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六十六 替佛祖清理门户

六百六十六 替佛祖清理门户


                “什么,李忠兄弟也折了?”鲁智深闻言跺脚叹息,追悔莫及,“我等这趟温县之行简直是自寻死路,早知这般下场何必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听了鲁智深的抱怨,司马懿急忙站出鞠躬作揖:“害得公明哥哥遇难,乃是我兄弟之错也!对于太行兄弟的器重,司马懿无以为报,愿献上粮食一万石,三万钱币答谢,并且愿意随鲁达哥哥上山,为弟兄们略尽绵薄之力。”

“仲达兄弟倒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投俺的脾气!”鲁智深拍着司马懿的肩膀,表示欣赏。

说着话摸起水磨禅杖就向外走:“今日我们兄弟的人少,粮食钱币改日再取。有劳仲达兄弟准备一驾马车,把公明哥哥的灵枢装了,先与史进兄弟护送出城。我去会会那女人就,虽然俺鲁达从不肯对女人动手,但今日说不得也要为李忠兄弟破例了!”

话音落下,鲁智深引领了十几个太行贼寇出了司马家寻找樊梨花复仇去了,留下史进带着十几个悍匪协助司马懿把宋江的灵枢装车。

司马家连续四代有人做到太守、国相的级别,算得上河内望族,在温县更是首屈一指。家中有田地千亩,仆从近百人,年收粮食近万石。区区一驾马车,几匹驽马自然不在话下,很快就协助史进把宋江的灵枢装了马车。

司马懿有心结好史进,献上一副祖传的铠甲,这还是司马懿的高祖父司马钧担任征西将军之时汉安帝所赐,因为司马家一直重文轻武,故此一直保存至今。

史进立刻披挂整齐,简直就是量身定做一般得体,不由得笑逐颜开,向司马懿抱腕致谢:“多谢仲达兄弟赠甲之恩,上了太行山咱们就是亲兄弟,有谁欺负你。我史进第一个不干!”

“宝马赠英雄,铠甲送豪杰。区区薄礼,何足挂齿!”司马懿莞尔一笑,一副礼轻情意重的样子。

马车轱辘吱呀呀响起。史进一行护着宋江的灵枢出了司马家,准备离开温县。

临走之前,司马懿又把司马昭以及十五岁的司马馗,还有其余四个瑟瑟发抖,未成年的兄弟召集到一起。叮嘱道:“我这次去太行山不成大事,誓不归。高达你按照兄长的吩咐去东汉谋个差事,为我们司马家多留一条出路。季达你把叔达悄悄埋了,切莫声张,要记住好汉打掉牙和血吞的道理,日后四个兄弟就由你照顾了。”

司马昭与司马馗一起躬身领命:“谨遵兄长吩咐!”

司马懿安排妥当,当即自马厩里牵了一片骏马跟着史进直奔温县北城门。听闻有贼寇入城,守门的官兵早就望风而遁,史进打开城门让司马懿护着宋江的灵枢先走,自己带了七八个兄弟守着城门接应鲁智深。

秋风瑟瑟。夜凉如水。

皎洁的月光洒在温县鳞次栉比的民房上,街巷两旁的杨柳随着秋风树叶零落,在街巷上飘摇,犹如一张水墨画。

鲁智深在十几个太行悍匪的引领之下沿着街巷寻找樊梨花与张出尘,走了不消一炷香的功夫,恰好在一个十字街巷迎面相撞。

“就是那个女人杀死了李忠头领!”立即有太行山贼跳出指认樊梨花。

“你这女人为何害我兄弟?”鲁智深手中水磨禅杖朝樊梨花一指,大声喝问,“虽说洒家从不欺负女人,但今日说不得也要为李忠兄弟讨个公道!”

樊梨花冷笑一声:“山贼草寇人人得而诛之,就许你们当街杀人。风高放火,难道不许别人杀你们?你一个出家人不好好修行,竟然落草为寇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本姑娘今日就替佛祖清理门户!”

鲁智深羞得脸色通红。恼怒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婆娘,俺并不是真正的出家人!俺本是官府差役,只因路见不平误杀了人,被官府捉拿才落发为僧。若有好日子过,哪个肯落草为寇?还不是官逼民反,逼上太行!”

“休要强词夺理。吃我一刀!”

樊梨花悄悄叮嘱张出尘下马,纵马舞刀直取鲁智深。

“看杖!”

见樊梨花的凶猛,鲁智深不敢大意,气沉丹田,六十二斤的水墨禅展一个横扫千军,奔着樊梨花拦腰劈去。

“开!”

面对着鲁智深势大力沉的一击,樊梨花竟然没有躲闪,手中绣绒刀向前劈出,一招推窗望月,横扫而出。

只听“呛啷”一声金铁交鸣,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擦的火花四溅,巨大的响声震直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这婆娘好大的力气!”鲁智深吃了一惊,本以为樊梨花走的是一巧破千斤的路线,没想到和自己硬拼力气竟然丝毫不落下风,方才知道李忠死的并不冤枉。

与男人比起,女人在力气方面毕竟吃亏不小。樊梨花全力接了鲁智深一禅杖,只震得十指发麻,方才知道自己小觑这大和尚了,比起死在自己飞刀之下的几个山贼,这和尚的武艺与力气看起强了不止一截。当下不敢怠慢,马走龙蛇,仗着坐骑矫健,挥舞着绣绒刀与鲁智深厮杀在一起。

而鲁智深也被樊梨花所震慑,这女人刀法娴熟,力气又不让须眉,而且还有一手飞刀绝技,当真是个难缠的对手。心中不敢大意,使出浑身解数与樊梨花缠斗,一直从街头打到巷尾,又从巷尾打到街头,恶战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趁着樊梨花与鲁智深杀的难解难分之际,张出尘连声娇叱,手中鱼肠剑挥舞的寒光闪烁,犹如惊鸿起舞,独自面对十几名太行悍匪,稳占上风。厮杀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连续刺死了五名山贼,直杀的剩余的太行贼心惊胆战,掉头逃窜。

就在这时,有城门口的太行山贼赶大声招呼鲁智深:“鲁头领,听说温县县令派人到河内郡搬救兵去了,咱们还是赶紧扯呼吧!”

恰好此时樊梨花使用诈败之计引诱鲁智深,想要用飞刀转身射杀这个看起十分鲁莽的大和尚。但鲁智深看似粗鲁,实则粗中有细,既然已经知道樊梨花有飞刀绝技傍身,自然不会轻易中计,得了太行贼提醒,当即掉头就走,趁机摆脱了樊梨花的纠缠。

没想到这大和尚竟然转身逃走了,樊梨花哪里肯舍,立即拨转马头追赶:“大和尚休走,留下首级!”

鲁智深徒步奔走还提着一柄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被樊梨花追的有些急眼,看到路边有株柳树,当即把禅杖依在墙上。双臂抱住这颗大碗般粗硕的柳树,气沉丹田,扎下马步,集中全身之力,怒吼一声“起!”

皎洁的月色之下,只见这株碗口般粗细,高达数丈,倒垂着满树柳枝的垂杨柳被硬生生的拔了出。然后被鲁智深劈手丢出,斜刺里倒在大街上,把道路阻断,树梢砸到一堵院墙上,直扫的瓦砾横飞,烟尘弥漫。

“吁……”

目睹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壮举,樊梨花吓了一跳,急忙勒马带缰,惊叹不已。一道路被阻断,二被鲁智深的神力震慑,樊梨花也不敢追赶,当即拨转马头寻找张出尘去了。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提示:“叮咚……系统提示,鲁智深触发隐藏剧情倒拔垂杨柳,自身基础武力+3,永久上升至95。宿主获得100个复活点奖励,目前拥有的复活点已经上升至950个。”

就在司马懿跟随史进护送着宋江的灵枢出了司马家之后,司马昭吩咐司马馗带着其余几个未成年的兄弟躲起,自己准备连夜收拾行李赶往金陵,免得天亮之后官差封锁了城门调查,惹得节外生枝。

忽听得墙角传一阵**声,司马昭急忙走近查看,原竟是邓泰山所发出。他被鲁智深狠狠掷出撞击到墙壁之后,肋骨折断了几根,整个人昏死过去,坍塌过的墙壁埋住了他下半截身子,一直昏迷到现在方才悠悠醒。

司马昭刚开始想杀了邓泰山,转念一想救活他之后还可以向天子表忠心,对自己有利无害,当即上前几步蹲在邓泰山面前:“邓大人醒了?真是太好了!”

“张娘娘可是无恙?”邓泰山醒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天子的女人。

“张娘娘?”司马昭吓了一跳,之前他也把张出尘当成了太监,没想到竟然是皇帝的女人,额头登时见汗,“被太行贼追出了宅院,听说被一位用飞刀的女侠救了,应该无虞。”

“那就好!”邓泰山这才长舒一口气,“若是娘娘有个闪失,邓某之罪百死莫赎也!”

司马昭先入为主,抹泪道:“邓大人,我兄长仲达被太行贼杀了,三弟叔达被太行贼掳走,待将军回金陵之后可替我向陛下伸冤,希望早日拿下冀、并二州,剿灭太行山贼,为我兄弟报仇!”

“死者到底是仲达还是叔达?”邓泰山有些蒙圈,“他因何自称叔达?”

司马昭肯定的道:“死者就是我兄长仲达,只因他不愿意出仕,所以才谎称叔达。没想到遭遇横祸,死在了太行贼刀下,真是天降横祸!”

既然司马昭一口咬定“司马懿”是被太行山贼杀的,邓泰山自然乐得扮好人,当即安抚了司马昭几句,让他节哀顺变,回到金陵之后自己会向天子替他美言几句。就在这时张出尘与樊梨花赶到,见邓泰山死而复生,自然是喜出望外。

司马昭立即准备了一驾马车,与家中仆人把邓泰山抬进车里,并亲自驾着马车,与樊梨花、张出尘在河内官兵赶到之前连夜出了城,顺着东去的道路直奔白马津方向而去,等到了白马津再渡过黄河南下金陵。(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