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二 樊梨花打擂

六百七十二 樊梨花打擂


                刘辩的表现让樊梨花很满意,称之为刮目相看也不为过。¢£

虽然在金陵之前张出尘已经给樊梨花吃了定心丸,把刘辩吹得天花乱坠,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但樊梨花也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有些女人就是嫁给一根扁担也能把他吹嘘成打神鞭,所以樊梨花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但见到刘辩之后樊梨花才忽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对刘辩持有偏见,这是个与自己想象中的皇帝截然不同的男人。

首先从外形上看,刘辩相貌堂堂,浓眉虎目,唇角的胡须已经日渐浓郁,超过八尺的身高看起魁梧雄壮,多年的皇帝生涯砺练的举手投足间霸气十足,让人望而生畏。

当然,最让樊梨花产生好感的还是刘辩对自己的一拜,身为九五之尊,这么多年下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兄长。虽然自己的兄长对皇帝有救命之恩,可这么多年下,为他赴汤蹈火,舍生忘死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吧?自己的兄长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侍卫,皇帝还能够准确的喊出他的名字,这就足够了!

“兄长能为陛下捐躯,也是他的荣幸!”樊梨花单膝跪地,替兄长致谢。

刘辩不由分说的握住樊梨花的手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樊姑娘不要多礼,无论如何樊侍卫的大恩朕是不会忘记的,朕已经在钟山忠义祠为他与敖勇设置了忠义祠,樊姑娘有空可以去祭拜一番。”

“多谢陛下!”樊梨花再次躬身致谢,自始至终都是用军人的礼节,并不像小女子那样聘婷弯腰,扭扭捏捏的肃拜施礼。

刘辩爽朗的一笑:“出尘多亏了樊姑娘搭救,方才幸免于难。你的恩情朕不会忘记。而且出尘也把樊姑娘的顾虑告诉朕了,姑娘尽管放心好了,朕岂是那种强人所难的昏君?”

樊梨花顿时霞飞双颊,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梨花也只是跟张娘娘开个玩笑,陛下不必当真!”

刘辩清了清嗓子,高声道:“樊梨花力挫太行山匪首。搭救美人张出尘以及御林军偏将军邓泰山,朕在这里授予你偏将军之位,暂时与廖化共同执掌禁军。”

樊梨花先是吃了一惊,随即摇头道:“陛下的厚爱,梨花没齿难忘,愿为大汉赴汤蹈火,戎马驱驰!但我一介女流,又刚刚到江东,虽有救张娘娘之功。也只是碰巧而已,而且太行匪寇不过数十人而已,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梨花断然受不得这样的大恩。”

樊梨花的顾虑刘辩自然心知肚明,凭她的这份功绩直接擢升偏将力度的确有点大,更何况直升举足轻重的禁军统领,少不得流言蜚语,空穴风。樊梨花就算与自己清清白白,但只怕传出去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呵呵,樊爱卿不必顾虑……”刘辩直接改变了樊梨花的称呼。“朕用人从都是不拘一格,唯才是用,而且朕对女子也是一视同仁。在我大汉朝廷,除了贤妃穆桂英可以入朝参议军事之外,还有花木兰、秦良玉、梁红玉、马騄等女将,只要能力超群。朕绝不会明珠暗投。当然,为了服众,朕待会儿下一道圣旨,若是禁军之中有人不服樊姑娘,可出向你挑战。只要能够打败你,姑娘便把禁军副统领之位拱手相让如何?”

刘辩的提议让樊梨花开心不已,这样便能够堵住天下悠悠众口,不用怕别人说自己是靠关系上位的,有本事打败自己就是了!

再次鞠躬向天子致谢:“多谢陛下成全梨花,臣愿与禁军将士一较高下。为了不让陛下授人口舌,请陛下把挑战范围放在整个江东,若是能够有人打败梨花,臣便将禁军统领相让。”

由于张出尘的提醒,刘辩一直没有敢仔细欣赏樊梨花,唯恐给她留下一个贪色的印象。

此刻距离樊梨花近在咫尺,终于可以好好欣赏一番了,首先映入刘辩眼帘的是汹涌的波涛,只可惜包裹在劲装之内看不见沟壑,未免有些遗憾。其次这个女人人如其名,肌肤胜雪,犹如三月梨花一般白皙娇嫩,吹弹可破,柳叶眉大眼睛,英气逼人的脸蛋,让人望之心动。

“呵呵……真是个不错的美人儿,今年已经二十岁左右了,而你前世的夫君薛丁山才不过四五岁的幼儿,这一生你们之间是无缘无分了,朕还是想个办法把你笑纳了吧!”

刘辩一脸莞尔,表面上在和樊梨花叙话,其实却已经心猿意马。等到哪天沙场决战的时候,自己提枪出马,左有穆桂英右有樊梨花,这场景想想也是让人醉了!

“更重要的是龙生龙凤生凤,穆桂英生了个武力105的刘无忌,说不定这樊梨花也能给朕生一个武力逆天的儿子。”刘辩在心中暗自幻想。

收了乱七八糟的思绪,刘辩正色道:“既然樊爱卿如此自信,朕正好让满朝文武心服口服,朕马上就让三宝去传旨,自明日开始在禁军大营校场设擂,若无人能够战胜樊爱卿,便由你出任禁军副统领,与廖化暂掌禁军。”

因为刘辩手下的猛将都不在金陵,掐指算算武力最高的就数尉迟恭、文鸯,其他武力在95左右的还有周泰、俞大猷,且不论他们是否会拉下脸皮出挑战一个女人,就算出场的话面对有马有刀的樊梨花也不见得能够占到上风。

正是老虎不在家,刘辩才答应了樊梨花的请求,否则若是李存孝、高宠、宇文成都这种顶级的高手登场三五回合败了樊梨花,岂不是大煞风景?而自己和美女套近乎的这番功夫也算是白费了!

看到刘辩和樊梨花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仿佛久别重逢的老情人在叙旧,一会儿郎有情妾有意,一会儿又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司马昭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当然这句话他不懂,但却是这个意思。

“唉……可惜某不是女儿身啊,也不是小白脸,否则遇上一个有龙阳之好的皇帝也能荣耀几天。”司马懿双手揣在小腹前面,在心中暗自腹诽。

“司马昭,令兄为何没有一同金陵?”

刘辩总算和樊梨花交流完了,看得出这个女人对自己印象不错,刘辩觉得迟早都是自己的帐中娇娘,只不过需要多费点心机,温水煮青蛙一步步的循序渐进,切不可操之过急。最后才把目光从樊梨花的身上挪到了司马懿身上,沉声询问。

司马懿赶紧跪地施礼,抹泪道:“启奏陛下,小臣的兄长他已经……已经死在太行山贼刀下了!”

刘辩正想训斥一声“好大的胆子,竟敢欺君罔上,司马懿不是上了太行山了么?”

但转念一想,既然司马兄弟这么爱玩游戏,自己就陪他们好好玩一场。估计司马懿的目的无非就两个,一让司马昭与父亲、兄长分仕二主,让司马家立于不败之地,二让司马昭做内应。那自己就接招好了,反正司马昭的才能也不错,先让他给自己管辖一下地方,出一份绵薄之力,等到头再给他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哎呀……真是可惜!”刘辩一脸惋惜,弯腰把司马昭搀扶了起,“司马高达尽管放心,早晚有一日朕会拿下冀并二州,剿灭太行山群寇,为令兄报仇雪恨!”

“多谢陛下!”司马昭躬身谢恩。

“嗯……如今交州烽火连天,贵霜大军进逼,南方正是用人之际,朕决定委派你前往南方交州刺史王守仁手下担任长史,辅佐王守仁保障南方军团的粮草辎重。”刘辩背负双手,给司马昭做了安排。

“臣遵旨!”

司马昭大喜过望,稽首顿拜,这一刻他还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想凭着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

安排完毕,司马昭出了乾阳宫回驿馆准备行囊去了,而性格谨慎的樊梨花谢绝了刘辩与张出尘的挽留,坚持到皇宫外住驿馆。毕竟人言可畏,自己在皇宫中睡一夜,怕是与天子的关系就百口莫辩了。

刘辩当即赏赐樊梨花一套宅院,让她到潘金莲、长孙无垢的附近做邻居,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能保护两个弱女子,自己碗里的菜谁也不许动。

樊梨花在禁军校场设擂挑战江东群英的消息很快就在金陵附近传得沸沸扬扬,这让驻扎在金陵周围的将士很是不服气,包括两万禁军,一万五千御林军,孟珙的四万防御营,戚继光统率的三万水师在内,将近十万人顿时炸开了锅,几乎人人嘴里都在谈论樊梨花。

“嘿……陛下真会玩,他要是想拿将衔哄美人开心,那就直接封樊春花,还是樊杏花,樊桃花做禁军统领就是了,我等虽然羡慕,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咱们大汉朝的女将军也不在少数了,可陛下竟然让这樊梨花设擂,挑战我十万将士,这不是打我等的脸么?”

“就是、就是……希望这次能够有人站出打败这个樊梨花,给我们江东的十万将士争口气!十万儿郎岂能不如一女子?我等不在乎官爵,总不能让一介女流耀武扬威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