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七十四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六百七十四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初雪过后江东的气温乍寒还暖,但禁军校场早已经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将士一个个额头见汗,炽热的气氛将周围营房上的积雪都悄悄融化。

不等廖化出说开场白,周泰已经催马出阵:“,樊将军出与某大战三百回合!”

虽然天寒地冻,但周泰依旧只是穿了一件薄衫,虬结的胸肌显得很是巍峨壮观,若不是碍于樊梨花是个女人,周泰甚至有扒光膀子厮杀的冲动。

看到周泰出马叫阵,樊梨花自然不甘示弱,飞纵胯下白马,手中挥舞掩月绣绒刀向前迎战:“周将军请赐教!”

周泰也不废话,怒吼一声,手中大刀一个风卷残扫向樊梨花。

只需搭上眼睛一瞧,樊梨花就知道周泰力量非凡,走的是刚猛的路子。有道是一巧破千斤,因此樊梨花也不硬挡,轻描淡写的躲避开,两马交错之时还了一刀。

演武场上两人马走龙蛇,你我往酣战了三五十回合,胜负难分,算得上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在这个豪杰乱入的年代,比起李元霸、李存孝、冉闵这些接近人类极限甚至超人类的悍将,周泰的武艺自然黯淡了许多,但在这些普通将士们的眼中却算得上骁勇刚烈,再加上周泰悍不畏死的打法,因此博得了将士们的阵阵喝彩。

昨日被樊梨花连赢五场,阴盛阳衰,在场的将士脸上也是无光,自然希望周泰能够战胜樊梨花,让江东儿郎扬眉吐气。但天不遂人愿,五十回合过后,樊梨花逐渐占据上风,周泰左支右绌,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周泰勉强又支持了七八个回合,被樊梨花的刀尖扫落了头顶的盔缨,当即弃刀于地认输:“我输了。樊将军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周某甘拜下风!”

如果说昨日的车轮战败在樊梨花刀下的偏将都是一些无名之辈,但就连在江东威望颇高的周泰都支撑不过一百回合,在场的数万将士只能服气。天下之大。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前有穆桂英勇冠三军,今有樊梨花技压群英,不服不行!

周泰倒也豪爽,颇有愿赌服输的气概。朝在场的数万将士拱手抱拳:“俺周幼平这辈子没服过几个人,就连那逆天的李元霸也没把俺打死!但今日面对樊将军,俺周泰心服口服,刚才若是沙场对决,俺这颗头颅已经不在项上了。”

周泰话音未落,一匹黄骠马疾驰而出,马上之人生的虎背熊腰,浓眉大眼,手提一杆青铜马槊,正是俞大猷。大喝一声:“我不服,金陵水师偏将俞大猷前讨教!”

樊梨花今天虽然只厮杀了一场,但消耗的体力比昨天连战五场还要多,廖化急忙出马阻拦:“俞将军且慢,今天上午的比武就到此为止吧,让樊将军少歇,午后再战。”

算上周泰这一败,金陵水师已经连输六场,俞大猷替戚继光脸上挂不住,手握马槊不肯退下:“不是说一天要比试五场么?这才厮杀了一场。怎么就到此为止?”

不等廖化搭话,另一侧马蹄声响,一个皮肤黝黑,胯下踏雪乌骓。手提龙虎双鞭的大将冲了出,正是孟珙的副将尉迟恭。

手中双鞭一指俞大猷,一脸鄙夷的道:“哎……我说你们水师的人怎么这样?对付一个女流之辈还要用车轮战么?”

尉迟恭一边嚷嚷一边扭头对樊梨花道:“樊将军莫怕,俺尉迟恭替你挡着!行家一出手就能看出道行深浅,你的武艺俺尉迟恭心服口服。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你的身手比起廖元俭强多了。廖元俭都能做禁军统领,你自然也能做的……”

说着话扭头对廖化憨笑道:“廖元俭也别生气,你说俺说的对不对?”

廖化性格憨厚,在同僚的心目中一直是个老好人,听了尉迟恭的话莞尔一笑:“尉迟将军所言极是,若是换了我,只怕在樊将军手下走不到十个回合。”

“多谢尉迟将军好意,梨花心领了!”樊梨花微笑着向尉迟恭抱拳致谢,“但梨花既然已经放出话去,无条件接受江东所有将士的挑战,就不能临阵退缩。请尉迟将军退后,让我与俞将军分个高下!”

俞大猷一心替金陵水师挽回颜面,听了樊梨花的话怒视尉迟恭:“人家樊将军都发话了,你就莫要无事献殷勤,也不回去照照镜子,自己黑的像一块石炭,也想一场英雄护美?少在这里不自量力了!”

“嘿……好你个俞大猷竟然血口喷人?我尉迟敬德行的正坐得端,哪里自不量力了?哪里无事献殷勤了?就算你靠着车轮战打赢了樊将军,就能替水师扬眉吐气么?”

面对着俞大猷的挑衅,尉迟恭勃然大怒,手里的双鞭挥舞的虎虎生风,“既然你这么说,我尉迟敬德今儿个就和你耗上了,你们水师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想挑战樊梨花,先过我这一关!”

廖化和樊梨花面面相觑,有些哭笑不得,急忙一起劝阻:“两位将军都暂息雷霆之怒,这是一场切磋比武,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

但尉迟恭一张黑脸已经气的变紫,挥手示意廖化与樊梨花退后,挥鞭向俞大猷挑战:“姓俞的你过,今日不分个胜负,我就跟你的姓,姓俞!”

“姓尉迟的你别走,不厮杀三百个回合,我就跟你姓尉迟!”俞大猷握紧手里的马槊,与尉迟恭针尖对麦芒。

全场数万将士无不瞠目结舌,这两位将军唱的是哪一出戏,人家樊梨花比武打擂,管你尉迟恭什么事?这都哪儿和哪儿!此情此景像极了两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的场景,让人啼笑皆非。

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场数万人有的交头接耳,有的捂嘴窃笑,有的鼓噪呐喊,怂恿挑拨;金陵水师的将士更是希望俞大猷能够发威,抓不住猎物宰了猎狗也好,打败尉迟恭也能让水师四万将士出一口心中恶气。

刘伯温却看出水师的将士胸中憋着一口恶气,万一俞大猷再输给了尉迟恭,怕是对军心不利,急忙向天子自告奋勇下台劝解。在刘伯温的斡旋之下,尉迟恭与俞大猷方才余怒未消的各自拨马回阵,避免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的结果。

刘辩本是为了让樊梨花树威,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个尉迟恭,只能无奈的宣布:“这次比武就此落下帷幕,樊梨花武艺过人,足以胜任禁军统领之职,克日走马上任,与廖化暂掌禁军,他日再候调遣!”

樊梨花正要拱手领旨,忽然人群中冲出一匹战马,马上之人虎背猿臂,魁梧雄壮,头戴夜明盔,身穿七翎甲,手提金蟒皂缨枪,胯下乌骓赛风驹,端的是威风凛凛。只是在场的数万将士谁也不认识此人。

不等廖化询问,人自报姓名:“某姓尚名师徒,乃是江湖游侠,听闻有位女将军在金陵设下擂台,挑战江东群英,胜者便以禁军统领相让。在下不才,斗胆前讨教。但女将军刚刚恶战一场,尚某也不占你便宜,明日再战如何?”

没想到樊梨花设擂竟然招了尚师徒,刘辩不由得喜出望外,看这就叫做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随着东汉各条战线的同时开战,刘辩手下的猛将当然是多多益善,有隋唐第十条好汉的加入,自然会让东汉朝廷的实力得到壮大。

看到有江湖草莽出挑战自己,樊梨花不肯示弱,大刀一横:“我已经休息了片刻,再厮杀也是无妨。若是沙场对决,敌人又岂会容你我休息?这位壮士尽管战便是,只要你能赢我,本将绝不找借口抵赖!”

尚师徒闻言向樊梨花竖起大拇指:“女将军好气魄,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先找一位将军厮杀一场,再与你比试。”

不等樊梨花回答,尚师徒已经催马去的远了,手中长枪朝尉迟恭一指:“这位黑大个将军,敢不敢出与我厮杀一番?”

尉迟恭顿时大怒:“你祖宗的!整个校场数万人,你为何单单挑战本将?莫非你觉得本将长得黑就好欺负么?”

“刚才不是你出做护花英雄么?尚某就成全你!”尚师徒长枪一翻,抖出几朵枪花,向尉迟恭发出了挑衅。

“尉迟大爷正愁怒气无处发泄,你这不识相的既然自讨苦吃,大爷就打的你亲爹认不出!”尉迟恭火冒三丈,催马向前,直取尚师徒。

尚师徒一脸不屑,手中金蟒金蟒皂缨枪施展开,全力与尉迟恭游斗。

演武场上寒光闪烁,枪鞭去,眨眼间两员虎将已经厮杀成一团。

“叮咚……尉迟恭门神属性开启,若尚师徒拥有爆发性技能将会无效,踏雪乌骓+1武力,龙虎双鞭+1武力,当前武力上升至99!”

“叮咚……系统检测到尚师徒隐藏属性:探宝——对于坐骑、武器、甲胄拥有超出常人的判断力,时常能够淘的稀世珍宝。尚师徒所拥有的七翎甲与夜明盔组合将会给对手造成-1武力效果,金蟒皂缨枪+1武力,乌骓赛风驹+1武力,当前武力上升至99,并降低尉迟恭1点武力。”

听了系统提示,刘辩在心底啧啧称赞:“这尚师徒真不愧是四宝将,被秦琼拐走了呼雷豹与提炉枪,竟然在出世的时候又随机携带了金蟒枪与赛风驹,而且这家伙的盔甲是唯一能够削减对手武力的宝物,真不愧是拥有探宝技能的男人!”

(第二更送上,再让月票飞一会,感谢弟兄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