者嚎啕大哭,情绪激动的发誓为天子效忠。这让身边的人既好奇又羡慕,这皇家酿酒厂制造的美酒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

于是东汉军中产生了一种“愿领美酒三杯,不领粟米三石”的思想,百万东汉将士人人以能够得到金陵酿酒厂的美酒为荣,为此热血澎湃,每日辛勤操练。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在沙场上捞点功绩,赢三杯美酒尝尝!

刘辩没想到由自己提出原理,由三大神医与徐光启群策群力研发出的纯粮白酒如此大受欢迎,简直比绸缎金银、布帛粟米还要受将士们欢迎。于是下令严格控制酿酒工艺,每年限量生产。即便有能力大批量生产也不做,物以稀为贵嘛,如果烂大街了就失去了价值。

在刘辩的要求下,金陵皇家酿酒厂的主事由农部尚书徐光启亲自兼任。整个酒厂的生产工人大约二百名左右,全部经过严格遴选,都是有家有户之人;每个人领着丰厚的俸禄,也接受着严格的管理,必须举家迁到金陵入住统一分配的宅院,才有资格进入流水线接触酿酒工艺。

生产工人的要求已经如此严格,更不要说核心工艺了,除了刘辩自己与四大神医、徐光启之外,只有寥寥七八人掌握。平日里皇家酿酒厂有禁军护卫,若没有徐光启的手谕或者天子的圣旨。任何人不得入内。

嗜酒贪杯的李白每个月只能够分配到一坛美酒,这远远不够,因此李白绞尽脑汁的到酿酒厂套关系走门路,却连大门都没能进去。这惹得李大人怫然不悦,坐在酿酒厂门口破口大骂,惹恼了徐光启把李白告到太极殿,罚了一个月的俸禄,之后再也没人到酿酒厂自讨没趣。

严格的工艺控制,使得“金陵酒贵”,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倒是一些打着金陵皇家酿酒厂旗号的假冒伪劣产品层出不穷。只是那味道又酸又骚,让人喝了大倒胃口,味道甚至还不如传统的浊酒。由此可见中国的山寨习惯古有之,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动心思,除了天上的月亮摘不下其他的大抵都可以弄到,更何况以苏秦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被区区几坛白酒难住?

这半年一,苏秦表面上在河北游山玩水,与曹操的幕僚谈诗论道。过得悠哉惬意,其实暗地里至少策划了数十种让曹操与刘辩反目的方法,以达到让曹操与西汉合纵的目的。

闲无事的时候,苏秦派出了一些头脑灵活的亲信乔装成商人,在东汉各地转悠,收购金陵酿酒厂赏赐到个人手中的美酒。这世上总有贪钱的人,有些人领到御赐的美酒舍不得喝,就会高价卖掉,几个回回,最后就落到了苏秦的手中。

要问苏秦买酒做什么,自然不是自己喝。

酒能乱性,酒能让人失去理智,苏秦在找机会蛊惑曹操,让他冲冠一怒与刘辩反目,当着众将士的面破口大骂,个覆水难收。只可惜苏秦没找到机会,这些费尽周章收购回的美酒也没有派上用场。

眼看着半年的时间下就要无功而返,苏秦不甘心,灵机一动就想到了曹丕,于是当即动身折返回了无极县。

至于所谓的从真定购买美酒,全是信口捏造,其实这些美酒由苏秦的亲信藏匿在无极县城租赁的宅院之中,与曹操分道扬镳之后苏秦立即折返进入了无极县城休息了半天,看看天色迟暮方才出城直奔曹军大营。

“吱溜”一声,一杯**辣,香醇凛冽的美酒灌进了曹丕的腹中。

“好酒,好酒啊!”曹丕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称赞,“我曹子桓这辈子还没喝过这样的美酒,简直是人间极品!”

苏秦笑笑,心说你老爹在这里的时候你也不敢喝酒,这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没人管你了!

当下再次给曹丕斟满酒杯:“既然是好酒,公子可要多几杯,你我走一个!”

“吱溜”一声,好不容易逮住机会的曹丕又是一饮而尽,直觉的脸颊发热,胃部发烧,“嘶……这酒喝了浑身舒爽,与我之前品尝的浊酒果然不同,整个人都晕乎了。”

“公子慢点喝,这酒可不比从前喝的浊酒!”苏秦微笑着再次给曹丕斟满酒杯,并撕了一条鸡腿递给曹丕压压酒,待会儿还要让他出去捅篓子呢,灌得不省人事可不行。

曹丕却不听,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叹息道:“酒是美酒,可惜没有佳人作陪,实在大煞风景啊!”

苏秦赶紧再给曹丕夹菜:“以公子的地位,什么样的佳人求之不得?”

“甄宓!”曹丕悠悠吐出两个字,“自那日一见,我便再也不能忘怀,日夜牵挂,辗转难寐,愁肠百结,刻骨铭心……”

听着曹丕一口气吐出了一大串词语,苏秦就知道曹丕已经有些醉意,笑道:“大丈夫在世就要快意恩仇,既然公子有了意中人,那就娶回!”

“父亲不让!”曹丕有些愤怒,“这是皇帝的女人,至少名义上是!”

“那又如何?”苏秦的笑容蛊惑力十足,“有句话叫做生米煮成熟饭,公子霸王硬上弓了,刘辩还会要她么?那美娇娘自然就会被公子收入帐中!”

“对,个霸王硬上弓!”

曹丕一拳砸在桌案上,双目喷火,浑身燥热。想起甄宓的曼妙身姿,巧笑嫣然,每一个眼神,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动人心扉,浑身血液情不自禁的加快,胯下也是支起了帐篷。

顿了一顿,曹丕又摇头道:“这样会惹怒父亲的,有大哥在,百年之后他更不会把位子传给我了。”

“失去了心爱的女人,纵然手握江山又有何用?”苏秦举杯向曹丕敬酒,目光闪烁而魅惑,“大丈夫就要快意恩仇,敢爱敢恨!热血少年就应该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公子不走出这一步,又焉能知道后果?或许甄宓姑娘心中也有公子,而公子却错过了这段姻缘,未免是人生之憾!或许公子这么做,曹公更欣赏你也不一定。”

“叮咚……苏秦合纵属性发动,智力+7,上升至105,降低曹丕5点智力,下降至76。”

“巅峰曹丕——统率86,武力74,智力88,政治93。”

“当前曹丕——统率79,武力71,智力81,政治”

“嘶……苏秦这家伙在忽悠曹丕?他到底想干什么?”千里之外收到系统提示的刘辩不由皱眉沉吟,“不会忽悠曹丕对甄宓下手,以此破坏朕与曹操的关系吧?也不知道宇文成都、李元芳、展昭等人能否警觉?”

半坛美酒下肚,桌案上只剩下残羹剩饭。

苏秦摇摇晃晃的起身,向曹丕拱手道:“时间已经不早,擒就回去休息了。公子……呵呵,这里距离甄家庄似乎也就三十里路程吧?快马加鞭半个时辰就到,呵呵……某醉了,胡言乱语,公子休要当真!”

苏秦走后,曹丕坐立难安,在帅帐中回踱步走了几圈之后,终于握拳做了决定:“就算手握江山,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人的怀里,又有何用?甄宓,今夜你是我的!”

打定主意后,七分醉意的曹丕走出帅帐,招呼侍卫长过,悄悄吩咐道:“给我准备马车,今夜走一趟甄家庄!”

片刻功夫之后,一辆马车在三百名侍卫的护送下悄悄出了曹军大营,在明晃晃的火把照耀之下直奔相距三十里的甄家庄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