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一 橘生淮南为枳

六百七十一 橘生淮南为枳


                秋月,香闺,美人。

构成了一副魅惑人心的画卷。

但潘金莲并不这样认为,任凭是谁半夜里床头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也会大吃一惊,即便是玉树临风又如何?当然,英俊一些总比丑陋恐怖要好一些,至少不会让有心脏病的人因惊吓过度而当场暴毙。

“小娘子莫怕,在下楚留香仰慕姑娘已久,今夜冒昧前拜访,还望姑娘莫怪!”刘辩学着记忆中楚留香的样子,风流倜傥的施了一礼。

但潘金莲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剪刀,与刘辩对峙:“你敢靠近我,我就杀了你!”

“啧啧……这是个好的开始!”刘辩在心里为潘金莲点了三十个赞,这至少说明潘金莲是个自重的女人,并不会轻易被男色迷昏了头脑。

“你觉得能杀的了朕……真人么?”刘辩差点说漏了嘴,只能信口开河,“咳咳……忘了告诉你,我的绰号叫长春真人!”

刘辩说着话用脚在落地的门闩上一挑,干脆利索的接在手中,然后舞了一个梨花绽放:“休要说娘子一介女流,便是三五十个汉子也近不得我身。”

潘金莲一脸悲愤,忽然将剪刀转向自己,说的异常决绝:“我杀不了就杀掉自己!”

“好……从正经女人变烈女了!”刘辩在心里由衷赞叹,看没有任何人是天生的荡妇,只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浒中的**到了三国竟然变成了贞洁烈女,也许这就是南橘北枳的道理吧?

刘辩忍着揭下面具的冲动,继续试探:“只要我出手,姑娘你是自杀不掉的,无论你是否愿意,今夜都将**于我。”

听了刘辩的话,潘金莲的眸子里流露出绝望:“你……你敢这样对我?我是皇帝的女人!外面有锦衣卫在巡逻,你就算夺走了我的贞节,你也逃不掉!”

“哦……倒是失敬了!”刘辩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但话又说回,皇帝老儿三宫六院,嫔妃成群,估计一年半载也不了你这里一趟吧?你独守空房难道就不寂寞么。本公子不才,长得也算风流倜傥,我就不强迫你了,你我做个暗约私期的鸳鸯可好?”

“我呸!”潘金莲手握剪刀柳眉蹙起,“我既然做了陛下的女人。就要从一而终,就算陛下一生只一次又如何?陛下虐我千百次,在我心上如初恋。你就算今夜杀了我,金莲也是不会从你,你若是用强,即便玷污了我的清白,我只有以死殉节。”

没想到潘金莲竟然如此刚烈,这与施耐庵描写的简直是大相径庭,刘辩此刻真想把这家伙召唤出赏赐一顿老拳,你害了一个女人背了千年的骂名啊!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在宫里有几个朋友做宦官,听天子私底下提起你,说你在床上可是的紧呢,又何必在我面前装烈女?”刘辩唯恐冤枉了老施,狠狠心再次挑逗楚楚可怜的潘金莲。

“你……”潘金莲先是一阵娇羞,看样子是恼怒皇帝乱说,随即冷声道:“那是我爱的男人,只要能伺候他高兴,我做什么都愿意!但你若是以为本姑娘轻佻放荡,那就大错特错了。今夜要么你走要么我死!”

“我还听说皇帝打算把你送人,许配个秦琼或者甘宁。”

听了刘辩的话,潘金莲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潸然泪下:“我不信……我有了陛下的骨肉。已经两个多月了,我不信陛下会把我送人。若真是这这样……我、我今夜就离开,哪怕逃得远远的,我也要把肚中的孩儿生下。”

听了潘金莲的话,刘辩也是吃了一惊,心道:“这么巧。我就睡了潘金莲两夜,就这样怀孕了?不过两个多月之前朕的确过她这里,日子一点不差,以她今夜的表现,看绝非让朕喜当爹!”

“既然潘氏一片痴情,朕又怎能做个薄情郎?作为一个遗孀,娶她入宫是不可能了,就在宫外金屋藏娇吧,若是她能生下一子半女,朕必然赐他富贵荣华!”

想到这里,刘辩彻底打消了把潘金莲送人的打算,虽然自己本意是为了她着想,但既然潘金莲心意决绝,自己又怎能强人所难?

“哈哈……这些话都是楚某虚构的,我一介江湖草莽又怎么会知道宫中的事情!”刘辩大笑一声,从一个采花大盗变脸成了谦谦君子,“难得姑娘如此痴情贞烈,楚某得罪了,就此告辞!”

听了刘辩的话,潘金莲这才转忧为喜:“壮士此话当真?陛下打算把我送人的事情是虚构的?”

“纯属在下的一派胡言!”刘辩歉疚的一笑,幸亏自己用面具见她,否则又会把这个女人送进火坑。

“太好了,肚子里的孩儿总算保住,也不用颠沛流离了!”潘金莲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喜极而泣。

刘辩转身离去:“放心吧,你对陛下如此痴情,他一定会善待你的!”

走到门口的时候,扭头莞尔一笑:“姑娘去洗个澡吧!”

“此话怎讲?”潘金莲顿时又一脸警惕的摸起刚刚放下的剪刀。

刘辩笑笑:“这一夜你洗白了,至少在朕的心里洗白了!”

话音落下,刘辩飘然离去,出了潘宅翻身上马回了乾阳宫。

次日早朝散去,刘辩召郑和,吩咐她给潘金莲再增派十个婢女伺候她的饮食起居,另外赏赐布帛五百匹,绸缎五十匹,黄金一百两,五铢钱若干。日后每月按时拨给俸禄,供应潘宅日常开销。

“奴婢明白!”郑和心领神会,飞快的安排去了。

郑和走后,刘辩有召锦衣卫头目,叮嘱在潘宅附近增派人手,保证长孙无垢与潘金莲的安全,若没有自己的令牌任何人不得靠近,违者格杀勿论。

就这样潘金莲的人生算是画上了句号,在刘辩争霸的人生中不过是一个插曲,争霸天下的道路依旧漫长。可是转眼进入了十月,天气转冷,各地的战事将会进入偃旗息鼓的状态,这会让刘辩轻松许多。

这日休朝,刘辩刚刚从国子苑监督孩子们练武归,就看到张出尘脸蛋红扑扑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陛下,我回了!”

“呵呵,爱姬安然无恙的回,实在是太好了!”刘辩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依旧很开心。

“对了,邓泰山他们?”刘辩有点猜不准,毕竟邓泰山的四维太渣,即便挂了系统也不会提示。

张出尘搓了搓手:“邓将军福大命大,被那疯和尚掷出去砸倒了一堵墙,断了三根肋骨,休养一年半载便能康复。”

刘辩倍感欣慰,若是邓泰山挂了,自己真是无颜见大乔了,乔姑姑那婆娘还不得像怨妇一样每日絮叨自己?

“回头朕派孙思邈、张机他们去给邓将军诊治!”刘辩话锋一转,又道,“既然那大和尚如此了得,爱姬又是如何毫发无损的?”

张出尘嗤嗤的笑:“我遇见了一位奇女子,她的武艺似乎不在贤妃姐姐之下哟!”

“哦……世上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奇女子?”刘辩故作惊讶。

“可不是,她与陛下颇有渊源呢!”张出尘一脸得意。

这倒是出乎刘辩的预料,自己与樊梨花有什么渊源,自己为何不知道?难不成自己召唤出樊梨花的事情被她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陛下还记得樊猛么?这个奇女子就是他的妹妹,名字叫做樊梨花。她说自幼跟随一个世外高人游侠江湖,方才练就了一身武艺。”张出尘郑重其事的把樊梨花介绍给皇帝。

刘辩恍然顿悟:“哎呀……原竟然是樊侍卫的亲眷,那朕要好好答谢她!当年若不是樊侍卫忠心护主,朕早就变成了孤魂野鬼!”

“但这位女侠心中有忧虑,不太想见陛下。”张出尘娇笑着把樊梨花的顾虑道,最后补充道,“这一路上臣妾和她共处一室,听得出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驰骋沙场,担心会和贤妃姐姐一样锁在宫中出不去了。”

刘辩正色道:“这是什么话?朕岂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好色昏君?等下次御驾亲征,朕会带着穆桂英出征,若机会合适,朕甚至可以让她挂帅。”

“君无戏言,我这就去带樊梨花进宫面圣!”

成功的说服了皇帝,张出尘很开心,一溜烟般出了乾阳宫。

不消一盏茶的时间,张出尘就带着一个柳眉如黛,青丝若瀑,漂亮的双眸透着逼人英气,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蛋英姿飒爽,豪气不让须眉,头戴银色梨花发簪,身穿乳白衣衫,身材高挑婀娜,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到了刘辩面前,同行的还有司马昭。

刘辩没想到司马昭竟然还敢见自己,这心理素质真够可以,但还是应该先和樊梨花寒暄完了再说。看到樊梨花到自己面前,微笑着拱手作揖:“樊姑娘,请受朕一拜!”

樊梨花吓了一跳,急忙单膝跪拜还礼:“陛下这是做什么?岂不是要折煞小女子!”

刘辩微笑着扶起一身白衣的巾帼美女:“朕这一拜乃是为了樊侍卫,遥想当年,朕还未及弱冠,被纪灵追的走投无路,若无樊猛、敖勇舍身护主,朕早就魂归九泉,又怎会有今日的基业?”

(ps:最后喊一嗓子月票、推荐票投起,月底了大家不要再留着,点击下鼠标,触摸下屏幕,暖和下身体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