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五 纸上谈兵

六百七十五 纸上谈兵


                尚师徒既然被称作四宝将,那身上的宝物就必须能够拿的出门。

他手中的金蟒盘龙枪据传是战国时期的兵器名匠用一条金色巨蟒的血液混合千年玄铁精心铸造而成,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只是为了把这条外形犹如盘龙的长枪逼格提上。

尚师徒胯下的乌骓马是一匹浑身乌黑的像煤炭一般的骏马,身体脖颈修长,四肢健壮,嘶鸣声宏亮。与尉迟恭胯下踏雪乌骓不同的是,尚师徒的赛风驹浑身漆黑发亮,从头顶到四蹄没有一根杂毛,而尉迟恭的踏雪乌骓却是自腿踝向下一片雪白。

尚师徒的夜明盔用极品镔铁混合青铜、白银、黄金等多种金属元素锻造而成,在日光照耀下五彩斑斓,最神奇的则是头顶上的那颗夜明珠,夜间行走之时照耀的周围犹如白昼,即便是蝼蚁也能看见,让人啧啧称奇,叹为观止。

当然,在刘辩看就稀松平常了,自己穿越前的挖煤工人人手一盏,只不过功率小点覆盖范围没这么广而已。

最让人称奇的是尚师徒身上的“七翎甲”,据说用金丝以及鳄鱼皮、犀牛角等坚韧而柔软的物质混合玄铁锻造而成,里面植入了七根深海怪鱼的鱼骨,里面的骨髓已经被掏空,状如吸管。

沙场对决的时候,这件七翎甲不仅能够防御刀枪的砍刺,而且还能够增强穿戴者的听力,在有暗器射的时候会形成回音,提示主人躲避危险,真正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听完系统介绍“四宝将”绰号的由,刘辩不由得在心中揶揄一声:“本宿主为何感觉这尚师徒是个淘宝皇冠级买家?”

就在刘辩与系统交流的时候,校场中央的尚师徒已经与尉迟恭酣战了三十回合。

两匹骏马闪转腾挪,互不相让,两员猛将鞭如猛虎,枪似蛟龙,各展生平绝技。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直踩踏的沙场上尘土飞扬,让五六万将士看的眼花缭乱,比起适才樊梨花与周泰的恶战更加惊心动魄。

两员虎将厮杀了半个时辰,已经恶战了上百回合。依旧胜负难分,局面胶着。

在隋唐好汉之中尚师徒排名第十,尉迟恭的排名比较混乱,大抵在十三名左右变动,按照武力值说略逊于尚师徒。但那微弱的差距根本不足以确定胜负,更何况沙场中的尉迟恭乃是正史中那个横鞭夺槊的猛将,多次在沙场上演空手夺对方兵刃的好戏。

“叮咚……尉迟恭‘夺槊’技能发动,武力瞬间+5,飙升至103!”

就在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响起的同时,尉迟恭故意卖个破绽引诱尚师徒,尚师徒果然中计,手中长枪毒蛇出洞,疾刺尉迟恭肋部。

“拿吧!”

随着一声暴喝,尉迟恭忽然身体扭动。粗壮如木檩的胳膊猛地一用力,登时就将尚师徒的金蟒盘龙抢夹在胳肢窝底下。

两人同时用力,尚师徒力气不及尉迟恭,当下拿捏不住,被轻松夺走。

沙场对决,丢了武器就等于丢了性命,尉迟恭豪爽的大笑一声,正要欢呼庆贺。

忽然眼前一闪,一道金光闪过,却是尚师徒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条两丈长的金丝软鞭。犹如一条毒蛇般席卷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裹住了尉迟恭的双鞭,趁着尉迟恭还没反应过,猛地一用力就夺走了他手中的双鞭。

“叮咚……尚师徒丢掉金蟒盘龙枪武力-”

“叮咚……尚师徒配备金丝软鞭。武力+1。”

一时间刘辩被脑海里的系统提示音弄得有些头大,赶紧退出系统清醒一下,在心底暗自咋舌:“这尚师徒到底有多少宝物?这已经不是四宝将的问题了,这家伙要是去我穿越前的世界,估计马就该哭了!”

尉迟恭与尚师徒互夺兵器,算是战了个平手。刘辩决定出面调解,也不让尚师徒与樊梨花厮杀了。一两者实力接近,刀枪无眼,伤了谁都不好;二倘若樊梨花输了,惹得美娇娘心里不高兴也是得不偿失。

刘辩当即趋前一步,高声道:“真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尉迟将军勇悍,尚壮士也是武艺非凡。为了避免两虎相争伤害其一的局面,尚壮士与樊将军的比试也不必进行了,朕决定御封尚师徒为偏将军,到兵部报道,听候调遣!”

尚师徒出面挑战樊梨花本就是为了谋取个一官半职,此刻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再向樊梨花挑战。赢了一个女人脸上也不见得多么光彩,输了还会堕声望。

当即翻身下马跪地施礼:“师徒多谢陛下提携,愿为大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呵呵……尚将军有空的时候多给朕弄几件宝物即可,你身上的奇珍异宝已经让朕看的眼花缭乱了。”刘辩大笑一声,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对尚师徒说道。

“臣谨遵圣谕,日后一定会留心查看。”尚师徒憨笑一声,答应了下。

刘辩宣布这场比武就此落下帷幕,日后与文科一样,由兵部主办,每年都设置武科对天下习武之人开放,只要能够获得武举甚至武状元,必然会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刘辩的话音刚落,忽然自人群中挤出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肩上背着一个包裹,看起风尘仆仆的样子。

这青年趁御林军不备,大步直奔观礼台,朗声质问:“草民以为,将材有九——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而知其饥寒,察其劳苦,此之谓仁将。事无苟免,不为利挠,有死之荣,无生之辱,此之谓义将。贵而不骄,胜而不恃,贤而能下,刚而能忍,此之谓礼将……”

“奇变莫测,动应多端,转祸为福,临危制胜,此之谓智将。进有厚赏,退有严刑,赏不逾时,刑不择贵,此之谓信将。足轻戎马,气盖千夫,善固疆场,长于剑戟,此之谓步将。登高履险,驰射如飞,进则先行,退则后殿,此之谓骑将。气凌三军,志轻疆虏,怯于小战,勇于大敌,此之谓猛将。见贤若不及,从谏如顺流,宽而能刚,勇而多计,此之谓大将……”

“陛下岂能以武艺高低而用人,敢问李靖、吴起等将军是否都是勇冠三军的猛将?”这青年面对高高在上的天子,毫无惧意,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大胆,竟敢冲撞陛下,给我拿下!”御林军统领文鸯上前一步,叱喝御林军抓人。

刘辩急忙伸手:“且慢,这位先生说的非常好,不可鲁莽!”

听到天子夸赞,刘伯温及陈平、孙膑、蒯越等兵部官员才松了一口气,这年轻人说的头头是道,让他们如同醍醐灌耳,忍不住有种击节叫好的冲动。只是不知道天子心中什么想法,不敢轻易流露,此刻看到天子持欣赏的态度,便纷纷颔首赞许。

“这是个人才,比起班门弄斧的武夫强多了!”李白不甘落后,伸出大拇指夸赞。

看到天子及公卿一片赞许,年轻人更加从容不迫,躬身施礼道:“草民邯郸赵阔,祖上便是在长平之战惨败于白起,葬送了四十万赵军性命,沦为千古笑柄的赵括。为了给先人洗刷耻辱,草民自幼遍访良师,饱读兵书。听闻陛下用人不问出身,故此前求仕,论武艺赵括无法与猛将相比,但论用兵之道阔却敢与任何人一较长短!”

“果然不出朕所料,这家伙果真是赵括!”刘辩在心中沉吟一声,“虽然再世为人,但这赵括看起依然不改纸上谈兵的本色,庆幸的是他遇见了我这个拥有系统的伯乐,知道如何培养他成长。此外,赵括刚才的这番言论倒是颇有水准,惹得刘伯温、孙膑等人都颔首赞许,倒是有些理论水平。”

但刘辩并不知道,赵括这篇煌煌大论其实出自诸葛孔明之手,也不知是否因为召唤的蝴蝶效应,竟然被赵括给剽窃了出当做晋身资本,也算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吧!

刘辩当即宣布赏赐赵括一个兵部主事的头衔,前往兵部报道,另候调遣。赵括闻言喜出望外,庆幸自己今日斗胆捋虎须遇见了圣明的天子。

一场盛大的比武就此落下帷幕,樊梨花名声鹊起,扬名江东,走马上任禁军副统领。尚师徒则与赵括一起到兵部报道,等候调遣,皆大欢喜。

几日之后探马飞报:“启奏陛下,临海一带山越复起,有山越头目祖鸿、姜狼啸聚数万人打家劫舍,攻掠县城,扬州刺史张纮已经组织地方兵力固守,只恐无力剿灭山越,请陛下早做定夺。”

“哦……正好借这个机会让赵括打怪升级!”

刘辩当即传旨召见赵括与尚师徒,命二人各自统率八千人马出金陵南下会稽,齐头并进清剿山越。之所以不让两人搭档,刘辩是担心尚师徒不听赵括的调遣,导致重演陈庆之的悲剧,这样各自统率一支人马,各凭本事捞取功绩,就不会出现将帅不和的局面了。

赵括与尚师徒大喜过望,立即各自点起兵马出了金陵,克日南下清剿山越去了。

就在赵括与尚师徒出兵之后,刘辩召唤樊梨花与文鸯过,命二人秘密潜入河北,接触一下宇文成都、展昭等人,已经去河北两个月了,难不成就这样耗着?

(今天说什么也要三更,弟兄们有月票的鼓励一下剑客,没月票推荐票也好,继续码字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