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八十一 纵千军万马吾亦来去自如!

六百八十一 纵千军万马吾亦来去自如!


                甄家庄内外人喊马嘶,火光冲天。『

展昭带着十几名锦衣卫守住大门,刀剑横飞,无人能入。偶尔有胆子大些的翻墙而入,均被策马游弋的宇文成都迎面一镗,登时拍成肉泥。

“奴婢等送别五位小姐与公子!”

突遭大难,甄家就此支离破碎,如大厦般轰然倒塌,所有人将会无家可归,甄家的百余名婢女、仆从一个个内心戚戚,一起抹泪跪在地上送别甄氏兄妹。

还是甄姜有主意,忍着丧母失夫的悲痛,跳下马车吩咐道:“这些年你们在我甄家也是尽心尽力,家中的财物我们姐妹是无法带走了,你们尽管各自去取,能拿多少拿多少。拿不掉的就放火烧掉,绝不能留下便宜了曹贼!”

在这乱世之中,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甄家,倘若再没有财物度日,这些婢女丫鬟免不了被卖入青楼,受尽凌辱,而那些个仆从要么继续换家主人做家丁,要么被强征去从军,要么就落草为寇,而若是有些财物傍身,至少能找个太平的地方买一处宅院度过余生。

李元芳手提绣春刀,警惕的查看四周:“甄小姐说的有理,你们快去拿吧,拣值钱的东西拿。我与文将军会护送你们离开,若你们故乡有亲人便回故乡,若是没了亲人就向东去青州或者向南去江东,我会向陛下奏请让地方官府安置你们,分给房屋与田地。”

众婢女与仆从闻言俱都悲喜交加,一起抹泪叩头:“多谢小姐,多谢大人!”

不消片刻功夫。这些婢女、仆人各自翻箱倒柜,把甄家能够拿的走的东西匆匆收拾进包裹里面。当做下半生的立命之资。甄俨舍不得甄家的财富,喝令仆从先把贵重的东西扔进自己的马车。回头再另外去寻找钱物方能让这些婢仆带走。

“某去开路!”

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宇文成都咆哮一声,飞纵胯下良驹,挥舞着风紧镏金镗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当先开路。

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犹如砍瓜切菜,再加上展昭等锦衣卫在旁助战,眨眼之间就砍翻了百余名曹兵。剩下的曹军群龙无首,心惊胆战,纷纷溃逃而去。派人快马加鞭向大营报信去了。甄家的百余名仆从婢女趁机背了包裹,互相搀扶协助,走出了被封锁了将近半年的甄家大门。

随着李元芳用火把点燃了甄家的大堂,大火很快就燃烧起,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将甄家庄连绵的坞堡化成一片火海,将甄母与甄姜的丈夫,还有曹丕以及他的族兄曹干,还有被宇文成都、李元芳等人击杀的数百曹军一起埋葬其中。照耀的方圆几十里一匹火红。

甄姜姐妹一起下车,朝着熊熊大火呜咽泣拜,辞别母亲与故乡,最后在甄俨的催促下分别乘坐了三辆马车。由展昭在前开路,李元芳率锦衣卫两边护送,奔幽州方向而去。

“李统领与展护卫看好了诸位小姐。某断后!”

宇文成都一提马缰,胯下战马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雄浑的嘶鸣,手中金色的凤翅镏金镋画出一道金光闪烁的圆圈。“任他千军万马也休想从我马前过去!”

看到宇文成都如此风采,甄蓉不仅芳心暗许,从马车里探出头殷切的叮嘱一声:“将军保重啊,你的救命之恩蓉儿还未报答!”

宇文成都朝端庄秀丽的甄蓉自信的一笑:“小姐请放心,纵有千军万马吾亦去自如,定然让诸位小姐毫发无损的抵达江东!”

马蹄声起,一行人冒着夜色向北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三十里之外的曹军大营喧嚣起。

看到东面火光冲天,曹彬大惊失色,急召王彦章、夏鲁奇、单雄信等人听命:“甄家庄大火燃起,不知何故?”

派去请曹丕过商议的卫兵匆忙回报:“启禀将军,公子不在营中,听他的亲兵说两个时辰之前乘马车去甄家庄了。”

一开始东面还只是烽火台燃起,很快的就看到一片火海直冲霄,照耀的方圆数十里火红一片,凤凰亭一带人喊马嘶,乱糟糟一团,百姓们的恐惧呐喊声此起彼伏,纵然隔着三十里亦能隐约可闻。

“莫非甄家庄遭到袭击了?”

尽管如此,曹彬、王彦章等人却依旧一头雾水,不知道敌人是谁,“十有**是匈奴骑兵突袭,请王、夏两位将军率领一万骑兵前往支援,单将军率领两万步兵随后,我与众偏将率两万人马坐镇大营,避免匈奴人用声东击西之计,诱使我军去甄家庄,他却劫营。”

“得令!”

王彦章提了碗口粗的大铁枪,夏鲁奇提了丈八滚枪,点起一万骑兵,打开寨门,轰隆隆的向东而去。单雄信点起两万步卒,手提金顶枣阳槊引兵紧随其后,直扑甄家庄。

自从曹丕率部出营之后,苏秦就派了亲信在暗处跟踪曹丕,随时掌握情报。

正忐忑不安之间,忽然见到东西烽火台燃起,心中犹豫不定:“咦……曹丕去霸占甄宓因何燃起了烽火台报信?难道是遭到了甄家家丁的抵抗,可是那里有两千曹军驻守,完全可以轻松镇压,不至于烽火传讯吧?”

正狐疑不定之间,东面的大火越烧越旺,照亮了半边天际,苏秦眉头蹙的更紧:“看样子是甄家庄烧起了,莫非是曹丕染指不成,恼羞成怒一把火烧了甄家庄?若如此倒也不错,若是甄宓有个三长两短,曹操与刘辩的矛盾必然更加激化!”

苏秦正沉吟之间,派出的亲信趁乱返回了曹营,附在苏秦耳边道:“先生,出大事了。东汉的锦衣卫在甄家庄设伏,伏击了曹丕公子,听说曹公子与曹操的侄儿曹干全都死在了锦衣卫的刀下。”

“呵呵……太好了!”苏秦喜出望外,差点欢呼失声,把手一挥,“此地已经不可久留,速速离去!”

正好此刻夏鲁奇与王彦章、单雄信各自点兵,曹营中人喊马嘶,各支队伍匆匆忙忙的披盔挂甲,踩踏的尘土飞扬。苏秦一行趁乱牵了马匹,悄悄出了曹营,借着夜色的掩护,消失在茫茫寒夜之中。

(先送上一更,今天下午有事出去,但尽量努力再一个三更吧,月底最后三天了,有月票的兄弟请继续支持,优势微乎其微,随时可能被翻盘,请弟兄们慷慨相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